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国人忧俄步中共监控之后尘 ...

国人忧俄步中共监控之后尘 经典反共名著《1984》走红俄罗斯

分享
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和他的小说《1984》。(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9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小说《1984》成为俄罗斯近10年来最为畅销部文学作品之一。该书出版于1949年,是一本经典的政治讽喻和反乌托邦科幻小说。书中讨论的极权主义的扩张,当局无处不在的监控和监视,以及洗脑和思想改造、政治宣传和修改历史等等,在俄罗斯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共鸣。有分析认为,许多俄罗斯人担心,国家正步类似共产中国的随处监控和审查之后尘。

据美国之音报道,俄罗斯出版集团“Eksmo-Ast”上个星期对媒体表示,这个集团所经销的最近10年来在俄罗斯最为畅销的两本书分别是:英国作家奥威尔的反乌托邦、反极权政治讽喻小说《1984》,以及美国作家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的《蒲公英酒》(Dandelion Wine)。

小说《1984》于1949年出版。在小说中描述了一个噩梦般的集权社会,老大哥(Big Brother)是掌控社会的权力集团永远正确的最高领导人,他为了维持和巩固其凌驾社会的绝对权力,对社会成员实行全方位的监控,不但监控他们的行为,也监控他们的言论,还监控他们的思想。他不知在何方又无处不在。他总是那张表情,那副神秘的笑脸,他监控着人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小说的主角温斯顿·史密斯(Winston Smith),是一名外围党员,他在“真理部”工作,“真理部”是负责宣传和修改历史,他的工作是重新编写过去的报纸,好让历史记录一如既往地支持政党的发展路线。“真理部”的工作者会视此行为为“纠正错误”,尽管他们实际上是以虚假的资讯取代真相。该部的大部分工作者也积极地销毁没经修订的所有文件;这样一来,就没有证据证明政府干扰历史记录。温斯顿是一个勤劳且精巧的工人,但暗地里憎恨党并且梦想着反叛老大哥。温斯顿透过与小说部的工作者裘利亚保持性关系来开始他的反叛行为。

书中讨论的极权主义的扩张,当局无处不在的监控和监视,以及洗脑和思想改造、政治宣传和修改历史等等,与作者的另一部作品《动物庄园》一样,都是经典反共名著。在前苏联时代,这两本小说都被列为禁书;而在当今的俄国社会,对这两本书的共鸣正在愈来愈强。

俄国时事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指出,俄罗斯与中共的关系愈来愈紧密,许多俄国人知道在中国无处不在的监视,再加上莫斯科当局开始加强控制最后一块自由阵地-互联网,使得《1984》愈发贴近人心。一提到中国,俄国人就会想到共产党和安全单位对每个人天罗地网般的监控。俄罗斯人忧心走上中共监控之路。因此,俄国近年的许多示威活动中,一个主要口号即是“俄罗斯不是中国”。中国已经被人们普遍认为是一个最接近于《1984》所描写的那个噩梦般的集权统治登峰造极的国家。

报道说,在西方国家,计算机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日益发达首先给了技术公司庞大的监控能力,使它们得以掌控用户的种种隐私信息以便进行更有针对性的广告投放。随后,政府利用这种技术对公民进行监控。

但在西方民主国家,政府对公民的监控至少在理论上、而且也常常在实际上受到法律和选民及其代表的挑战和制约。因此,西方国家的政府不能用非法监控得来的信息抓捕公民,给公民定罪判刑。

然而,在实行共产党一党老大哥统治的中国,政府可以任意调遣任何资源对公民实行全方位的监控,以非法得来的得来的信息抓捕公民,给公民定罪判刑。为了方便掌权的中共监控公民,中共也可以操纵它掌控下的中国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十拿九稳地制定和通过中共所需要的任何恶法,从而使“法治”也变成了噩梦。

网络监控如今虽然在世界各国多多少少都存在,但在诸多观察家看来,中国的网络监控之所以最受关注,是因为中共当局在网络监控方面所投入的人力物力大大超过全世界任何国家,绝对是名列世界前茅。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在肆意践踏法律或随意制定恶法以实行对公民全方位全天候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控的意愿和能力方面也是世界第一。

尼科里斯基表示,近10年来,俄罗斯当局对异议者的政治迫害一年比一年严重,对人民的监控也变本加厉,新闻等各种审查逐渐收紧,并广设监视镜头和网络等。

据俄罗斯媒体消息,莫斯科市政府星期五(1月17日)宣布公开招标,为首都交通领域的人脸识别系统征集电脑设备供应商。俄罗斯内务部长去年10月就曾表示,当局正在首都地区布设更多的具有人脸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如同《1984》中的“老大哥”注意着人民的每一个行动。这些都让许多俄国人感到国家会倒退回苏联专制时代。

据报道,小说作者,英国左翼作家奥威尔早年曾参加过西班牙内战,因此也目睹和经历了当年共产党阵营内斯大林式的清洗和内斗。

《一九八四》出版之后,奥威尔在给朋友的信中曾经提到过他撰写这本书的初衷:“我并不相信我在书中所描述的社会必定会到来,但是,我相信某些与其相似的事情可能会发生。还相信,极权主义思想已经在每一个地方的知识分子心中扎下了根,我试图从这些极权主义思想出发,通过逻辑推理,引出其发展下去的必然结果。”

《一九八四》耗尽了奥威尔的全部精力,在1949年该书出版后不久,1950年一月,奥威尔因肺结核(肺内一条血管破裂而大出血)去世于伦敦大学医院。

责任编辑:常青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