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江峰: 拜登大权旁落 究竟...

江峰: 拜登大权旁落 究竟谁在操盘白宫?

28
江峰:美国正在真切经历一场匪夷所思、极其不稳定的政治状态。(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5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现在白宫面临的现实危险已经远远超过拜登本人的身体精神状况,因为个人身体和精神不行了,只需宪法第25修正案就解决了。为什么现在要限制拜登的军事指挥权呢?关键就在于:白宫现在到底谁在当家?正是这个或这些“当家人”,在决定着美国生死攸关的大事。

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会为这一届政府的巨大的不确定性而身处危险!—— 江峰

如何应对美国重大灾难?川普、拜登云泥之别

德克萨斯州发生的极端寒冷天气造成大范围停电和水污染,尽管德州州长亚伯在2月12日宣布了全州进入紧急灾难状态,拜登两周之后的2月26日才来到德州,适时德州已经全面转暖。而在德州全面遭受灾难的时候拜登在干什么呢?当时拜登正在与孙女娜欧蜜(Naomi Biden)一同在美国总统大卫营(Camp David)度假。娜欧蜜在Instagram发布了和拜登一起在德州宣布灾难的这一天,在大卫营度假屋打电玩的照片。

拜登迟到两周抵达德州,而且还没有完全支持州长亚伯的救援计划。换成川普试试,早被左媒钉死了。还记得2017年的哈维飓风吧,8月26日登陆德州第三天8月29日,川普和第一夫人梅拉妮亚来到灾区,30日,风暴扭头又登陆路易斯安那州,说明当时德州的风暴还大得很。拜登两周后等天气变暖了才去德州的。

但是左媒怎么报导的?照片给一个第一夫人穿着高跟鞋登上直升机陆战队一号,然后说“对于梅拉妮亚,时尚比灾民更重要”,但它绝对就不会告诉你,梅拉妮亚在华盛顿登机穿的是高跟鞋,在灾区一路都是运动鞋;它更不会告诉你,这次德州亚伯州长的灾难申请本要覆蓋254个县,结果被拜登苛扣成77个县,宁肯要把钱花在非法移民身上,花在为四百年前的黑奴赔偿上,对正在遭难的国人则要如此苛刻。

形成更强烈对比的是:哈维飓风过后第二天,川普私人为灾区捐款一百万美元。德州的事情还没完,因为关于传统能源和新能源之间的矛盾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它会跟随着美国的极左社会主义思潮与传统思想的拉锯而走下去。

拜登自打脸颁超量行政令;民主党加快褫夺拜登行政权力

我们这里要探讨的是另一个思考方向: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它不会像中共那样,在武汉新冠疫情那么巨大的灾难当头时,北京照样可以开新春团拜会,习近平在疫情爆发两个月后才去武汉视察,媒体照样充满歌功颂德。在美国,无论两党谁来执政,对于巨大的自然灾害,总统总是要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并亲临现场善后的,拜登也不应例外,否则对执政力和政党的整个形象损害都会很大。而且这样自然灾害的背景下,露面是最低投入的政治秀,因为联邦本来就有拟定的救援方案,政治家一露面,灾民就会把联邦的救援当作你的关怀,甚至念你所在的某个政党的好。不露面或者说拖了那么长时间才能去露面,似乎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实在走不动,或者走得动到了现场也说不了话。从拜登到达现场的录像看,他的确语无伦次。

那么我们要认真想想,拜登上台后,一个月颁发了60条、甚至更多的行政命令,其中第一个星期就是37条,超过了拜登曾经讽刺的川普。拜登说过,靠行政命令立法的就是独裁者。那拜登肯定不会想进了白宫第一个星期就抹黑了自己,那么到底是谁操作的?一系列眼花撩乱的对欧洲盟友、对中共的政策走向都是谁定夺的?

结合近一段时间以来,民主党加快对拜登行政权力的褫夺,3月4日,共和、民主两党议员提出跨党派立法,剥夺拜登在中东使用武力的授权。这跟我上次分析的民主党人提出剥夺拜登核武使用权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渐进式地最终达到剥夺拜登作为美国三军最高统领的权力。因为直接那么做违反宪法,那么就一点点地剥夺。

醉翁之意不在酒,限制拜登军权折射白宫更大内幕

问题是美国总统不可能一直是拜登,过了四年新总统怎么办?也不能拥有武装力量的指挥权,那么美国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会因为指挥系统的断层立即大打折扣。这才是真正危险所在!

共和、民主两党无论谁都知道,这样做对美国的长期危害,但是也得这么做,说明现在白宫面临的现实更加危险,已经远远超过了拜登本人的身体精神状况。因为如果是那样,只是个人身体和精神不行了,只需要第25修正案就解决了,那是有法律摆在那里的,就是让副总统取代就行了。为什么要现在着急把拜登的军事指挥权拿下呢?即便是拿不下来,也要限制他的军事指挥权呢?

关键问题就在这里:白宫现在到底谁在当家?正是这个或是这些“当家人”,在决定着美国生死攸关的大事。行政令还好说,因为各州还可以根据宪法权力予以修正和阻止,但是战争权力呢?到底这些“当家人”各自代表了谁?是否会因为某个利益集团,甚至某个大公司的白宫代理人,就会把美国拖入一场战争、一场无妄之灾呢?

美国正在经历一个极其不稳定的政治状态

肯定的是,拜登的确有状况,不仅是刚才说的德州的例子,还有很多奇怪的地方。

记者凯尔贝克就指出了拜登执政后诸多反常之处:自从1月25日以来拜登已经有五个多星期没有露面新闻发布会,白宫的在线会议也都变成了保密状态。要知道,现在美国处于病毒大流行阶段,川普当年怎么做的?除了不断做新闻发布外,还要频繁接触保险公司、医疗系统、医药公司与疫苗研发,与各行政单位保持紧密互动。这一切现在都成了不可透露的内容,国家最关键的决策成了黑箱操作。其实为什么连与会者是什么部门、什么人都不能说了?就是因为主持会议的根本不是拜登,如果公布与会者,就可以轻松查证到现在白宫到底是谁在主持日常工作,谁在做哪个方面的主要协调工作。

原定拜登最迟2月23日要对全国发表国情咨文,直到现在也没有下文。美国民众到是聆听到川普在CPAC的演讲,吸引了3000多万观众。评论说,川普的演讲倒像是一个国情咨文。这种怪异现象的实质就是:美国的精神领袖和真正的权威在佛罗里达的海边;美国的最高权力在华盛顿沼泽,却是一个影子政府。

这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政治状态:内乱在强大法治和民主精神涵养与基督信仰下被抑制着,但是谁也无法肯定它哪一天不会爆发;对外呢?美国对全世界事务有广泛而深刻的介入,目前海外军事基地接近400个,海外驻军30万,常备核打击能力多数都在地区冲突高发地区。政治和经济利益肯定会牵扯美国某些利益集团,那么这些利益集团一旦掌控白宫行政权力,加上国防部战略决策的作战方案、执行过程被深层政府控制,上下穿一条裤子,那么一旦一个完全不代表美国共同利益的战争决定出现,美军是否就会为某个基金或科技公司大佬而战了?是不是匪夷所思?但这是我们正真切面临的!

影子总统所在的白宫正在由“四人帮”操盘

《趋势政治》(Trendpolitico)报导:影子总统所在的白宫正在由三个人担任著拜登角色。

  • 在白宫之外操控白宫的奥巴马

第一个人物就是奥巴马。在去年一直不看好拜登的奥巴马,根据《卫报》的报导,奥巴马以一种复仇的方式出现,首先他发表了美国历史上最畅销的总统回忆录《应允之地》,题目的含义恐怕我们某些网友已经看出来了,这里面代表着宗教溯源,宗教冲突历史;之后奥巴马接受CBS采访时候说,“拜登不需要我的建议,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他。现在,我不打算突然做白宫工作人员之类的工作。”

当被问及是否考虑担任内阁职位时,奥巴马偏转道:“有些事情我不会做,因为米歇尔会离开我,她会说,’什么?你在做什么?’” 什么意思呢?奥巴马表达过:如果不用走入白宫而做一些那里面的事情,她是非常愿意的。

如果仅从公开谈论来判断奥巴马已经控制白宫,还有些武断,那么我们要清楚他的这种表达,在美国政治历史上是罕见的!就像拜登突然冒出一句“我们拥有世界上最精致的选举作弊系统”一样。但是我们可以理解拜登的老上司奥巴马或许是真实的表述,特别是当我们看到美国中东政策迅速反转向奥巴马时代,就不难理解奥巴马那本书的题目了,“应允之地”,只不过应允者到底是上帝,还是阿拉呢?

  • 越权掌握国家情报汇总的贺锦丽

第二个人物,卡玛拉·哈里斯,中文叫贺锦丽。美国有线网报导说,贺锦丽在椭圆办公室用iPad直接接受情报通报,甚至在美国总统获得每日情报简报之后,她可以用情报专家的话,给予拜登最新更新。等于她不仅越权享有国家情报汇总的授权,还给予贺锦丽多开了一个后门:有直接渠道让她获得拜登都不能获得的情报资源。

另外一个就是贺锦丽可以直接与外国首相通话,甚至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电话给拜登没找着人,贺锦丽倒是春风满面的代表了。也就是说,激进民主党派别的政治人物显然已经获得了相当的白宫控制力。尽管贺锦丽也有愤怒的时候,那就是她没有收到袭击叙利亚的通报。由此看来,白宫还有直接操控这件事情的人。

  • “拜登行动背后的大脑”苏珊·赖斯

第三个人物,就是苏珊·赖斯(Susan Rice)。这个奥巴马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对于中东特别是整个伊朗问题的前后都是主要操盘手。现在她执掌拜登的国内政策委员会,这个任命就很有意思了:因为她一贯以对外事务出名,现在却把内政交给她,显然,对外的管道加上对内的人员使用,执行类似轰炸叙利亚这样的事情,一个命令下去直接就能落实到人头。内外大权一把抓。

国家情报局前代理局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认为,苏珊·赖斯是“真正的总统”,也是“拜登行动背后的大脑”。他在“周日早点”节目中说:“我认为您需要密切关注苏珊·赖斯”,“她将成为影子总统”。

  • “内阁总理大臣” 罗恩·克莱恩

但是根据观察,除了以上这三位众人知晓的人物外,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就是现在拜登的幕僚长罗恩·克莱恩(Ron Klain)。

《国会山》报导说,共和党议员们说,克莱恩是那个操控拜登木偶的人,给了他一个外号,叫做“内阁总理大臣”。最近的依据是,克莱恩在1.9万亿纾困法案的一些条件当中不肯让步,这样的姿态跟他名义上的主子拜登的表态明显不同。也就是说,作为白宫幕僚长,他并没有在执行拜登的意见。

克莱恩究竟是什么来头?拜登的首席法律顾问、他的撰稿人,换句话说,拜登都是在对着提词器朗读克莱恩的思想。在拜登最新传记《奔跑、生命,现在究竟什么才重要》这本书里描述了克莱恩,说他在广大公众中享有安静的形象,而在了解真正力量的人中拥有巨大的形象。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从极左翼的科尔特斯(AOC),到保守派评论员休伊特,几乎所有政客和专家都对克莱恩担任白宫幕僚长表示赞赏。

克莱恩担任过最高法院法官的助手,也担任过司法部长珍妮特的幕僚长,他还有一个最牛的经验,就是号称K街大亨。什么是K街?就是首都西北部,从乔治顿进市中心经过的一个区域,是美国最著名的说客团体、游说公司所在地。中共从2000年开始就大范围深度介入游说行当,照大陆爱说的一句话是:只要是钱能摆平的事儿都不是事儿。克莱恩当年辅助奥巴马时,就曾劝说奥巴马访问了位于加州的一家骗取联邦5亿资金的太阳能公司Solyndra,它的太阳能板、电池与主要的制造产地中国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里克莱恩和奥巴马到底有多少牵扯,分了多少钱,现在不知道。但是这样一个直接诈骗美国联邦资金的公司,克莱恩还要奥巴马去加持。最后案发到现在,竟然没有任何报导和后续结论,如果没有最深的利益纠葛是做不到的。

另外克莱恩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的埃博拉病毒总协调员的职务,让他对重大疫情对社会的影响,以及怎样利用疫情来实现政治目标,有非常深的理解和操作能力。可以说拜登整个Covid-19的疫情对策,都是出自克莱恩之手。那么因此而生的选举制度的变化和中间的组织策划,当然离不开克莱恩了。

美国和世界都因这届政府的巨大不确定性而身处危险

有意思的是,克莱恩跟美国防疫的最高医疗权威、担任川普防疫小组负责人,也是拜登首席防疫顾问的福西(Anthony Fauci)惺惺相惜,克莱恩说,福西是“历史上少有的最杰出人物”;福西也不忘克莱恩的举荐之恩,说克莱恩是“最佳幕僚长”。然而这两个人,从埃博拉病毒开始,到现在依然危害世界的Covid-19,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呢?

《司法观察》(Judicial Watch)网站近日报导,他们获得了福西和同事的301页电子邮件和其它记录,显示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根据中共的条件定制了保密表格,在世卫组织前往中国调查前,要求官员在没有与中共达成协议之前,不得交流。《司法观察》主席汤姆·菲顿说:”这些新的电子邮件显示,世卫组织和福西的NIH对中共控制Covid-19信息给予了特殊的便利”。

一个影子总统的后面,有诸多操盘手,而这些操盘手的后面,又是谁在秘密操纵呢?美国,乃至因为美国的强大而影响的整个世界,都会为这一届政府的巨大的不确定性而身处危险!说实话,面对随时可能爆发的危险,真有点想念那位饱受委屈而依然为美国和人民不愿放弃的金发老头了。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