新闻 美专家:从亨特电脑门看FB...

美专家:从亨特电脑门看FBI如何保护美精英贪腐阶层

55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乔·拜登和其次子亨特·拜登。(AP )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25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编译)当地时间11月24日,美智库哈德逊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长久的政变:国内外敌人如何攻击美国总统》(Permanent Coup: How Enemies Foreign and Domestic Targeted the American President)一书作者史密斯(Lee Smith)在Epoch Times网站撰文表示,美联邦调查局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次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电脑门一案中从拒绝接手调查,到隐匿亨特电脑硬盘的所为,表明了该机构如何从美国民众的执法机构沦落为一个保护美贪腐精英阶层利益的机构的过程。

上个月美媒报道消息称,联邦调查局(FBI)在2019年年底就曾经立案调查亨特的电脑门案,但是史密斯表示,联邦调查局对亨特电脑门案的调查只是摆摆样子,其实联邦调查局是将其得到的亨特电脑硬盘藏了起来。

联邦调查局曾拒调查亨特电脑门案

史密斯指出,在2019年7月, 当亨特拜登没有去特拉华州的一家电脑维修店取回自己送去维修的笔记本电脑后, 这家电脑维修店的老板和他父亲出于对从这个电脑中发现的信息的关注,曾向FBI位于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Albuquerque)办事处报案, 但是FBI 阿尔伯克基办事处拒绝接手此案。 同一年10月中旬,联邦调查局联系了这位电脑维修店店主,并在12月拿着特拉华州检察官办公室签发的一个大陪审团的传票,带走了该电脑的硬盘。

联邦调查局到底是否调查了亨特电脑门案

虽然美联邦调查局副局长鲍迪奇(David Bowdich)今年10月份曾经对川普阵营谈及该局对亨特的这个电脑门案的调查, 数位司法部官员也曾对记者证实此案的存在,另有一家保守派媒体的进一步调查也显示,今年10月下旬六位联邦调查局特工曾经问讯了拜登家族的合伙人博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史密斯写道,这一切看起来都好似联邦调查局为此立案了, 但是别忘了今年6月份,15位联邦调查局特工被派至阿尔伯克基调查纳斯卡赛车选手华莱士( Bubba Wallance)的车库,去调查该车库出现的一根类似于绞索的绳索,联邦调查局似乎认为这根绳索可能是一起种族歧视案的证据。虽然任何一位有智能手机的特工,就可以迅速查到这个绳索已经在那里那样放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个事实,并意识到该案并非是种族犯罪案,然而,由于种族案件是焦点问题,联邦调查局仍然决定对美国公众显示他们在调查此案。

文章分析说,联邦调查局对于亨特拜登的调查也在做样子, 因为在《纽约邮报》今年10月份爆炸性的报道了从拜登电脑上发现的邮件后, 联邦调查局需要对民众表现他们在积极的调查此案, 但是如果联邦调查局真的积极地调查了此案,就不会要等到今年10月份才去问讯博布林斯基, 因为博布林斯基的名字列在拜登电脑邮件的收信人名单上。

有质疑认为,如果联邦调查局不愿意对亨特进行实质性的调查,那么特拉华州的检察官办公室为何发布大陪审团传唤令,要求收回亨特的电脑硬盘呢?对此史密斯的解释是, 其实在过去的近50年中,特拉华州都在拜登的势力范围之下, 因此该检察官办公室的这个传票可能只想让联邦调查局将亨特的电脑硬盘和其上存储的信息藏匿起来,以防别人知道其上面的内容而已。

文章中写道:联邦调查局和奥巴马政府的其他机构早就知道亨特与陷入腐败丑闻的外国企业的关系, 早在2015年, 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就曾经警告过亨特,不要加入乌克兰能源公司布理斯玛股份公司( Burisma)的董事会,因为该公司当时正在接受乌克兰政府数个反腐调查, 而该公司的业主泽罗切夫斯基由于贪腐问题被列为乌克兰的头号通缉犯。 但是亨特不但进入了该公司的董事会,还每月从该公司获得5万多美金的薪资,另有报道显示,奥巴马政府的官员,包括拜登的一位助手还曾于2016年1月施压乌克兰检察官,要求他们撤销对布理斯玛股份公司贪腐案的调查,并允许联邦调查局接管此案。

如果联邦调查局确实调查了布理斯玛股份公司贪腐案,川普总统将无需要求乌克兰总统协助调查拜登家族在乌克兰可能犯下的贪腐案,因为美联邦调查局应该就已经发现了此问题。但正是由于联邦调查局并未确实调查亨特为涉嫌贪腐的布理斯玛公司所做的工作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因此众议院民主党人在2019年12月,为了保护拜登而弹劾了川普总统。 而在这个期间联邦调查局做了什么呢? 联邦调查局向那位特达华州电脑维修店老板索要了亨特的电脑硬盘,在众议院为弹劾总统编造理由时,联邦调查局将这台电脑和关键的硬盘藏了起来。

联邦调查局局长雷涉嫌庇护奥巴马政府

史密斯在文章中还写道: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蒂• 雷(Christopher Wray)3年的任期期间,似乎已经养成了一个帮奥巴马政府掩盖真相的习惯。

例如,雷扣住了共和党众议员努涅斯(Rep. Devin Nunes)就川普总统通俄假案对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报告,而在白宫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遭诬告案中,雷被指又扣押了弗林的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对奥巴马政府如何陷害弗林的记录,其中还包括联邦调查局记录的拜登干预此案的记录。

不仅仅是克里斯蒂• 雷,联邦调查局于2016年对于希拉里“电邮门”的调查也是样子货。因为在包括时任总统奥巴马在内的数十位奥巴马政府高官就希拉里的电邮服务器与希拉里沟通过后,希拉里在竞选期间已经不可能会因涉嫌不当处理机密文件罪而遭到起诉,虽然奥巴马政府的高层都清楚地知道希拉里的那个电邮服务器是不安全的。

史密斯最后写道: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美国人希望联邦调查局能够确实调查了亨特的电脑门案,因为他们希望能够看到联邦调查局能够不带任何偏见地执行美国的法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联邦调查局对亨特电脑门案的处理,证明该部门不再是属于美国民众的执法机构,此机构只是为保护和推动一个日益强大的、通过与外国的贪腐实体打交道获取钱财利益的精英阶层的利益和特权服务。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