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两次大选三位首相逾时四载 ...

两次大选三位首相逾时四载 英国“脱欧”关键人物细数

103
随着《英欧贸易与合作协议》于伦敦格林威治时间2020年12月31日晚11时正式生效,意味着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彻底“脱欧”,标志着英国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图片来源:翻摄Unsplash)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随着《英欧贸易与合作协议》于伦敦格林威治时间2020年12月31日晚11时正式生效,意味着英国正式离开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彻底“脱欧”。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这是个 “惊奇时刻”,标志着英国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英国可以自由的做出不一样的事情,“自由掌握在我们手中”。站在英国 “新时代” 的开始,回首历时四年半时间的 “脱欧” 历程,其中几位关键人物不可不提。

奈杰尔·法拉奇

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1964年4月3日出生,英格兰政治家及前商品经纪商。现任脱欧党(Brexit Party)党魁。

作为欧洲议会中的欧洲怀疑论者和英国独立党前领导人,法拉奇在其长达25年的时间里一直在为脱离欧盟而奔走。

正是在过去10年的前5年里,英国独立党获得的支持激增促使当时的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呼吁举行2016年公投。

在 “脱欧” 一方意外获胜后,他最初表示将退出政治前线。但是,他在2019年回归,谴责时任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是英国 “脱欧” 的 “背叛者”。

2020年1月17日,唐宁街发布关于英国 “脱欧” 日的计划声明,称 “1月31日是我们历史上的重要时刻,因为英国将离开欧盟并重新获得自主性。政府打算利用这一时机弥合分歧、重新团结各群体,并对未来十年我们将要建设的国家充满期待”。

当天晚上,首相面向全国进行特别电视讲话,并用灯光秀来标记每个整点时刻,其中包括在黑砖上投射一个倒计时至晚11点的钟表。政府办公地点白厅和周围的建筑也都被照亮。此外,议会广场上的每个旗杆都会升起英国的米字国旗,但遗憾的是标志着英国议会的著名地标大笨钟因维修而没有敲响。

法拉奇对此评论,少了大笨钟的庆祝活动反映出非常令人担忧的信号。他称:“我可以想象到全世界都在嘲笑我们’英国离开欧盟,他们甚至找不到一个会响的钟’。”

法拉奇还批评政府称:这在我看来就好像是它们因 “脱欧” 而感到尴尬,我不禁想问他们到底有多信任 “脱欧” 这件事。

如今英国终于 “脱欧” 了,以大炮性格闻名的英国脱欧党党魁再出狂言,称希望英国 “脱欧” 是是欧盟结束的开始。

如今英国终于 “脱欧” 了,以大炮性格闻名的英国脱欧党党魁再出狂言,称希望英国 “脱欧” 是是欧盟结束的开始。(图片来源: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圣诞节前夕,英国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COVID-19)出现变种病毒株(VUI),导致疫情升温,使得包括首都伦敦在内的多地取消圣诞节活动并加强管制、防疫措施,世界多国也以切断与英国的交通往来自保,新年欢乐气氛秒变愤怒和恐慌。法拉吉忍不住在推特开酸 “圣诞节取消了。谢谢中国!” 却引来中共官媒《中国日报》欧盟分社社长陈卫华回呛,更意外引发上百万网友的关注和几十万的转推,成了英国 “脱欧” 前一个特别的景观。

戴维·卡梅伦

2010年,43岁的戴维·卡梅伦入主唐宁街10号,成为英国二百年来最年轻的首相。削减赤字和紧缩财政是他任期内最主要、最艰难的两个目标。

2013年初,时任英国首相的保守党领袖卡梅伦为争取在2015年大选中连任,承诺如果赢得2015年大选,将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

赢得大选后,2016年2月,卡梅伦宣布将履行竞选承诺,于6月23日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

卡梅伦公开表示,自己赞成英国继续留在欧盟。英国国内舆论迅速分为两派。“留欧派” 称,“脱欧”前景不明,将带来巨大风险和经济损失。“脱欧派” 则认为,“脱欧” 最大的意义在于 “拿回自主权”。

当时英国社会的 “脱欧” 情绪主要集中在三方面。政治上,“脱欧派” 不满欧盟立法机关享有高于英国议会的立法权,议会无法阻止不受欢迎的欧盟法规在英国实施。经济上,“脱欧” 派要求加强自主权,减少欧盟在经贸领域的官僚主义和 “过度干预”。移民方面,“脱欧” 派要求加强控制,阻止欧盟新成员国的移民以及欧盟接收的难民 “大举涌入”。

直到公投开始前,大部分民调都显示公投结果为 “留欧” 的概率更大。6月24日上午公布的 “脱欧” 52%对 “留欧” 48%的公投结果震惊了世界,和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一样,成为了2016年世界政治的 “黑天鹅” 事件。卡梅伦在得知公投结果后仍表示自己支持“留欧”,并于24日当天宣布辞职。

卡梅伦在2019年发表的回忆录《For the Record》中承认,公投结果对他打击巨大,他陷入了 “极度的抑郁和沮丧”,而且心里非常清楚,“有些人永远不会原谅我”。

离开唐宁街之后,他非常低调,基本上处于公众视线之外,对自己的两名继任者-特蕾莎·梅和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不加评论。

专家分析,卡梅伦并非真正支持 “脱欧”,其此举意在通过 “脱欧” 公投与正在崛起的民族主义政党英国独立党(UKIP)争夺右翼选民的支持;他也并不认为英国人会真正选择 “脱欧”,相反,他可以利用 “脱欧” 公投作为威胁欧盟的政治砝码,向欧盟要更大话语权,并减少欧盟对英国的干预。但计划不如变化,冥冥中一切似乎都早有定数。

卡梅伦在回忆录中说,脱欧公投是 “必须的” 和 “无可避免的”,有读者指出这里概念模糊,到底是对保守党还是对国家利益来说如此?在卡梅伦和代表 “特权” 阶层、权力顶层的人看来,两者也许就是同一回事?然而类似这种基于阶级对立的观点较普遍,多年来一直贯穿在英国的政治生活和政策辩论之中。

卡梅伦在回忆录中说,脱欧公投是“必须的”和“无可避免的”。(图片来源:网络)

特蕾莎·梅

特蕾莎·梅1956年10月1日出生,是牧师的女儿。从12岁起,她每周末在保守党办公室帮忙做事,并决意要从政。在牛津大学读地理专业期间,她是大学辩论会主席,不少同学都知道她的夙愿是当上英国女首相。

2016年7月,全民公投的巨浪把英国推入 “脱欧” 风暴,也把原本无缘相位、时年已59岁的特蕾莎·梅推入了唐宁街10号,她因此被称为 “脱欧” 首相。然而这位前首相最初并不支持英国 “脱欧”,但在成为领导执政的保守党的 “可靠人选” 后,她变成了 “脱欧”派坚定的领导人。

2017年3月29日,特蕾莎·梅致信欧盟,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正式开启 “脱欧” 程序。

4月18日,特蕾莎·梅突然宣布将2020年的大选提前至2017年6月举行。外界普遍分析认为,由于当时保守党在民调中大幅领先工党,特蕾莎·梅希望借提前大选在议会中扩大优势,获得绝对主导权,旨为 “脱欧” 谈判扫清障碍。

然而,6月8日的大选令她所领导的保守党遭遇了 “滑铁卢”,失去了下院过半席位,不得不与北爱尔兰的民主统一党(DUP)组成了执政联盟,这也为未来的英欧谈判以及英国议会投票过程埋下了隐患。

更为糟糕的是,特蕾莎·梅在2019年1月和3月两次力推的 “脱欧” 协议均被议会连续否决。3月21日,欧盟同意英国提出的推迟 “脱欧” 申请,并为 “脱欧” 最终期限提供 “二选一” 时间表:如果英国议会下院能通过 “脱欧” 协议,将允许 “脱欧” 期限延至5月22日;如果英国议会下院未能通过协议,则英国必须在4月12日前做出新抉择。

3月29日,英国议会第三次否决了特蕾莎·梅政府的 “脱欧” 协议草案的部分关键内容。4月10日,欧盟同意将 “脱欧” 期限延长至2019年10月31日。

观察人士注意到:舆论质疑令特蕾莎·梅在 “脱欧” 问题上的立场发生了变化。当选前她是低调的 “留欧” 派,成为首相后她不得不扛起 “脱欧” 大旗,放出豪言 “无协议 ‘脱欧’ 好过坏协议 ‘脱欧’ ”,表明 “硬脱欧” 立场。但在重重现实压力面前,她最终只能拿出一份 “软脱欧” 协议。为了推动这份协议通过,她表示 “愿以相位换协议”,但最终还是被否。

5月24日,特蕾莎·梅宣布将辞去党魁及首相职务。她说,为了尊重英国2016年全民公投决定退出欧盟的结果,她已经 “用尽了最大的努力”。

特蕾莎·梅在唐宁街前含泪发表动情声明的一幕,成为了英国“脱欧”史上一个永久的定格。(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成也 “脱欧”,败也 “脱欧”,特蕾莎·梅在唐宁街前含泪发表动情声明的一幕,成为了英国 “脱欧” 史上一个永久的定格。

鲍里斯·约翰逊

2019年7月,保守党新任党魁、以强硬的 “脱欧” 立场著称的鲍里斯·约翰逊接任首相。这位伦敦前市长曾是官方 “脱欧” 派的名义领袖,从一开始就敦促英国从布鲁塞尔手中 “夺回控制权”。

但更换首相并不能解开英国议会的僵局。与前任特蕾莎·梅一样,约翰逊同样也遭遇到本党部分议员和反对党的掣肘,难以推进自己的“脱欧”方案。

约翰逊还曾请求女王正式批准议会在 “脱欧” 期限前休会,但这一做法后来又被英国最高法院裁定为不合法,引发了一番政治争议。

10月17日,约翰逊政府与欧盟达成新的 “脱欧” 协议。然而,该协议在英国议会内仍遭多方反对,难以在10月31日前获得通过。同时,英国议会还通过一项修正案,迫使约翰逊致信欧盟寻求再次延迟 “脱欧”。

10月28日,欧盟同意将 “脱欧” 期限推迟到2020年1月31日。这已经是 “脱欧” 期限第三次推迟。

为了取得议会控制权,约翰逊也如其前任特蕾莎·梅一样赌上了大选。在12月12日的提前大选中,约翰逊领导的保守党以较大优势获胜。许多分析认为,保守党之所以获胜,是因为满足了大部分民众尽快解决 “脱欧” 问题、摆脱 “脱欧” 拉锯动荡的期待。

当地时间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退出欧盟,并进入 “脱欧” 后的 “过渡期”,至2020年12月31日结束。

过渡期的一大重点就是英欧在经济和安全合作等方面的谈判,以延续紧密合作,减少 “脱欧” 带来的损失。但由于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响,以及双方在渔业、公平竞争等领域分歧过大,谈判推进缓慢,几度陷入僵局,甚至在12月一度暂停。

简短截说,12月24日,距离英国 “脱欧” 过渡期最后期限仅剩一周之际,英欧双方互相作出妥协,最终就 “脱欧” 后英欧关系达成协议,协议涵盖贸易、人员往来、安全等多个领域。英欧双方的商品进入对方市场仍将享受零关税、零配额的待遇,但双方的货物、服务和人员将不能像以往一样自由流动。

美国CNN称,英国脱欧历经四年半时间,过渡期的结束是英国历史上一个重要时刻。在加入欧盟48年后,英国将开辟一条独立道路。英国BBC更将英国完成 “脱欧” 视为是一个 “新时代” 的开始。

约翰逊在新年讲话中称,英国将是一个 “开放、慷慨、外向型,秉持国际主义和自由贸易” 的国家,现在漫长的 “脱欧” 过程已经结束,英国有能力 “以不同的方式、做得更好”。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新年讲话中称,英国将是一个“开放、慷慨、外向型,秉持国际主义和自由贸易”的国家,可以自由地以不同方式行事,如果必要的话,甚至可以比欧盟的友人们做得更好。(图片来源:网络)

不过,令人莞尔的是,约翰逊的父亲斯丹利·约翰逊(Stanley Johnson)在英国 “脱欧” 过渡期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表示,他正申请法国护照,以期在英国脱欧后,继续维持与欧洲联盟的关系。

现年80岁的老约翰逊用法语告诉记者:“如果我所知正确,我是个法国人。我母亲出生在法国,我的外祖母是个道地的法国人,一如我的外曾祖父。因此对我而言,现在只是确认我的真实身份,这让我十分高兴”。他说:“我永远是欧洲人,千真万确。没有人能告诉英国人说,你们不是欧洲人,所以和欧盟保持关系是重要的事。”

责任编辑:翛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