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学者:左翼效仿中共 共产...

美学者:左翼效仿中共 共产主义正渗透美国

36
图为被川普总统称为“四人帮”(The Squad)的四名极左翼民主党籍国会议员。(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4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編譯)美国自由撰稿人托普兰斯基(Eileen Toplansky)周六(1月23日)在《美国思想家》(American Thinker)撰文表示,共产主义正在渗透美国,并被民主党左翼所推崇。民众的言论受到压制,他们因表达不同的想法而受到惩罚和无情的迫害。这些都如同共产中国的翻版。美国人只能接受或者拒绝共产主义,别无其它选择。

托普兰斯基的文章翻译如下(有删节):

在民主党左翼很多最可鄙的行动中,最极端的莫过于要彻底消除川普(特朗普)以及他的“让美国再次伟大”(MAGA)的运动。

因此,最近“美国文学界有250多位作家、编辑、代理商、教授和其他人士签署了一封公开信,抵制任何与川普总统或其政府成员签署出书协议的出版商”。这种行为无异于恶狗发疯,是思想和精神的狂犬病。显然,他们在以政治取代经济,在这种疯狂中一切都颠倒黑白了。

那些著书立说的人会反对发表重要的思想,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更令人不安的是他们的谎言。再说一次,川普没有关押任何孩子,是奥巴马做的,但是为什么左翼审查制度要隐瞒事实呢?

此外,德克萨斯州民主党众议员卡斯特罗(Joaquin Castro)宣布:“他将提出一项法案,阻止任何联邦建筑物或财产以川普总统的名字命名。”

与暴君如出一辙的卡斯特罗说:“川普总统损害了我们国家一些最重要和神圣的联邦财产。唐纳德·川普绝不应该成为下一代邦联的象征。”他这样说表现了他最丑陋的本性。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的姓也是卡斯特罗,即那个古巴共产党的灵魂人物,也是古巴人过去60年来所承受恐怖的制造者。他在肆无忌惮地扭曲历史。

然后是科尔特斯(AOC)。她决定让她和其同僚成为掌控美国人能够接触什么的仲裁者。“我们必须要弄清楚我们如何控制媒体,这样你就不能散布虚假和错误信息。有不同意见是一回事,而说假话是另一回事。这就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东西。”这是AOC于2019年在《60分钟》节目中告诉库珀(Anderson Cooper)的。她还说,她不太担心陈述的事实真与否,而更专注于优先考虑“道德”。

脸书前高管斯塔莫斯(Alex Stamos)呼吁取消保守派的替代媒体OANN和Newsmax,并表示:“我们必须压制这些保守派媒体影响庞大受众的能力。”

校园里的言论自由早已不复存在。“尽管某些校园激进分子是公开的马克思主义者,但大多数不是。在当今激进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中盛行的观点不是硬性的马克思主义学说,而是关于‘特权’和‘权力’巧舌如簧的诡辩。”这是左翼标准的行为方式。

此外,哈佛大学的学生要求哈佛大学撤销川普支持者的学位。这些学生丧失的是大学的利器——真理的盾牌。

这不是共产中国的翻版吗?

最近,“中国共产党发布了新规,规定了党员可以说什么,以‘促进内部民主’”。中共发布的修订后的新规则说:“干部可以对上级提出不同意见,但禁止对外公开。”此外,“他们也禁止发表与党中央的决定‘不一致’的意见。”

新规也明确规定,拥有9,200万党员的中共将不容忍党员在公开场合发表反对意见。

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2014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时任中共最高级别反腐官员、现任国家副主席的王岐山说,加入共产党就意味着自愿放弃某些权利和自由。

除了管理政府外,中共党员还占据了大学、科研院所、医院、军队和许多私人公司的最高职位。

2019年,乔·拜登宣布说中国共产党人不是“坏人”,他不了解学者们记录的中共的大规模暴行,例如: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

鉴于拜登就任总统和他的态度,“美国人可能想知道,包括下层人、基督徒和弱势老年人的整个‘阶级’是否都可能成为暴力针对的目标?对于左翼民主党人来说,这些人等同于社会成长中的变异分子,如果社会要朝着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他们就必须被铲除。”

此外,“拜登政权遵循一种众所周知的模式,把反对其激进政策的保守派民粹主义运动定性为危险的威胁,从而进行打压。但是,以前民主党所进行的任何镇压运动,甚至在总统被谋杀后,也没有我们现在看到的运动涉及的范围广和这样的残酷无情。”

共产主义体现了“最顽固和最无容忍性的道德专制主义”。它的信条正在渗透美国,民众因表达自己的想法而受到惩罚,并且“无论谁不同意善恶颠倒,现在都受到无情的迫害”。

我们的选择很明确,确实没有中间立场,因为包裹在民主党陈词滥调中的共产主义不接受投降者。共产主义只是摧毁阻碍其发展的一切。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