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美國會議員:是的,美中正處...

美國會議員:是的,美中正處於冷戰狀態

168
美中两国领导人2018年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G20峰会期间举行工作晚餐会谈。(美國之音)

【2020年06月09日】(歐洲希望之聲王瓊編譯)中美之間正在掀起一場新的冷戰,這句話已經出現有一段時間了。自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2018年在哈德遜學院發表了演講後,歷史學家(也是雜誌專欄作家)沃爾特•拉塞爾•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已經多次使用這個詞,這也是川普政府對華政策最到位的描述。作者羅伯特•卡普蘭(Robert Kaplan)於2019年1月說,中美之間開始了新的冷戰。2019年晚些時候,歷史學家尼爾•弗格森(Niall Ferguson)說「第二次冷戰」已經開始。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也警告說:「我們正籠罩在冷戰的霧氣之中。」

中共已退縮。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兩週前指責「美國政治力量」將兩國推到「新冷戰的邊緣」。中國共產黨幾乎每天都在指責美國官員「冷戰思維」或「召喚麥卡錫主義的復活」。以最近的兩個例子為例:上個月,前美國參議員兼駐華大使馬克斯•鮑克斯(Max Baucus)在CNN國際和中國國家電視台上做了回應,將川普總統與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McCarthy)以及希特勒進行了比較。

同時,也有觀察人士嚴厲反對新冷戰的說法,諸如世界銀行前行長羅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和外交關係委員會會長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等觀察家對此表示反對。他們和其他人一樣擔心,這句話會讓中國共產黨在宣傳上獲勝,或者這會成為它們的一個自編自演的預言。

不管人們是否喜歡,新的冷戰是現實。與其希望建立一種難以捉摸的合作關係,不如承認它。新的冷戰戰士們不願看到原來的冷戰再次重演。最明顯的是,中共不是蘇聯。共產主義之下的中國在經濟上比蘇聯更具實力,美國和中國的聯繫比美國和蘇聯當時的關係更緊密。美國和蘇聯偶爾會將尋求經濟一體化作為緊張局勢的緩衝手段。但是,美國的國家安全現在要求在經濟上與中國進行某種形式劃清界限,至少在某些行業中是如此。

然而,冷戰的教訓仍然能在此適用。例如,儘管現在還處於家庭手工業時期,但是政府呼籲“人造衛星時刻”刺激新的“曼哈頓項目”或“馬歇爾計劃”,以跟上中國在人工智能,網絡和量子計算等領域的投資,開發似乎為將來做打算的新技術,並積極努力恢復網絡空間的領先態勢。冷戰時期的“兩黨外交政策共識”被浪漫化和誇大了,但似乎會達成一些跨黨派的協議來共同對抗共產黨。喬•拜登(Joe Biden)和川普(Trump)互相攻擊對方對中共的態度太軟弱,進步派人士與鷹派共和黨人現在一同批評共產黨侵犯維吾爾族穆斯林的人權。

最後,稱之為新的冷戰是因為,將其看成一個可以避免武裝衝突的情形。新的冷戰應該保持在冷戰的狀態。美國和中共都不想發動戰爭,那更不用說核戰爭了。德懷特•艾森豪威爾(Dwight Eisenhower)的建議是正確的:贏得這場戰爭的唯一辦法就是防止戰爭。自由世界必須繼續採取一種防禦性戰略,該戰略力圖堅持路線,並否認中國共產黨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統治地位,以此來抑制中國共產黨。

堅持立場並阻止戰爭將需要對硬實力進行更多的投資。但是美國也必須在“灰色地帶”競爭,利用盟友和自由主義價值觀發動意識形態戰爭,並確保各國不接受共產黨的專制模式。美國可以贏得勝利而不陷入衝突,也不會成為駐軍國。再次向艾森豪威爾借錢,艾森豪威爾在1957年表示,目標是「以一種好戰但合理的方式發動冷戰,使我們呼籲世界人民團結在一起共同抵制共產黨」。

當政客們在相互攀比誰對中共的反對立場更堅定時,總會面臨被趕走的風險。我有一些類似的個人經驗,麥卡錫(McCarthy)來自我所在的國會區,他被埋葬在我住的地方。我是第二位從威斯康星州出來當選國會議員的,麥卡錫是第一位。

然而,即使麥卡錫的過激行為,也說明了冷戰最顯著的特徵:美國經常陷入混亂,但仍然能獲得成功。在這方面,「冷戰思維」證明了我們自我糾正和不斷吸取失敗教訓的能力,這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在另闢蹊徑,因為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秩序發動了新的冷戰:我們可以否認這種艱難的現實,然後接受失敗;也可以面對現實,贏得勝利。

作者簡介:邁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是美國威斯康星州的一位共和黨政治家。 2016年,他當選為威斯康星州第八國會選區的美國眾議院議員。

推荐阅读  美國查獲大量中國芬太尼 足以殺死1400萬美國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