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解析弹劾川普和美国...

江峰: 解析弹劾川普和美国撕裂的真实原因

37
江峰:清算不符合美国政治传统,于是变化成弹劾;赞美共产主义还不能被大多数信奉基督教的美国人接受,于是通过“种族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污名化保守派,让他们闭嘴。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当下美国撕裂的真实原因。(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7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在数万国民警卫队和高大的围栏当中,拜登展开了他的就职演说。演说中,拜登多次强调美国人要”团结”,他表示深知美国目前面临的”现实而深刻的分裂”,他形容,他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强调美国可包容分歧,可以对抗“本土极端及白人至上主义”。拜登表示,”所有的分歧都不应导致全面的对抗”,他说我们应该捍卫真理并与谎言展开斗争。演讲总共23分钟,话并不多,但有多少经得起真相的敲打?有多少经得起历史和当下的对质呢?

美国有个争取种族公义的民权组织叫做“颜色转变”,它是民主党的铁杆支持团体,其会长罗宾逊对拜登的演说给予高度正面评价,他赞扬拜登的演说“太好了,内容十分清晰及很有力”,他说:“我们不应该低估必须要有的文化转变,让这种转变在世界上最大的政治舞台上上演。” 这一句话倒是道出了拜登演讲中所谓“现实而深刻的分裂”的来源。

美国宪法为有信仰之人而立、为保障民权而立

任何一个体制,任何一个族群,都会有或者曾经有分歧与矛盾,更何况美国。美国是这样一个拥有了全世界所有族群的大家族,文化的冲击、信仰的排他特质,是不是本来就应该矛盾更多?但是相反、稀罕的是,美国竟然可以保有所有的民族不同的文化,在这里共生,甚至可以使某个民族自己祖国都无法获得的文化传承,在美国都可以发扬光大。

在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撕裂莫过于南北战争时期,即便是南北战争结束之后,也没有发生广泛的清算和惩罚性报复。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清算?而是真实地包容分歧呢?是因为那时候美国人心中有对信仰的正念,离神的看护不远。我做的节目,包括《历史上的今天》系列就告诉了大家,美国的建国原则当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信仰,美国的宪法是为有信仰之人而订立的,说这话的亚当斯等美国建国之父们清楚,人要是不信神,那再好的制度也管不了他,反而,会被满怀亵渎神明的人用了去,伤害对这个制度充满虔诚与信心的人。

美国宪法到目前为止共27条修正案。关于最后一条修正案,我在《历史上的今天》讲过这个故事,一个美国大学生天天打挺贵的长途电话,催促各个州议会:哎,你好,怀俄明州,两百年前就给你们发过去的27修正案,你们商量一下什么时候通过。怀俄明议会一查:哎呦,我们20年前就通过了,忘记上报国会了。就这样,一个大学生,一个州一个州打电话,在1992年帮助各个州完成了对这条修正案的通过。很了不起!一个普通的美国公民,就能做这么大的事情,完成一条宪法修正案。为什么呢?根本原因,就是美国宪法是为保障人民权力而确立,是为帮助人民小心独裁者,小心“天生就要让权力最大化的政府”的,所以老百姓最大。

我们看中共的宪法,强调的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它最大。中共本身拥有最大的权力,可以任意剥夺你的工作机会、封你的网号,让你成为国家的敌人。宪法只是给中共最高权力所做的一个背书,就像算命的后面一个小旗子,上面写着“神机妙算”一样,你这么写,他算命做买卖;你不这么写,他也一样算命做买卖。所以中共的宪法就是一个幌子。

但是美国宪法呢?他为力量最单薄的公民立命,一个个体的人,最弱小,但是人权天赋,这下子就大了,造物主给的。政府权力大,你要听老天爷的,不管你认可不认可,上天给人的权力都在那摆着,你最好还是认可,不然人民拥有推翻你的权力。这就是美国宪法的精髓。

逃避宪法约束,左派在纾困法案中挟带私货涨薪数万

说到刚才第27条修正案,也是为了限制权力者,因为美国国会议员有立法权,老百姓选举他们替自己干活,那么就要用自己的税款由财政部给他们发工资,但是发多少呢?他立法,他自己定,这是不是就有问题了?收入多少自己定是不是就容易滋生腐败?所以宪法第27条修正案很简单,就是规定国会议员增加收入的法案,不到下一任议员上任的时候不生效。换句话说,你有权力给自己加工资,但是老百姓也可以看不顺眼,用自己的选票把你选下去,那么你在任期内张罗给自己加工资,结果就很有可能因为这种为自己私利进行立法的事情,就会让选民很不爽,下一任你就拿不著这个工资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是这一次佩洛西领导策划了九个月的《疫情纾困法案》,其中有一项给所有议员涨薪$57,471,这个法案5000多页,给议员加工资只有几行字;而且她挑选在大选结束尘埃落定的时候拿出来。老百姓当然关心的是自己的那张纾困支票,谁会在5000多页里面发现给国会议员增加数万美元的几行字呢?加上媒体被控制,有谁会像以往那样监督权力,提前把法案内容张罗出来呢?于是钱也拿稳了,老百姓也失去了宪法赋予的表达不满、用选票把你选下去的机会。这是什么?这就是钻宪法的空子,这就是离神远了,好的制度也只能成为被利用的对象,甚至还会因为大众对这套长久有效运行的制度的信心,来实施更长久的欺骗。

美国对外媒体领导层大换班,凸显政府本质与政策已发生重大位移

我们来看另外一件事情。2017年《国防预算法案》里面专门对美国全球媒体总署下属的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属于美国政府的媒体机构高级管理人员的任用做了规定:雇用和开除所有这些台的台长,都需要跨党派委员会的决定。这个委员会有五名议员组成。就因为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川普总统提名的执行长帕克(Michael Pack),从提名到参院确认耗时3年,在去年6月终于上任。上任后,在对中共疫情等重大事件上迅速转变方向,对中共采取强硬态度,将美国之音的5位资深主管,包括现在拜登任命的新执行长赵克露在内,开除或停职。然而1月20日之后,拜登政府最雷厉风行的一个动作,就是把川普提名的帕克在未通过参院五人跨党委员会的情况下拿下来了,借口是什么?是你帕克辞职的。

这个被辞职的背后有多少威逼的成分,可想而知;但是帕克任命的美国之音台长罗伯特·赖利可就不一样了,赖利说,根据国会法案,你们没有权力让我离开,不辞职。结果他被保安人员强行架走。在左派手里,宪法可以操弄,国会法案也成了一根打人的棒子,川普的人根据法案拖3年也不让上班,如今要换人,多一天也不给,强行架走。更稀罕的是,目前还没有听到国会议员们对此表示不满和对这种违法恶行的斥责。拜登说,他的灵魂一刻都不容耽误,要进入白宫办大事,因为疫情的严重性。谁知道一进白宫,拜登团队就发表声明:面对疫情扩大、死亡人数剧增的形式,政府几个月内将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把美国之音台长换下来,却可以如此雷厉风行,甚至不惜违法操作呢?

蓬培奥1月11日在美国之音所做的讲话,除了当时在现场的美国之音一名长期负面报导川普的记者帕特西,提问关于国会山事件,受到台长赖利的批评,引发美国之音内部矛盾之外,我们其实注意到,这样的矛盾,实际上是整个美国知识界、媒体界一个必然冲突的延续,这样的冲突,为拜登团队迅速调整国际媒体署和美国之音领导层提供了一个借口。这其实是表面原因,关键的深层原因,是美国之音作为美国政府的声音,拜登根本无法允许它继续为保守派发声。这反映了美国政府的本质与政策已经发生了重大位移。

对美国价值的解读,过去是一致的,所以一群长期服务美国之音的优秀媒体人,只要你是专业和爱国的媒体人士,就可以把美国的声音传接下去,继续做下去。如今不行了,必须在政治观念上纠偏,甚至在政党上站队才行。更重要的是,拜登要必须清晰地把自己的外交内政理念和态度传达给中共,美国之音这个阵地前的大喇叭,对于拜登团队来说,就算违背宪法,违背国会2017年《国防预算法案》,也要拿下。

说到这儿,就是想告诉大家,再好的制度,管理的都是人,也都是人在管理维系;美国文化中的包容,来自于信仰的宽厚,他养成和唤醒了不同文化、不同族群内心中属灵的善,所以美国过去200多年能走过坎坷,不断富足强大。一旦远离了对神的信,一切就开始变质,制度就如同美国先父们预料和预防的,不再有效。这是深层原因。

弹劾是为党争和清算,而清算不是美国的政治传统

那么美国“现实而深刻的分裂”又源于何处呢?开篇的时候提到的“颜色转变”民权组织的头头,为什么对拜登的演讲那么大加赞美认同呢?为什么说他所提到的“文化转变”在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政治舞台上演”,才真正是美国撕裂的源头呢?

川普离开白宫,弹劾却如影随形而来。“弹劾”这个词儿,针对的就是拥有权力之人,川普不是总统了,一介布衣,左派为何还要弹劾呢?第一,当然就是党争,借弹劾形成对共和党的打击,形成进一步的分裂,你们不是有罗姆尼这样的反骨么,不是有从麦康奈尔到彭斯一系列的建制派么,为了维系既得利益和党的传统政治架构,传统大财团金主抛弃了川普。现在共和党除了川普毕竟没有第二人可以成为如此的精神领袖,同意弹劾,将失去共和党传统坚定保守主义选民支持;不同意弹劾,共和党人内部会产生分裂。26号最新消息,参议院投票表决川普弹劾案是否违宪,有5名共和党人站在了民主党一边。佩洛西当然知道这个结果离达到三分之二多数差得远,但是她可以提前为两年后的中期选举,做好弱化共和党的准备。这是第一。

第二,那就是对川普和川普支持者进行清算。在美国历史上,没有清算,正如不管谁上台,都会避免清算这样的政治打击。如今,很不美国、很不基督的清算搞出来,那份仇恨和恐惧得多入骨啊?不彻底打翻踩上一万只脚,偷来的东西怎么能放心?别人会不会拿回去?于是弹劾就成了清算的似乎符合宪法、符合体制的说法了。

他们不仅弹劾,对川普不依不饶,还有其它的,比如宾州的里海大学撤销了30多年前颁给川普的荣誉学位,纽约的瓦格纳学院董事会也决定撤销2004年授予川普的荣誉学位。这毕竟都是荣誉学位。但是川普的母校沃顿商学院,竟然有人提出撤销川普的学术文凭。再狠一点,就可以让川普不认字儿了。更让人惊讶的是,哈佛大学也跳了出来,发起请愿书,撤销支持川普的哈佛校友的学术文凭,比如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丹·克伦肖、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泰德·克鲁兹,以及前白宫新闻发言人凯莉·麦肯纳尼,这三人先后毕业于哈佛大学,克伦肖在约翰·肯尼迪政府学院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克鲁兹和麦肯纳尼均毕业于哈佛法学院,获法学博士学位。

其实哈佛自己很清楚,1860年代南北战争时期,众多的南方邦联的议员、将领、政治家来自哈佛,他们都是美国的叛徒,军人都是叛军,哈佛从来没有想过取消他们的学籍;甚至纳粹希特勒,这世上你找不到他的追随者了,都知道他是恶魔,就这样,哈佛也没有取消任何纳粹追随者的学籍。1934年希特勒的卡尔斯鲁尔战舰全体官兵在哈佛受到热情招待,同年,哈佛校友、纳粹党领导人,专管新闻的恩斯特访问哈佛,演讲中公然抵制犹太人,当时哈佛校长柯南特还邀请他到家里作客,喝上好的英国茶。我们知道犹太族裔在美国的影响力,但是这些人都没有被取消学籍,甚至没有遭到谴责。因为清算,根本就不是这个国家的政治传统,什么时候发生了变化呢?

从“颜色革命”到“取消文化”,共产因素是撕裂美国的真实原因

“颜色转变”的所谓民权组织赞美的文化转变,才是源头。在当年列宁的“十月革命”之后,共产主义并没有如同预计的那样占领世界,意大利共产党创始人葛兰西,因煽动共产主义革命被抓了起来,后来死在牢里,但是他的理论却深深影响了美国。他提出了“文化霸权”(cultural hegemony)在阻碍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也就是说,资产阶级的文化传统加上他的成功,维持了资本主义的成功。葛兰西写道:基督教是共产主义革命的主要敌人,是所谓文化霸权的主要支柱;基督教关于核心家庭的重要性和父亲在家庭中的作用的告诫,是无产阶级起义的主要障碍。他主张文化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渗透进入媒体、娱乐、家庭和政治领域。葛兰西的思想渗透了演进左派,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左派在美国稳步发展。除了对其他基督教理想的贬低和压制,最后则是对建国国父们和美国社会文化英雄们的贬低。

所以,美国在过去六十多年来,被井井有条地安排著文化运动与“颜色革命”。现在看到的清算,看到的推特关闭总统帐号,都可以成为“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的部分。比如华盛顿特区市长成立专案组,考虑拆除华盛顿纪念碑、杰斐逊纪念碑等此类纪念碑,暴乱者在全美各地拆毁雕像,破坏和污损废奴主义者、林肯、尤利西斯·格兰特等人的纪念碑。黑命贵的主要创始人帕特西亚·库罗斯(Patricia Cullors)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承认,黑命贵的创始人们都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并遵循这一意识形态。

川普在过去的四年,让美国甚至世界充分认清了极左进步运动背后的共产主义因素,并努力把现存的共产主义极权中共,作为美国的首要敌人来应对。这就是他和他的追随者们被清算的主要原因。清算,不符合美国政治传统,于是变化成弹劾;赞美共产主义多少还是不能被大多数信奉基督教的美国人接受,于是通过“种族主义”或“法西斯主义”、“白人至上主义”说法污名化保守派,让他们闭嘴。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当下美国撕裂的真实原因。

历史演绎给人类的教训,今人能深刻记取吗?

记得我过去做历史节目时说过,每一个德国人都要为他们选出来一个希特勒负责。其实这句话并不能完全表达那层含义。实际上,希特勒的纳粹党,1933年获得政权的时候,只占国会席位34%,希特勒总理这个职务还要受到制度的制约。而1933年3月5日的德国选举,才是纳粹真正获得权力的开端,那个大背景是希特勒策划了“国会纵火案”后,掀起德国民众反共的情绪,加上控制了法庭和媒体,通过了国会火灾令,逮捕了众多共产党员,导致国会内政党数量失衡;这还不算,加上纳粹街头暴力相结合,用冲锋队进行人身威胁,纳粹党才得到44%的席位,从而获得元首说话就是法律的权力。1942年在一群纳粹将军探讨国会大厦的艺术价值的时候,纳粹宣传部长格林承认说:我最清楚“国会纵火案”,因为那个火就是我放的。说完还高兴地拍大腿。

看历史,并不是每一个德国人都在把票投给希特勒,也不是说当时把票投给希特勒就有罪,当时那就是那么一个民主制度。但是当人们发现媒体开始不让民众发出不同声音,当人们发现进错了教堂都要失去工作,发现身边开始充满了为“理想”和“正确”去检举告发自己的朋友甚至亲人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意识到,这个事儿错了;我们的天赋人权已经在被人夺走;我们一定要做点儿什么了。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