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汉森教授:默克尔渐行渐远 ...

汉森教授:默克尔渐行渐远 川普撤军 欧洲担心德国重蹈覆辙

28
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军事历史高级研究员汉森教授(Victor Davis Hanson)。(SOH,file)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4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军事史资深研究员维克多·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表示,由于德国总理默克尔施行与美国渐行渐远的政策,川普总统最近下令从德国撤走部分美军是正确的。美国不应为德国承担巨额国防开支。但是德国有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侵略历史,这是川普政府和其他欧洲国家需要警惕的一件事。

汉森教授周日(8月23日)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说,川普总统最近下令将驻德国的美国军事人员减少12,000人。这样一来,还有约24,000名美国士兵仍留在德国。

撤出的部队中略有一半以上将返回美国,其余的将被重新部署到其他北约成员国,例如比利时、意大利,也许还有波罗的海和东欧国家。

据说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减少美国驻军很生气,她声称这将“削弱(北约)联盟”,德国几十年来为美军基地服务的商业利益将因为撤军而受损。

但默克尔肯定不会感到惊讶。六年前,所有北约成员国都承诺将其国民生产总值GDP的2%用于国防。然而,到目前为止,在29个北约国家中只有8个遵守了诺言。

德国的国防经费仅占其GDP的1.4%。作为北约最大、最富有、最强大的欧洲成员国,德国为北约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不好的榜样。

默克尔不遵守2014年的承诺,也给不太富裕和影响力较小的北约成员国提供了不履行义务的理由。

德国肯定知道2020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也是象征冷战结束的柏林墙倒塌29周年。

在未来的某一天,欧洲有足够的信心成为美国的全面国防合作伙伴,而不是一个80年的客户吗?

当然,北约仍然可以为欧洲提供共同的防御能力,但只是习惯性地过分依赖美军。当欧盟的国内生产总值几乎与美国相当时,这种依赖似乎变得越来越奇怪。

更重要的是,北约现在最明显的威胁主要与其流氓成员土耳其有关,尤其是土耳其对希腊的欺凌,以及其在中东日益膨胀的好战性。

俄罗斯始终对欧洲构成威胁。但是可能的爆发点不会是在德国边界上,而是向东在波罗的海国家,或俄罗斯与波兰的边境上。

此外,不顾美国的反对,默克尔政府已与俄罗斯达成了一个庞大的天然气协议,而俄罗斯目前正受到美国的一些制裁并且缺乏现金。

据说俄罗斯对德国的能源出口每年可为俄罗斯赚取100亿美元,一旦通往德国的输气管道完成,其收入还可能翻倍。

默克尔喜欢向世界宣讲道德,但是大权在握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究竟有何高尚呢?他最近吞并了克里米亚,现在似乎又对白俄罗斯虎视眈眈。

就像现代的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Justinian)夺回了许多失落的西罗马帝国一样,普京似乎认为他可以重新夺回失落的前苏联加盟共和国。

在最近的民意测验中,德国人比欧洲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反美。虽然大约有75%的美国人认为美国与德国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德国人对美国有这种同样的感觉。在一些民意测验中,有近一半的德国人希望美军撤离。

要知道,在所有欧洲国家中,德国对美国的年度贸易顺差最多,多数年份都在约550亿至700亿美元之间。川普政府表示,这主要是因为不对称的关税,德国的保护主义更严重。

现在德国统一了,富有了,并且经常发脾气,而苏联的威胁在很大程度上也结束了。似乎是德国,而不是美国,改变了曾经牢固的关系。

默克尔是否真的相信,如果她的国家与北约历史上最大的威胁国(指俄罗斯)达成重大协议,民意调查中成为欧洲最反美的国家,并且仍然拒绝履行其增加国防开支的诺言,德国仍然值得美国驻军36,000人为其加强防御吗?

川普政府和其他欧洲国家可能会警惕一件事情。

成立北约的初衷有以下三个:阻止一直虎视眈眈的俄国进入欧洲;让经常奉行孤立主义的美国进入并帮助保护欧洲;让不甘寂寞的德国消停,以免其重蹈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侵略。

换句话说,在过去的80年中,对一个常常不友好的德国作出巨大国防承诺的目的,不仅是建立一个中央军事基地,以保护欧洲免受俄罗斯长久野心的侵害,而且还提醒德国其过去重蹈覆辙的历史。

现在看来,第三个初衷显得过时和滑稽,但它并没有完全被遗忘。这就是为什么当美军离开德国时,许多欧洲人和一些德国人感到担忧的原因。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