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美公開“干涉”中國內政 習...

美公開“干涉”中國內政 習最懼黨內官員知道談判細節曝光

526

【2020年1月20日】(歐洲希望之聲一週回顧】在簽約當天,川普當著劉鶴等中共官員的面直接告訴美國企業,面對中共時膝蓋不能軟。他說:波音公司,當你想要和中國合作或賣飛機給中國時,你再也不用犧牲自己(來之不易的科研成果了)。美國企業,你們聽到嗎?你們再也不用割舍放棄任何東西了,要強硬、要強硬(Just be strong. Just be strong)

歷經近兩年關稅鏖戰,中美終於在本周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川普形容這是重要且非凡的時刻(important and remarkable”“中方向公平互惠的貿易前景邁出了重要的、前所未有的一步

中共方面似乎並不想承認協議中的妥協與退讓,總是變著法兒的掩蓋或是為其強詞奪理。但是仔細看看協議條款,什麼都明白了。以包括36項內容的第一章知識產權保護為例。其中第1.5舉證責任轉移,廢除了中國法律中原告負責舉證的苛刻規定。

按中共最高法院2006年的相關解釋,如果你發現對方使用了類似的商標,你就可以起訴對方嗎?不行!你有舉證責任,需要證明對方使用類似商標的行為確實侵犯你的權利。這是商業侵權官司在中國難打的一個重要原因。但第一階段協議規定,受害方只需提供初步證據,舉證責任歸於被告。英文版協議使用了“prima facie”來指非常初步的證供,甚至不需要是確鑿不可辯駁的事實。也就是說,美國商家哪怕僅提出懷疑,法院都需要立案,證明自己無罪的重任完全落在被訴侵權的中共黨政機構及企業身上。熟悉中國法律的人可能想到,《反不當競爭法》最新修訂版已經對涉及商業侵權、盜竊知識產權的舉證責任做出類似修正,將舉證責任歸於被告。然而不要忘記,這次修訂是在20194月完成,中美曾經在20195月幾乎簽署一份貿易協議,知識產權保護正是這份協議的重點之一。當時已經有分析人士指,習近平之所以修訂《反不當競爭法》,就是為滿足美國談判代表團的要求。

協議的第1.9項,堵死了中共黨政與國企聯手,用競投標的方式從外企手中騙取技術的通道。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曾在去年中美就知識產權保護吵的熱火朝天的時候發文稱,美國企業的技術鎖在美國的辦公室裡,誰能強制他們到中國來?誰能強制他們同中國企業合作?”“如果雙方能在技術上合作,必然是自願的、自主的何來強制轉讓技術之說?!然而實際情況是,中共行政部門直接出面要求外企以技術換市場的案例比比皆是,中國高鐵就是其中的典型。中國2004年首次進行高鐵列車采購招標時,鐵道部禁止西門子等外國廠商直接與中國企業溝通,規定只能與鐵道部代表談判,並在招標中明確寫著外方關鍵技術必須轉讓。覬覦巨大中國市場的外國廠商最終將眾多相關技術拱手相讓。中共鐵道部轉手將機密給了中國的南車、北車以及後來的中車集團,來進行進一步研發。如今,第一階段協議第1.9項規定,中共政府機構、有競爭關系的第三方、專家學者等不得未經授權披露任何商業機密,否則中共必須處以罰款、開除公職,甚至刑事處罰。

協議的第1.14項要求,販售假冒或盜版商品的電子商務平台,屢教不改者,中方需要吊銷網絡經營許可。這是卡住假冒盜版商品流通渠道的一招重手。看到這裡,大量販賣假耐克、假LV的某寶網,可能已經倒吸了一口冷氣。上述還僅是協議的冰山一角。其他要求中方開放醫藥市場、金融市場的規定也是刀刀見血,而且目標領域全是因利潤豐厚已被中共權貴家族分而治之的中共經濟命脈。可想而知,習近平並不希望黨內外成員細讀這份協議。

北京如果要不折不扣執行這份協議,勢必令中共政治體制賴以獲得供血的經濟體制受到衝擊。難怪習近平拒絕前往白宮簽約。

頂替他上陣的劉鶴還沒回到北京,就已被冠以劉鴻章的稱呼。巧合的是,今年也是庚子年。不過,李鴻章簽署庚子賠款時,是帶著大清帝國欽差全權大臣便宜行事的頭銜的,劉鶴卻連習近平特使的稱號都沒有。

第一階段協議的達成的另一個意義,是給全球政商領袖們開啟了一個新世界,令他們首次意識到,中共吃硬不吃軟。這勢必會令北京面對新一輪衝擊。

歐洲企業希望歐盟能像川普保護美國企業一樣,強硬面對中共。路透社報導,代表35個國家企業聯合會的歐洲工商聯合會(BusinessEurope已公開喊話說,中國對歐洲設限最多,赴華投資障礙無數,中共的政府采購也對歐洲公司關閉。這對將歐洲作為今年重點拉攏對像的習近平來說,十分不妙。《南華早報》月初引述消息源透露,北京將於4月舉辦第九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峰會,屆時,為在中美激烈對抗期間強調與歐洲的關系,習近平將打破8年來的慣例,首次取代李克強,主持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不難想像,在中美第一階段協議的刺激下,在中方向美國做出巨額采購承諾的背景下,歐洲領導人會在峰會期間嘗試施壓北京,以獲取與開放市場有關的協議。而這對中共已羸弱不堪的經濟產生何種影響,值得關注。

為緩解台灣大選造成中共突破第一島鏈封鎖遇挫的困局,習近平將目光投向印度洋。他本周五、六兩天出訪緬甸。雙方同意多項雙邊合作方案。而在北京最關心的緬甸西部皎漂(Kyaukpyu)港經濟特區項目上,緬甸國務資政昂山素季表示要全力落實。這個港口開發項目對中共意義重大,這將讓北京獲得直接通往印度洋的門戶。為換取緬甸政府在中美之間選擇北京,習近平本周在出訪前宣稱中方支持緬甸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和國家尊嚴,暗示北京在緬甸政府羅興雅血腥殺戮穆斯林的問題上力挺緬甸政府和軍方。2017年的那場殺戮,造成約有74萬人背井離鄉。目前,中共是緬甸最大的貿易伙伴,也是該國最大的外債債主,緬甸40%的外債來自中共。它這種撒幣外交,在錢包日益縮水之後不知道會怎麼樣。尤其貿易戰至今,外資離開,經濟下行,中美第一階段協議又答應要兩年內增購2000億美元美國貨。習近平接下來要頭疼的是,窮日子裡該怎麼維護這用錢堆起來的朋友圈。

不過,這些都是後話,習近平現在正抓住中美貿易戰終於暫告休戰的機會,在本周四主持召開了今年首次中共政治局會議,重新調整中共官場,鞏固統治根基。在新一輪人事調整中,雲南、貴州、遼寧三地中共省委書記是否更換格外引人關注。因為這三人都已超過正部級65歲的退休年齡。此前,生於195410月的  調任中共中聯辦主任就已經突破了年齡紅線,如果未來這三個地方大員也超齡服役,這可能會被解讀為,習近平不斷打破中共官場硬性指標,為自己未來持續執政或破例拔擢心腹人選接班而試水鋪路。

推荐阅读  【天亮时分】史上最重要也最危险的选举;川普民调飙升;拜登是否会躲起不敢应战?川普面临的最严重威胁不是拜登而是这个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