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输官司赢天下 川普...

江峰: 输官司赢天下 川普早已谋定最后手段

119
江峰:司法诉讼川普是输了还是赢了呢?是绝境还是川普说的战斗就要开始的希望之境呢?(图片来源:SOH合成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20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随着最高法院驳回德州针对四个摇摆州的诉讼,随着选举人团继续按部就班无视巨大舞弊现象,无视非法选举程序的存在,特别是几个问题最多、最显著的摇摆州,依然认定拜登是“当选总统”,可以说,从表面上看,川普已经走入了绝境。但川普依然说远未结束,他的推文说:战斗才刚刚开始。

那么这么一段时间的司法过程,情势走到了眼下的危局,为了啥?川普究竟是被美国的深层帝国拖累陷害到这个地步而无奈,还是早有谋定呢?

资深自媒体人、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对此做出了他的深入分析解读。

选举日第二天,听见了“萨姆特要塞的炮声”

说到这个话题,我先跟大家说说我自己的经历。如果一直跟着我的节目的朋友一定会记得,就在大选日第二天一早,方伟和我在大选舞弊发生的第一时间做了一个节目,当方伟第一次展现给观众朋友发生在威斯康星州的荒唐的数字曲线,还有密歇根州在计票喊停之后的投票人数按比例计算,超过了这个州的人口。我当时说了一句话:“我已经听见萨姆特要塞的炮声了”——那个数字,那个曲线,就是南方叛军打响了对联邦的第一炮。为什么?很简单,这些作弊那么明显、那么无所顾虑,可以说比津巴布韦用钻石操纵的选举、比委内瑞拉查维斯用计票系统扫瞄机操纵的选举,还要低级。这是美国,自由世界的灯塔,这样万民瞩目的大选,做这等低级偷窃,只能说明,要么愚蠢到极点,要么疯狂到极点。

拜登与极左派集团极度疯狂的四大依据

是愚蠢么?即便拜登老年痴呆症状发作越来越频繁,即便他已经失言说出他们已经打造出最棒的作弊系统,但是他身后的人,甚至连拜登本人都是被算计进去的棋子。并不愚蠢,而是真疯了!他们的疯狂有下面几个依据:

第一,从六十年代开始甚至更早便开始的共产主义对美国的侵蚀,从教育系统开始打造年轻人对社会主义的亲近;从宗教系统打造对美国家庭和传统价值的侵蚀;从私有企业领域的管制上打造环保主义,否决传统能源……所以你有时会觉得为什么极左的那些不坐飞机、发展不放屁的牛的那些荒唐绿政,会得到全体民主党的背书,原因就在这几十年的理念和思想的灌输。

第二,近二十年来全球主义者、高科技巨头与能够用最低廉牺牲民族未来资源的中共紧密合作,形成跨党派、跨意识形态的巨大利益既得集团。

第三,在以上两个基础上发展的巨大的没有真理部管辖、不用发中宣部文件,却具有统一行动力的媒体和新科技社交平台,六大企业控制90%以上的媒体,垄断之下的新闻,人民还能看到真实的新闻么?以往纽约时报冒死挖掘国防部文件,华盛顿邮报冒死掀翻尼克松总统,那份追寻真相的使命感已经没了。现在干嘛呢?一个匿名电话都能掀起弹劾川普的巨浪,可如今拜登巨大的家族丑闻,证人不再匿名站出来了、实打实的来往信件、甚至10月中旬美国参议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就已经发布完整的长达81页的调查文件,却没有媒体去报导、去深挖;更别说这次大选了,你看见哪个媒体去挖掘其中任何一个证人证言公布出来么?

第四,四年来打造对川普的仇恨宣传,让川普为民意战斗,甚至为自己被偷走的权力所做的任何努力,都会被宣导成“对权力贪恋”,“是大独裁者”。一个被几乎所有左媒痛骂了四年,被当成小丑丑化的节目都能成了热门秀,你见过这样的“大独裁者”吗?看看中国就清楚了,梁家河大学问,“天天学习”软件,全民全党都称颂,哪一句马屁拍歪了都有灭顶之灾。四年打造的这种对川普的仇恨,让所有现场的作弊参与者,都有了一份“推翻暴君”的正义感,干完坏事儿还说一句“感谢上帝”,完全忘了偷盗是亵渎上帝之名,而盗贼并不仅仅停留在偷窃上,更进一步地还要杀害和毁坏。

这些就是他们疯狂的原因,他们知道这是最低级的作弊,那又怎样?媒体会让所有的人看不见,看见的说不出来,即便彻底败露,也会有不敢掀开盖子的无奈。所以当11月4日看到那么拙劣的舞弊现象的时候,我就知道,越低级,就越体现他们的有恃无恐——民主党的沙盘演练多少次了,每一个环节都有人,行政、司法、立法,甚至联邦的权力机构、情报机构和军队,它就赌你川普面对低级作弊也无奈。

我的经历判断与情势发展的轨迹

那一刻起,我就预料到这个事情不会再像人们熟知的美国,在民主山河无恙、岁月悠长的坦然中去解决,从那一刻起,就决定了最后的雷霆手段。这就是我的个人经历,从这一段日子里走过来,的确就是那么一条发展轨迹。

在11月6日专门安排我做的一集南北战争的结局节目放上了「江峰时刻」频道,我用林肯的被刺杀、南北战争的最后结局问大家:内战还会再来么?我在11月9日就说了拜登白等,高院不灵;11月16日我就说了高院一锤定音难,美军出手。那个时候还有众多预测新闻前行,希望川普能在高院尽快讨回公道,甚至在州一级诉讼受到挫折,也说是故意所为都是为了早日进入高院。我的这些推论也遭到了各种不满,也有一些攻击,说我是污蔑美国的司法和民主制度、甚至是煽动叛乱。

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那么大法力。我看到了暴雨要来,我看到了前面一方土地长年没有敬重自然,强力开发却不做水土养护,天象与人为,那泥石流就不可避免了。我可以探讨甚至预见泥石流,但我可没有能力制造泥石流,就像我没有能力制造叛乱一样。当然我也知道,我不会因为一些人的攻击威胁和不理解,不会因为油管(YouTube)对我的打压限流,就停止呼喊,因为真相是可以救人命的。

三大动态显示川普早就预备了最后的雷霆手段

那么回到开头的问题,近期发生的事情,这表面的绝境中,川普真的就很绝望了么?这种绝境是作弊集团的设计让川普无奈地走过来,还是一种安排呢?

我们先看第一件事,2018年川普就已经下达总统行政令,非常准确地定位了外国干预美国大选并由此而发的制裁手段,其中对于计票系统和网络威胁有细致描述。有意思的是其中的措辞,当时说,当下这样的威胁“没有实证”但是“确信”未来这样的威胁会强化。这就是说,第一,川普早已知情此次大选舞弊的主要作弊手段,并且为此做了法律上的准备;第二,“没有实证”这句话是有嚼头的,它意味着川普团队会继续查证并发现制约监控的有效方式;另外也是不愿打草惊蛇的说法,没有实证,那些人也就保留了早在奥巴马时期就已运作的计票系统的整套运作模式和软件技术,继续玩。那么川普这边手段越来越成熟,而那边却继续狂妄地往圈套里钻。

第二件事,就是川普对国防部的人事整顿,除了换主将,还要把战争时期才会做的应对主将发生不幸、为了让战斗继续而做的指挥权续位的安排。

第三件事,是一些侧证,在最高法院拒绝德州诉讼之后,川普在直升机上视察支持他的群众大游行和集会之后,直奔西点军校,在那里接受军队发自内心的拥护;同时,美军第82空降师也非同寻常地公布了自己作训并做好任务开拔的备战镜头,说“风暴来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机动性最强大的军队,现在要往哪里去?哪里有“风暴”呢?中东在回收军队所以不会是中东,对付中共,台海、南海还都只是海军陆战队配合航母编队的冲突层级,根本到不了空降部队打纵深的烈度。再配合现在的司法部人事变动,巴尔和代理司法部长罗森原来是律师事务所伙伴,都不是检察官出身,现在真正的操刀人副部长多诺休,担任过纽约东区检察长、操办过华为孟晚舟案,原来就是军事检察官,在82空降师服过役,而他出任的司法部副部长具有可以指派特别检察官进行大选舞弊的特别调查权限。

因此我们说,川普早就预计面对深层帝国的种种不便,早就预备了最后的雷霆手段,并早就有法律、人事上的安排准备,早就知道窃选集团的布局已精细到了行政、司法、立法系统。

川普团队的诉讼成为完整揭开从州县到联邦司法黑幕的过程

那为什么依然要进行一项项胜率不高的诉讼,让事情逐渐发展到这种大家都看到的“绝境”上呢?

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行动,在现在的媒体状态下,一个德克萨斯人怎么会突然关心在威斯康星、乔治亚发生了什么呢?如果没有案件冲到最高法院,美国人民又怎会知道最高法院罗伯茨大法官的绝不让川普连任的阴谋呢?没有这个过程全美国人民不会知道贪腐已经到达了这个伟大民主国家的最基层,同时也到达了联邦的最高层;参议院16日举行了舞弊听证会,那个形式,几乎就是每个摇摆州听证会的联邦版,依然是证人证词的掷地有声,依然是民主党扭过头去都不认、都不看。只有经过这样的一个看似“绝望”的过程,川普才能够在所有媒体极端抹黑的情况下,让美国人民彻底看清,从每个州县,到联邦的行政、司法、立法的所有腐败。

2018年就知道网络和系统舞弊,但是要形成拜登集团舞弊的现实,如果2018年就收网,可能收获的只是几个软件公司和基金会老板,只有拜登一夜间“当选”,才会牵扯出一系列幕后大佬,才会从普通民事犯罪上升到叛国罪,也才能适合总统特别行政权力的管辖范围。有些人说,你看川普的官司要么不受理,要么打不赢,其实这也正是川普要的。要说天下还有为了输去打官司的?要知道川普早就在为发挥完全控制力,不用看别人眼色的方面,即实施总统行政权力做准备。

因此我们就会理解,川普打官司,第一,一定要尊重宪法,而不是被左翼媒体抓小辫子说是滥用权力,必须尊重美国的现行司法制度;第二:让民众看得清清楚楚,作为三权分立一条腿的司法,已经不再具备过去的人民信任的独立和公正了,本来你看国会开会,所有最高法院大法官都是不起立、不鼓掌的,就是表明他们完全的政治中立态度,现在连最高法院大法官罗伯茨都变成了政治打手。

民众看清了,川普通过通过这个过程做了一个从各州县到上诉法院、再到联邦最高法院的完整演示。川普团队成了一个手握无数证据,有无数证人却不断受到冤屈的弱势群体。你可以听到美国那些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拥护者们的呐喊,那些理解了腐朽的、不被人民授权的政府是可以去推翻的宪法真谛的美国人的呼声。

川普是输了还是赢了呢?是绝境,还是川普说的战斗就要开始的希望之境呢?

纳瓦罗出台选举舞弊报告所具有的象征意义

纳瓦罗发表了一个关于2020大选舞弊迄今为止最为细致具体的报告,很有意思,纳瓦罗不是情报部门,不是司法部门,也不是立法者,甚至都没有代表白宫经济顾问这个他的公职,就来了一个纳瓦罗报告。这里面有怎样的解读呢?

最重要的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背景,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透露出要阻挠川普连任;最高法院扔出德州诉案态度已经明朗,说不涉政治不带立场,已经是瞎话了。那么既然宪法的最后守护者都如此,那么对于政府官员政治立场的紧箍咒《哈奇法案》,禁止联邦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从事政治活动的这个法案,当然就不好用了。其实纳瓦罗的报告是把我们了解到的各类作弊行为做了一个小结,但是他透露出来的信息,已经超越了原来法律框框对普通事件中政府官员的限制。如今连大法官都不坚守政治中立,那么此刻也不再是普通的选举,而是一场叛国罪行,还能袖手旁观吗?纳瓦罗,是作为一个普通美国公民站出来发出这个报告,而这让我们联想到白宫团队,川普的行政对策,最后的行动应该开始了。

蓬佩奥连续两大发布在为后续政府动作铺路

蓬培奥连续这两天发放重磅消息:一个是正式认证中共为国家安全的威胁,而不是中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种措辞,与定义伊斯兰国、塔利班这样的恐怖犯罪组织没有区别;而针对中共党员干部出入境与驱离活动已经在实际展开。尽管国家安全的威胁还没有细节确认,是否会定义为对此次美国选举制度构成威胁,需要等待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报告最后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情报总监上周已特意通过媒体高调说明,中共是二战以来对世界的最大威胁。我们不难想像正式报告出来后,里面一定会涵盖这样的内容。而这样的情报,我们知道美国两次伊拉克战争和几乎所有反恐战争,都是在这样的最高情报出台后发生的。

理由很简单,如果定义了对方是针对美国的军事人员、军事资产,或国家设施、国家制度进行确实具体的伤害,美国就会与它进入战争状态。

第二个是蓬培奥宣布,将对委内瑞拉非法选举参与的实体进行制裁,其实这有明确的敲山震虎之意,因为这个行动里明确说明中共的投票机是委内瑞拉大选作弊的工具。那么同样的投票机有多少在美国使用呢?这就为下一步实行戒严法做了铺陈,由川普行政令直接命令军方扣押各地、尤其是摇摆州以各种名义保护起来的选举设备,或扣押销毁设备的人员。

纳瓦罗的一份报告,是不是可以说,是这样时刻到来的象征呢?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