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新闻 【圍困理大三晝夜】斷腳出逃...

【圍困理大三晝夜】斷腳出逃、“自首”學生講述驚險出逃歷程

91

【2019年11月20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鄭平報導)香港理工大學自周日起遭警察重重兵力圍困。港警意圖將學生一網打盡,一早放話所有進出人士都可能被控暴動罪。三天來學生通過偏僻小路、下水道、天橋垂降、變裝等等方式出逃。有些成功離開,有些中途被港警抓捕。至今仍有過百人在斷糧、沒有醫療救護的情況下死守校園。

19日有一小批抗爭者成功從天橋借垂降繩逃離理大,之後獲守候在附近的港人用摩托車等援救脫難。阿E是其中一員。他向《蘋果日報》講述了當日的過程。

阿E與隊友曾嘗試不同方法,但都失敗。很多熱心市民迅速提供逃生路線,但消息在Telegram流出後,警方便立刻布防。

他說,出逃當時,大批人在探路,但突然氣氛緊張,有人高呼發現警察,他們立即跑到一條天橋上,隨即有人取出幾條粗尼龍繩,建議大家遊繩而下。

防爆警很快察覺並發射催淚彈。但幸運地是,催彈煙沒有影響逃走的人,反而被風吹往防暴警方向,警察被迫後退,橋上人見狀立即加快撤離速度。

阿E指,當時女生獲安排優先離開,然後男生才開始遊繩。橋面距離地面有一定距離,遊繩其實有相當的危險性。阿E垂降過程中手已受傷,但為免影響後方的人,他只好硬著頭皮跳下,導致骨折,他強忍痛楚,由手足攙扶下一路直奔,看到有義載車立即跑上,然後迅速離開。

他又憶述,當時有抗爭者為確保大家安全撤離,出動“火魔法師”及“弓箭手”掩護,眾人才可成功途脫。

與阿E的驚險出逃相比,阿魚的經歷更加悲壯。

他與一群抗爭者在堅守三天后,因為身體不適,選擇接受送院治療。被送上救護車的一刻,他們將會被登記全部個人信息,也意味著他們可能面臨被港警闖入家門抓捕、被起訴的風險。

阿魚解釋他選擇走出去的原因是:“唔想出面仲有家長為我哋而被捕”。

被困三天,被水砲車擊中,加上香港夜晚降至17°C,很多學生出現低溫症,現場物資缺乏,他們甚至不得不用錫紙包住身體,希望獲得哪怕一絲溫暖。

體力早已耗盡,阿魚不認為這一場仗可以繼續打下去,看見外面有越來越多手足為救他們而被捕,實在於心不忍。

阿魚與阿E一樣,都不是理大學生,是特意進入理大聲援手足的。阿魚現在回想起,當天到理大的路程上並未受到警方阻撓,不禁懷疑其實政府或警方早有計劃要將抗爭者引到學校內以便圍捕。

阿魚特意提到理工大學內一扇玻璃門上的道歉宣言。有人用綠色噴漆寫道:“各位手足:今次Poly(理大)準備不足,帶咗好多麻煩,好對唔住!辛苦大家!”

他也要對其他手足道歉,“對唔住手足,冇得再繼續打落去”。

他說,自己這幾天聽到最多的說話都是戰友們的道歉,然而,他比起所有人更加自責,“其實我哋先係最對佢哋唔住,打咗咁耐都打唔到出去”,又想多謝家人和朋友一直以來的支持,家人昨天更發送了一條短片給阿魚,他估計內容是親人想對他的說話,過了一晚仍未敢打開短片。

這篇報導最後說道:6月至今,阿魚身邊已經有不少同學及朋友被捕,自己當然會害怕,“驚就一定會,但係咁多人陪我坐就無話真係好驚” ,對於抗爭者而言,手足們可以齊上齊落才是最重要的事。

理大內的學生昨天至少用4種方式奮力突圍。其中傳有人通過下水道出逃。警方緊急出動蛙人下水追捕。至今不清楚學生出逃是否成功。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