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劉銳紹:美製裁高官將致中共...

劉銳紹:美製裁高官將致中共內部生變 習“提早開槍”

83
劉銳紹說,如果有人出來挑戰習近平,一定槍打出頭鳥,他也希望及早排除這些異己力量。圖爲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授旗給中共警察。(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12月13日】(本臺記者林秀宜採訪報導)本月7日美國財政部宣佈就香港問題制裁14名中共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香港時評家劉銳紹認爲美國的制裁已升級,並預測持續的制裁將會引發中共內部連鎖效應,中共二十大將是關鍵時刻,中共領導人想提早清除內部障礙。

中共當局趁美國總統選舉不明朗局勢之際,接連出手打壓香港民主派及傳媒人士。從DQ四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重判前香港衆志黃之鋒等三位成員,近日又以欺詐罪拘捕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之後再加控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安的國安罪名。

美國也接連反制中共,本月7日美國財政部以破壞香港民主程序爲由,宣佈新一輪對中國官員的制裁名單,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14名副委員長全都入列,受制裁的中共高官將面臨金融制裁、資產凍結,他們及直系親屬未來也被禁止入境美國。接着美國國會衆議院在無異議的情況下,以口頭表決方式通過“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爲可能面臨政治迫害的港人,提供臨時保護身份,並會加快處理爲逃離政治迫害的港人,赴美難民申請程序。

美國製裁升級

熟悉中國事務的香港時評家劉銳紹表示,早前有消息美方制裁可能包括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慄戰書,雖然現在只是“副國級”14名中共人大副委員長,其實制裁是升級了:“全國人大有很多級,現在是以副委員長這一級入手。第一個肯定的是,美國對華的制約提升了,從這個發展的角度,大家就會預計,美國何時會去到正中央級呢?現在是副國級,如果正國級呢?正國級包括誰呢?人大委員長、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等等。”

劉銳紹認爲美方制裁高官必須從個人資產方面下手纔有效:“首先是高層權貴及其家族。如果屆時真的這樣,大家值得留意了。爲什麼呢?中共自己本身中紀委都不斷調查的時候,發現了很多裸官,何謂裸官呢?就是他們將資產透過親人,已經都送出國了,有很多是美國、歐洲等等,他們真的有業務,只不過不是現在仍然留在大陸的那個高官名下,實際上是他的,或者他的家族的。所以,如果是制裁這些高官及其家族,這些高官就會肉痛了。”

劉銳紹以當年軍方總後勤部原副部長谷俊山爲例,谷俊山在2014年因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被控,涉案金額三百多億元,透過其弟谷獻軍將資產轉移:“因爲他下面已經開始開枝散葉了,所以這些出去的時候,令到谷獻軍與谷俊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資產,那時候查他,你有多少樓房?數來數去數不清。結果,後來中共幫他數,不是有沒有屈他了,說他自己在大陸本身的房產都百多間,即是差不多每個城市都有。所以,這一些走出去的權貴,屬於權貴個人的,不是屬於公家、不是屬於國有企業的,這些有七、八成是透過他們家族走出去的。”

他強調說:“現在美國不去制裁這些高官及其家族的業務,怎會有用呢?如果日後他要用這些渠道去制約高官及其家族的時候,這個就開始打真軍了。”因此,現在美國無論民主黨、共和黨都不去制裁中共高層及其權貴的海內外資產、利益,他形容說:“等於倒水下去,不斷漏。”。

料中共20大前提早清洗障礙  習“提早開槍”

劉銳紹直言美中較量將是一場持久戰,並預測在中國內部會引發連鎖效應。

劉銳紹認爲美方制裁對中共而言將造成一個累積性的效果,即是令到大陸高層,以至其家族成員,不滿目前的大陸政策:“即是‘習近平你現在很多的倒行逆施等等’,如果你說完全是習近平一個人說了算的話,現在享受既得利益的中共高層及其家族,他們自己本身心都不定,誰知道習近平何時用這些手段,將他認爲不聽話的高官權威及其家族拉下馬?這是共產主義的病毒,或者封建主義的病毒,令到自己人都不安心的。所以,剛纔那些制裁,眼前是沒有什麼後果,但是一定會慢慢有累積性的效果,令到現在大陸裏面的局內人,是對現在的政策不滿,不單止軍頭。”

他指,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是一個關鍵的時刻,“就是裏面的其他力量又會不會這麼甘心情願在20大之後仍然是由習近平來控制大局呢?”中共內部如何找到平衡點也是關鍵:“如果有人出來挑戰習近平,如果按中國過去的歷史,歷代封建皇朝,或者近代一些權力爭鬥,當然是關鍵時刻纔出招。你提早把頭伸出來,一定槍打出頭鳥,所以何時才冒出來的最佳時候呢?從另一方面看習近平,他亦都會猜到另外一些力量是會出來反對他等等,他也希望及早排除這些異己力量。”

劉銳紹強調誰開第一槍很重要:“不知會不會習近平,或者他下面的人覺得穩陣一點,提早了去清洗一些他認爲的阻礙力,如果是這樣即是說本來在明年年底,或者二十大之前一年纔會出現的一些磨擦、權力爭鬥,會不會提早出現了。如果提早了出現,你看看習近平不斷將一些可能挑戰他的人排除,又沒有接班人,可能是一個提早開槍的做法。”

這就是所謂的外部力量與內部的結合造成的連鎖效應,不過劉銳紹說:“因爲歷次來講都是中國內部的力量,來影響或者導致政局變化,外面看看當年斯大林,共產國際,它們在外面指揮,到最後,中國共產黨一樣反斯大林,一樣反共產國際。那時候陳獨秀與共產國際吵架吵得多嚴重,所以裏面的細菌如果發酵起來、爛起來,外面都趨不到作用。所以,這些就是中國曆史的規律了。”

 

責任編輯: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