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洪水淹佛脚 李锐女儿:三峡...

洪水淹佛脚 李锐女儿:三峡大坝防洪功能是负值

29
图为三峡大坝(AP)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9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2020年夏,中共病毒疫情未息的中国又遭遇一场数十年不见的严重洪灾。西南大都市重庆也有多个地点在长江第5号洪峰过境时被淹,洪水甚至淹到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乐山大佛的脚趾。被看作是世界最大规模的水利枢纽的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再次引发疑问。当年反对三峡工程上马的代表人物之一李锐的女儿李南央,近日在外媒专访中直指“三峡大坝不但是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未来只有炸掉,但当局不会这样做。专访中再次回顾了三峡工程旧事,她认为没有八九六四就不会出现三峡工程上马,它符合当时的第一把手的心态。

洪水淹至乐山大佛佛脚(网络图片)

据法广近日专访,三峡大坝陆续启动运行近20年,时起时落的质疑显示出人们对这座超大型水坝的隐患始终心有不安。生前一直坚决反对修建三峡大坝的中共元老李锐的女儿李南央接受采访时说,三峡工程是“中国共产党给中国造成的祸害”,“它根本就没有防洪功能!不是有限的问题”,“三峡大坝不但是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

李南央介绍说,三峡工程最初提出是为防洪,纯粹是为了防洪;再后来,就变成了发电、防洪、通航等这样一个综合性的工程。共产党执政后的第一次想建三峡工程,那一次被推翻是因为李锐和林一山(时任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在毛泽东面前的争论,毛泽东被说服了。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战争因素,那个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是否有第三次世界大战好像都在预料之中,所以毛也就没有再坚持。

后来文化大革命期间,话题又被提起,因为毛泽东后来已经不再提三峡,那时就开始修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葛洲坝。葛洲坝方案提交的日子是毛泽东生日的当天,(1970年)12月26日。这是在拍毛泽东的马屁。那时的主上派是钱正英(时任水利部副部长)。

但是葛洲坝工程后来做不下去了,就把林一山叫回来。林一山集中了一大批人马,在当时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他买了大量的三峡施工才需要的挖掘机、大型车辆等葛洲坝完全用不着的设备。他就是为将来建三峡。文化大革命一结束,马上又提出要建三峡,就是因为葛洲坝之后,这些人要吃饭。不过,那一次又被压下去了。

八九六四之后,三峡工程又一次提出,那是因为江泽民。他觉得他要是能把三峡这个世界之最上马,那他不得了:毛泽东没做成的事,他做了……为什么在这反反复复之间,永远是主上(主张上马三峡工程)的人占上风,就是因为它符合当时的第一把手的心态。

但最后决定工程上马是1992年人大通过的“关于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决议”。主张工程上马的一方取胜。这是在八九六四发生三年之后。

李南央说,1989年2、3月召开了人大会议。当时三峡工程再次提出。在大会同时,在人大会堂旁边的欧美同学会,戴晴(前《光明日报》记者)就带《长江,长江》这本书召开新闻发布会,而且把书放到人大代表们住的旅店的小卖部卖,就形成一种声势。在那次会议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就说:五年之内不再谈三峡工程,这是一个长远话题。那是在1989年,六四前几个月,人大政协会议,把它否掉了。后来,六四之后,戴晴被抓,这本书就被定性为“为动乱和暴乱作舆论准备”,书中的共产党官员,特别是国家计委的官员,都遭谈话。因为戴晴是“动乱分子”,所有参加这本书写作的作者也都成了“动乱分子”。就这样以六四“动乱分子”的口实把这本书禁止,化为纸浆,把这些人一网打尽。

李南央说,从1991年开始“下毛毛雨”(1991年3月江泽民一则相关批示中的原话)。1991年中国新年,王震等一批人在广东那边开座谈会,说三峡工程一定要上……就上了。

李南央认为,如果没有八九六四把反对三峡工程的人等同于动乱分子,就不会有(工程上马),因为当时姚依林说得非常清楚:五年内不谈。而六四之后为什么三峡能够上马,是因为江泽民就任第一把手,他什么都不会,需要立下自己的基位,就又是治水。

今年7月以来,中国南方汛情严重,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再次引发注意。中共官方媒体一方面强调三峡发挥了防洪功能,但官媒另一方面也表示,三峡并不是万能的。这种自相冲突的说法更引起质疑。

李南央表示,三峡大坝根本就没有防洪功能!不是有限的问题。因为三峡论证的时候没有综合性论证,也就是统一起来的论证,都是各个小组分别论证。泥沙组说水库是斜的,防洪组说水库是平的。黄万里一直说如果建起大坝,会造成泥沙淤积,慢慢就会把重庆淹掉,水库也会淤死。但泥沙组论证的时候说,水库是斜的,水流动的力量,可以在汛期放洪的时候,把泥沙冲出去;但是防洪组说水库是平的,如果坝前蓄水到175米,可以达到221.5立方米的蓄洪量……多可笑。如果有综合论证,这两个组可以穿插在一起,看哪个数据是对的,哪个数据是错的。

李南央说:“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哪有科学呀!”

李南央进一步解释为什么它完全没有防洪功能。

她说:“防洪功能是:洪水来之前,水库放水至145米,腾出防洪库容。洪水来的时候,水库可以蓄水到175米,这样就有221.5立方米的防洪库容。这是说三峡水库是一个平面水库。但实际上运行起来,水库根本不是平的。如果水位在洪水到来的时候蓄水到175米,那么重庆水位就会到221米,就淹死了!今年蓄水到157米的时候,重庆就已经内涝得一塌糊涂了!根本就不敢蓄水防洪。而且,当时讲得非常清楚,因为长江不是只有上游有洪水,中下游的泗水、汉水、资水等都是有洪水的。今年为什么涝得这么严重,就因为下游也发洪水,上游如果再泄洪,下游根本受不了。当时就说三峡选定的坝址只能挡上游的洪水,对中下游的洪水完全没有作用。”

李南央表示,三峡大坝不但是防洪功能为零,而且是负值!因为如果没有三峡大坝,加固荆江大堤,按照50年代那样利用泄洪区。泄洪区只许农耕,不许有城市、工业。实在水太多时,把堤坝扒开,让洪水进入蓄洪区。家家有高坎,家家都有船。如果高坎不能把洪水挡住,那就坐船逃生。农田淹了没关系,上游淤下来的肥泥定能让来年大丰收……这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本来应该是自然泄洪,荆江大堤能够护住就好,护不住就泄洪。现在是完全靠调度。王维洛说长江上有很多坝,都有计算器调节放闸放水,有一个地方出错,整个系统就乱套,再无法调回。计算器是人来操作的,但人是会出错的。

三峡大坝开启11孔泄洪(网络图片)

李南央还指出,毛时代还有“人定胜天”的一种荒谬的狂妄,所谓“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是,到了邓小平所谓的改革开放,又出现新的情况:就因为不改体制,只有经济改革,结果是贪官遍地,人人追求利益,这就做大了李鹏家族的利益集团。就是说已经主要不是毛时代的妄想了,而是利益集团促使三峡工程必须要上。三峡上马后,李鹏的家族就可以腰缠万贯,而当地的官员有了三峡,有的变成了副部级干部;三峡以后又有南水北调,产生一批副部级、部级甚至国级的干部:一批的利益集团都扒在三峡上吸血,吸老百姓的血。

她认为三峡大坝今年就已经完全没有防洪功能了。不但没有防洪功能,对下游还造成了极大祸害。以后想挽救就只有炸,无路可走,但她认为中共当局是他们不会炸的,绝对不会炸。

旅居德国的水电专家王维洛博士今年6月接受本台采访时也表示,中共当初建坝的主要理由是防洪,但所有目标里唯一达到的是利用水能发电。去年长江下游已经淹的很厉害,现在洪水又淹了很多地、很多房子,三峡大坝没有防洪的效益,完全无法向国人交待。

王维洛认为权衡利弊,拆除三峡大坝是最好的办法。但三峡大坝是攸关中共党国存亡的面子工程,只要中共在,它就不会主动去做。除非是自然灾害或者战争,才可能把大坝拆掉。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推荐阅读  沉寂30年 千张六四新照将面世!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