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 最难舍...

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人 最难舍七情六欲哪一个?

20
分享
爱是最难舍弃的 (图片:维基百科)

杜子春,是周、隋之间的人,自由放荡,不爱劳动,只是意气旷荡,纵酒闲游。他把家产都荡尽了,就去投奔亲友,但亲友都因他不务正业,而将他拒之门外。时值冬日,他衣服破烂,腹中空虚,徒步行于长安城中,天色已晚,还没吃上一口饭,彷徨不知所往。他走到东市的西门,脸上一片饥寒之色,不禁仰天长叹。

杜子春奇遇赠钱老人

一位老人,拄着手杖,来到他面前,问道:“君子为何长叹?”杜子春说起自己的心里话,并对亲戚的薄情感到愤怒,激动的心情,在脸上表露无遗。老人说:“你须要几贯钱,就够用了?”杜子春说:“三五万文钱,就可以过活了。”老人说:“未必,再说说吧。”“那就十万钱。”“还不够。”

于是,杜子春便说一百万。老人还说不够。又说三百万!老人才说:“可以了。”

于是老人从袖子中拿出一贯钱,说:“供你今晚用。明天午时,我在西市波斯邸等你,千万不要迟到。”

到了时候,杜子春就去了,老人果然给了他三百万钱,连姓名也不说,就走了。杜子春有钱以后,游荡之心又萌发起来,自以为终身不会再飘泊了,便乘肥马,衣轻裘,聚会酒徒,召来乐伎,歌舞于娼妓之院,不再以经营产业为意。

老人给了杜子春300钱 (图片:Pixabay)

二遇老人难改其愆

到第二年,那钱渐渐地用光了,衣服车马,把贵的换成贱的,卖了马换成驴,卖了驴,就徒步而行,很快就和当年一样了。不久他又衣食无着,就又叹息于市门,刚一发声,老人就来了,握着他的手说:“你又这样了,真是怪事!我还要救济你,你要多少钱才够?”杜子春惭愧得不肯回答,老人强让他讲,他只有羞愧地谢罪而已。

老人说:“明天午时,你还到上次约会的地方。”杜子春含着羞愧去了,又得到一千万钱。他还没拿到钱时,心中发愤,想从此要谋生治产,像石季伦、猗顿那不过是小角色而已。但等钱一到手,主意又翻回去了,随意放荡,又与以前一样,没过两年,比旧时还穷。

三遇老人力行誓言

他又在老地方遇见了老人,不胜惭愧,遮住脸就跑。老人拉住他,又说:“可叹呀,你的主意太笨了!”便又给了他三千万,说:“这次要是还治不好毛病,你就是病入膏育了。”杜子春心想:“我放荡冶游,生业荡尽,亲戚豪富,没有一个肯怜悯我的,只有这老人三次资助我,我用什么可以报答呢!”便对老人说:“我得到这些钱,人间的事都可以办到,孤儿寡妇可以丰衣足食,对名教也能保全了。我感激老叟的深恩,把事情办完之后,唯您所指使!绝对从命!”

老人说:“这正是我的心愿。你经营产业完毕,明年的中元节,你在老君庙的那一双桧树下,见我。”杜子春因为孤儿孀妇大多寓居淮南,便把资金转到扬州,买下良田百顷,在城郭中建起宅第,沿路置旅舍百余间,把孤儿孀妇都召来,让他们分住在宅子中。然后他把自己的侄儿外甥的婚嫁,宗族中迁坟合葬,都办理妥当了,有恩的酬答,一切料理完毕,便按期与老人赴约。

老人叮嘱勿信虚相

那老人正仰啸于桧树的树阴下。于是他跟随老人登上华山云台峰,入山四十余里,见到一处屋室,不像常人所居,彩云在高处覆盖,仙鹤飞翔其上。有间正堂,其中有座丹炉,高九尺有余,紫色的火焰光芒四射,把门窗都照得亮晃晃的。有九名玉女,环绕着丹炉站立,青龙白虎,分据前后。当时天色已晚,老人不再穿着俗人的衣服,已经是头戴黄冠,身披道袍,手里拿着三颗白石子和一杯酒,交给杜子春,让他赶快服食完毕。又取过一张虎皮,铺在里屋的西墙下,面东而坐,告诫说:“千万不要说话,即使是尊神恶鬼夜叉,猛兽地狱,以及你的亲属被他们所折磨,都不是真实的,你只须不动不语,安心不惧,就不会有痛苦。你一定要牢记我的话!”说罢他就走了。杜子春看庭院之间,只有一支贮满了水的巨瓮而已。

道士刚刚离去,只见旌旗戈甲,千军万马,满山遍谷,呵斥之声,震动天地。有一人自称大将军,身高丈余,人马都披着金甲,光芒射目,卫兵数百人,都持剑张弓,径直进至堂前,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胆敢不回避大将军!”左右杖剑而前,逼问他的姓名,又问他在做什么?杜子春全不回答。问话的人大怒,呼叫要对他挥斩射箭,声音如雷,他还是不吭声。那将军便怒冲冲地走了。

过了一会儿,猛虎毒龙,狻猊狮子,数以万计的蝮蛇毒蝎,咆哮着张牙舞爪地争着上前,想要咬食他,有的还跳过他的头顶。杜子春神色不动,过一会儿,就一切又散了。

既而大雨滂沱,雷鸣电闪,一片昏暗,火球在他左右旋转,闪电鞭掣于他的前后,眼睛都不能睁开。须臾,庭院里水深一丈有余,电奔雷吼,其势如山川崩破,不可遏制,瞬息之间,波浪已经涌到座下。杜子春依然端坐不顾。

修炼很难,因为得舍弃常人中的名利情仇。图乃仇英的《群仙会祝图》(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

见妻受难仍心坚不动

片刻,那将军又回来了,他带着牛头狱鬼卒,奇形怪状的神鬼,抬着一大铁锅滚水,放到杜子春面前,长枪和双股叉,环绕四面,传命道:“你如果说了姓名,我们就放过你。如果还是不肯说话,就朝着你心口,一叉,叉进大锅里。”他还是不开口,那些人就把他妻子捉来,拽倒在台阶下,指着说:“说出姓名就饶她。”他还是不应声。于是那些人对他妻子先是鞭打得流血,然后又射又砍,又烧又煮,惨苦难忍。

他妻子号哭道:“我确实又笨又丑.配不上你,但有幸嫁给了你,也服侍你十多年了。如今被鬼卒折磨,不胜其苦。我也不敢指望您匍匐着为我请命,只要得您一句话,我就可以保全性命了。谁没有一点儿情意,您竟然能忍心不肯说上一言!”她的眼泪洒落院中,边咒边骂,但杜子春还是看都不看。将军又说“你以为我不能对你妻子下毒手么?”命人取过锉刀.从她脚上一寸一寸地锉着,妻子号哭得更加惨急了,但他始终不置一顾。

将军说:“这贼,妖术已经成了,不能让他久在世间。”敕令左右把他斩首。斩毕,他的魂魄被领去见阎罗王。阎罗说:“这就是云台峰的妖民么?把他押进地狱中!”于是熔铜灌口,铁杖敲身,石椎捣,石磨研,进火坑,入汤锅,刀山剑树之苦,无不备尝。

但他心中,牢记道士的话,觉得也能够忍受,到底不肯呻吟一声。狱卒报告受罪完毕,阎王说:“此人阴贼,不可投生为男子,应让他做女人。”于是他投生到宋州单父县丞王劝家,生下来就多病,针炙服药,没有停歇的日子,还曾经掉到火中,跌落床下。但始终不吭一声。不久长大了,容貌绝代,但口不能言.其家人当他是哑巴,亲戚相熟的,百般调戏,她始终不应答。

难舍爱才知仙难炼得

同乡有个叫卢圭的进士,听说她生得美丽而表示倾慕,托媒人来求婚。她家以口哑推辞。卢圭说:“只要当妻子贤惠,何必能说话呢?这也可以算是对长舌妇的一个警戒吧。”于是就答应了。

卢生备下六礼,亲迎为妻。过了几年,越发相亲相爱。生下一个男孩,才两岁,聪慧无比。卢生抱着孩子与她说话,她不应声,用各种办法,逗她开口,她始终不言语。卢生大怒道:“春秋时贾大夫的妻子,瞧不起丈夫,才不肯一笑,但看到他射雉中的,还能宿憾尽消。如今我并不像贾大夫那样丑陋,而我的学问要比只会射雉强多了,可你始终不肯一言。大丈夫为妻子所鄙视,还要他儿子干什么!”说着便提起孩子的两条腿,把脑袋摔到石头上,应手而碎,鲜血溅出数步。杜子春疼爱生于心中,忽然忘记道士的嘱咐,不觉失声道:“噫!”

声音未停,他只觉得自己又回到旧处,道士也在自己的面前,而时间已经初入五更了。只见丹炉中的紫焰直穿屋上,大火从四面燃起,屋室全部焚烧。道士叹道:“这一错把我的大事全误了!”

于是用手,提住杜子春的头发,投到水瓮中。一会儿火灭了,道士上前说道:“你的心中,喜怒哀惧恶欲,已经全部忘记了,所不能忘记的只有一个爱了。假使刚才你不发出那声‘噫’,我的丹药成功,你也就成了上仙了。唉!仙才是真难得呀!我的药可以从新炼,你的身体还是可以为世界所容的,前途多保重吧!”就远远地指给路让他回去。

杜子春回去之后,为自己忘记誓约而愧悔,还想效力以赎回过错,就又来至云台峰,见杳无人迹,只好叹恨而归。

 

来源:看中国

责任编辑:陈雪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