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官员封城争功?逆转!武汉公...

官员封城争功?逆转!武汉公民状告政府一月封城违法

45
1月23日凌晨,武汉官方在医疗资源、生活物资短缺的情况下封城(AP)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3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武汉肺炎,或称中共肺炎)去年底在中国武汉开始爆发,当局初期在隐瞒疫情后又突然封城,制造人道灾难。继有受害者家属因向当局追责索赔而遭打压,近期又有武汉市民向武汉市政府提起诉讼,状告疫情初期仓促下达的封城令违法。有意思的是,此前官员曾为封城争功。

武汉公民状告政府一月封城违法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10月31日报导,湖北武汉市民姚青10月22日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武汉市政府在疫情初期仓促下达的封城通告违法。

姚青表示,一年前,她因为武汉城市建设造成她的住宅损毁一事与社区工作人员发生冲突,在维权过程中她的手臂遭到工作人员拉扯而受伤,不得不进行理疗来康复。她此次状告武汉政府封城令违法是因为在武汉封城期间,居委会和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互相推诿,她多次申请外出就医均被驳回,给她的手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姚青说:“我当时给江岸防疫指挥中心打了电话,当时给我的回复是没有车送你,也没有医院可以做理疗。由于封城期间我的手不能做了理疗,导致现在手的伤害很难恢复了,我工作也没有了,生活也有很大的困难。”

由于中共隐瞒疫情,一直强调中共肺炎不会人传人,直至1月20日习近平做“指示”,官方专家才承认病毒会人传人,并且病例突然激增,但其时疫情已失控。到1月23日凌晨,武汉官方在医疗资源、生活物资短缺的情况下发布第1号通告,自上午10点起,关闭所有出入武汉的交通途径。2月10日第12号通告生效,封锁全市范围内所有住宅小区。

此时距国家卫建委确认中共肺炎为乙类传染病仅过去三天。封城期间,武汉市民生活物资短缺、物价暴涨、医疗系统超负荷运转的情况屡见不鲜。

姚青说,在被迫关在家里的两个多月里,采购食材和生活用品只能依靠社区工作人员。然而由于人手不足和工作效率低下,居委会只给她采买过三次,生活质量受到严重影响。

封城制造人道灾难 官方封锁消息

事实上,中共当局在疫情爆发后,武汉市和湖北省仓促宣布封城封省,导致不计其数的人道灾难,但中共控制下的媒体对这些人道灾难没有任何报导。

封城后民众得不到有效救治,患者大量死亡,几乎是“坐地等死”,只能“听天由命”。还有许多人死于封城期间他们原有的疾病得不到应得的治疗。这种死亡中国官方一直隐匿不报,中国媒体则整齐一律地奉命不刊登这样的新闻或评论。

身在武汉的作家方方在2月9日的“封城日记”中写道:“这一次灾难,对于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绝望:是呼救无用,求医无门,寻药无着的绝望。病人太多,床位太少,医院也猝不及防。剩下的,除了等死,又能如何?”“我们都已经被封在这里十多天了,见到那么多的惨绝人事。如果连发泄一下痛苦都不准,连几句牢骚或一点反思都不准,难道真想让大家疯掉?”

中国各地随后纷纷出现的各自为政的封城、封路乃至封门的举措,甚至连官媒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无法无天,太过分。

当局封城又没有配套人道救助,不断传出有人跳楼自死甚至是活活饿死。

许多法律学者和观察家指出,武汉市和湖北省的封城是无法无天的操作。来自中国的律师祝圣武和中国法律学者腾彪对美国之音指出,武汉和湖北的封城,以及中国其他地方的封城都没有经过正当和正常的法律程序。全靠当权者一声令下。

而武汉民众对外界透露的消息显示,正是由于中共官方隐瞒疫情,才导致疫情迅速扩散。这也是目前世界各国追责中共的原因。

此外,中国国内第一起公开提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追责索赔案的原告、武汉市民张海,也在坚持为他因政府渎职而去世的父亲维权。疫情初期,因武汉政府瞒报疫情并打压真相,张海的父亲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返回武汉就医,随后在医院中感染中共病毒身亡。张海6月对中共当局提出起诉,要求赔偿约200万元人民币。当局拒绝受理,并威胁他中止诉讼。

张海曾于10月18日告知本台记者他写了一封致习近平的求助信,当地南山派出所警察随后以“人口普查”为借口,对他家三口人进行“人脸识别”的监控,并多次骚扰他们。

张海还表示,他于10月19日向湖北省、武汉市两级政府递交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疫情期间“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在10月30日他收到政府回执,申请被驳回,回执称“所申请事项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调整范畴”。

尽管政府和司法部门对公民维权案件的消极处理使姚青丧失信心,但她表示会坚持追责。她说:“我看到之前也有另外的武汉市民起诉政府,都被拒绝和公开,我相信我的案子也会被一样处理。”

有旅美法律学者认为,中共的防疫以牺牲人权等公民的基本权利为代价。但中国基本的政治和司法制度没有任何改变,一党专制体制最终决定了公民无法向政府追责。

中共官员上下为封城争功 其实是背锅?

作为疫情中心的武汉市于4月8日解封。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3月26日曾对官媒表示,武汉封城是她向中共高层献计。这与之前官方报导并不一致。

此前,武汉市长周先旺曾公开称,封城是武汉市当局做出的决定。周先旺1月27日接受中共央视采访时说,23日关闭离汉通道,“是非常艰难的决定”。

但周先旺当天还就隐瞒疫情问题向央视表示,疫情“披露的不及时,这一点大家要理解,因为它是传染病,传染病有传染病防治法,它必须依法披露。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这个信息以后,授权以后,我才能披露,所以这一点在当时有很多不理解”。周先旺的表态,被中国内外广泛认为是在“甩锅”,且是“把锅甩给习近平”。

而派驻湖北指导中共肺炎疫情防控的中央指导组2月20日在武汉举行记者会称,封城的决定是按照习近平的指示和要求。

当天,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说,副总理孙春兰身兼中央指导组组长,1月22日到武汉时,“按照总书记的指示和要求,要求武汉要进行交通的隔离,就是通常大家所谓的‘封城’”。

这次中央指导组的官员将封城的责任推给习近平,与之呼应的是,1月28日,根据央视报导,习近平在北京接见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时,亲口表示在中共肺炎疫情的防控中,“我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宣示了自己在防疫作战中的领导者角色。但外界认为,这恰恰是一口最大的锅。

责任编辑:翛然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