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仁时评 李仁:不断爆雷的中共黑暗统...

李仁:不断爆雷的中共黑暗统治术

分享

七十年来,中共一些传统的黑暗统治招数只在民间偶有所闻,难以得到证实。往往还因为过于黑暗,难以被正常人接受。这些年来,这些黑暗招数却不断爆雷,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下面例举一二。

爆雷典型事例之一:“7.23动车事故

先引述维基百科对事故的描述:2011年甬台温铁路列车追尾意外(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最初称作杭深线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后官方统一称作“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于北京时间2011723日晚上83005秒,甬温线浙江省温州市瓯江特大桥上,由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车与前方由杭州站开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车发生同向追尾事故,后车D301次四节车厢坠桥。据官方公布,事故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中断行车32小时35分,直接经济损失1亿9371.65万元。

有媒体称,当局在次日早上开始迫不及待清理现场,用铲车将坠落车厢碎片碾压后挖坑就地掩埋。亦有新闻称这是由于四节坠地车厢因体积太大,无法运出现场。此举引发民众激烈反应,认为车厢中可能还有幸存人员、遇难者遗体及遗物,并认为此举是为“毁尸灭迹”,试图掩盖事件真相,毁灭问责证据。最终调查报告显示,上海铁路局常务副局长王峰(事故发生后负责指挥桥下救援工作)曾有意就地挖坑掩埋受损车头和散落部件,中共高层到场后阻止。

在所有报道、综述和分析中,人们忽略的最重要一点是:列车重大事故后,迅速封锁现场,死亡者和损毁车辆迅速就地掩埋是1949年后中国铁路事故处理的一贯做法。

尤其是文革期间,中国重大铁路交通事故频发,但是从无相关记载和报道,也极少有相关事例在社会中流传,其中一个关键原因就是这种事故处理程序所致。

早年曾听说过一个事例。在西北某省的戈壁滩上,发生了一起火车相撞事故,事故发生后,军队迅速封锁了事故现场,然后清理人员。未受伤者和轻伤者迅速隔离,死者和奄奄一息者就地掩埋,损毁车辆也就地掩埋。生还者发放封口费,宣布事故为国家机密,有泄密者严惩不贷。一周后事故处理完毕。

显然,中共官方对“7.23动车事故的处理也沿用了这套处理程序,只是情况有变。因为事故在繁华地区,人们手机和互联网的发展,使得中共官方在现场和信息封锁之前,消息已经大范围扩散,当地百姓也自发投入救援。事故受到全国和全世界的关注,最终事故处理变成了一连串的爆雷事件。

爆雷典型事例之二:高房价和割韭菜

中共从建政开始就进入了赤字经济,如1956年基本建设多支出了 15亿元,银行信贷储蓄有 10亿赤字。再加上支持农业合作社贷款、提高工人工资总额等,“造成信贷和财政上大体有二十五亿元的不足”。《陈云文选》中说,“一九六二年货币流通量达到一百三十亿元,而社会流通量只要七十亿元,另外六十亿元怎么办?就是搞了几种高价商品,一下子收回六十亿元,市场物价就稳定了”。(《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77页)。

这里的“几种高价商品”,包括陈云建议的高价糖果、点心,开高价饭馆,进口古巴糖、伊拉克蜜枣等。在中共的计划经济中,一切都由国家控制,因此有意地控制一些商品的价格,可以轻易创造出一些“奢侈品”。早年社会上经常流传一些顺口溜,如老三件、新三件、四大件、三转一响带咔嚓等等,现在想来应当多是中共有意传播,引导消费的。

官方以极高的利润销售这些“奢侈品”,用以回笼货币,同时也把社会在基本生活费之外的财力搜刮一空。如这些大件中的上海手表,一块的成本是13元人民币,但是售价是120人民币。

中共在早期尝到了甜头后,一直在经济领域实行这种中策略,即使在过去四十年的所谓经济开放年代,也一直如此。这种策略从早期的手表、缝纫机、自行车,到后来的冰箱、电视机和洗衣机,再后来就是汽车,都一直非常有效。

因为这些“奢侈品”都是可批量复制的工业品,没有保存价值,随着使用,其自身价值会逐渐消失,花费昂贵代价的物品并不能当作财富积累下来,因此一般的中国人基本不可能积存任何财富。

这种情况到房子这里发生了变化。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住房作为一个超发货币的蓄水池,吸取了国民所有的浮财,甚至是今后二十年的财富也已经被抽取一空。但是住房与以前的工业品不同,无法海量复制,因此百姓购买的住房一直在升值。购买住房的财富没有随着使用而消失,百姓随时可以变现。这就变成了顶在中共头上的一个大雷。

房价涨,已经危如累卵的房价中,百万亿的货币只要有一小部分流出房市,必然是物价上天,危及政权。如果腰斩房价,虽然会没收这些百姓资产,但是又会危及贷款银行,大量银行、屋主破产,同样会危及政权。

中共是利用伪造货币,造成当时国统区的通货膨胀,搞垮了民国政府,因此对超发货币极度警惕。另外,中共也不能让百姓手中有钱。自古有“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百姓有钱,中共的很多统治术就失灵了。百姓都在为衣食奔忙,是最好统治的。

实质性冻结房产交易,只租不售,一套房政策等,都是为了在新的蓄水池没有建好之前,尽力维持房价这个大雷不要落下来。但不管怎样,人为制造一些“奢侈品”,一茬一茬割韭菜的办法爆雷了。

爆雷典型事例之三:控制精英,蒙蔽百姓,指鹿为马,移祸东吴

中共政权有两大来源,其一是五千年文明朝代政权更迭中沉淀下来的黑暗统治术,另一个是西方魔鬼教的代言——共产主义魅惑之术。两者合一,可以说是集人类所有黑暗统治术之大成。以名利、欲望、恐惧控制精英,疑封锁消息、强制洗脑蒙蔽百姓,以指鹿为马、移祸东吴等手段清除异己,镇压反抗,构成了一整套的统治策略。在中国大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过去的七十年里,蹂躏百姓于股掌之间,堵上你的嘴,捆住你的手,再在身上浇一桶大粪,那你不是个粪球,也让人无法接近。

但是去年的香港反送中运动破解了这套策略。当中共把全套的黑暗策略用于镇压香港学生的时候,缺失了一个关键的环节——信息封锁。之所以说是黑暗策略,就是说这套策略不能见光,必须在暗箱中执行。

虽然中共已经花费了数百亿来控制中国大陆以外的华文媒体和影响其他西方媒体,但是互联网自媒体的发展和能够坚持中立立场媒体的存在,香港的特殊环境,把一直以来无法证实的、传闻之中让人难以置信的残暴、邪恶伎俩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中共的愚蠢在于,他们这些在黑幕之后行之有效的各种黑暗招数断断不能用于光天化日之下。最后一场区议员选举,彻底宣布了这些黑暗统治术的失败。

爆雷典型事例之四:正在进行中的武汉肺炎封城

社会中一直有传闻,说中共在处理肺鼠疫、肺炭疽、非典等传染病时,会派军队把一些受感染的村庄、小城镇封闭起来,等待其中的人员全部死亡之后,整个村庄焚烧掩埋。传闻归传闻,一直未能证实,这次千万人口的武汉市也遭遇了近乎同样的对待,就让人只能瞠目结舌了。

封城之后,一方面拒绝国外的援助,拒绝民间的救助,一方面武汉八家医院因为防护医疗用品枯竭向社会各界请求援助,同时医院管理者隐匿不见。政府的强大只表现在派驻携带自动武器的士兵,封锁交通要道、车站路口。

面对数以万计的感染者,花费宝贵的救援时间修建只能容纳千人的临时医院,而不是即刻征用现有建筑,建立隔离区、临时医院等,迅速控制疫情。以至武汉当地民众惊觉,武汉已被放弃。一切迹象表明,中共沿用了久已惯用的策略,高官撤离,封锁疫区,只等疫区内感染民众死亡殆尽,疫情消失后,重新进入。只是,千万人的城市,此等黑暗招数也可以这样用吗?

爆雷阵阵,天雷滚滚,这些黑暗统治术的不断爆雷,昭示着黑暗统治正在急速瓦解。中共这些年是做什么砸什么,喝凉水都硌牙,用一个字来形容中共的气运,那就是“衰”,气数已尽啊。下面引个段子:

强国政府逼穆斯林吃猪肉,然后非洲猪瘟爆发,结果自己没猪肉吃!

“禁蒙面法”禁止香港人戴口罩,结果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强国人大家一起戴口罩!

强国设新疆集中营,结果武汉肺炎疫情扩散,自己需要封城!

强国拿旅游人口胁迫各国,结果现在各国纷纷禁止强国人民入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