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江西称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

江西称全面取消城镇落户限制 民众质疑

14
图为一名工人在北京街头休息(图片来源: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6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江西省2月23日宣称,放开全省城镇落户条件,全面取消城市落户限制。对于该省全国率先提出的这一方案,引发民众质疑。有民众认为,在中共体制下,取消户籍限制这一做法根本不太现实。

江西省网站2月23日发表题为“明确了!江西全面放开城镇落户条件取消城市落户限制”的报导。中共官媒新华网2月25日报导题目是:“江西全面取消城市落户限制促进人口区域流动”。

据江西省当局2月23日发布的实施文件,其中称“以具有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或合法稳定就业为户口迁移的基本条件,取消参加社保、居住年限、就业年限等限制”;“推动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等。

网上有评论说,江西省取消户籍限制的报导,有“标题党”的味道,乍看以为真的全面放开户籍,看来上只是“放松”入住限制,并非全面取消限制,因为申请人必须符合有“合法稳定住所”,或者“合法稳定工作”等条件。

江西农业户口居民彭先生对美国之音说,他对“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说法有些迷惑,更别提“废除”户口制度了。

他认为,取消户籍限制这个东西可能不太现实,就算取消了户口限制,以前户口制度延伸下来的问题,条条框框,肯定不会给你取消,而且目前这种环境下取消不现实。

江西省的《实施意见》称,此举旨在“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常住人口享有与户籍人口同等的教育、就业创业、社会保险、医疗卫生、住房保障等基本公共服务”。

彭先生说,即使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镇仍将存“常住人口”和“户籍人口”两部分居民群体,只是福利樊篱看来要拆。政府会对我们说,一切福利都会有,表面上取消了户口限制。

彭先生说,他主要关注还是孩子上学,现在教育资源本来分配就不公平。农村孩子在城里上学,可能还会设置种种障碍,跟以前一样。医保也一样,不可能跟城镇户口的一样。

有网友说,我们要的是全面无限制全地域户籍开放的人口流动自由,以及和户籍无关的教育养老医疗平等,在一个统一的主权国家里做到这个很难吗?

另有网友说,取消户籍限制,平衡社会福利“很难,除非把养党的钱给医疗教育。”

也有网友表示,“全面无限制,全地域地户籍开放和人口流动自由,就现阶段来说,人民未必希望那样。”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业人士对美国之音说,“户口问题只是一个表面问题,或者是一个伪问题,因为户口问题要和人的社会保障,人的权益要挂钩,这是户籍议题背后的本质。户籍制度的取消能够更有利于推动经济发展和普通农民权益的保障,是好事,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就只是一种折腾。”

网上有舆论劝诫农村民众,不要轻易前往城镇落户,帮助填充那里的烂尾楼和大量高楼泡沫,中国今后的机会或许还是在农村。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曾在《大纪元时报》发表文章表示,中共的城市化是政府好大喜功的推动,美国是自由意志下的选择;已经有大陆民众质疑:为什么要城镇化?城镇化是为了百姓的幸福,还是为了面子工程?城镇化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之上,还是对农民的再次掠夺?城镇化仓促推进,是党官政绩的需要,还是社会统筹发展的最佳路线?还有,城镇化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吗?

谢田博士表示,所有正常的社会,都没有“户籍”的概念,美国人对城市没有崇拜和期待的心理,人们如果愿意,拔脚就可以成为城里人。而中共“城镇化”的结果是“伪城市化”,上亿农民虽然进了城,却没有成为城市市民,处于“半城市化”的状态,不能享受城市居民的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住房保障;同时,中共城镇化的布局混乱、扩张盲目,不顾资源和环境的承载能力,导致环境污染、交通拥挤、房租昂贵、失业上升。

英国广播公司说,1978年改革开放后,中国户籍制度弊病越发凸显,因为城市公共服务体系建立在户籍制度基础上,意味着大量农民工平日进城打工期间无权享受教育、养老、医疗等公共服务,造成“留守儿童”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中国城镇化被称为“撕裂的城镇化”。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