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蓬佩奥妙答参选下任...

江峰: 蓬佩奥妙答参选下任总统 喻宗教深意显政治智慧

22
江峰:蓬佩奥让自己对基督教教义的厚重积累,跟自己的政治愿望结合起来,做了充满政治智慧的回答。(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0日】前国务卿蓬佩奥3月3日在接受福克斯主持人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采访的时候,表达了他2024年参选美国总统的愿望。

众院的HR1意图全面改变选举法、巩固各种舞弊手段的议案,在众院获民主党多数表决通过,提交参议院表决;1.9亿美元纾困法案在夹带高达3500万美元民主党私货情况下冲过参院关卡,只等众院再次表决通过。

著名自媒体人、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从自己独到的角度综合分析点评了这三个新闻事件所折射出的美国政治现状和未来政治预期。

蓬佩奥1月份用数字1384透露出三层含义

早在1月21日,蓬佩奥就在自己的推文里面写了一个数字:1384天。一掐算,正好是2024年的总统大选来临之日。川普总统在离开白宫当天说了:“记住我们,我们会以某种形式归来”。

那么我们看蓬佩奥一月份的这个表达,实际上透露出三层含义:

第一,作为国务院负责人,蓬佩奥是非常有政治自律的,在时间点上,他是在1月21日做出这样表达的,也就是说,根据宪法他所担任公职的这一届政府在1月20日结束了,他才放弃政府官员的非党派色彩,宣告为竞选下一届政府而努力。其中表现出的政治良知和职业操守,蓬佩奥是非常难得的;第二,1384天的表达可以有这样一层含义,表达他继续辅助川普竞选2024总统,并愿意再次应召成为下一届政府一员;第三,也表达出或许自己也将参与下一任总统竞选。三种情况都符合川普总统所说的:“我们将以某种形式归来”的政治预期。

美国未来的政治领袖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为什么人们对蓬佩奥下一届是否参选和他的政治态度如此敏感呢?在以往,对于离任高级政府官员未来在政治上的计划,也是一个关注热点,但是从来没有像这一届政府交替过程中,人们对政治家们走向的关注热度这么高。因为首先是人民对于不公正选举的广泛而深刻的不满,期望“正义”早日到来,这种期盼带来对政治家们、对政治领袖的振臂一呼的依赖和响应,都空前高涨。人们自然而然地在挑选那个能够真正有勇气、有智慧带领人民的人物,所以对所有候选人更加关注,当然也更加关注这些未来可能的候选人,会不会对当下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精神领袖川普的辅助力度和忠诚程度,因为毕竟在大选日之后四个月的时间里,人们看到了背叛、出卖和临阵脱逃。

一个特有的辞汇:RINO——名义上的共和党人,让人们都很担心。另外,美国民众也清晰可见,未来的政治领袖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这次总统大选带来的美国政治现状亟需改变,漏洞百出并被恶意操控的选举,如果不实现自下而上从州县开始的法律制度补漏,并有效拒绝来自联邦众议院形成的所谓《为人民法案》(HR1),那么一切纠正错漏、捍卫美国传统价值的努力,都会变得更加困难甚至遥遥无期。

危险的HR1议案:民主党为永久执政的险恶打造

这个以“人民”的名义出现的法案HR1,对任何一名来自中共暴政下的民众一眼就看穿了,你天天就按著来自民意、捍卫民权的宪法做事情,哪里要随时把“人民”挂在口上?“为人民服务”的牌匾后面藏着的中南海,不就住着离人民最远,盘剥人民最狠的中共最高权力吗?“人民法院”,“人民公安”、“人民解放军”,哪个不是满满的人民血债?

这个HR1法案,其实民主党在2019年初掌握众议院后马上就推出来了,看它的编号HR1就是排名第一的议案;这次也是第一时间由众议院推出。它的内容包括:允许全国性大规模邮寄投票,为什么?这次大选最大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今年左派用疫情做借口大搞邮寄投票,川普看穿了,反对邮寄选票,但还是受到现实疫情中社会恐惧情绪的干扰。但是这个HR1法案一旦通过,那就不需要再有疫情这样的特殊背景,而把排名第一的作弊手段合法化了。HR1还允许16岁和17岁青少年进行选举登记,为什么?如果去美国学校里问问孩子们:川普和拜登你选谁?齐刷刷举手选拜登,选川普的都不敢说话。这就是美国极左势力五十多年来教育的结果,年轻人接受极左思潮甚至接受社会主义的比例非常高,降低选举年龄两岁,就意味着一下子增加了有利于民主党的选票,多出来百分之三、四左右,这在很多地区,都可以形成绝对优势了。左派一边弄小的、一边弄老的,两头打主意。HR1还规定:各州必须允许“选票收集”(ballot harvesting),也就是允许政党出钱的那些工作人员到养老院等处收集缺席选票,行动不便?我替你投票;老眼昏花?不要紧,我替你填写!如果通过法律形式固定下来,民主党左派将继续“合法”并熟练地使用这次所有的作弊手段,将成为美国的永远执政党。

美国“三权分立、两党制衡”的政治格局已被一党专权取代

美国民众都看到了,要改变这个现实,就必须拥有政治号召力,有强大的不可收买、不妥协的灵魂,才能在逆境中挽回共和党,走回美国传统价值之路。

川普当然是不二人选,但是我们看到形式也是险恶的。先把可以毁灭美国民主制度的HR1放置一边不说,就说刚刚通过的1.9万亿纾困法案,麦康奈尔透露说,一些共和党议员在拜登前脚刚进白宫,他们后脚就跟进去:“拜登先生,你不是说美国现在需要磨平分歧、重新团结吗,咱们商量一下那个纾困法案吧”。民主党左派是寸步不让。我在前一期节目中提到了一位在白宫、在拜登后面实际在掌控实权的人物罗恩·克莱恩,作为白宫幕僚长,本来就是一个军师的角色,现在比宋江口气都大。

所以目前这样的格局,已经根本不是“三权分立、两党制衡”了,就是一党天下了。民主党单独起草的纾困法案最要命的就是:庞大的1.9万亿美元的提案中,只有1700亿美元用于应对Covid-19疫情,3500亿美元用于补贴长期管理不善的民主党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这其实就是在稳固和扩大民主党的控制地盘。几千亿美元!那些民主党人经营不善,甚至破产,天天叫喊着要联邦补贴的蓝州,原来被川普天天骂,现在倒好,钱到手了,你说那些拿到钱的还能对川普好么?用国家资源一党做大,这个颓势要翻转更加不易。

共和党在左派风潮挤压中显现党内分裂

共和党的金主们,Koch家族,像科赫这样的人是典型代表。老科赫说,除非他死了,否则家族企业永远不能上市,他不到两百亿的身价,加上他这样工业时代的老顽固,怎么和动辄数千亿身家且拥有全球金融资源、大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平台的民主党金主们较量?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宣传手段,就像村头电线杆挂的大喇叭跟家家户户的收音机对阵;更何况,极左翼和共产主义完全附体民主党,用共产主义运动的方式操控著街头运动、工会和社交媒体,取消文化,敢于造假,敢于上极端手段,更何况科赫那样的金主代表的财团利益,与川普领导的民粹主义也有了立场的矛盾,这一切也导致了类似彭斯、海莉这样的建制派的反水,更有本身就是RINO的假共和党人的出卖。

我们知道,民主党人即便是弹劾丑剧告终,但是最高法院对于川普税单的反常判决,开了一个极其恶劣的趋势,那就是对川普本人的“猎巫行动”并没有终止,即便他已经成为一介平民,依然要赶尽杀绝。

共和党人获取权力和选民支持,需要川普的背书和推荐,但是当他们开始政治旅途后,为了能够更好地在华盛顿沼泽中生存,减少来自民主党和党内对手的打击,又往往要弱化川普的存在。

蓬佩奥用Good fight开解人们的三大疑虑

这些情况经过这样的梳理,恐怕人们对蓬佩奥表达参选意愿有了更深的理解。人们担心的,总结起来无非三条:第一,在艰巨情势下,民主党的一党独大和共和党的分裂软弱的情势下,能否担当大任?第二,蓬佩奥到底忠诚度如何,是张飞还是魏延?第三,川普的参选决心如何,蓬佩奥的愿望会与川普冲突吗?

在3号的采访中蓬佩奥的表达其实非常明确,那就是一个前提:He would consider entering the race if former President Trump decides not to run again. 也就是川普总统决定不再参选了,他才会予以考虑,是这样的一个前提。其实在蓬佩奥的回答当中有一句话,甚至那个关键词被很多媒体忽略了,也许是故意,也许是没有了解这简单一个词的深刻含义。这个词的简单表达,其实已经回答了那三大疑虑。什么词呢?Good fight. 在国内中共媒体中乾脆就把Good省略掉了,说蓬佩奥一直准备战斗。意思上表面没错,但深究的话,却是一种扭曲。为什么呢?

这个词,Good fight实际上来自《圣经》,作为一个基督教教养深厚的信徒,和在基督教信仰广泛的美国社会,蓬佩奥这样的表达,含义要深邃得多:

Good fight来自于《圣经-提摩太书》,那里面是这样说的:I have fought the good fight, I have finished the race, I have kept the faith. 一个fight,一个战斗、一个斗争怎么会是好的呢?这一句是提摩太记录了圣徒保罗说过的话。保罗是基督教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新约圣经》有一半是他写的。保罗是犹太人出身,却第一个向非犹太人的世界传播基督福音。他小时候从家里学了一门手艺,用马海毛(土耳其安哥拉羊毛)编织地毯、帐篷。早年传福音也要差旅费用,他就用这个手艺养活自己。他传福音的地方就是地中海沿岸这一带,正好都有马海毛,他就一边教人家编织地毯一边跟人家传福音,地毯编好了,人家也成了信徒了。

但是基督教当时是遭到迫害的,保罗也多次被捕入狱,最后一次被迫害致死。《提摩太书》记录的Good fight那句话,其实就是保罗被抓后,回忆自己人生说的话,他说自己完成了人生之旅、保持了对上帝的信念。那么这个“打了一场好仗”是什么意思呢?对于基督徒来说,战斗不是血肉之战,而是与黑暗统治者、与天上邪恶的属灵大军抗争!完全不是暴力之战,是信仰之战。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一月六日那天川普总统演讲中多次说到fight,就是这样一个含义,但是却被国会山里的人恶意地说成川普号召人们去fight就是要暴力。川普的信仰就这样被那些把基督教祷告的Amen,改成Awomen的人篡改的。

蓬佩奥展现了虔诚基督信徒的使命感和政治智慧

蓬佩奥引用Good fight,不仅首先表达了他参与2024年总统大选是一个来自上天的使命,因此有着更加不可推卸、不可软弱的初心。这样来自信仰者的使命感,当然要比中共媒体故意或无知省略掉Good,突出政治目的斗争的解读,要深邃高尚得多了。

而且,蓬佩奥的引用还有一个非常妙的地方,就是记录了保罗生平的提摩太,是保罗晚期传福音最信任的助手,保罗这个Good fight不仅是自己生平的总结,也出现在给提摩太的信中,是保罗对提摩太的期望。而且保罗自知自己来日不多,就主动把提摩太介绍给传过福音的教区,对人们称颂提摩太,并推举提摩太担任这些教区的主教。保罗之后,就是提摩太完整、坚毅地继续保罗的传福音之路。

所以我们要看到,蓬佩奥智慧地回答了人们普遍会存在的疑虑,他参选的愿望,更多的是来自信仰者的使命感,这样的使命感,将是我们在当今美国暗黑严酷政治环境下,唯一能取胜的精神力量;其次,他在采访中对汉尼提关于川普如果不参选前提下的提问,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川普精神的忠诚和政治遗产的传承,正如当年保罗在知道自己无法继续前行的时刻,信任和委托提摩太一样。曾经长期担任基督教福音派主日学老师的蓬佩奥,让自己对基督教教义的厚重积累,跟自己的政治愿望结合起来,做了这样的充满政治智慧的回答。

“美国优先”,蓬佩奥政治态度和立场清晰鲜明

在采访的后半段,蓬佩奥表达了对拜登政府的批评,说是把“美国优先”变成了“谴责美国优先”了,而对于中共,他继续呼吁认清中共对美国基本生活的持续威胁,这是与CPAC保守主义行动大会精神一致的表达,也是蓬佩奥在当下共和党内部分裂严重情况下,自己的政治态度和立场的清晰表达。

现在,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想远离政治也不可能了,因为政治的变迁,正在与众多的善良人们心愿相悖,甚至开始侵入人们的生活。我们能做的,恐怕也只有一场Good fight了。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