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美国安专家:拜登对中政策模...

美国安专家:拜登对中政策模糊 或放纵中共扩张

21
图为2012年2月14日,时任副总统拜登在白宫会见时任中共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2日】(本台记者凌浩綜合編譯)国家安全专家米尔斯(John Mills)上校周三(3月10日)在英文《大纪元》撰文说,拜登政府内部对中共的认识有分歧,在一定程度上继续了川普(特朗普)总统对中共的强硬立场。但其最糟糕的一点是,拜登政府对中共政策的模棱两可,对于藐视弱势的中共,这无疑于在示弱,失去了震慑力,从而放纵中共斗胆敢在国际上冒险。

米尔斯的文章节选翻译如下:

在涉及中共问题上,拜登政府似乎很坚定。

一方面,国务卿布林肯似乎再次重申了前总统川普对中共的强硬立场,甚至指称中共正在新疆进行种族灭绝。

但是随后拜登总统在回答一个软性问题时,将中共对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归因于不同的文化规范,这造成了极大的困惑。拜登总统的这种胡扯无助于他手下的人,并向冒险的极权国家发出了可能是含糊甚至危险的信号。

这在国际关系中不是一件好事,让人联想到历史上其它错误的算计,例如,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在欧洲的世界大灾难,北朝鲜共产党在1950年入侵前的朝鲜半岛,以及萨达姆在1990年入侵科威特。

中共及其权势在看、听并认真解读一切,因此拜登毫无根据的说辞可能会导致撰写出数百页的分析报告,影响到中共高层。本届政府对中共的看法不一致,这很明显,也不会不被注意到。

积极的一面

拜登任命的一些人表现出了放弃政治意识形态的倾向,并认可上届政府的工作。诚然,他们并不总是在嘴上或在举止上表现出来,但从本质上讲,他们表现出有意放弃党派之争,并继续实行川普时代的政策。

国务卿布林肯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这种智慧,并且似乎是对行为不端的中共采取强硬手段的领头羊。这是积极的,重申了希望在国家安全事务上华盛顿的两党能够达成某种共识。国家公共电台(NPR)称,拜登政府“在中共和台湾问题上的强硬立场超出许多人的预期”。

制定政府对华政策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是坎贝尔(Kurt Campbell)博士,他是国家安全委员会印太地区事务协调员。在某些方面,他被誉为对中共的鹰派人物。坎贝尔博士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太平洋枢纽”(Pacific Pivot)的设计师。这是一项明智而及时的倡议。

其它积极的迹象包括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赞扬川普总统对中共的关税政策,并承诺继续使用针对中共的“实体名单”。

退休的海军上将斯塔夫里迪斯(James Stavridis)是拜登的拥护者,也是反川普者,他也主张采取强有力的反中共军事战略(这是川普主义的另一个叫法)。

他明智地阐明了以强大的军事威慑力和设立红线来遏制中共,基本上是沿其海岸线。他把中共在南中国海上的岛屿描述为“甜汁目标”。中共创建了一条水上马奇诺防线,消耗了自己的资源,并被束缚了手脚,还大大简化了(美国)盟国、战略伙伴、联合目标制定者和计划者的问题。

大西洋理事会刚刚推出了由“匿名者”撰写的“更长的电报”(The Longer Telegram)。大西洋理事会与拜登阵营的立场更加一致(他们不喜欢针对中共,对中共在美国境内施加影响力的行动也不重视),但是该报告表达了非常强硬的反中共战略,其中也包括了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提出的许多主张。这是川普主义的光芒,他们可能借用的想法令人鼓舞。

不好的一面

除了拜登总统可能篡改历史、有关维吾尔人的胡言乱语之外,还有其它令人困惑的迹象。其中一个问题是民主党政府迷恋条约。他们喜欢条约,如果正确地执行条约并能够验证,条约是一个有用的工具。

拜登政府的策略之一是要寻求没有中共参与的少数几个军备限制条约(《生物战公约》除外)。《生物战公约》只是一种信任,并没有要求核实,这使中共敢于肆无忌惮地在武汉病毒上冒险。这不是一个好的或示范性条约。

由于想与中共进行条约对话,拜登政府可能扭转并终止将低辐射量的核武器重新引入美国军火库的计划。这是一个非常糟糕和不负责任的举动。重新引进这些武器对扩张主义的中共和俄罗斯具有强大的威慑作用。

拜登政府对孔子学院的政策含糊不清,这也令人不安。拜登总统是否反转了川普总统对孔子学院的方向和意图,或者在禁止孔子学院问题上川普政府是否遵守了联邦规则制定程序,这些问题现在还没有结论。但无论怎样,孔子学院似乎都已可以重新进入美国校园。

贝莱德(Black Rock)等华尔街公司继续让中共进入资本市场令人震惊。但诚然,在川普政府执政期间的内阁成员,如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等,也是一个问题。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拜登的一些官员表现出对共产党的同情和有从属关系。法迪斯(Sam Faddis)和劳登(Trevor Loudon)记录了拜登政府内部众多官员与共产党的微妙关系(或根本就是赤裸裸的利益关系)。

所有被拜登任命的官员中,其中有些可能是在中国被视为和平伙伴时代做了诚实的错误判断,但拜登政府官员与中共的关系网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这极大地削弱了拜登政府对抗中共,并扭转拜登团队被亲中共渗透的意愿和信心。

丑陋的一面

分析拜登的中共政策的关键术语是·:模棱两可。面对一个自傲的扩张主义国家,模棱两可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正如“更长的电报”所引用的那样,中共是“藐视”弱势,在大多数情况下模棱两可就是弱势。

目前,中共在国内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其经济本质上是欺诈性的,正如香港商人和民主运动人士袁弓夷在CPAC大会上所说的,中共缺乏资金,从而无法人为地继续发展蓬勃的经济。

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情况。可以预见的是,备受国内压力的极权主义者只会做一件事情:向外猛烈扩张。对我们来说,现在流汗和劳作以阻止中共和做好准备,比以后付出更高的代价要更好。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