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历史真相 还原真实的中美特...

历史真相 还原真实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

分享
1945年,戴笠与中美所美方人员于上海合影。(戴德蔓翻拍)

中美特种技术合作的基本原则,乃是以美国的技术与器材,配合我国人力,打击共同敌人;技术的精良与器材的使用,均有赖于熟练的训练。所以凡是部署一种新的工作,从事某件战斗行动;均系尽可能的事先选拔优秀的人员,予以短期的技术训练,俾使其具备足够的工作技术,再配赋其新式器材,从事极有效率的特种工作。

民国三十二年四月十五日,在陪都重庆近郊歌乐山下的磁器口缫丝厂杨家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乡下办事处大礼堂里,举行了一次由中美两国官员出席的签字仪式。中方有外交部长宋子文的代表、常务次长胡世泽,军统局副局长戴笠;美方有海军部长诺克斯,罗斯福总统的私人代表、美国《生活》杂志老板鲁思,海军部情报署代表迈尔斯——即已为人们熟知的梅乐斯。

从这一天起,由中美两国军事情报机构联合组建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正式成立。

气象情报布置周密

当时,美国正与日军在太平洋区域展开海空大战,美国欲转劣势为优势,必需探取机动的方式,果敢的主动攻击。但是,海空活动,首重气象情报;而西南太平洋的气象状况,秋末至春初系受西伯利亚高气压,南下中国,东向日本,然后越太平洋而形成。夏季则全受热带海洋及赤道气团之影响而形成。

当时,自我东北起,经东南地区,到南洋群岛,均在日军占领掌握之中,所以敌方之气象情报获得比较正确迅速。美国欲在东亚也获得迅速而确切的气象情报,最好能在中国设立专业性的秘密测候机构;所以以由“中美所”部署气象工作,为其最急迫的任务。

“中美所”主要的任务,就是运用各种手段,协助美国海空军确保太平洋战争的优势,从海上击溃日军;打击日军的海上运输,使其无法从南洋输入预期的丰富资源,削弱其战力,影响动摇其人心,瓦解其战斗意志。

为完成此项任务,“中美所”积极分从气象的测报、情报的搜集、电讯的侦译和沿海布雷各方面齐头并进。各项工作所得到的成果,除供给美国海军部门作战术上的运用外,并与驻防昆明的美国十四航空队密切联系,俾其与美海军在太平洋的海上攻击呼应配合,东西夹击。实施以来,由于各方面的合作圆满,收到良好的效果,也给予日军极大的损害。

气象情报,为海空作战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梅乐斯来华之初,即先进行此项工作的合作。首先把我国当时测报气象的“中国气象局”、“航空委员会”、“中央航空公司”等三个单位所做的工作,作一协调研究,找到一批具参考价值的旧记录,将其全部照相,送华盛顿作研究全世界气象预测的参考。

军统局为了迅速对此项工作有所助力,下令满布全国的各重要地下电台,利用简单的温度表。气压计等器材,作目测简报;由于地区涵盖的广阔和电讯的畅通迅速,也能适时判断出某一地区的气象情形来,贡献不小。

迨“中美所”气象站正式成立后,运来各种新式器材八十一种,分别装配各站使用。于是各地气象情报,更见精确。重庆的气象总站,也增设电机多部,和短距离传真设备、绘图设备、气象图书;美方增派二级气象员佛诺尼,将每日所得责料,分别记载比较,分析统计,讨论研究,调制成二十四小时至三十六小时的“普通气象预报”和“分区概况预报”,以无线电向美国联合参谋本部、美海军部、美国舰队总司令部、太平洋舰队总司令部、以及第十四航空队、第二十航空轰炸总队等单位,每日广播四次;另外再给美国舰队每天加送一张预报气象图,一张分区图,以及一份中国沿海海外五百里海上的气象预测。如有特别重要的情报,则利用昆明的专台,以机密电报,迳与本所派驻第十四航空队的联络官美员考诸拉联络或与华府通报。

各方对本所的气象报告,至为重视,业务也因而蓬勃发展。民国三十三年四月开始至合作结束,总计收到气象情报八万四千一三百六十八件。

美海空军受益匪浅

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十月,“中美所”己能应付美国舰队的要求,对台湾上空的气象,提出一项特殊作业的预测,以协助配合预定由海空军从台湾海峡所发动的联合攻击。

此外,美空军第二十航空队于是开始轰炸日本长崎和八幡,十月轰炸琉球群岛;海军机动舰队于民国三十四年二月十六日,发动一千二百架飞机轰炸日本本岛,均系根据中美所可靠的气象情报,预知告该地区上空的云层变化,而使美机能藉云层的掩护,潜入目的地上空,然后穿云低飞,实施袭击,陷敌于惊骇无措损失特重的惨境。

从海上打击日军,最主要的是取得制空优势,和明了日军船舰的动态。制空方面,自美军从南太平洋展开机动攻势取得主动以来;日本的空军,无论在素质上,性能上以及数量上都日趋劣势。但它都把反败为胜的希望,寄讬在西太平洋的决战上;因为环列西太平洋中的岛屿都在其控制之下,可以凭借陆上的航空兵力,弥补舰队航空战力的不足。可是又惧怕未决战之先,即遭美军歼灭;因而采取掩蔽方策,在机场中普遍设置伪装措施,经常移动飞机位置。因此美海军机动舰队和十四航空队不易了解日机的实力和动态,希望能由“中美所”经常提供有关日机种类、型式、装备、战力,以及动态的情报。

明了日军舰队动态方面,当然最好能全部侦控日军的无线电讯,破译其密码;或者经常派飞机临空侦察。可是由于人力物力和时间、空间、气候等因素的跟制,无出全部做到;如果能利用中国东南沿海绵长的海岸线,从地面上监视海上的航线,就可以弥补此空隙。

因此,“中美所”给予密布在敌后地区的情报组织的任务,即以以上两项为优先;并令所有在沿海地区设立的海上了望哨,监视从上海到新加坡的每一艘日军船舰和每一架飞机的活动,成效很大。

民国三十三年一年之间,供给美军的重要情报,即达一千七百零八件(美军交换送我参考者九百九十四件),民国三十四年一月至抗战胜利,供给美军二千四百三十一件(美军送我七百六十四件);其中有一部分系日军各军事要地的兵力部署、军事设施,军事工业等战略情报,也分送有关部门作主动出击的参考。

电讯侦译致胜之机

讯侦译方面,对日海军电讯的侦测,主要为日本的佐世保到高雄、上海两线;上海到高雄、香港、三亚、汉口、青岛、东海舰队六线;香港到厦门、三亚、南海舰队三线路;汉口到青岛一线,以上共十二线路。

对日陆军电讯的侦测,主要路线为东京到南京、汉口、广州、台北四线;日本的福冈到南京、广州二线;广州到西贡一线,以上共七条线路。

每日侦截电报,平均在四百五十份以上;军统局设在台北、南京、上海、广州、汉口等地的秘密电台,也将所侦收的日台通信内容,毫无保留的供给本所作侦测上的运用。自民国三十三年九月至次年八月,一共截获密电十一万零五百三十七件,破译密码多种。

美舰队根据本所提供的侦译情报,袭击日军,获得丰硕战果;著名的雷伊泰海空大决战,制敌机先,一举歼敌,即为显例。其中供给美潜艇的情报,民国三十三年即达一百五十次,因而击沉日军船舰二十五艘,约十万吨。

美十四航空队发表的公报,也特别标明在是年三月至十一月中旬九个半月中所击沉与击毁的三十三万吨敌舰中,至少有十分之一系根据“中美所”所提供的侦译情报。

电磁水雷布于敌港

在中国和东南亚各国沿海岸航道或港湾布雷,不但可以炸毁日军的船舰,杀伤其人员;而且可以威胁其改航行于其他深水航道,便利于潜艇的攻击。只要能不断的击沉日军的运输船舰,使其造船的设备和时间,无法补充其损失,那么就可以达到削弱日军补给的目的。所以梅乐斯来华时,就曾经携带一种“电磁水雷”来,送交我国仿制,带往战地去布放。另外并从美国运出一批水雷,派出一组布雷人员,先到印度的阿萨姆,以便转用于我国。

民国三十二年初,人员已到昆明,授受布雷任务,于是开始与驻在昆明的第十四航空队合作布雷。

陈纳德和梅乐斯一样,对中国比较熟悉,他们都了解中国人是最善良的友人,也都知道戴笠先生的实力,相信他的清白正直和合作诚意;尤其难得的,是他乐于帮助别人,而不嫉妒别人的成就。他更相信和情报单位合作,可以互相为用,有益无害。因此,中美所欲在海湾布雷,最好能和第十四航空队密切合作。

合作的开始,先调“中美所”的柯克中尉和伊门斯少尉去陈纳德将军的总部,开始分析飞行员们侦察飞行的照片,由军统局协助其肃清昆明机杨附近的间谍,设置专用电台。后来不断的增加人员和业务,成立了“十四海军单位”,民国三十三年五月,当欧登赫尔负责该单位时,已经包含了照像侦察与判读、布雷、电讯情报、空战情报等业务。其中电讯情报与“中美所”及海军单位的联系尤为密切。

海防榆林的布雷战

日军自占领越南以后,藉海防港口,输运搜括物资,船舶进出量极大;而入港水道只有一条,极适宜以布雷手段予以封锁破坏。于是第一次布雷,乃于民国三十二年十月先以海防港为目标。两位水雷专家杜保义上尉和麦康少校,先到印度的阿萨姆选择可用的水雷,经空运到昆明。适“中美所”的海岸了望情报人员报告,有九艘船只开赴海防;于是开始行动。由十四航空队派出一批轰炸机,由专家们将水雷投入海防港的水道,另一批飞机,则猛炸海防港附近的空军基地,以分散日军的注意。

当飞机临空投弹时,日军尚不知我方目的为布雷;港内的船舶大为恐慌,纷起航闪避。一艘三千吨货轮,匆忙开出港外,恰巧撞及刚散布下的水雷,立起爆炸,沉没在港口最狭窄的瓶颈地带,使其海港短期内无法使用。

另一方面,原来驶往海防的船队,中途闻知海防被炸,无去进港,被迫暂停海南岛海峡中的一个毫无防卫的小港附近,虽都关闭了无线电讯。但又被“中美所”的电讯侦译单位发现此一征象,判明船位;立即转知第十四航空队出动飞机,紧跟猛炸,炸沉六艘,炸伤两艘。

民国三十三年初,再以海南岛的榆林湾为目标。当时日军已在榆林港湾建立海军基地,所以有一水道是美军潜舰进出的道路,舰队司令部很担心布雷的地点发生错误。所以飞机出发时,特别注意投掷地点和方向。

可是,飞机飞临榆林港湾的时候,刚巧遇上场意外的暴风雨,其中一架飞机的机身居然结了冰,情势非常危急;飞行员乃临时决定在一千二百呎的空中,将四枚水雷投入两百呎的深水中。结果虽然对日舰进出有所不便,但也妨碍了美潜水艇的活动。

八月,再往高雄布雷,梅乐斯副主任亲自率领一队飞机前往。先以五架轰炸机猛炸港内岸勤设施,吸引日军炮火;梅乐斯副主任的两架飞机,即乘机低飞,在五百呎的高空,投下五枚水雷。

“中美所”与第十四航空队合作布雷积极进行,仅仅在八月份一个月时间内,即已经布设八十八枚之多;梅乐斯副主任接到美国舰队的通知,布雷限期到年底为止,于是更加紧实施。次年五月,美舰队已准备进攻菲律宾,如再继续布雷,则会增加对美舰的潜在危险,反而大于对日舰的影响,于定停止布雷。

总计自民国三十二年开始到停止布雷为止,大约布设了一千枚水雷,经过证实的战果,炸沉了日军的船舰二十四艘。同时也使其航行路线和港湾进出受到困扰,给予美海军用其他方式予以打击的更多机会。

跳岛作战埋葬日舰

民国三十三秋,美军以越岛进攻战术进攻菲律宾,决定先攻占菲岛东方的帕劳群岛,当时估计日军在菲岛及台湾一带的飞机约有四百架;然而为进攻时能取得压倒优势减少损害,特事先就敌情方面多加参证。“中美所”和军统局对上述日军在菲岛系海空航空力量,改变战术的情节,均已获得确切情报,由梅乐斯副主任急电华府及太平洋舰队。于是美第三舰队一面增强舰队实力,一面针对日军的新战法作制敌机先的部署。

八月三十一日起,美军开始对琉璜岛、父岛、母岛等地空袭,九月七、八两日空袭耶浦、伯劳。当时日军尚以为美军将在新几内亚以西的哈汝马希拉,或者帕劳以北的伯劳登陆;因为新战术系避免初期海空决战,同时也尚未发现美军的机动舰队和运输船团,所以密布在明达罗岛一带的航空兵力,并未出动。

可是,美军却根据“中美所”的确切情报,于九月九日,先发制人,以舰载战机奇袭明达罗岛的达弗、沙兰伽里等地区的敌航空基地,出动四百架次,将日机击毁于地面。等到日军探悉机动舰队两群,已出现在达弗东南一百六十里时;已无还击能力。

十二日,美机两百架再奇袭塞布基地,毁日机七十架,沉日舰十一艘;十三日起,连续空袭明达罗岛和婆罗洲东北的达维达维岛上的各机场,以及吕宋岛、台湾南部各机场,出动一千余架次,将日军数月来准备的“精锐”战机摧毁大半,而其避免初期决战,日军专攻登陆船团的新战法,也无从实施。

美海军因为得到中国政府的协助,成立了“中美合作所”。其气象测候和其他工作人员,均携有无线电机,将情报传速中美合作总部;予以研究分析后,直接电达太平洋舰队总司令部,和散布海上的美空军、舰队,以及舰艇收音台。美军在西太平洋作战时,即全靠该项气象报告利军事情报。尤以美航空母舰准备空袭日本本土和台湾时,因气候变动异常;即系完全仰赖此项情报,为其活动指南。

“中美所”和第十四航空队的密切联络,对美海军的贡献极大。“中美所”将所获得的情报,迅速提送十四航空队,作轰炸的依据。

一九四四年秋,敌军进攻桂林时,十四航空队因为地形的关系,对敌军的行动难予侦察;“中美所”的麦加飞上尉,即空降于华军阵地的前方,在距离数百码地点,设立对空无线电联络,受伤不退,支持了十九日之久;十四航空队得以痛炸敌军,获得辉煌战果。麦加飞上尉因此获得美陆军铜星勋章。

“中美所”和十四航空队在合作布雷方面也很有成就,“中美所”的人员,派遣空中摄影判读组,判读空中照相,供给情报,并派遣布雷专家,协同十四航空队的人员,从空中利中国沿海的航线、敌军占领的港湾和长江内河分布水雷。因此,敌军的航运常遭严重打击,运输被迫停顿;常需数周的扫雷工作,才能恢复交通。“中美所”的沿海侦察和布雷队最大的成功,为强迫敌军航运远离海岸,在深水内航驶,给予美潜艇大肆活动的更多机会。

中美合作所的成就

“中美所”和十四航空队联合的电讯侦译和海洋侦察,对美海军与敌海军在西太平洋的决战,有极大的贡献。一九四四年十月非岛的雷伊泰海湾的海空大决战,日本航空舰队和特遣舰队分三路夹击,企图消灭美军登陆船团的情报,就是由“中美所”供给;美舰队乃得事先加以防范,而免遭受危难。

“中美所”的人员,对于美海军与陆地空军的驾驶和轰炸人员的救护,尽力与其他救护单位取得密切联系。截至七月一日止,“中美所”人员已经救起被敌击落或被迫降落的中美飞行人员三十人,轰、炸和航行员四十六人,以及随军记者贝尔一人。当贝尔被救后,其惊喜状态诚难形容;而其亲身经历的在海天异域绝处逢生的战场的奇遇,当然使其对“中美所”的真实成就,有了新的认识。

作者: 裴可权
(转自 看中国)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乱世行春秋事 灭共肃谍的戴笠
views 17
近日,中共特工王立强在澳洲投诚,揭秘中共间谍组织对香港、台湾及国际社会的强力渗透,引发全球,特别是台湾的警觉。 对共谍活动的关注也令人不禁想起情报界少有的奇才、素有“蒋介石佩剑”之称的军统局局长戴笠。 他遇难后,蒋介石曾感慨地说:“若雨农不死,不至失大陆!”周恩来在中共的会议上也说:“戴笠之死,...
蒋介石喜欢读什么书?
views 22
正是对中国传统典籍的精研,使他拥有远见卓识,拒绝接受“五四”流行的科学主义和反传统思想,并预见到:共产党“要把我中华民族五千年崇高优秀的历史文化,摧毁无遗”。 接受严格的中国传统私塾教育 蒋介石出身于世代信佛之家,祖父笃信佛教,母亲王采玉为当地有名的“护法婆婆”,她熟读《法华经》、《楞严经》,常...
慧眼看透中共 得以善终的民国大作家
views 40
民国时期不少作家如茅盾、老舍、巴金、郭沫若、丁玲、沈从文等,在中共建政前后,选择了留在大陆,有的甚至对中共百般逢迎,如郭沫若。然而,他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没有逃脱过中共的迫害,老舍更是在文革中不堪受辱,投湖自尽。与他们不堪的命运相比,民国两位作家则靠慧眼看透了中共而选择了离开大陆,他们也因此得以善终。他...
林辉:中共高官披露内幕 毛奢侈嫉妒唯我独尊...
views 40
近日看到一份1980年10月至11月,中共中直机关讨论历史决议(草案)简报,是由新华通讯社、人民日报社联合整理的,内中披露了中共高官对毛泽东、华国锋等中共党魁的真实看法,足以颠覆中共一直以来的愚民宣传。 参加此次讨论的中共中直机关包括中纪委28人,中办、中组部、政法委31人,中联部、中调部26人,...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