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记者详述在美遭审查经历:...

美记者详述在美遭审查经历:宛如身在中国

46
脸书Facebook。(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6日】(本台記者凌浩綜合編譯)美国记者莫龙(Adam Molon)上周四(1月14日)投书英文《大纪元》,讲述了他在美国遭受言论审查的经历。他表示从没想自己会在美国经历这种社交媒体环境和这种审查制度,让他感觉仿佛置身极权中国。他并警告说,中共式的审查制度已经在美国开始了,决不能让它继续。

莫龙的文章翻译如下:

上周,我站在美国国会大厦的台阶上。不是在川普(特朗普)总统宣布的抗议选举欺诈的1月6日,而是在1月5日,即前一天。

我站在我的联邦众议员贝尔德(Jim Baird)旁边,他是一名参加过越战的退伍军人,获得过两枚紫心勋章和一枚勇敢的铜星勋章,也有一个博士学位。他的一名工作人员在给我们拍照。我已经事先通过他的办公室安排了一次会面,并向他解释说我将在华盛顿抗议通过涉嫌选举欺诈从美国人手中窃取2020年总统大选的企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在他的报告中详述有大量证据。

几个小时后,我很自豪地见到了我的议员,并且对第二天的抗议充满了期待。我准备把我难得的政治帖子放到脸书上。

自从我在大学里加入脸书(Facebook)以来,我主要的感觉是那是一个积极向上和充满鼓励的环境。在这个世界里人们说“哈哈”、“很酷”和“祝贺”。毕竟,脸书的用户被称为朋友,如果一个帖子得不到“竖起大拇指”的赞扬,人们通常会遵守规则,即“如果你不能说些好话,就什么也不要说”。

虽然我预计我的帖子可能不会受到一些人的赞赏,甚至可能遭致一些不同意的跟帖,或试图引发一场激烈的辩论,但我绝没想到有少数人会对我进行暴风雨般的人身攻击,而这些人是我在脸书上的朋友。

我在与我的众议员在国会大厦台阶上合影的帖子下写道:

“明天,我将首次公开抗议2020年选举中的大规模欺诈,以及企图窃取总统办公室的行为,正如彼得·纳瓦罗博士的报告《完美欺骗》中列举的那样。美国人支持诚信的选举制度、选民权利以及国家未来的成功。以围绕极权中共冠状病毒虚张的健康问题为借口,在多个州进行改变选举结果的邮寄投票欺诈行为必须被禁止。必须遵循所有法律和宪法途径,以捍卫美国以及我们在世界各地倡导的自由、民主和人权原则。”

在我发出贴子后的几分钟之内,第一个跟帖就出现了。一个脸书朋友回答说:“你在开玩笑吧?”然后他又加上“你怎么回事儿?可耻。”我回复说:“你有权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自由。这是美国。”

我得到了许多人的大力支持,但一些脸书朋友意外地做了出格的事情。他们不是讨论我帖子的内容,而是对我发起了无理性的人身攻击。其它一些诽谤非常丑陋,毫无根据的攻击,但我不予理会,也不必在这里重复。

第二天晚上,在我和平参加华盛顿的抗议活动之后,我的原始帖子有50多个跟帖。这时我收到了一个法国脸书朋友的帖子,他现在在中国,我以前在中国学习和工作过多年,那时就认识他了。

这位仍居住在中国的朋友在我的帖子下方礼貌地表示,他不理解为什么我称中国为“专制中国”,以及为什么我在回复另外一个朋友时说“世界正在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邪恶中醒来”。他认为我这句冷静而尊重的话中包含的实质内容并非侮辱,令人耳目一新。

我以同样礼貌的态度回应了他,问他为什么在中国使用脸书,而这违反了中国法律。我问他,作为法国公民,他是否会容忍(中共)对他自由获取信息的限制,因为中国公民在网上可以访问的信息受到严格的限制。我还谈到了威权主义的中共企图侵占和征服自由民主台湾的长期威胁,说:“台湾2,400万人拥有自由和人权,并保持了自己灵魂的光辉。中共为什么坚持要把台湾人民拖入缺乏自由权利的黑暗世界中?”

几分钟后,当法国朋友显然在草拟对我的回复时,我的脸书帖子消失了。脸书的一条通知出现在我的屏幕上,说我与美国众议员合影的帖子,以及有关2020年总统大选的评论已被删除。这是我的帖子第一次被脸书删除。

为了不想让朋友们误以为我删除了自己的原始帖子,我上传了一个新的脸书帖子说:“朋友们,我作为选民与联邦众议员会面的照片,以及有关2020年总统大选论点的那个帖子在几分钟前被脸书删除了。我从没想过我会在美国遇到这种审查。”

曾在我现已被删除的原始帖子下说“你在开玩笑吧?”的那位脸书朋友,自豪地在我的新帖子下回复说:“因为我举报了你。”我的一位本科教授对这一坦白答复表示了谴责,说是对言论自由的不尊重。

遭遇进一步审查

1月7日,我的文章《为什么我要在1月6日首次参加抗议》在英文《大纪元》上发表的第二天,我将其发布到了领英(LinkedIn)上,并说:“这篇文章解释了为什么我决定行使我的权利,昨天与来自全国各地的众多同胞一起参加和平抗议,以阻止企图窃取美国人民2020年的大选。我希望这篇文章将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所面临的威胁,为什么美国人抗议2020年大选发生的事情,以及为什么极权中共希望川普总统在1月20日被取代。”

第二天,就在川普被推特永久封杀的同一天,我的帖子从领英消失了,没有任何解释。对此,我发了一个新领英帖子,说:“朋友们,我昨天在领英上发布的帖子,解释我为什么决定行使自己的权利和平抗议2020年选举发生的事情……今天从领英上被删除了,没有任何解释。”

“我以前在中国住了几年,那里没有言论自由。在中国社交媒体上,如果你发布的内容被审查或删除了,用来形容它的委婉语句是被‘和谐了’。看来我的帖子今天已被领英‘和谐了’。”

我继续说,“作为一个美国人、作家和记者,我珍惜自己的基本权利,包括言论自由。今天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的审查使我想起了我在中国的生活,在那里人们通常是自我审查言论,以避免受到政府审查员的审查,或者实际上就是被政府审查。我从没想过我会在美国经历这种社交媒体环境和这种审查制度。”

作为一个亲眼目睹了极权中共对自由(包括言论自由)和人权灵魂消灭的美国人,我今天在敲响警钟:中国式的审查制度已经到达美国了,我们决不能让它继续。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