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进化论的虚假证据和科学骗局...

进化论的虚假证据和科学骗局

36
进化论的虚假证据和科学骗局。(图片来源:pixabay)

【2021年1月22日】一八六六年,德国的海克尔(Haeckel E.)提出了重演律的说法,认为高等生物胚胎发育会重现该物种进化的过程。在进化论刚刚奠基的时代,重演律立即成为进化论最有利的“证据”之一。

重演律的骗局

英国伦敦有一位医生李察逊(Richardson),他也是胚胎学家,花了一生的时间研究人的胚胎,但他从来没有见过人胚胎有“鱼”的阶段!所以他立意要更正百多年来的错误。但是他很理智,知道从海克尔传下来的这种“伪科学”,不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推翻的。所以,他组织了十七个单位的科学家,研究了五十种不同脊椎动物的胚胎及其生长过程,并且做了仔细观察、记录。

一九九七年八月,李察逊等人终于联名在的Anatomy&Embryology学报上发表了他们惊人的结果,揭露了海克尔重演律的骗局。

各类动物在海克尔的第一期胚胎并不是像海克尔描述的极其相似,而是有相当的差异。海克尔的原图中的八类胚胎之所以如此相似,是因为海克尔动了手脚。

海克尔有意选择了较相近的胚胎。他选水生的蝾螈而不用青蛙代表两栖纲,是因为蝾螈本身就更像鱼。相比之下,青蛙不甚像鱼。他甚至将人胚胎的鼻子、心脏、肝脏等大部份的内脏,及手、脚的胚芽都挖掉,再加长脊椎成尾巴!以便使人的胚胎画得像鱼一样。

并且海克尔删改的不只这些,他还随意加添。例如鸡的胚胎,在这时期的眼与其它动物不同。它是没有色素的,而海克尔则将它涂黑,使它与其它动物看齐。还有,海克尔在大小比例上也随意更改,它的伸缩性可达十倍,以增加不同胚胎的相似性。

李察逊就此得出惊人结论,“海克尔的胚胎”是生物学上最“著名”的骗局。

用“猜想”作证据

进化过程中确凿的过渡类型,严格地讲并没有发现,如果进化存在,那么必然存在进化过程中物种之间的过渡类型,否则进化就是谬论。在逻辑上,过渡类型的化石也就成了进化论的三大证据之一;达尔文等人猜想二十世纪会找到明确的证据,也就是当时用“猜想”作了证据,事实又是怎样呢?直到现在,发掘出的化石不计其数,禁得起推敲和鉴定的证据还没有一例。

曾经轰动一时的始祖鸟,被视为进化论的铁证,六具“始祖鸟化石”的相继问世,轰动了世界,因为它既具有爬行动物的特征,又具有鸟类的特征而被视为鸟类和爬行动物之间过渡物种的典范。后来鉴定出五具是人造的,剩下的一具坚决拒绝任何鉴定。最初的“发现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进化论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证据。

一九二二年,生物学家奥斯本(H.F.Osborn)宣布发现了一颗牙齿,这颗牙齿同时具备猩猩、猿人及类人猿特征。他给这颗牙齿的主人取了一个名字-尼布拉斯加人(Nebraska Man)。接着,相信进化论的人士画出了这个猿人的想像图,仅仅凭着一颗牙齿。到一九二七年,经过更深入的研究后,这颗牙齿的主人终于被监别出来。其实这颗牙齿不属于人类或人猿,它的主人是一种绝种了的美洲野猪。

在从猿到人的问题上,寻找过渡物种“类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学的“十大悬案”。数次宣布的人类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一八九二年发现的人和猿之间的过渡化石“爪哇人”曾经轰动一时。考古学家杜波瓦(Eugene Dubois)在爪哇发现了一块很像猿的头盖骨的骨片,在四十英呎以外又发现了一块大腿骨。他说,显然这是属于同一个生物的。这个生物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又具有猿一样的头骨,这一定就是那个过渡环节。但后来证实这分别属于一百万年前一起生活在爪哇的一头猿和一个人。学术界否定了“爪哇人”,科教方面却还在宣传。

直到一九八四年“爪哇人”才被新发现的猿人化石“露西”代替。由唐纳德•乔汉森(Donald Johansson)在东非大裂谷发现的“露西”(Lucy),曾被认为是早已消失的人和猿的共同祖先。但现在科学家已经鉴定它为一种绝种的猿,属于“南方古猿阿法种”,和人无关。露西同样被否定了,而教科书中,对始祖鸟和露西还是不予更正,公众也就不知真相了。

造假的化石

又如“皮尔当人”(Piltdown Man),就是一个被破解的科学史上的丑陋骗局–曾经被进化论教科书列为“人类祖先”化石的“皮尔当人”(Piltdown Man)其实是一群考古学家的刻意造假之作。

皮尔当人被描述为:“这种人种的头盖骨的头顶骨已经是人型,而下颚骨几乎是属于猿型,除了臼齿之外,都是猿形态的。”因此他被宣称是一种介于人与猿之间的生物,也就是半人半猿的猿人。

皮尔当人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到科学界的认可,仅有少数学者提出反对意见,认为这不过是将人的头颅骨与猿的下颚骨拼凑在一起,但他们的声音却遭到忽略。然而四十年后,奥克雷(K.P.Oakley)利用含氟量测年法测定收藏在大不列颠博物馆里的皮尔当人化石,惊讶地发现,头颅骨的含氟量与下颚骨相差甚远,头颅骨的含氟量微小,仅在地底埋存几千年,非原先认为的五十万年。

接着,经过学者专家重新检验这些化石,发现了皮尔当人骨头组成:下颚骨是猿的,头颅骨是人的。头颅骨曾经被含铁化学药品涂抹过,使其看起来更古老;牙齿被锉刀锉削过;下颚骨是猿的,上颚骨是人类的,两者被拼凑起来再经过修饰,使其看起来更像“猿人”。

一九五三年,维纳(J.S.Weiner)、奥克雷(K.P.Oakley)连同其他一些英国科学家发表论文声明,“皮尔当人”是个科学骗局。

根据诸多事实,我们发现关于猿人的报导,很大部份是投机和欺骗多于事实。

假如进化存在,过渡类型化石就应该很容易找到,为什么没有呢?大家沿用达尔文的解释:化石记录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随机的,为什么单单漏掉了过渡类型呢?可见,猿人是不存在的,但是人们过于迷信进化论的真实性,以至于拚命地往进化论上想,有意无意地用猿骨化石或猿骨与人骨化石拼凑出那么多虚假的真实。

化石告诉人们:生命的发展遵循着这样一条规律:“出生–发展–灭亡”。

跳出进化论的框框,就会发现化石实际对进化论反戈一击。化石不是一般条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烂风化前必须埋在地下很深,在强大的压力下才能渐渐变成化石。只有大灾变才能提供这样的条件,化石也就成了灾难的见证。地层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诉人们:物种的发展是很短时间内大面积突然出现的,发展繁荣,再到大毁灭,残留的和新出现的物种再这样发展,周而复始。

现在,生物界认识到地球曾发生过多次全球性波及所有生命的大灭绝,期间小的灭绝也是时有发生。地球周期性灾变的直接证明非常多。在西伯利压的冻土中,发现了冰冻的成千上万的哺乳动物的遗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树干绞在一起。检测它们胃里的食物,发现了还没来得及消化的毛茛草。事实告诉人们,那里曾是温和地带的草原,极短时间内,发生这场毁灭性的灾难,而且,无论是大陆骤然移位还是气候骤冷,如此惨烈的灾难不可能不牵扯全球。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