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解局:习近平贺拜登后中方避...

解局:习近平贺拜登后中方避答一问题 涉不堪算计?

87
人们怀疑,习近平在美国大选的态度上忽然大转弯,确有中南海不堪算计。(合成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27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观望逾半月后,25日首向自称“当选美国总统”的拜登致贺,但当昨天(26日)记者问中方是否与其团队展开接触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避答这一问题,仅说中方愿与美方加强沟通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发展。这倒让人怀疑,习近平在美国大选的态度上忽然大转弯,确有中南海不堪算计。

习发贺电后中共外交部避谈与拜登团队接触 传早已暗中“接头”

中共外交部26日下午举行例行记者会,有外媒提问,中方是否已经或计划在近期,与拜登团队接触和建立沟通机制?赵立坚在回答时,作上述表示。

事实上,在习近平这次表态前,北京方面虽然表态尚不明朗,但传出已秘密启动了“拜登计划”。有亲共港媒报导了中共官方与拜登团队“接头”的消息。

据香港《南华早报》11月15日报导,在各大媒体宣布拜登获得总统大选胜利后,中美两国的半官方联系正在恢复。报导指出,这种半官方交流主要是通过前官员、智库学者和商界领袖来实现的。据称,中共退役空军大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湘穗在闭门讨论会上透露了这一消息。

美国大选未定 习近平电贺拜登有违惯例

美国大选最后结果未定,民主党在多州爆出舞弊指控,川普团队正提起多项法律诉讼。但11月25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突然致电拜登“当选美国总统”。

习近平声称,希望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双方“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等。

同天,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致电哈里斯(贺锦丽),“祝贺她当选美国副总统”。

这离拜登自行宣布“当选”已17天。

按照“国际惯例”,一般是美国大选结果最终确认后,各国领导人才会向胜选者祝贺。

1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就美国大选表态说:“我们将与美国人民信任的任何人一起合作,但这种信任只能给予一位其胜利已被反对党认可的候选人,或者在(选举)结果被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得到确认之后。”

中共此前也一直遵循该惯例。比如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当时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George WBush)和民主党戈尔(Al Gore)在大选后也出现选票争议,最后经历36天漫长的法律诉讼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于美东时间12月12日做出小布什胜选裁决,时任中共党魁于北京时间12月14日向小布什发出当选贺电。

2016年的美国大选,川普意外当选,习近平也是等到川普的对手希拉里11月9日发表败选演讲,才向川普发出贺电。

美国大选日后,中共外交部一度表示对此“没有兴趣”。在拜登11月7日自行宣布“当选”后,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日仍表示,“注意到拜登先生已经宣布成功当选”,但中方“理解大选的结果会按照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确定”。

即便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3日声称“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贺”,但依然保留有关“美国的法律和程序”之语,并且只字不提拜登“当选”。

如今到11月25日,习近平直接说:“祝贺他当选美国总统。”

对于习近平突然公开表态,并且还拉上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以显“正式”,外界分析认为涉及中南海颇为不堪的算计内情。

习近平握有拜登把柄 是时候不避嫌了?

知名评论人士李沐阳分析认为,习近平前段时间没有向拜登祝贺,可能就是故意做个姿态。因为拜登和中共太密切,而且在中共手里有短处,他的小辫子被中共攥着。所以中共不管怎么做,都是有把握的。

拜登与中共及习近平的关系之密切,已是众所周知。

拜登从政早期,曾对中共表现强硬的态度。2001年8月拜登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在北戴河会见后,原本对中共态度强硬的拜登态度出现反转。

2012年2月,习近平对美国进行访问,拜登几近全程陪同,与此同时,拜登儿子亨特的咨询公司Seneca Global Advisors促成了美中之间一笔涉及12.5亿美元及4200万美元股权的美国最大外资创投案,并在洛杉矶签约,而当时签字的中方代表,就是习近平。

亲共港媒《文汇报》曾报导指,拜登与习近平的“私人友谊”,远远超过了与安倍晋三“这位老朋友”的情谊。近十年来,拜登与中共高层互动频繁,并且多次与习近平会面,俩人还一起吃巧克力。

据日媒报导,拜登2013年12月3日上午会见在野的日本民主党主席海江田万里时透露心迹:“我不能给他(习)添麻烦。”

拜登不但再没有直接批评中共在武器扩散和人权上的劣迹。2014年,拜登非常明确的表示,“我想要中国(中共)成功,因为他们在经济上的成功,符合我们的利益。”

这次拜登在竞选总统时还宣称,他如果当选,首先要取消对中国的关税。

评论人士梁策在《看中国》撰文指,拜登与习的“关系好”,其实是关系很脏,政商界的脏,往往是指腐败,无非就是钱和色。拜登与习已浮于表面的这种“关系好”,一重是与钱相关的利益关系,还有另一重关系则是色。这和习近平当局反腐时常使用的“钱色交易、权钱交易”对应。

今年10月份,一份包含拜登之子亨特的大量敏感照片、电邮以及通话记录的电脑硬盘遭到《纽约邮报》曝光,该证物中被指不仅显示亨特在生活领域有吸毒、涉未成年人乱性等严重问题,还有关于拜登家族在跨国生意领域的丑闻,以及与中共官员交易合作的电邮记录。

梁策文章引述爆料说,亨特与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关系密切。亨特每次去北京,都会与车峰联系,住在盘古大观11号的四合院内。硬盘中包括了亨特在那里的淫秽录像和照片。而车峰是江派背景,他于2015年6月2日被习近平的盟友王岐山抓捕,享特的淫乱录像应该在时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手上。

天主教前任驻美国大主教卡洛.玛丽亚.维格诺(Carlo Maria Viganò)早前也在向川普总统发出今年的第二封公开信中说,乔‧拜登有把柄被人捏在手里,将让非法势力既干涉国内政治,又干涉国际事务。

最初向媒体曝光拜登父子丑闻的川普私人律师、纽约前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10月20日对媒体披露,拜登让儿子亨特介入一个涉及中企的贿赂计划,其中包括三名中共的人,一人是中共情报人员。在该贿赂计划中,“百分之十的钱被(拜登)瓜分。”“那是每年一千万美元。”

11月19日,美国参议院又公布了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在海外交易的最新补充文件。该文件进一步证明了,拜登家族与共产中国政权之间有直接的金钱往来。

据美媒《国家评论》近日报导,拜登家族与中国大陆的商业往来不仅与中共统治集团有联系,他可能还是中共的秘密代理人。

前纽约市市长朱利安尼于11月25日(周三)发推说:“拜登反对美国优先,那么谁优先呢?很显然,共产中国优先。中共为此向拜登犯罪家族支付了数百万(美元)。”

川普在竞选中则多次强调:“拜登赢了,中国(中共)就赢了。”“拜登是社会主义木马。”

习近平看到拜登所谓过渡团队组成内心窃喜?

评论人士杨威在大纪元撰文表示,美国大选的法律诉讼才全面开始,习近平却等不及了。他的祝贺比起其他一些国家的首脑,显然迟了很多;比起另外一些国家的首脑,如俄罗斯、巴西等,又显得太仓促。习近平祝贺的时机相当突兀,显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杨威文章指出,川普刚刚告知美国联邦总务署(GSA),可以通知拜登为其过渡团队提供资源。这或许是习近平突然祝贺的一个直接缘由。拜登一直在试图组建所谓的过渡团队,并筹划大量启用奥巴马时代的人物,包括国务卿人选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布林肯目前是拜登的首席外交事务顾问,也曾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副国务卿。在拜登竞选期间,布林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与中国完全“脱钩(Decouple)”的想法不切实际,最终也只会带来反效果。他说,“美国自包含中国等世界各地吸引学生、人才、想法与投资,并从中获得极大利益,若把这些切断会是个错误,重点应是如何取得平衡。”

据称,布林肯属于民主党内的对华强硬派,但所表达的仍然是延续“接触”政策,最多仅称中共是“最大挑战”。这当然正中习近平的下怀,他很可能自认可以摆平拜登,也可以摆平奥巴马的前阁员。对习近平来说,美中关系似乎要回到以往的节奏,这应该是他产生误判的原因之一。

而从已知的过渡团队其他人员来看,“拜登政府”与中共的公开联盟已公然于众,可能对美国长远利益构成巨大威胁。

拜登的国务院过渡审查团队有30人,其中有三人来自奥尔布赖特・斯通布里奇集团(ALBRIGHT STONEBRIDGE GROUP,ASG)。而ASG的高级副总裁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是该团队的负责人。她也是拜登挑选的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ASG是一家与中共有广泛联系的咨询公司,其公司高层中有几名中共前官员。ASG的中国区负责人是前中共政府高官金立刚。他曾担任中共商务部副部长、中共驻华盛顿大使馆商务参赞、纽约中共领事馆首席商务官等职。

另两名加入拜登国务院过渡审查团队的ASG人员是副总裁古哈(Sumona Guha)和资深顾问雅各布森(Roberta S.Jacobson)。此外,ASG的雇员利特菲尔德(Elizabeth L.Littlefield)负责过渡审查团队的国际发展部(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除与中共合作外,ASG还帮助把美国工作外包给中国。ASG在其网站上炫耀其帮助了“太阳能公司考虑将中国各省作为重要的新设施所在地”。

ASG还帮助美国公司服从中共的商业条例,并且详细说明了他们如何协助公司进入中国市场,但仅有一个警告:严格遵守中共的规定。

另外,入选拜登过渡政府的几个高级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官员不久前联署了一封信,鼓吹美中两国应合作“开发”疫苗。联署者包括拜登选定的政府外交政策方针的负责人,即拜登的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和国家情报总监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

这封信来自亲中共的游说团体“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它赞助了中共资助的在美国各地的几所孔子学院。

而拜登挑选的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甚至曾经说,美国应鼓励中(共)国崛起。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当地时间周二(11月24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表示,中共才是真正威胁,但是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其团队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们都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他们希望通过绥靖政策与中共打交道。

杨威前述文章指出,美中关系在习近平手中搞坏,引发中共党内越来越多的非议,各级官员的后路被断、消极怠工,中共政权难以为继。拜登宣称胜选,似乎成了习近平的最后一棵稻草,他也只能押宝拜登。习近平等不及美国大选法律战的结果,急匆匆地指望从拜登突围,表明中共政权内部极度不稳,习近平的误判和反常举动,恐怕还会招来更大风暴,加速中共政权的垮台进程。

习被川普打的很痛 终于按捺不住了?

还有不少观察人士表示,习近平最近被川普打的很痛,这次急于向拜登道贺,可能是真忍不住了。

资深媒体人李林一表示,在川普政府11月13日前后出台系列打击中共举措时候,中共外交部祝贺拜登。这次,在川普政府不断重击中共,且传出要制裁89个中共企业的消息时候,习近平又祝贺拜登当选。这说明川普是真的打痛了中共。习和中共迫不及待对拜登示好。

路透社11月23日报导,川普政府将宣布把89家中国航空、航天及其它领域的公司列入“与军事活动有联系”的企业清单,限制涉事企业购买一系列美国商品和技术。

李林一的分析认为,习近平亲自电贺拜登,说明中共希望拜登当选,希望川普赶紧下台。这北京认为与川普政府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所以在美国大选结果花落谁家还没有最终确定之际,就孤注一掷。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