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卷入矿业大案牵扯赵乐际 青...

卷入矿业大案牵扯赵乐际 青海副省长文国栋被起诉

35
原中共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6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青海省前副省长文国栋2月25日因受贿罪被起诉。文国栋被指受贿上千万元(人民币,下同)。文国栋涉及青海“非法采煤”大案,无论是文国栋的发迹,还是涉案企业,均牵扯曾主政青海的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

2月25日,中共官方通报称,青海省前党组成员、副省长、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前书记、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前书记文国栋,因受贿罪被起诉。

通报指,文国栋利用担任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政府副州长,中共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委副书记、书记,中共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上便利,为他人谋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据官媒此前披露,文国栋长期接受私营煤矿企业宴请并违规收受礼金,借此允许对方在当地非法采煤,更阻止下属调查事件,属“靠煤吃煤”、充当非法采煤的保护伞;构成严重职务违法。

去年8月,青海木里矿区非法开采一事被曝光,涉事的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被抓,多名青海官员因此落马。官方通报指,木里矿区非法开采已持续14年,加上相关企业进入木里矿区,前后共计17年。

时事评论员郑中原此前撰文分析认为,因为政令老是不出中南海,习近平怒了,竟敢逆我一尊?!可以说,这次青海官场出事的情形,和陕西官场卷入秦岭别墅案象极了。在中共官场,一旦涉及高层,所有经济案都是政治案,所谓因生态问题是表面,实际上是官场权斗,顶着习近平不干的陕西官场已经崩塌,无视习近平的甘肃官场也被掀翻,现在轮到青海了。

文章指出,兴青公司老板马登科、马少伟父子只分别是青海省政协委员和西宁市政协委员,又只是“私企”,就能在盘踞青海“非法采煤”14年,省委官员来了也不怕?假如没有省部级大员甚至更高级别的高官罩着,又如何能安然无恙?

公开资料显示,马少伟在青海大肆“非法采煤”期间,曾担任中共青海省省长和省委书记的人包括赵乐际、骆惠宁、强卫、王国生、王建军等人,这些人均有江派背景。

现任青海省委书记是王建军,兼任青海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建军是湖北郧县人,他长期在青海任职,曾任中共西宁市委书记、青海副省长、省长,2018年3月21日任省委书记。他是第十九届中央委员。

在王建军之前的省委书记,依次是赵乐际(2003年8月-2007年3月)、强卫(2007年3月-2013年3月)、骆惠宁(2013年3月-2016年6月)、王国生(2016年6月-2018年3月21日)。

而从时间上看,赵乐际2003年8月至2007年3月主政青海。马少伟父子的问题是从赵乐际任上开始:于2005年介入木里矿区,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

另外,资料显示,涉案落马的原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1969年8月生,青海湟中人,他曾长期在青海官场从事秘书工作,在中共湟中县委办公室、中共海东地委办公室、中共海北州委办公室等单位担任秘书,官至中共海北州委办公室主任。2001年6月,文国栋出任门源县委书记,2005年9月调任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后转而兼任副州长。2010年4月,文国栋调任玉树州委副书记,后兼任州委政法委书记,并于2012年8月明确为正厅级。2013年2月,文国栋出任玉树州委书记。2015年7月,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书记,并兼任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直到2020年7月刚升任青海省副省长,并于2020年9月6日就被通报指主动投案。同年9月25日,文国栋被免职。

显然,文国栋在包括赵乐际在内的多任青海书记任上获一路提拔。其仕途升迁关键节点,相继发生在赵乐际主政青海省及主掌中组部期间。

据媒体报导,因为秦岭别墅案,赵乐际这两年一直在陕西抓自己的旧部,被官场同僚耻笑,甚至本身也卷入该案。有亲北京港媒2019年10月披露的消息称,曾主政陕西的赵乐际已因为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和千亿矿权案,受到习近平的警告和敲打。

郑中原认为,赵乐际掌反腐可能是名义上的,实权在中共十九大后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手上,对于陕西和青海这两地的敏感大案,可能赵乐际必须回避,由他人运作,至少是被盯紧。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