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江峰: 揭开拜登行政令与索...

江峰: 揭开拜登行政令与索罗斯设计的不谋而合

45
江峰:传统共和党人和川普坚信,美国的自由市场体系始终是面对社会动荡的最佳运行机制。(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2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拜登进入白宫首日即签署了关于环境气候、疫情应对、移民措施等17项行政令,力图逆转川普政府的政策和相关努力。但其激进的做法已受到参院共和党人的抵制,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表示,拜登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实施了多个错误的措施,已开始向错误的方向前行。

同时,数千来自中美洲的难民已抵达美国南部边境,指望拜登在宣誓就职当日承诺的颁布“大赦令”,要求美国国会通过法案,让美国境内上千万非法移民拥有合法身份。

拜登为什么刚当政便如此放手签署伤害美国国家利益的行政命令?他为何要开放移民政策?数千南美难民大篷车队按时抵达美国边境施压的统一行动是谁策划组织的?所有激进行动的目的是什么?

著名自媒体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家江峰先生揭开了这一切表象背后的深层原因。

疫情两大特点成了左派借机攻击川普团队的着力点

疫情是一个可以被操弄的工具,因为它有两个最大的特点:第一,社会恐慌会造成人们对政府的巨大依赖;第二,疫情突然来袭,特别是全新的病毒种类,会让人们更难找到从科学和历史当中的参照,怎样才是有效的抗疫方式呢?是武汉全面封城人民战争式样?还是英国和北欧的开放式?没有固定的抗疫模式,也无法说哪种方式更成功,更不要说复杂的社会经济运行模式该如何运作了。

这样两个特点,让川普的执政团队被左派攻击到极点。因为不确定性,所以拜登咬定了你做的就是不对,就是伤害美国经济、就是戕害美国人民生命健康。百口莫辩,谁也没干过,又不能说要么你拜登来干两个月,我们看看谁的办法好、死的人少?不现实。当然,成熟的民主社会,两党的互相监督,正常的媒体关注,都是好事,可以督促现政府各项政策能让民众利益最大化。但是,如果限于一党之私,忘却人民和国家利益,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极左翼它正是要利用这个机会,在美国建立极权主义机制。因此川普就陷入了被动,而这样的被动是天生的,是川普无奈的。

美国具有依靠自由市场模式对抗巨大社会灾难的辉煌过往

传统共和党和川普奉行的保守主义,是相信私营部门的效能和力量的,是反对大政府的,他们坚信自由市场始终是面对动荡和摇摆的最佳运行机制。要说自由市场模式对抗巨大的社会灾难有没有能力?当然有。

第一次世界大战,美国不愿参战,一旦参战,生产钢琴的面盖改成了飞机翅膀,那时还是木头原料的双翅飞机,社会组织生产能力爆棚;二战时,美国不愿参战,邱吉尔求助罗斯福,没用,美国人不愿介入欧洲事务。后来《租借法案》让美国成为世界民主国家的兵工厂,苏联对付德国虎式坦克的T32钢板哪儿来的?斯大林的兵工厂被迫迁移到乌拉尔山后面,但是原材料是来自美国的钢板。赢得两次世界大战以及冷战,美国是足够强大的。

川普再次以美国强大的自由市场机制对抗疫情灾难

同样,今天面对疫情,你给美国时间,他强大的自由市场体系一样会化险为夷。川普就是这样去做的:他召集医药公司、科技公司讨论疫苗;召集私营企业转产呼吸机、提高口罩生产量;通过《国防生产法》来促进防疫产品生产。但是他也就只能走到这一步,面对巨大的疫情,私营部门本来就是短板,更何况从检测、到防疫用品、到数据统计,都可能是深层政府控制的一个个黑洞。疫情到底有多严重,民众的知情权被媒体掌控著,社会的恐慌成为打破川普依赖的自由市场来运筹平衡的机制。

但是川普不能再让步,让更多的私营部门退出,让更多的政府机构接管。记得么?当时加州、纽约都强烈要求联邦政府调配防疫物资,川普说你们自己去买去。那当然了,疫情早期往中国运输最多的防疫用品导致了美国市场断货。现在,给联邦压力最大的,还是他们。但再让步就颠倒了美国宪法控制联邦政府权力的原则,再让步就是社会主义者期盼的极权政府统治美国的开始。

川普难不难?现在人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川普甚至要自己尝试去服用廉价的氯奎,就是想告诉民众:不打紧的,我们可以战胜疫情。不能因为一场疫情,永远地失去美国立国之本,让极权主义统治美国而永远失去美国。更何况,这场疫情究竟有多严重?11月3日之后的事情我们看得清清楚楚,有什么不可能设计出来呢?

拜登行政令签署当天,左派媒体和州长对疫情突然改变了口风

我曾说,拜登上台,完全可以在很短时间里就彻底“扭转”整个疫情,因为他们太清楚了,数字既然可以往多里算,当然就可以往少里算,然后迅速建立执政者的“伟大光辉”,迅速消除社会上对政权合法性的质疑。结果呢,我预测中了。但是依然出乎预料的是,这个改变来得那么快,为当政者打造的伟大光荣那么快降临。

拜登行政令签署的当天,左翼媒体就开始改口风了。在过去数月内,特别是总统大选前后,加州特别是洛杉矶,成了疫情的高发中心,让人惊恐的数字不断传来。可是当拜登公布了“百日口罩令”之后,霎那间起作用了,《旧金山纪事报》引用加州大学研究数据报导称,虽然疫情依然严重,但是疫情的死亡率明显下降。这多么重要的消息呀!人最大的恐慌不就是对死亡的恐惧么?但是你一看,它那个数字是12月份就做出来的数字!

为什么不在12月拿出来稳定人心,而要等到拜登进入白宫发布行政令时才公布呢?民主社会最应该体现的透明的信息被割断了。那么重要的影响人心、影响社会恐慌的数字竟然拖了一个月再拿出来,不就是我们前面说的可操控的工具么?已经让纽约和加州的餐饮业死掉了的州长们,突然风向变了,在疫情加重的事实下,竟然考虑重新打开餐饮业?是不是同样的节拍?

拜登签署的行政令将极大伤害美国国家利益

拜登在白宫首日就连续签署了17项关于环境气候、疫情应对、移民措施等行政令。我们曾简单分析了重回《巴黎气候协定》和取消穆斯林国家民众入美禁令,不再过多重复。有媒体用“英雄救美”来赞颂拜登的行政令,英雄救美国?《巴黎气候协定》不仅让美国继续大失血,同时养大中共,让中共得以继续以低廉的能源与环保保持与自由世界的竞争,伤害中国人民;而美国将因此失去数百万工作机会。这是救的是哪门子国呢?

拒穆斯林恐怖主义国家的人进入美国禁令,是最高法院最后确认下来的饱经争议的命令,川普不知因此挨了多少骂!可是他因此拯救了多少美国人的性命啊!看看这几年欧洲经历的恐怖袭击,美国有么?同样的恐怖威胁并没有解除,拜登如今坐在椭圆型办公室里看到的情报与川普当年没有两样,为什么就敢对恐怖份子放开国门了呢?伊斯兰极端主义对美国的恨要比对欧洲强烈得多啊。很快,炸弹客就会成为我们的恶梦,这也是拯救美国么?可是拜登是为了什么呢?

谁在组织中美洲数千难民大篷车队的统一行动?

拜登的行政令明明如此伤害美国,为什么还会拿出来执行呢?我提到过的中美关系专家,拥抱熊猫派的领军人物芮效俭,就在他的华盛顿DC办公室里挂着他研究一生得出的、他所崇拜的毛泽东的两句人生格言:天下大乱,形势大好。那么这些要美国大乱,最后获得他们的大好形势的人,究竟要一个怎样的美国呢?

现在中美洲的大篷车难民又来了。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瓜地马拉是这些难民的主要来源地。告诉大家几个现象可以去思考一下:第一,从这些发源地到美国边境,最近处要2500公里,最远处要3200公里,别说拖家带口,就算精壮男子每日急行军的速度,也就只能每天走上50公里,那么这些难民是怎样在一两个星期内到达美国边境的呢?第二,难民没有行李,甚至看不到基本的换洗衣物,多数人穿着样式统一的球鞋。是的,全世界看到的都是他们的行军,他们为了自由艰难地跋涉,都忽略了他们的主要行程都是被旅游大巴运输的,行李、奶孩子的美国奶粉……都在大巴上放著。那么这样的统一行动是谁组织的呢?

索罗斯理论:在动荡中实现政府“去私有化”过程,实现极权主义控制世界

早在十年前,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就在运作中美洲难民的事情。他为什么要干这个事情?为了赚钱!自从1980年代开始,索罗斯大力鼓吹“全球主义”,设立了自己的基金(Open Society Foundation)来进“全球主义”。他为什么会弄这个东西?咱们要看看他的出身。

索罗斯的名字就有来头,他的父亲,一名犹太人律师,在家里就规定只准说“世界语”,当时的“世界语”就是一群包括共产主义者在内要世界大同的人推崇的。希特勒举办奥运会的时候,索罗斯把全家的姓改成了“世界语”的索罗斯。乔治·索罗斯从小生活在布达佩斯,后来帮助纳粹坑害犹太人,在1945年战争结束之前,他的工作是帮助政府收缴当地犹太人的资产。1998年一次电视采访中,索罗斯描述当年受纳粹侵占的战乱年代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无论是共产主义还是纳粹,索罗斯追求的是极权主义控制世界的疯狂念头。从1990年代开始,索罗斯进行一系列跟主权货币的豪赌,第一战卖空英镑,第二战卖空泰国盾,引发亚洲金融风暴。他通过西方精英学者去游说包括东欧在内国家,在社会动荡中的新政府“去私有化”,赚了很多钱。

2004年,索罗斯说过:“我深信一个开放社会的价值。过去15年,我专注于国外,而现在,我的视线要投向美国。” 自此,索罗斯投资了一系列美国本土组织:美国社会正义研究所(The American Institute for Social Justice)的目标是“通过游说政府提高社会福利支出来改善贫穷阶层的生活状态”;新美国基金会(The 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目标是“引导大众对环保和政府监管的态度”;移民政策研究所(The 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的目标是“落实非法移民安置方案,提高对非法移民的社会福利”。

索罗斯“全球主义”政策与民主党左派激进思想不谋而合

而索罗斯的这些政策,与民主党左派的激进思想不谋而合,一直到奥巴马时代两者珠联璧合。索罗斯利用开放基金的投资网来控制NBC,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纽约时报等等。索罗斯还是黑人权利组织“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s)的金主,刻意加剧了美国的种族矛盾。

现在正在发生的中美洲难民大篷车,就是索罗斯的计划之一。索罗斯已经在欧洲纳米问题上积累了经验,他直接资助那些宣扬欧洲接纳管理穆斯林难民的组织,他实际上制定了所谓的“默克尔计划”。该计划是由欧洲稳定委员会(European Stability Initiative)制定的,而这个委员会的主席Gerald Knaus实际上就是开放基金会的资深“学者”,要德国拨款建立收容所去接纳20万叙利亚难民;而且欧盟国家一起给予土耳其欧盟免签证待遇。当时匈牙利不同意,结果克林顿出马谴责给压力,说匈牙利跟普京一样是独裁者,逼迫匈牙利屈服,其实就是索罗斯跟民主党大佬们合作的成果。

金融上的卖空,等待国家混乱之后,在“去私有化”的过程中获得更大的利益,就是索罗斯和他的全球主义者的赚大钱的方式。

拜登的极端移民政策目的是要极大扩大左派民主党政府的权力

民主党左派还有着更多的盘算,拜登已经策划未来数年为上千万非法移民批准绿卡。大量非法难民涌入,对于美国社会福利的依赖,自然会极大扩大民主党政府的权力;而美国宪法中人口基数分布的选举权,会自然为民主党增加30个以上的众议员席位,尤其是奥巴马把索马里难民有选择地安顿到传统红州明尼苏达的特定区域,已经完全改变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是在传统基督教保守派的明尼苏达产生了第一个穆斯林议员奥马尔。

这一届参众两院、白宫都被民主党拿下的情况下,可以预见,波多黎各、华盛顿DC成为美国的第51、52个州一定会放上并顺利通过日程,这样民主党又会获得特别是参议院的四个席位。共和党在此次建制派联手对川普的阻击战当中,面对川普的个州诉讼置之不理,对最后的国会共和党人联手机会也都放弃,当乔治亚丢弃之后,才感到大势已去,那又怎样?

拜登用他的行政令宣告,一个政党的国家开始了

大法官罗伯茨为什么对二次弹劾川普很不乐意,因为他们狙击川普的任务已经完成,却同时失去了参议院,更失去了共和党最保守的群众基本盘。而在大选前已经开始的脱离民主党(Walk Away)的运动,戛然而止,拜登上台后,民主党反而空前团结。无论回归《巴黎气候协议》、穆斯林群众旅行禁令的取消,还是疫情控制,再加中美洲难民大篷车队边境的冲击,共和党人已经很清楚了,左派民主党已经是在建设一个政党的国家了。

FBI前局长,那个自以为2016年就可以赢的柯米,最近说,共和党必须要被烧毁或改变。众议员柯里布希说,要把煽动白人至上政变的共和党议员赶出国会。他这个推文一下子获得几十万点赞。我们从中国来的人,太清楚这种把跟自己意见不一样的思想和生命标注为谣言制造者和颠覆国家的坏人的做法了。问题是,当这种清算裹挟著瘟疫的恐惧、媒体的扭曲、合法的行政执法力的时候,人们还有机会反击吗?

美国建立在“天赋人权不可剥夺”的思想基础上,极权主义者尽管也会触碰《圣经》,但是他们的灵魂是恐惧的,如果不信,就看看首都孤零零的街道,听听拜登在家乡启程时的哭泣吧。

责任编辑:翛然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