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張寧看相奇遇揭秘轰动一时的...

張寧看相奇遇揭秘轰动一时的林立果選“妃”

張寧年輕時的舊照。 (網絡圖片)
張寧是當年林彪之子林立果選中的“妃子”,70年代她的名字可以說是家喻戶曉。

1997年,張寧在香港出版自傳《塵劫》。1998年,她的自傳在大陸出版,書名是《自己寫自己》。當時的大陸版責編回憶張寧自傳的出版風波,表示此書出版後,受到讀者歡迎,但對此書不敢有任何宣傳,生怕惹麻煩。但是,麻煩還是來了。後來一份痛斥自己的“彙報”,最終幫助全社過關,《自己寫自己》從此在圖書市場消失。

張寧在自傳中講到了自己看相的奇遇,標題為“姜教授看相”,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也可見於張寧的《塵劫》一書411頁(香港明報出版社2003年9月第9版)。

據書中介紹,為張寧看相的姜教授是南京的一位知名星相家,曾是某學院教授,出身富家子弟,抗戰時期避居重慶認識並拜了師博學藝。一次應驗令他折服,開始從科學角度研究星相,結下不解之緣,一研究就研究了四十餘年,頗有獲益。

一九八二年初,張寧經熟人介紹,在一座民宅小院見到了這位隱居已久的星相家。姜教授表示自己研究星象,不問姓名,不問生辰八字,只看骨骼、紋理、膚色。他說出了讓張寧信服的她已經走過的前半生發生的事,和一切都是未知數的她的後半生,對於後面的部分,當時的張寧還不怎麼信。但是讓張寧震驚不已的是,兩段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秘密都被算了出來。

“十六歲你在異國他鄉有一次飛黃騰達之機,可惜沒有衝上去,不然,你現在在國外是一位榮華富貴之人。”我(張寧)心內又是一驚,印尼險遭綁架那一幕,事後領導守口如瓶,就是“文革”最亂的時候也沒掀這個秘密,他怎麼算出來的?

“你十七八歲到二十歲,龍虎鳳三魁聚首,平地一聲炸雷,可惜又沒衝上去,否則,不論是虎是龍,你這鳳都是第一夫人。”

我內心更加震驚,林立果的事已公開.全國誰個不知哪個不曉?毛遠新的事可沒人知道哇,我肚裡裝的秘密也被他算出來且不說,一九六八年正是我十七歲,第一次進京;一九六九年十八歲,第二次進京;一九七一年二十歲,林彪出事,我關進專案組又遇毛遠新,難道世上真有神算科學?我默思不語。

姜教授算出:張寧二十四五歲的際遇最糟。一生有三次婚姻。失敗的婚姻是二次。沒有結婚就死掉的那個人才是她第一個丈夫,有緣無分。等到她三十八九歲,至遲四十歲,生命中真正的本命夫才會出現。張寧將隨他飄洋過海。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這朵被關置在暗室里的花,就會重見陽光天日。

當時張寧的婚姻雖然出現危機,但兒子已四歲,她並不想離婚,對這樣的“結果”非常排斥,認為四十歲再嫁簡直荒謬可笑。自己一輩子生死都不會離開故土。但是姜教授說“一股客觀的勢推動你,到時環境逼迫你不走也得走。” 這讓張寧內心感到不安。

張寧好奇地問: “你認為是科學嗎?” 姜教授答: “應該說是一項人們還未認識到的科學。打個淺顯易懂的比方:一棵樹,要知道它經歷了自然界多少災難,它年齡有多長,把它鋸開,從樹輪上分析樹齡,從樹質中的疤痕和樹皮、樹枝軀幹的形狀分析它經歷過自然界多少災難。—切東西都有痕迹,有它自然發展的軌道。人也一樣。”

張寧發現姜教授一隻眼近乎失明,向他介紹眼科專家勸他去做手術。他解釋說不是眼疾問題。他認識的醫學專家不少,治不好他的眼“病”。他的祖爺和師傅眼睛都無疾而瞎,他自己的視力左零點一,右還不到零點一,身體各部很好。他料定自己將來一定失明。祖師爺到他三代瞎子,泄露天機的報應。聽來很玄乎,只有當事人心裡清楚,旁人無可非議。

對照張寧一生的經歷,姜教授說的真是奇准啊

史料記載:張寧父親叫張富華 。張寧的母親是山東人,當時比較有名的美人 。1949年底,張寧在南京出生。

中共建政後,張寧的父親擔任華東榮軍總校政委,兩年多後,因肺氣腫病倒,1957年病逝 。

1960年夏,三團(總政、空政、南京軍區)聯合招生,招生年齡在12歲至14歲,優秀者可以上下浮動一兩歲。張寧被三團同時看上,前線歌舞團捷足先登。1960年8月,張寧穿上了特製的小軍衣,很快成了學員“尖子”,擔任前線歌舞團的領舞。

1965年1月,前線歌舞團以中國青年藝術家代表團的名義,出訪印度尼西亞。當時16歲尚不足的張寧,身高1米68,長相出眾,她的美貌在當時的前線歌舞團無人能及。在赴亞非會議所在地印尼演出時,美麗的張寧便把印尼總統蘇加諾的兒子迷住了。這位印尼王子竟然如醉如痴地追求了起來,還通過大使館來說親。可是張寧是去“表演”的,不是去“和番”的,王子的迷戀難免落空,誰知他情有不舍,差點動武力搶親,弄得中國代表團虛驚不斷,張寧被隨團的保安人員保護得寸步不離。

躲過了印尼王子的追求,張寧卻被林彪、葉群選入“侯門”,做了空軍“少帥”林立果的未婚妻。

1971年“九.一三”晚,林彪和他的妻子、兒子林立果乘坐的飛機墜毀於蒙古境內。當時,這位尚未過門的媳婦竟一無所知,還悠閑地與一些林辦中人在欣賞文藝電影之後,安然就寢。

“九.一三”之後,張寧因“林案”被禁,她對公婆和未婚夫的喪生異域還是一無所知,軟禁逾月,直至上面派員提審,她才得知消息而當場昏厥。醒來後,痛不欲生,撞門栓求死,被搶救過來帶傷入獄,一關數年。

此後不久,她又成為了毛遠新的相親對像。她坦言:“我正是因為服從組織,犧牲自己的真情實愛,才落得今日下場,今後,再不要組織管我的事!不管誰說我都不聽!”

大概因為她是“林立果的人”,又如此倔強桀驁,毛遠新不知是怕影響太大,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對張寧的騷擾總算沒有再持續下去。

直到4、5年後,張寧在父親舊時好友的幫助下才得以出獄。

出獄後,張寧隱姓埋名被分到了當時的南京太平天國博物館,化名李亭。後來與林彪“四大金剛”之一的邱作會手下的一個警衛員結婚,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晨晨。後因性格不合兩人分手。

後來張寧被當地的一個流氓糾纏。張寧不肯屈從於他,這個流氓懷恨在心,害死了張寧的兒子,由於張寧的特殊身份和殺人兇手的活動,張寧有冤不能申。

張寧與丈夫林賽圃以及兒子的合影。 (網絡圖片)
張寧與丈夫林賽圃以及兒子佛欣的合影。 (網絡圖片)

後來張寧和美籍華人林賽圃結為伉儷,遠嫁到美國。張寧說她在新婚之夜的晚上,她幾乎要驚叫起來了,因為林賽圃的側面和林彪太相似了。婚後張寧的生活很幸福,並且又有了一個兒子佛欣,令人驚奇的是他和晨晨長相極為相似,更為奇特的是在他的左臂上有一個和晨晨一模一樣的麒麟痣,就連形狀,位置都是一樣的。

那個當年殺害晨晨的男子,於1995年因為別的案件被捕,他一五一十地向公安機關交待了十幾年前殺害晨晨的經過,此人于當年被處決。

張寧一生的經歷過程被姜教授說的奇准,發生過的和後面的發展都像按照劇本演出一樣。人的生命可能冥冥之中都是神在安排着!

 

(本篇文章和圖片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並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