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柳叶刀》指中国制疫苗或有...

《柳叶刀》指中国制疫苗或有效性低副作用多堪忧

60
中共玩“疫苗外交”,但中国制疫苗数据堪忧。(示意图,pixabay)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22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中共欲借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玩“疫苗外交”。但专业期刊披露中国制疫苗的数据并不理想。学者并就中共迟迟不公布有效性和安全性方面的数据提出质疑。

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本周二刊发的数据显示,在一期和二期试验中,中国科兴公司研制的新冠灭活疫苗在人体血管内产生的抗体水平要低于新冠病毒康复者,且在743名参与者中,有一部分人出现了不良反应,这个比例在有的试验组高达38%;相比之下,美国制药公司Moderna和辉瑞的疫苗产生的抗体水平,与新冠病毒康复者的抗体水平相当,甚至是更高。该报告并没有提供科兴疫苗有效性方面的具体数据,而Moderna和辉瑞的疫苗有效性都达到了95%左右。

牛津大学学者傅立门告诉美国之音:“ 中国科兴公司的疫苗刚刚发布了二期试验的数据,看着并不好,在人体内产生的抗体水平低于Moderna和辉瑞的疫苗,而且毒性更大,这意味着人们更有可能经历副作用,比如疼痛、恶心等严重的反应。从这些初期数据来看,如果你能够选择的话,就会更倾向于这两种能得到发达国家监管机构批准的西方疫苗。”

目前中国已有4种疫苗进入临床三期,其中3种都属于传统灭活疫苗,包括上述的科兴公司疫苗。Moderna和辉瑞的疫苗则是mRNA疫苗,即“信使核糖核酸”。

传统疫苗是在体外生成病毒的有效成分,再把有效成分提炼做成疫苗注射到人体内。mRNA疫苗则使用一种新的技术, 把核酸物质注射到人体内,让疫苗的成分在人体内产生,然后不断刺激人体的免疫系统形成抵抗力。

相对于灭活疫苗,mRNA疫苗的生产过程中不需要新冠病毒,因此成本较低,能够实现迅速和大量的生产;在有效性方面,mRNA疫苗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应对病毒变异,并且注射之后的免疫期更长。

而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全球卫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Dr. Stephen Morrison)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制疫苗的问题不在于类型,而在于缺乏数据的透明度和中共政府抄近道的做法。

轮状病毒疫苗的共同发明人、费城儿童医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保罗·奥菲特(Dr. Paul Offit)也质疑中共方面迟迟没有给出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具体数据:“辉瑞和Moderna都提供了数据,中国没有理由给不出数据…之前别人问我首个商业疫苗会是哪个,我说应该是中国的灭活疫苗。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没看到三期试验的数据。”

中共治下中国医药行业乱象频发,在2004年到2018年间陆续爆发将近10起疫苗丑闻,其中仅长春长生生物公司一案就令数十万儿童受害。因此,中共在隐瞒疫情令中共病毒危害全球后,又试图玩弄“疫苗外交”的动作,就格外引起各国警惕。

美国国务院西半球事务局首席副助卿朱莉·钟(Julie Chung)10月底曾在一场华府智库举办的线上研讨会中提到:“当你看到中共过去的纪录,我不是很有信心,不管它们研发什么或兜售什么…(中共)在疫情初期的处理方式、向国际社会隐瞒资讯,全都造成外界的怀疑与不信任。不论北京现在送出多少口罩,我想许多国家地区甚至是世界各地,都对此(中国疫苗品质)抱持怀疑。”

責任編輯:翛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