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仁點擊 (首发)李仁:为了选票,看...

(首发)李仁:为了选票,看来似乎把一切都搞定了,只是。。。

33
2020年美国大选幕后
2020年美国大选幕后

【欧洲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1日】

我们看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推算到了一切人能想到的路径,似乎也搞定了所有这些路径,只是还是有人所不能想到的。

我们先来汇集一下美国大选前后民主党的表现。

大选前,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就对拜登说,你就是美国总统,可谓胜卷在握,信心满满。这种信心可能来自于各大媒体的民调结果,但是四年前,这些民调机构均被大大打脸,应当不能以此为据啊。所以佩洛西的信心应当还有另外的来源。

佩洛西的信心来自哪里?现在看来,应当是来自于自认对社会的掌控能力。

首先,佩洛西们掌控着经济,有着几乎无限量的资金。这一点从民主党的竞选宣传广告投放量上,可以窥得一斑。当然,实际上这只是冰山一角。

其次,佩洛西们掌握着几乎所有的媒体。这个范围不仅仅是美国的主流媒体,也包括全世界的主流媒体。其它方面不说,只是一个方面就可说明问题。无论川普方面提出什么样的证据,这些媒体都是一个口径:川普总统没有提出任何证据佐证他对选举舞弊的指控。

不仅是传统的媒体,所有大型社交媒体等,都是一面倒地支持拜登。在当今这个几乎被媒体、社交网络驯化的人类社会中,掌握了这些,那几乎就是掌握着世界。

其三,是深层政府。深层政府一直被标记为阴谋论的主角,有人相信,有人不相信,至少川普总统是相信的,并且亲自点过名。实际上,这个问题不难理解。如果有一些人,很有钱,又很聪明,那么他们会不会和起伙来赚钱,一定会的,公司就是因此而起。一般来讲,总会有一伙人不可避免地迅速发展壮大,经济学中就有这样的理论,所谓正反馈、路径锁定等理论都是讲了这个道理,强者越强。垄断利润要远大于竞争得来的利润,因此他们一定会走垄断的路,最后这伙人就会垄断市场。

但是这种垄断一般会阻碍技术进步、社会发展等。为了全社会的利益,美国等国家就出了反垄断法等这样的法律,来防止这些垄断的发生。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垄断不是局限于一个国家内的垄断,而是全球的垄断,而全球并没有一个全球的政府来抑制这种垄断,那么这种全球的垄断就是必然会发生的。

在金融等全球性很强的领域,这种垄断实际上已经形成。如媒体中披露的某个家族,掌握着五十万亿美元的资产,基本上垄断了全球的金融市场。这些实现了某个领域垄断的垄断者绝对不会止步于此,一定会追求更多领域的垄断,最终一定会达到政治的垄断,由此深层政府诞生。

从这个角度,实际上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理解世界目前的很多现象,如经济政治的全球化、各种思潮等等。美国作为世界政治经济规则的制定者,一定是这些世界垄断者的首选目标,可以讲,控制了美国,也就是控制了世界的一半。所以说,如果美国不存在一个深层政府,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美国可以讲是清教徒们按照神的意志创立的国度,但是在过去的百多年中,这种神的意志却被极度削弱。直至现在,这种削弱神的意志的势力与民主党合流,从修改美国的历史、文化等根基处着手,开始要彻底改变美国。拜登和美国民主党得到这样的世界垄断势力的支持,自然是信心满满。

从这个角度讲,有人说今年美国总统的的选战,是保卫美国传统与摧毁美国传统的对决,是神之子与魔之子的对决,是善与恶的对决,一点不为过。

其四,拜登和佩洛西们都是终身在政党竞争中历练而脱颖而出的,一定对各种情况都做了详细的推演。推演结果是自己能赢,整个作战方案是详细周密的。

  • 如大选前反复通过民调带风向,打击对手信心;
  • 在知道自己不能获得多数选民支持的情况下,发起大规模诉讼,要求各州修改大选规则,如邮寄选票等,以有利于选举作弊;
  • 准备了全方位的作弊方案,从选举的每一个环节,丝毫不拉地插入作弊操作;
  • 应对川普的法律诉讼,肯定也在各州提前做出了布置,安排各州法院驳回;
  • 而在联邦最高法院一层,则有五票对四票的优势,川普也无胜算;
  • 全球的主流媒体在拜登选票领先时及时宣布胜选,全球的主要国家给拜登发出祝贺,碾压对方的抵抗意志,利用美国两百多年形成的选举文化,压迫对方投降。

一环套一环,环环紧扣,似乎没有给对手留下任何有机可乘。只是,大选之前不到两个月的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因癌症去世。美国总统川普提名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进入最高法院,并迅速成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

这是不是天意呢?

(欧洲希望之声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