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麦克阿瑟的战后岁月及临终前...

麦克阿瑟的战后岁月及临终前的预言

89
麦克阿瑟将军与大韩民国总统李承晚。(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2020年11月4日】1950年的韩战,是传奇名将麦克阿瑟亲自指挥的最后一场战役,当时希望避免与中共或苏联产生直接冲突的美国杜鲁门政府不顾一切地将他解职,之后麦克阿瑟到国会发表经典演说《老兵不死》,结束了他五十二年的军旅生涯。

退居幕后的他一度想自我放逐,然却因为一个事件而改变了他的想法,也促成了他要为人类历史留下一段珍贵纪录的念头,在临终前更留下了中华民国将收复大陆的预言……

1952年12月,解职后的麦克阿瑟将军对当时的总统艾森豪威尔提出了结束韩战的备忘录,他建议除了要抵抗共党在全球的渗透外,也要制订完善的对华政策。

他说:“美国现在对华战略的失策,会引起一连串灾难,这将是美国百年来政治的最大败笔。姑息赤祸,我们未来几代人要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或许要一百年之久。”

图为美国总指挥麦克阿瑟将军,他正在指挥仁川登陆。 (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在对当局提出了最后的建言之后,他就逐渐地退出了政坛,这时的他已年过七十,身体状况也大不如前。他接受好友的邀请,担任雷明顿兰德公司的董事的闲职,他与家人住在沃尔多夫阿斯特里亚饭店顶楼的房间,开始了退休生活。

他每天除了到公司上几小时的班之外,就是去观看拳击、棒球赛和橄榄球比赛以及参与教会活动。在退休的最初几年,他过的是一种内在放逐的生活,几乎已不参与公众活动。有许多出版社找上了他,希望帮他撰写回忆录,也有好莱坞的电影公司提出以一百万美元的报酬想要以他的一生来拍一部史诗电影,片名为“我一定会再回来”,但是都一一地遭到婉拒。

神的启示:我一定会再回来

1960年1月,刚过完80岁生日的麦克阿瑟因为身体不适而住进了医院,之后欧美各国的政要陆续来医院探访。住院期间,他反思自己过去一生的经历,感觉自己对这世界还有未完的使命。

麦克阿瑟祈祷,恳请神的启示,不久后,他身体奇迹似的快速痊愈了,大病初愈后他对身边的牧师说道:在过去36小时中,我吟唱了《圣经》中的约翰福音第十一章第一节的圣句,之后我感到我的生命又获得了恩赐,从死亡中产生了新的生命。他又对在旁守候的妻子说道:珍!我一定会再回来。

康复后的麦克阿瑟回到家后,便开始着手写他的回忆录,他在前言写道:这个回忆录对今后的历史家或许可以提供参考,探讨在这几个伟大战争中所表现出的行动与动机的理由,同时也是对美国下一代的青年,让他们对自己的国家以及政府,在必要时为理想、为理念而牺牲生命,进而了解生命真正的价值,这才是我所期待的……

当执笔之初,这使我感到困惑的是:在过去的历史我有何贡献?我做的一切角色是否都尽善尽美?本书是叙述美国在过去为了捍卫国家、维护自由、追求政治平等所引起的伟大战争中,我个人扮演的角色以及我个人的过去,仅将此回忆敬献于身经百战的美军将士,还有对国家有贡献的同志,并留下作为我妻子儿女的遗产。

1961年7月,麦克阿瑟受邀前往菲律宾出席独立十五周年庆祝活动,同时了解共党在亚洲扩张的情势,回国后又向甘迺迪总统提出国事建言。当时在麦卡锡参议员离世后,共党对美国的渗透更肆无忌惮了。他对甘迺迪总统说道:“美国所面对的真正危机并不在海外,而是在国内,并不在东南亚的绿色丛林中,而是在美国都市的水泥丛林里。”

然而他的苦劝未受到当局的重视,1962年高龄82岁的麦克阿瑟回到西点军校做了《责任、荣誉、国家》的经典演说,在这长达一小时的公众演说中,不断重复西点军校的校训(即责任、荣誉、国家),他提及美军的将士是最高尚的人物,在与敌人作战的过程就是生命的历史,未来不论世局如何的变化,但是争取胜利的意志是无可取代……

讲完之后整个会场一片寂静,许多人频频拭泪,麦克阿瑟留下的精神感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临终前的最后预言:中华民国将收复大陆

1963年底,麦克阿瑟在纽约的寓所接见了以行政院政务委员身份访美的蒋经国,这是他们第3次见面。两人第1次会面是麦克阿瑟在韩战期间,当时他率团访问台湾,与蒋介石总统共商反共大计,对随侍在侧的蒋经国有着良好的印象。第2次则是在蒋经国担任国防部政治主任访问美国期间,他在寓所中与蒋经国谈到美苏问题、中国问题、以及世界的局势,蒋经国曾在传记中赞扬麦克阿瑟的见解极为正确,有远大的眼光。

第3次会谈则是在蒋经国访美期间,当时中共势力逐渐强大将有取代苏俄之势,之后陆续发生越南战争、古巴飞弹危机、伊塔事件,中共与苏联关系不断交恶,美国政府内部不断出现要拉拢中共的声音,双方接触不断,而台湾与美国的外交关系也逐渐出现危机。

为此蒋经国以行政院政务委员的身份前往美国访问10天,他会见美国总统甘迺迪及国务卿鲁斯克,寻求美国继续支持台湾,别忽视台湾在亚洲的重要性。在公务之余他又到纽约拜访麦克阿瑟,当天是星期天,麦克阿瑟得知蒋经国来访的讯息后放弃出游的计划,在寓所中接见了蒋经国,他们各自坐在10年前两人谈话的椅子上。

麦克阿瑟离开军职后,一直不断地利用过去的影响力请求美国政府支持台湾,会谈中,他鼓励蒋经国要坚守台湾这块反共复国的基地,他对蒋经国说道:

“今天台湾的存在,不仅是中国反攻复国复兴的根据地,而其最大的意义在使世界各国了解中国问题并没有解决,台湾只要在一天,共匪就不能安宁。”

“我坚信中华民国有一天能够收复大陆,成为亚洲的安定力量。”

1964年初,麦克阿瑟的健康状况急转直下,3月初,詹森总统派出医疗小组将他送至华盛顿华尔托里特医院救治,在经过几次大型手术后仍未见好转。此时政要们纷纷来探访,詹森总统也亲自来探病。临终前,麦克阿瑟握着詹森总统的手,恳请他在越南战场外,也别忘了支持在台湾的中华民国,他一直深信中华民国将在反共战争中获得胜利。

4月5号下午,麦克阿瑟病逝,享年84岁。詹森总统下令全球美军基地鸣炮十九响致哀,之后在纽约为其举行国丧,全国降半旗哀悼直至下葬当日,依遗愿,麦克阿瑟下葬于母亲的出生地弗吉尼亚州诺福克市。

麦克阿瑟过世后,西点军校也为他立起了铜像,他留下的军事思想影响了无数美军的官、士、兵,他在亚洲战场的功勋卓著,后世战史家普遍地将他与欧洲战场的巴顿将军并列为美军近代最伟大的将领。麦克阿瑟过世的消息传出后,全球政要无不为他致词哀悼,台湾总统蒋介石亲自为他写了《哀悼美国已故麦克阿瑟元帅词》,内容如此说道:

麦帅是太平洋对抗暴力“以胜利保障和平”的勇者,是提供解决共产灾祸、拔本塞源主张的智者,也是使人类免于纳粹极权暴力、免于奴役、饥饿、恐怖的仁者。这一个巨大的光辉,是美国的光辉,也是所有捍卫自由正义的世人的光辉。

中正感念故交,感念知己,对其与我们安危相仗、患难相依的真挚友情和伟大道义,永志不忘;对其于病榻弥留时,犹拳拳以“目睹中华民国再度获得胜利”为言,深为感动;对其夙夜在念,消灭共产的素志,及其身经百战,维护太平洋安全的事功,更表示崇高的景仰!

现在麦帅与世长辞了,我们怀着无限的哀思,表示由衷的悼唁,麦帅虽溘然而逝,但麦帅的功业,将在人们的敬慕中长存不坠,麦帅的精神亦将在全世界反共斗争的胜利中永垂不朽!

参考资料:
◎《老兵不死:麦克阿瑟新传》高佛瑞·皮特 原著 许绶南译 麦田民国87年出版
◎《麦帅回忆录》麦克阿瑟原著,王家出版社 民国57年出版
◎《经国先生的故事》 唐兴汉编著 黎明文化 民国67年出版
◎《哀悼美国已故麦克阿瑟元帅词》中正文教基金会
作者:仰岳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