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拿走“核足球” 民...

江峰: 拿走“核足球” 民主党人不惜涉险加快抛弃拜登

33
江峰:挑战拜登军事指挥权,是左翼实现政治安排的一步棋。但动议形成的漏洞,对美国与世界安全是威胁,对魔鬼是纵容。(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2月22日,32位民主党众议员共同签署了一封信,要求拜登放弃作为总统被法律赋予的核武器发射权。这封信是由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吉米·潘内塔写的,信中说:“授予一个人这种权力有很大的风险。过去的几位总统扬言要用核武器攻击其它国家等行为,让其他官员担心总统的判决。”然后明白要求剥夺拜登的核武器发射指挥权。

著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深度分析了民主党人为何会提出如此提案,背后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以及如果提案实施将对美国和世界带来怎样的巨大影响。

民主党人动议带来的两个思考

这个事情,直接带来两个思考:第一,这是一个以核武器具有巨大威胁,对包括美国人在内的全人类生命安全的威胁为借口,弱化并最后达到剥夺美国总统作为三军总司令的军事指挥权的目的,是对美国宪法的再一次严重挑战;第二,这个事情的操作并不来自于共和党,而是来自于与拜登同一党派的民主党众议员,所以不是出于党派之间的政治报复,而是来自于本党的权力操纵。

我们就这两个大家一眼就可以看到的问题,进一步展开,看看反映出的深层意义,还有跟大家一起思考一下,美国乃至国际政治上的一些博弈的趋势,因为毕竟美国是现在的第一军事强国,而核武器又是具备毁灭人类的终极杀器。特别是现在美国出现了一个极其异常的不稳定状态,突然间政治游戏规则被打破,政治平衡被打破。选举作为体现“主权在民原理”的最为重要环节被破坏,这个环节的规则被改变,或者说选举结果失去了普遍的信任,很多过去在宪法框架之内不可逾越的事情,现在不仅有可能成为现实,而是已经成为现实。所以,我们绝不能轻视这样一封30几名议员签名的信件,它究竟要干什么,它究竟能干什么。

美国核武器使用的终极指挥权及其一整套系统运作

我在过去的节目中多次详细地提到了美国核武库的指挥使用系统的运作。作为三军总司令的美国总统是拥有对核武器使用的终极指挥权的:从敌情报告,判断美国是否已经受到、或者即将受到核打击,到下令进行核反击,再到三位一体实现打击,是一条直线指挥模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所以这样的指挥权实现的反应时间最短。

我们知道如果前苏联在北冰洋下面台风级核潜艇穿透冰层出来,或中共的核潜艇从海南三亚藏在渔船底下出来,一直到突破二三岛炼发射,核导弹降临在美国本土只需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美国要做的事情有两个:第一是战术性防空,击落来袭的携带核弹头的导弹;第二是进行战略性核报复。

第一项战术性防空,在美国军队的手册当中都有具体程序设计,不需要通过总统就可以实现战术防御,由国家军事指挥中心和夏岩山北美防空航天指挥中心负责,它有数台超级计算机组成,它会不间断显示全球的区域情况,并且有现成的60万份应急作战计划,能在不到十秒钟以内,把作战计划下达给相应的战区。比如中共在西北或者西南打开战略火箭发射井,你井盖都没有打开,你里面的火箭推动发出的热能已经可以被捕捉,如果火箭不是演习而是真实发射,可以说在同时美国就知道,并可以形成战术动作,决定在太空、还是进入大气层进行截击。这些动作不用通过总统,已经完成。

美军军事战略是进攻性战略,它不会坐等攻击行动发生才反应,所以更大的可能,是在威胁切实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做出反应了。比如去年中共向南海试射四枚导弹,两枚进入目标海域、两枚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我曾讲过,发射导弹是绝密的,美国怎么能够知道的呢?战略情报!所以他才能够提前做出干扰。有两枚导弹偏离航道,那么为什么有两枚进入目标海域呢?你要看最先到达落点的是美国的驱逐舰,说明他预知你的攻击目标,让你实现接近目标的原因是实测导弹精确度、频率等关键实战数据。所以瘫痪两个放行两个,是这么回事。这些都是美军自己就能办的事情。

那么第二步战略核报复,这个权力在总统手里。我们会看到,美国总统不论去哪里,都有一个陆战队员拎一个外号叫“核足球”的手提包跟着,外面看是优质小牛皮箱,其实里面是钛合金。“核足球”里面关键是三样东西:第一是卫星通讯设备,可以直接与美国战略司令部联络;第二是设定好的打击方案和打击目标代码册,现在透露出来的里面包含有冷战时期苏联境内超过一万个打击目标,都有编号,总统做的事情就是报号;第三是密码,也就是总统用来验证自己身份的代码。

民主党人动议淡化了核武器威慑力,增加了使用危险

民主党议员要干的事情,其实就是要求拿走这个“核足球”。先说拿走它对美国国家安全,甚至对世界的威胁:刚才说了,对美国的核打击可以在30分钟之内实现,而美国总统下达命令到第一枚导弹出去是五分钟左右,由于美国核潜艇在欧洲与太平洋第二岛链的军事部署,所以用空间优势赢得了时间优势。换句话说,即便是中共或俄罗斯先手发射导弹,美国的核武器却可以先行落入对手的境内。但是我们都知道“核冬天”,也就是说核武器的大规模使用根本就没有谁能在对方的领土上多扔几枚谁就赢了,而是共同毁灭。所以美国总统掌握的核武器权力,实际上就是最大也是终极的威慑力量。说简单一点,就是美国即便碰上了亡命之徒,也会放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就是谁玩命,谁先灭亡。

在如今现实的这个世界,往往独裁者和极权主义者都是拿老百姓的命不当命,自己都是最怕死、最惜命的。而这个终极的巨大震摄力量,会因为总统核武器使用权的出让受到重大削弱,因为离开总统,不管交给谁,发射的时间都会延长,就都不是直线指挥而是绕行了。甚至独裁者也许会收到错误的政治情报,比如美国有好几个政治力量拥有核武器使用的决定权了,其中就有不愿意使用的。这样的暗示,会让独裁者率先使用核武器的冒险欲望迅速加强。

总结一下,美国总统的核武器决定权,不在于使用,而在于最大的威慑。拿走决定权,会让拥有核武器的敌人军事上拥有时间优势而获得摧毁美国军事系统的侥幸,也有了政治上赌美国人不会使用报复的冒险欲望。这下子,核武器的威慑力量淡化了,实际使用的危险增加了。不仅对美国人、对全世界来说,你说民主党议员这是干的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

民主党议员关于“总统一人决定核武器使用的危险”的担忧存在么?实际上,总统使用核武器最关键就是要得知敌手的战略行动情报,同样的情报战略司令部和其他决策者、包括副总统和国家安全顾问都有同样一份,总统不可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因为精神状态或其他什么原因造成判断力错失就会让导弹飞出去;而且战略司令部已有多达60多万份作战方案,总统不符合已制定方案,甚至没事儿发射核武器的举动在司令部将领那里也是通不过的。

挑战拜登军事指挥权是左翼实现政治安排的一步棋

在美国的军事运行机制上就已经制约了总统的权力,那么民主党议员这个提案,改变总统先行指挥权又会造成对美国乃至世界的更大威胁。民主党人为什么还要改呢?这个提案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我们要看到,核指挥权是总统军事指挥权力的最高象征。换句话说,拿下核指挥权,你再动他的其他权力,就变得简单易行了。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RS)》文件明确解释了法律规定:”只有总统有权下令使用核武器”。通常,任何人都不可以否决总统的决定,这是总统作为三军统帅许可权的一部分。所以民主党人的这一举动,首先就可以视作对美国宪法的再一次强力冲击。他们究竟要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我们先来看提案人潘内塔,他好像并不很出名,但是他的父亲,老潘内塔可是赫赫有名,他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担任过国防部长、中情局长,是捕杀本拉登的关键人物。在大选前,他对拜登的赞颂甚至崇拜的表达常见报端。小潘内塔就是其父退休有了空缺,才通过自己在加州中部的选区进入到国会的。怎么父亲那么推崇拜登,到儿子这里就完全变了,甚至要把拜登的军事指挥权都拿下呢?潘内塔是裴洛西的刀子。

1月6日美国国会山事件期间,佩洛西会见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麦利和国防部长,问的都是军事指挥权如何不被川普掌握,似乎担心川普精神失常,发动核攻击。到底谁疯了?拿核武器打国会山?

民主党人的信中已经明确要求:核武器指挥权要经副总统和众院议长同意;“要求国防部长证明发射令是合理的,并要求司法部长证明是合法的”;而且还需要国会给予具体授权。这个世界,也找不到第二个国家,会让司法部长决定能不能打仗,也没有第二个拥核国家,要由国会来决定使用核武器。是完全不合法不合理的做法。

所以说,关键要看他的目标:拿走核指挥权,是弱化军事指挥权的第一步;让副总统贺锦丽提前接管权力,是第二步。为什么还要加入佩洛西的一个否决权呢?因为民主党内部对于军事大权的掌握,彼此都不信任,必须要进行政治力量平衡。

1月6日的对话目的性很强,是要剥夺川普的军事管制权和《反叛乱法》的实施。如今也一样,要剥夺拜登的军事指挥权力。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印象我早在11月就做了一个“民主党夺权三部曲”的节目。

拜登其实就是包含了民主党极左翼、共和党部分建制派在内的全球主义者的一枚棋子。首先他属于温和派,容易获得内斗激烈的民主党的共识,个人愿意出头与名望中天的川普较劲,不怕丢人,你看他几十个人的集会都那么高兴地去参加,那么不堪的选举结果他也敢接受,不怕骂;其次他年纪大,已经有公认的身体和精神状况,这就留给了极左翼到时候换人和实施更加极端政策的条件;第三,家族丑闻缠身,很容易成为保守力量的攻击对象,成为被弹劾的对象。与其被对手拿下,不如主动换人,所以副总统贺锦丽提前接班,就在日程之内。小潘内塔的这个来自党内的对拜登军事指挥权的挑战,就是这样的政治安排的实现过程的一步棋。

动议加入佩洛西是民主党极左翼与建制派权力平衡的需要

为什么要算上佩洛西作为军事指挥权的一部分呢?用极端手段获得政权,最怕的就是别人使用极端手段,即便是换上了贺锦丽,民主党内佩洛西依然是极左势力和民主党建制派最大的权力平衡者。他们也知道,打破宪法的制约,就如同打开了潘朵拉魔盒,军事指挥权掌握在贺锦丽手中,也意味着像当时害怕川普一样,害怕被清算的危险。

现在,显然高等法院也偏向了左翼,国会形成一个保护继续操控选举的议案,是一点都不难的。因此,不惜用剥夺总统三军总司令职权的新宪政危机,也要保证一个巨大的毁灭美国的阴谋及其参与者的安全。很荒唐在于总统是全美国选出来的代表了全民意志,那么军事权力落在国会,那些议员都是各州自己选出来的,你加州的议员代表德克萨斯决定开战,德克萨斯能同意么?

民主党左派动议形成的漏洞,对美国与世界安全是威胁,对魔鬼是纵容

更重要的是,这样的混乱,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尽管自196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宣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是中共的军事政治化导致这样的口号根本没有现实作用,反而现有的军事科技水平不利于防御性核战略,中共也一直在打造首发打击能力。美国的乱象,包括在国家决策层面对于核武器使用这样涉及几十年综合因素打造的指挥系统,一旦转变,所形成的漏洞,是对世界安全的巨大威胁,和对魔鬼最大的纵容。

共和党内已开始觉醒局面,CPAC吹响反击号角

与民主党内部形成的巨大分裂和对权力的追逐抢夺有鲜明对比的,是共和党内部现在开始了一个觉醒局面。这一点在正在召开的CPAC会议议程就可以看出来:第一,这次背叛川普的各类人等几乎都不被邀请;第二会议主题三大项,一个是重讲宪法,第二个是应对大选制度弊端,第三个也没有忘记应对中共威胁。保守力量真的开始吹响反击的号角了。当然我们更期待周日川普的亲自到场,Trump,他名字的意思,就是胜利的号角。

我们也不会落下,本来我们就有计划制作的《美国宪法常识系列》节目,一定会紧锣密鼓地制作出来;我们也会聚集更多的思想和传播的力量。我们的《希望之城》会员网站,也开始了不少优惠,就是一年的免费观看,您可以送给您国内的亲友。无论您是现在的年度会员、还是现在来购买年度会员,都可以得到这个优惠。川普领导的爱国者的保守主义运动,也在努力开拓自己的媒体平台,来对抗左翼平台。我想,我们就融会其中,成为一股伟大的复兴希望的一部分。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