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港前立法會主席爲“一國兩制...

港前立法會主席爲“一國兩制”做全新解釋 輿論譁然

13
圖爲香港立法會(圖片來源:AP)

【希望之聲2021年3月8日】(本台記者楚雲珒綜合報導)香港移交主權之前,中共前黨魁鄧小平做出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即香港保留原來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政治制度、金融體系、法律體系和對外關係50年不會改變。然而現在50年還未過完一半,中共就開始反悔,近年來加大對香港管控和鉗制,導致香港的民主、法治、自由全面下降,香港泛民主派更批評一國兩制“名存實亡”。針對“一國兩制”的說法,香港前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近日接受採訪時認爲,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指的不是政治制度而是經濟,引發軒然大波。就連親共港媒都認爲此言論十分不妥,是曲解一國兩制的真正含義。

2019年香港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中大獲全勝,令北京極爲憤怒,同時對香港建制派相當失望。有消息稱,北京認爲現任香港特首沒有處理香港問題的政治智慧,而爲防止香港形勢脫離中共掌控,北京強行介入通過《港區國安法》、褫奪議員資格等。近日,港府抓捕47名參與立法會民主派初選的人士,目的就是集中打擊民主派的力量。與此同時,香港紅色媒體在今年2月底放出風聲,稱今年人大會議將對香港的選舉制度進行修改,確保“愛國者治港”,將民主派人士直接隔絕在公職之外。而人大日前公佈的會議議程中已經明確列出會審議香港選舉制度修改案,意味着今後香港的立法會可能將民主派的聲音全部抹殺。

針對修改香港選制的問題,香港前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日前在接受深圳衛視《直播港澳臺》採訪時稱,目前香港運行的這套選舉制度不可行,她建議改變“單議席單票制”,實行“雙議席單票制”。她提出必須將一些“不愛國”的人置之門外。

範徐麗泰還提到,“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我認爲說的是經濟制度,而不是政治制度。因爲要改變政治制度,就需要通過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或備案才能實施。

範徐麗泰是香港建制派政治人物,曾任中共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首任香港立法會主席。她在2018年“兩會”期間接受外媒採訪時聲稱支持修改憲法及習近平連任(職務終身制)。

“愛國者治港”已成爲今年中共宣傳香港政策的熱門詞彙

兩會召開前夕,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2月22日在一次北京專題研討會上強調“愛國者治港”,重新定義“愛國者”就是要愛黨,當時有傳媒稱,夏寶龍的講話是爲加下來的兩會修改香港選制定調。

3月4日,中共兩會開幕,中共政協主席汪洋在政協會議上作工作報告時,針對香港問題,未提及“一國兩制”,而是用“愛國者治港”表達。

中共全國政協工作報告歷年來針對香港問題,多會提及由中共前黨魁鄧小平當年制定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十二字治港方針。但在去年的報告中僅剩下“緊緊圍繞推動‘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今年則連“一國兩制”都未提及。

3月5日,中共當局提議立法,通過改變選舉香港領導人的選舉委員會,從而加強中共對香港日益專制的控制,賦予中共新權力提名立法會候選人。

“一國兩制”,是中共前黨魁鄧小平在1980年代爲實現統一目標所提出的憲法原則。同時,該原則及中共政府就1997年後的香港特區所作出的承諾均寫進《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作爲香港的憲制性文件。

鄧小平在1984年會見港澳同胞國慶觀禮團時聲稱,“我們在協議中說五十年不變,就是五十年不變。我們這一代不會變,下一代也不會變。”

一國兩制的核心內容是高度自治、司法獨立、新聞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普選,還有50年不變。

在香港1997年移交主權後的50年,香港保留原來的資本主義經濟制度、政治制度、金融體系、法律體系和對外關係。作爲“特別行政區”,香港有自己的“微型憲法”,《基本法》。

但近年來,香港民主派不斷批評“一國兩制”是中共的謊言,如今“港人治港”變成“愛國者治港”;“一國兩制”在親北京建制派的眼裏從多個體系變成了“經濟制度”。

時事評論員袁斌認爲,距離香港主權移交不過才24年,50年的一半還沒到,中共的治港政策就由“港人治港”變成了“愛國者治港”,再次證明中共純粹就是個說話不算數、毫無誠信的流氓黨!

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曾對英國媒體表示,總體而言,北京遵守了在香港移交主權時對英國和香港的承諾,但最近幾年,尤其是習近平上臺後,“越來越多跡象表明北京在收緊對香港的管控和鉗制”。

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是經濟制度還是政治制度?

範徐麗泰上述對一國兩制的表達引發不小的爭議。香港《信報》刊登評論文章稱,“一國兩制”中的“兩制”怎樣把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區分開來,難免存在爭議性。即使“兩制”不包含政治制度,僅指經濟制度,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仍得面對一項挑戰:如何說服國際社會,香港仍然擁有有別於中國內地城市的特殊地位?美國傳統基金會日前公佈2021年度《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曾經連續二十五年蟬聯經濟自由度指數第一位的香港(去年微跌至第二位)被剔出評級,基金會創辦人傅爾納(Edwin Feulner)表示,香港的經濟政策最終由北京控制,香港變得幾乎與內地其他主要城市沒有分別。

如果“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事在必行,好讓政治重回正軌,須慎重思考怎樣確保經濟步伐不受太大拖累,這是香港作爲開放型經濟體不可迴避的重要課題。

親北京的《香港01》也刊登評論文章稱,“一國兩制”作爲收回香港的指導方針,關注的重點在於如何在實行社會主義的中國之下,容許地方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例如在1990年全國人大會議審議《香港基本法(草案)》時,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姬鵬飛便指出,“在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原有的資本主義社會、經濟制度不變”,此也是將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對立起來。

但若以爲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只是經濟制度,則此言差矣。中共憲法第一條指出,“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它本來就不只是經濟制度,也包括了社會及政治制度的層面。與之相對的香港,既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那其社會及政治制度的層面也會有所不同。

責任編輯:李娜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