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江峰: 拜登问鼎三步曲 川...

江峰: 拜登问鼎三步曲 川普决胜靠什么?

82
川普: 我将撼动政治通道两边的建制派,因为我不会被收买。我想把美国带回来。(SOH合成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0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从11月3日晚间幽灵投票出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始经历这个世界上最无耻卑劣的选举欺诈。之所以说它最无耻卑劣,在于暗黑的精心策划,包括三个步骤:

第一步,用仇恨打造舞弊的广泛性:各种手段制造拜登计票超川普

这次作弊手段广泛而低级,是非常可怕的现象。根据目前暴露出来,被人抓包了的,有证人目击的,大概有这么一些方面:在投票阶段,用政府信息操作替那些长年不出来投票的公民投票,还有就是抛弃投给川普的选票,甚至大规模的将合法选票偷运出境;在点票阶段,发现的作弊手段,有组织的将大量涌入的后期非法选票盖邮戳改成11月3日,还有就是拒绝共和党监票员现场读票,或者在共和党读票员退场后,加班三个小时点选票,有的还加上木板变成黑屋点票;在计票阶段,计票软体单向出错,只把川普的票算给拜登,不见拜登的票投给川普;不计军人票,故意暂停延迟投票,开始午夜幽灵票计算模式,疯狂增加的票数一边倒的投给拜登,甚至密西根州增加的选票按比例都超过了该州人口。

之所以说这种广泛现象非常可怕,是因为参与其中的人非常多。他们之所以广泛的参与,是因为一个关键,就是仇恨。他们被教育去仇恨川普,他们被教育川普是一切美国社会乱象撕裂甚至疫情灾难的根源,所以为了加深这种印象,加深这种广泛的作弊者内心的仇恨,在大选之前,你会发现,费城等地,这些在摇摆州再次出现BLM的骚乱,你会发现越到大选临近,死于疫情的数字会突然飙升,10月23日以后,美国新增染疫人数创单日新高,如果你细心再看看,你会发现,视为攸关11月3日总统大选胜负的关键州:俄亥俄、密西根、北卡罗来纳、宾夕法尼亚及威斯康辛州,都创下记录。你说是偶然的吗?你要说BLM上街,还有后面的全国行动组织,中共病毒怎么控制得了呀?对,你的确控制不了病毒,但是你可以控制检测,只要人为的加大在这几个州的检测力度与人群,数字就会飙升。我想能够掌握到这几个摇摆州的检测数字的专业人员,可以按照这个思路去查实,看看比十月前增加了多少检测,而又是谁、怎样的机构,在部署这样的大规模检测。除了让人们因为恐惧,减少出来投票的愿望,深化这种仇恨是关键。这些突然增高的染病数字,依然可以归结到对川普的仇恨上,归结到他大规模的进行竞选集会造成的而更加恨他;而行政乏善可陈,丑闻缠身躲在地下室里的拜登,不敢出来却成了爱惜人民生命的好人。

刻意制造广泛社会的恐慌,刻意制造广泛的仇恨,这是一个深谙社会心理学的黑暗策划。作为邮递员抛弃选票,作为选举工作人员去更改选票……他们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正义”的事情,是“替天行道”。这一套,对于有过共产主义国家生活经验的人,感觉是那么熟悉,只需污名化,只需造谣抹黑,然后就开始心安理得、不择手段地去打击迫害极权者需要打击的一个人或一群人。不幸的是,他们是如此成功,让众多行恶的人在干下违背良知道德的作弊之事后,他竟会说,感谢上帝。这才是这种广泛作弊的更加可怕之处——摧毁美国民主制度的同时,摧毁人们的宗教情怀和正信。

仇恨打造选举作弊的广泛性。这就是卑劣无耻的第一阶段的特点。

第二步,暗黑势力与媒体的策划:对战场州进行选票灌水

可是问题又来了,毕竟这些手段如此低劣,越广泛的作弊,越容易被抓包。难道这些黑暗势力就不怕被抓么?这就要轮到我们要分析卑劣无耻的第二季,暗黑势力(华盛顿沼泽)与媒体的策划。

希拉里在8月份就公开说拜登在票选差距不大的时候,一定不能认输。游戏是有两套方案的。如果作弊计划的前半截,也就是废票假票可以形成力量,拉开与川普的差距,那么第二步方案,也就更加冒险、更加容易被抓的方案就搁置;如果形势不妙,那么就会紧急启动第二步方案:对战场州进行灌水。目前川普获得有效选票7100万左右,打破奥巴马2008年的最高得票记录(6949万票),也是美国史上得票数第二高的总统,得票第一的是谁呢?拜登,7400万,奇怪在哪儿呢?大选注册选民只有1亿三千万左右,现在整整多出来一千多万。

民主党的第一步方案有可能让他们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拉开与川普的差距,当然不是靠真本事,不是靠民意,而是靠民贼。贼在哪儿呢?比如摇摆州之一的密歇根州,每年正常增长的合格选民人数在过去的五年中,大约都在两万到三万之间。什么叫做合格选民?就是本州公民到了18岁有资格投票了,或者新搬迁进来的移民在18岁以上的,每年增长都是有规律的。密歇根也没有突然发现黄金来个淘金热,人口增长是一个常数,两三万左右。今年选举则突然增加了28万。

更不可思议的是,根据「司法观察」的最新研究数字,在全美29个州的353个县的调查显示,出现了180万多余选民。什么叫做多于选民?就是包括密歇根州在内,注册选民比合格选民还多。这些多余选民要么是不到18岁,要么是已经去世的都计算在内。关键就在于,这样的操作只有州政府一路下来到各个县才能操作完成,这里就孕育著一个巨大的黑暗势力,而且这样的准备早已启动。

2016年根本想不到输掉大选的希拉里没有作弊的时间了,现在就在川普总统全力应对疫情、全力应对中共的全球扩张的时候,民主党人已经开始在他们控制的州县进行幽灵票的准备。这就是第一套方案,多余选民、一群不存在的幽灵,在与川普一天四、五场竞选集会鼓舞出来的正义的美国人民在竞选。

即便如此,川普在大选日开票后依然一路领先,直到佛罗里达州飘红之后,在这个时间点,他们的第二步方案显然被激活了。只剩下几个百分点就结束的选举突然被喊停、被延时,幽灵被唤醒。我们说,这第二步方案非常容易被识破,比如宾夕法尼亚直接减少已经点选的川普票,反加给拜登;威斯康星超级可疑、垂直起飞的拜登票;还有密歇根的选票比例折算竟然比该州人口总数还多;计票软体直接把共和党选票算入民主党……仅仅密歇根州83个县里面就有47个县用同样的软体。

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来自民主党大佬班底拥有的计票软体,它的计算方式是一种预先计算的激活方式,只要民主党进入一个小比例落后阶段,它就开始启动作弊模式。这一点去过拉斯维加斯玩过老虎机一定知道,因为每间赌场都会告诉你本赌场老虎机的输赢面是多少。这就是赌城的管制规定,怕有的赌场太黑,也怕有的赌场故意开高赔率吸引赌客来做坏市场,所以才有管制赔率的浮动限度。这次的计票软体是同一个道理,只不过它比赌城黑心多了,它甚至会把你赢的结果拿走!

第二步方案是一个综合方案,它结合了媒体的配合,包括加州千万选票竟在十几分钟就完成了计票过程,媒体就call了,就算他赢了。什么叫做call?算赢。这是美国从1848年就开始的一种媒体点算各个总统候选人、各州议员选举结果的传统作法。不少媒体为了竞争,会提前做call,因为还剩多少选票,现在领先多少,加上选区基本情况,这是一个可以预知的情况。但是《美联社》(AP)的call,一直作为规范,不等到最后计票尘埃落定,是不出最后胜选宣布的。但是就在2019年,《美联社》高层决定更改这个延续了百年的方案,改为没到最后也宣布结果。于是就出现了传统分析当中可以飘红的它不报,而还有争议、甚至还有诉讼的,有可能漂蓝它就迅速做出call,算赢,比如亚利桑那州。这一下子,百年来众多媒体依靠《美联社》做出权威判断的各种媒体,也纷纷进入明显巧妙地有利于民主党的混乱当中。右翼媒体《福克斯》的沦落与此也有很大关系。

加上所有媒体与拜登宣布胜选做配合,这样做的阴谋有三层:第一,黄袍加身,让没有最后选举结果,或者说在公平的、没有诉讼争议的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就形成一个“未来政府”;第二,运用媒体效果烘托出的“胜选政府”,获取来自自由世界的认可,挟持世界各国形成合法性,并用这个政府开始发出组建内阁、展现未来施政纲领的平台,笼络各路政治力量;第三,让这种忽悠出来的合法性,给所有还在计票中的进程和司法调查造成压力,让所有参与舞弊的组织和个人可以继续在不受司法和良心追究的侥幸中继续做坏事。这样形势发展就越来越不利于川普。

但是川普压根儿就不会面对欺诈善罢甘休,他会绝地反击,通过司法终止舞弊、挽救美国宪政和民主。我们知道川普任内,新任命的三名大法官已入禀最高法院。那么问题来了。

第三步,黑暗力量整合在历史最重要关头做最后一搏

面对美国建国史上最大规模的舞弊和对现有选举制度的颠覆,人们一定会想,为什么那么多力量集合起来反他?其实川普个性短长人们见仁见智,但更准确的说法是,川普的使命招致了仇恨。川普总统在《再度伟大——如何修复跛脚美国》这本书的前言里,道出了他的使命:

「忽然之间,那些从不关心大选,或是从未投票的人,涌向我们的集会。热情来自纯粹的爱以及热爱我们所做的事。媒体、政治家还有所谓的国家领导人表现出惊恐。但是我坚持不懈,面向民众,因为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金援,我也不需要别人同意我说什么、做什么。我只是要做正确的事。我必须要做。我别无选择。」

「我将撼动政治通道两边的建制派,因为我不会被收买。我想把美国带回来」。带回哪里呢?川普要「抽乾华盛顿的沼泽」,因此触动了大批政客和财团,无论左右的利益;川普要守护传统价值观、拒绝社会主义,因而招致那些白天在神坛上宣道,晚上去玩弄幼童的伪宗教的仇恨;招致了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就改变美国的教育,把孩子们带到远离信仰,远离家庭的所谓「自由派」的仇视中。不仅左派民主党,就连共和党建制派也有布什家族、罗姆尼家族、还有共和党的林肯协会都反对川普。川普总统尊重生命、珍视宪法、注重法律和秩序,他誓言,决不允许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这当然会触碰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共产主义政权——中共的根本,也碰触了中共在过去二十多年来渗透并最后征服美国的战略部署。当然也碰触了世界上所谓全球主义和其中的受益者,其中也有不少人关心中国的民主,至少口头上也反对中共的独裁,但是他们被川普挡了财路,也揭露了他们控制全球精神、文化和政治的野心,因此他们也怀恨在心。他们分布在北美、欧罗巴和中东。

所以川普总统执政期间乃至此次大选遭到的困难,是因为他对金里奇说的:他们都不知道,我才是那个真正的保守主义者,他真正的敢于守护传统、抗击邪恶。所以,挺川与倒川,并非简单的政治选边站,也不是仅仅用是否反共做标尺,这是关乎真相、道德、正信与良知。

第三步方案中,民主党人有他们背后的最后盘算。他们也预料了舞弊会被抓,预料到高院会行动,那又怎样呢?11月6日,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特雷·特瑞纳(Trey Trainor)对外表示,他确信,在仍在计票的各州中,选举欺诈行为正在发生。这次选举简直就是「非法的」。可是民主党人早就预料到这一步。

「去中央化」是美国投票制度的一大特色,美总计有超过一万种有不同规章的投票管豁权,选举难以被操控,他避免了强势政府对民主制度的干涉,但是他却无法防备没有道德和信仰的人对民主制度的玩弄。这一点美国建国先父华盛顿和杰弗逊都预料到了。

民主党人的算盘是这么打的:即便川普提出各种诉讼,各州和司法部取证调查,最后判决,需要数个月的时间;即便最高院提前介入,也不可能改变现有选举制度让选举重来。那么即便是现有选票部分作废,甚至出问题的县、甚至整个州的选票作废都有可能,川普即便取得优势,拜登也可提出异议。这个过程一旦拖过了1月20日,按照美国历史上的宪政危机处理,众议院可以推选总统,而众议院谁站得席位多就推谁的人,甚至万一两党争议极大,总统谁也拿不走,顺位上任的就是众议院议长,谁呢?民主党大佬佩洛西。这就是暗黑势力策划的完整的一套方案。从酝酿基层的选举舞弊,到“黑命贵”街头骚乱,借用疫情严重宣泄仇恨,到媒体政客配合,再到各国领袖按照惯例或心愿恭喜拜登上台,让充满争议的非法选举结果合法化,再到预备川普的反击,利用民主制度的完善与脆弱,达到佩洛西登台的终极指望。

德国和台湾对拜登贺电味道大不同

目前不少美国的传统盟友发来了对拜登的贺电,这一点就是暗黑势力策划的“生米煮成熟饭”的合法化的重要一步。但是难道这些百年民主大国能不知道这一点么?不会不知道,他们在主动配合。川普的存在让他们实在太痛了,这里我们只说说德国。

德国在2016年给川普的贺电中强调说,美德之间关系好是因为恪守了传统价值。其实潜台词是警告川普别离开西方共同的游戏规则:全球化和左倾的趋向。德国今年给拜登的贺词就是,两国回到了过去的轨道上共同应对巨大的挑战。看得出来,川普就是那个“挑战”,默克尔不用再担心德国汽车进口美国了,不用担心川普对北约经费逼得那么紧了。但是川普不批德了,穆斯林移民不一样对德国、对欧洲继续伤害么?看看这些日子的法国不就清楚了么?川普是那个给你动手术割瘤子的医生,你却把自己应该承受的痛苦,变成了对大夫的仇恨。

再说说蔡英文。蔡英文完全没有必要第一时间给拜登发贺电,你是忘记了民主党政府如何克扣对台军售、如何号称重返亚太却把台湾远远扔在军事演习和地区合作会议之外的么?甚至忘却了希拉里要拿台湾换中共手里的美国外债么?且不说感恩川普任期,台湾获得了最大的国际空间与安全保障,甚至开始走向美台建交的历史时刻,就说拜登上台,过去他对中共那份毕恭毕敬的奴才见到了主子的劲头,一个能出卖美国国家安全、军事科技的人,你能指望他会全力保卫台湾么?他对台湾作为第一岛链的认识,绝对没有他对台湾凤梨酥的认识更清晰。拜登不需要特别卖台,他只需告诉中共美国的第七舰队会比计划中晚到十二个小时就够了,就足以激发土匪下山的欣喜了。我想蔡英文的贺电完全可以再等等,要等尘埃落定,台湾毕竟不需要随大流,一份早到的祝贺不会给台湾带来更多的安全,反而失去了一份对真正朋友的守候。

无论如何,美国大选牵动着世界,现在这一刻,的确是扣人心弦的。

愿万王之王保佑美国、保佑川普和所有善良正信的人们

我们看到了拜登的“胜利感言”和他迫不及待的“新政”,他声称要在上任第一天重回《巴黎气候协议》,就是说,他承诺的对传统能源的善意,在他上台第一天就将背叛,那些指望着传统能源产业的主要摇摆州还看不清么?拜登说他“代表了全体美国人民”,这话熟悉吧?为什么共和党重量级议员格雷厄姆说,如果这次不抗争,共和党就再也没有可能问鼎总统职位了?因为民主党会跟中共一样,迅速剥夺人民的权利,用所谓的主流媒体,去跟人民日报、新华社一样发出统一的声音,这次美国媒体已经成功预演了一遍;会用统一分配的福利,换取你手中的权利,最后让你大声说,民主党把你养大,你要谢谢民主党妈妈。一切的提前表演,也让一切阴谋提前曝光。

但是川普没有放弃和退让,他解除了国防部长埃斯帕,因为他在对待街头暴乱时的软弱,抗拒执行川普总统的叛乱令。我们看到,川普在积极进行法律诉讼,尊重并捍卫美国宪法;我们更看到了他理解美国宪法的精髓,理解建国先父们的智慧,那就是——政府之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坏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政府;过去的一切经验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都宁愿容忍而无意废除他们久已习惯了的政府来恢复自身的权益。但是,当政府一贯滥用权力、强取豪夺,一成不变地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统治之下时,那么,人民就有权力,也有义务推翻这个政府,并为人民未来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愿万王之王接受川普的祈祷,保佑所有正直善良和及时摆脱邪恶、重回正信的人们。

责任编辑:翛然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