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专栏 抗日名将后代高健: 信仰力...

抗日名将后代高健: 信仰力量是强大的 能重塑灵魂

15
图为高健在2019年7月20日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在州立图书馆前举行7•20反迫害集会上发言(图片来源:阿波罗网)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抗日名将后代、民运人士高健谈他眼中的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本文根据大纪元在墨尔本对高健的三次采访综合报道。

一、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我被他们的信仰感动了

从1999年中共开始镇压和迫害法轮功,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们每年都会举行各种集会、游行活动,让更多民众了解这场对善良人的无辜迫害,也让世人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在这些活动中,人们经常能看到高健和许多了解了法轮功真相的正义人士发出正义的声音。

「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恶习,都是正正派派的,而且非常善良。尤其让我感动的就是那些常年在墨尔本菲兹洛伊公园(Fitzroy Garden)发真相传单的学员,自己带点水,带个馒头,他们是默默无闻的。成千上万这样的法轮功学员,就能够推倒共产党。因为信仰的力量是强大的,我很尊重他们。虽然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我被他们的信仰感动了。」

2004年,大纪元《九评共产党》一书出版后,在全球引起轰动。民众通过阅读《九评共产党》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高健对此书也是赞誉有加:「这是积了一个大德,为中华民族积了一个大德!这本书写得好极了!」

现在从事旅游业的高健经常对导游、司机或游客讲述关于法轮功的一些真相,「在他们的印象中,没有钱的事情世界上是没人做的,肯定是美国情报局一天给一百块美金,(法轮功学员)才会做的。这完全都是来自中共的误导。」

二、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是一个信仰团体。这个信仰团体中有曾经的共产党员,也有曾经的共青团员,都有。只是因为共同信仰一个东西,大家走到一起来。」信仰什么呢?信仰宇宙特性「真、善、忍」。从做一个好人开始,再做更好的人、最好的人。

「这些修炼人当中有很多人过去不但有病,而且病得很厉害,通过炼法轮功他们的身体神奇般地好了。他们对师父的尊重、崇敬以及炼功得到的益处,他们是有切身体会的。这些东西不是你能推得倒的。」

「共产党害怕法轮功,这是真的,不是假的。」高健说,「你想想看,“4.25”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去静坐请愿的时候,上万人,走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连一张纸屑都没留在地上。这样的人多“可怕”!」

至于江泽民为什么残酷打压灭绝法轮功呢?如果大家看大纪元出版的《九评共产党》,就知道中国共产党具足邪教组织的一切特征,它就怕中国人都追求做一个好人,那样它在中国就无立锥之地了。

高健说,「我曾经跟那些误解法轮功的人说,如果我现在成立一个马列主义学习小组,凑七、八个人,每个星期到某个地方来学习马列主义,国家安全局马上就会找上门来了。他不在乎你学什么东西,他怕你扎堆。因为他本身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它说它是马列主义,你看哪个共产党员相信马列主义?」

「它害怕法轮功,因为跟着共产党走的人还没有跟着法轮功走的人多。这件事情它就感觉到是对它的政权最大的威胁。」「江是感觉到法轮功对他的政权是有威胁的。威胁在什么地方?共产党是一个邪恶的政党,法轮功都是正正派派、规规矩矩的,从他们身上人们会感觉到社会还是有正气的。」当社会往正气方向转,「你想,那共产党它还统治得了吗?法轮功并不是一个要打倒共产党的政治团体,而共产党说法轮功是X教,主要是感到对它的邪恶政权有威胁。」

三、「真、善、忍」理念重树人的道德

面对当今中国文化丧失、内外交困的境遇,高健感到,只有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才能让国人重塑灵魂。

「中国现在是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今后中国实行民主化,要把共产文化这种毒素排出去、清除掉,没有10年、20年、30年,是根本做不到的。你想想看,在幼儿园里边都要唱那些政治性的歌曲、跳一些政治性的舞。从小到大共产党的宣传把人的脑子洗得乾乾净净,身上沾满了很坏的东西,骨子里沾满了很坏的东西。」

「女孩子如果没有一个名牌包的话,就走不出去;男孩子没有两栋房子、没有一辆豪车的话,就感觉在社会上没地位。中华文化里面没有这种东西,都是共产党搞的。」

「另外一个就是,现在人们被洗脑,以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他们对中华文化非常陌生,一无所知。每个人的心灵,现在都已经被搞得一塌糊涂,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爱、什么叫同情。」

「现在中共政权内外交困,到处都是敌人;国内经济一塌糊涂。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老百姓就是这样,当他吃不上饭的时候,他才开始对共产党抱怨了。只要是吃饱饭,他们总是帮共产党说话。」

「美国现在觉醒了,香港的今天就是台湾的明天,台湾也在觉醒,再也不对共产党抱有任何幻想了。内外都形成了一个大气候小气候,对习近平当政的中共极其不利。我觉得真的就快了,这是我自己的政治判断。但是那实际上中共倒台了,虽然是很不容易,但是它倒了以后,重铸中华传统文化更难。这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这件事情只有法轮功学员能做到,把大法传到国内,重新树立人的灵魂!」

当听到中共活摘器官一事时,高健表示,他是相信的:「据我所知,共产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因为我当时接待过上海中山医院的一个医生,他当时是做肝移植。他就跟我讲,利用在押囚犯,他们会通过这种渠道进行肝移植;尤其是在官员急需某些器官的时候,如果法轮功学员能够匹配的话,它一定会做这个事情。」

四、正言劝告体制内人士 勿助恶为虐

作为曾经的共产党体制内的一员,高健就是在看到中共的真实面目后抛弃了中共。因此他也想告诫那些依然为中共卖命、迫害良善的体制内之人,不要助恶为虐。

高健说,「我认识的地方上的610办公室(中共专门成立的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那些人,我就跟他们说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要积点德,不要做恶事,搞到最后暴病而死。」

五、高健眼中的法轮功学员

「我自己感觉,他们生活很简单,省吃俭用,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对自己的信仰很执著,正正派派,这一点我是很明显感觉到的。一位悉尼的法轮功学员跟我的关系很好,我们一块吃饭的时候,我问他:“喝一点好吗?陪我喝一点点酒”,他不喝,滴酒不沾,以茶代酒,都很自律,这一点我很佩服。」

「说实在的,说心里话,我觉得法轮功里人才济济、很厉害。真正出人才的是法轮功群体。法轮功学员真厉害,医学博士啊、政治学博士啊,我在美国见到几个教授,很有水平,在学术上面、专业领域里面很厉害。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他们跟我讲:我是法轮功学员。我很佩服。我觉得法轮功是能成大事的。我的很多民运的朋友都听章天亮、江峰、文昭、萧茗(的节目)。现在回过头来是法轮功影响民运了,包括新唐人电视台,非常专业;还有大纪元,那是非常专业的。」

高健背景简介

高健,1952年出生于上海,曾做过知青、工人、教师、记者、编辑。1989年参与「六四」后,90年流亡海外。

1989年,是高健的一个人生分水岭。89年之前,他曾是一名新闻工作者,在《科技日报》任记者。因资质优秀,曾是体制内的重点培养对像。

然而1989年的那个仲夏之夜,无情的枪响击破了高健心中对中共政权的期许与希望。正是这场轰轰烈烈的「89民运」,让参与其中的高健彻底看清了共产党,从此走上反共之路。

高健的父亲高飞,字安翔,少将军衔,毕业于黄埔军校,曾在抗日战争中立功受奖;高健的姑父王辉武,毕业于黄埔军校,时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处少将处长,1973年9月,获中华民国政府批准入祀台北圆山忠烈祠。

作为一名黄埔军人、抗日名将之后,高健的体内流淌着忠贞爱国、刚正不阿的热血。在来澳的30年中,高健曾任中国民主党副主席、中国民联澳洲分部副主席、中国民阵总部理事、监事,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监事等职,现仍是墨尔本民运联盟的负责人之一。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