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麦塔斯:芬兰作为欧盟主席国...

麦塔斯:芬兰作为欧盟主席国可把“活摘器官”列为公开讨论议题

26
分享
2019年9月18日芬兰举行关于国家级“器官掠夺”研讨会,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建议芬兰可以在对付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上发挥更大作用。(Photo/Heikki Reponen)

2019年9月18日,关于国家级别的“器官掠夺”研讨会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该研讨会由“支持中国人权组织”(SHRIC)组织发起,受邀专家有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国际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活摘”亲历者、原新疆外科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以及芬兰“医生社会责任协会”代表玛莉亚‧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Marja Heinonen-Guzejev)医师。

研讨会中多次提到2019年6月17日由国际知名的英国大检察官杰弗里·尼斯爵士( Prof. Sir Geoffrey Nice, QC)领导的“独立法庭”就21世纪初以来中国政府有系统地掠夺良心犯和其他政治犯的器官指控作出了最终裁决。独立法庭几个月来对该案进行了的细致调查,拥有了压倒性的证据,这些证据表明在中国发生大规模的国家掠夺器官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麦塔斯:芬兰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可以在对付“活摘器官”罪行中发挥更大作用

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在研讨会上谈到芬兰在关于对待“活摘器官”罪行中应该起的作用。麦塔斯建议,芬兰目前作为欧盟的轮值主席国,可以将这个话题列入欧盟政治议程,开展与欧盟成员国的对话,在欧盟各国公开提出这个议题,向议会和法院提供有关中国局势的专家报告,向各地方政府通告“人民法庭”的最终裁决,芬兰也可以禁止本国公民前往中国进行非法器官移植手术等等。麦塔斯还表示,虽然芬兰不是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成员,但是仍可以在那里发声。

2019年9月18日芬兰举行关于国家级“器官掠夺”研讨会,著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建议芬兰可以在对付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上发挥更大作用。(Photo/Heikki Reponen)

葛特曼:中共用它巨大的经济影响力让很多人对其非法器官移植选择沉默

葛特曼表示说,在中国每年通过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大约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其中大部分器官来至法轮功学员。

芬兰与中国卫生当局的合作被质疑,芬兰有可能无意中推动了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的罪行,比如芬兰与中国开展的中芬医学人工智能研究的合作。

与会的一名记者因此问道:“为什么国际社会不能阻止非法移植人体器官?”葛特曼回答道:中国(中共)具有巨大的经济影响力,导致许多人对非法器官贩卖和人权侵犯的行为选择沉默。

2019年9月18日芬兰举行关于国家级“器官掠夺”研讨会,资深调查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指中共通过经济影响力让很多人对其罪行选择沉默。(Photo/Heikki Reponen)

安华·托蒂展示中国大陆发生“活摘器官”的证据令观众震惊 

安华·托蒂是维吾尔族人,1990年代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担任外科实习医生。现居住在伦敦。托蒂证实,在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前,中共当局就已经开展了较小规模的器官摘取。之前他接受英国广播公司和《每日电讯报》采访时,已讲述过他自己在1995年参与了一次从濒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经历。

托蒂目前正在积极关注被拘留在新疆集中营的政治犯的情况。据他介绍,中共当局今天使用被关押在集中营大约一百万维吾尔族囚犯作为“器官供体”,就像对待法轮功学员、藏人和地下教会人士一样。2019年7月,维吾尔人被要求做健康测试和各种血液测试。根据托蒂的说法,这是要建立一个活人的“器官库”。

在研讨会上,托蒂展示了很多在中国大陆发生“活摘器官”的证据,如,等待一个匹配器官只需要一周的时间;大陆机场内为运送活摘器官而专门设置的快速通道的照片;2006年4月28日,湖南人民医院推出免费20例肝肾移植的促销广告;一些人抓到四名人贩子非法运送小孩尸体的视频,尸体用冰块保鲜意在保护肾脏的新鲜度。与会的观众对这些证据感到非常震惊。

2019年9月18日在芬兰举行的关于国家级“器官掠夺”研讨会上,安华‧托蒂(Enver Tohti)医生展示的中共“活摘器官”证据令观众震惊。(Photo/Heikki Reponen)

芬兰医师海讷棱代表芬兰医疗界对中国发生的非法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表示担忧

玛莉亚‧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Marja Heinonen-Guzejev)是赫尔辛基大学职业健康与研究专家。她代表医生社会责任协会(LSV)在研讨会上发表演讲。LSV是一家芬兰医疗组织,他们对中国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表示担忧,并与反强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合作。

在研讨会上,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医师谈到了中国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引起国际科学界的关注和担忧。

根据2016年发表在“美国移植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移植记录是在中国进行的,所有移植程序都没有官方信息。

这项研究和最近的“独立法庭”裁决引发了对中国器官移植对应的医学研究的质疑。

今年8月,国际著名的医学期刊“Plus One”和“Transplantation”已经删除了15篇中国科学论文,理由是研究人员无法解释医学研究所用器官的来源。此外,据《英国医学杂志》报道,共有400多篇来自中国的科学论文,在92.5%的病例中,研究人员无法解释人体器官的起源。

海讷棱·古泽赫薇哈尔医师表示,西班牙,以色列,意大利,挪威和台湾已禁止其公民到中国的非法器官移植旅行。

2019年9月18日芬兰举行关于国家级“器官掠夺”研讨会,医师海讷棱(Marja Heinonen-Guzejev)代表芬兰医疗界对中共非法器官移植的伦理问题表示担忧。(Photo/Heikki Reponen)

芬兰主流媒体纷纷报导该研讨会和中共“非法器官移植”话题

当天的研讨会,由于大家反响热烈,研讨时间从原定的两个小时延长到了两个半小时。研讨会结束后,芬兰主流媒体记者排队采访受邀的嘉宾,其中芬兰最具全国影响力的报纸《赫尔辛基日报》(Helsingin Sanomat)和芬兰发行量最高的瑞典语报纸HBL对该事件的报导已经见报(点击本段文字中的超链接)。YLE芬兰国家广播电台的记者表示会制作一个三十分钟的广播节目。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