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新闻 港警武力鎮壓元朗和平集會

港警武力鎮壓元朗和平集會

59
香港警察武力镇压和平集会 (图片:维基百科)

 

【欧洲希望之声特约記者成容編譯綜合報導】7月27日(週六),成千上萬的抗議者不顧警方的禁令,聚集在香港新界元朗區,抗議上週末(21日),涉嫌三合會成員(黑幫)在元朗火車站襲擊抗議者和通勤者。香港警方因27日對示威者進行武力鎮壓,遭到廣泛批評,社交媒體並瘋傳一張“警匪無異”的對比照片。

27日下午,近30萬名抗議者和居民不顧警方的禁令,湧向元朗。抗議者一直在元朗北部地方遊行直到公共交通車站。他們舉辦“光復元朗”遊行,以譴責21日發生在那裡的蒙面武裝分子襲擊親民主抗議者的事件。

抗議者指責警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與襲擊者串通一氣,但警方予以否認。

迄今為止,香港已經發生了為期七週的反政府和支持民主的抗議活動。引發抗議的是一項有爭議的《逃犯條例》修正案,該法案將允許向中國大陸引渡人員。

雖然香港政府已經停止了這項立法,但是抗議者現在要求對員警暴力進行調查、民主改革以及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辭職。

27日的遊行已經被警方以擔心會發生暴力為由禁止,這是該地區極不尋常的舉動。儘管如此,抗議者仍然聚集在元朗,高呼反警方口號。

這次集會是為了回應21日的襲擊事件,當時約100名身穿白色T恤的男子突襲了元朗火車站,用木棒和金屬棒毆打抗議者、路人和記者,造成45人受傷,人們普遍認為是三合會成員所為。

抗議者說,員警對緊急呼叫反應遲緩,直到襲擊者離開後才出現在車站。但警方表示,在又一天的騷亂中,他們的部隊一直疲於應對,有關他們與犯罪團夥勾結的說法是一種“污蔑”。

警方還表示,截至目前,已有12人因21日的襲擊事件被捕,其中包括9名與三合會有關的男性。

 

“警匪無異”

27日,香港防暴員警向數千名抗議者發射催淚瓦斯和胡椒噴霧。到了晚上,和平遊行變得緊張起來,因為示威者向元朗週圍的村莊推進,據信,發動襲擊的一些三合會成員就駐紮在那裡。

警方通過擴音器發出警告,告訴人們他們參與了非法集會,並命令他們立即離開。在兩個村莊附近僵持數小時後,警方向抗議者發射了催淚彈,抗議者將催淚彈罐扔了回去。

身穿黑色T恤、頭戴安全帽、手持自製木盾牌的抗議者在元朗的主幹道上遊行,警方向他們噴灑胡椒噴霧,隨後又向他們發射了幾輪催淚瓦斯,抗議者不得不投擲雨傘和水瓶作為回應。示威者拆除了路邊的路障,並在他們和員警之間搭建了臨時路障。

抗議者表示,他們將在晚上7:30一起離開,以避免晚上與三合會或村民發生衝突。但是,隨著警方部署了一支特別戰術分隊清理街道的消息傳開,示威者看到增援部隊抵達,把他們包圍起來,他們開始驚慌地成群結隊地離開。

“我希望每個人都安全回家,”22歲的示威者安迪(Andy)說,“這是一場長期的運動,我們已經有越來越少的人可以站在前線。我們不希望人們被捕或受傷。”

數百名抗議者仍在元朗火車站和主幹道附近集結,並繼續與警方對峙至深夜。

警方的特別戰術分隊在晚上10點前沖進了抗議者聚集的火車站,使用胡椒噴霧,並用警棍毆打一些抗議者,引起恐慌。一些抗議者試圖用滅火器還擊。火車站地上可以看到斑斑血跡和鮮血染紅的紗布。

對警方的批評之聲發出之際,香港正準備28日(週日)連續第三天進行大規模的公民抗議活動。緊隨27日在元朗舉行的集會遊行,26日在香港國際機場舉行的11小時靜坐示威。

香港醫院管理局(Hong Kong hospital authority)27日晚間表示,已有23人尋求醫療幫助,其中兩人傷勢嚴重。

網上已經開始流傳一張對比照片:精英戰術分隊27日沖進車站鎮壓,以及一群身穿白衣的男子21日沖進同一車站的照片。

34歲的元朗居民Simon Cheng說:“實際上沒有區別,但從心理上來說,情況更糟,因為他們(警方)得到了政府的批准,具有致命的力量。”

組織者原本計畫從香港中部遊行到西部地區,警方沒有批准遊行的許可,這是當局第二次拒絕抗議請求。此前,當局禁止了27日在元朗舉行集會。

抗議者擔心當局將來會更多地採用這種做法。“他們很可能會廢除集會自由。所以我們要求人們出來,因為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在香港舉行和平合法的抗議活動,”一位集會的組織者說,“我敢肯定人們都累壞了。自從第一次抗議以來已經過去兩個月了……但是我想,在我們真正擁有自由和民主之前,人們不會放棄或休息。還將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香港的每個人都會盡其所能。”

 

香港機場工作人員抗議

26日,數千名香港航空界抗議者在香港機場靜坐11個小時,要求政府對21日疑似黑幫成員對香港居民的暴力襲擊負責。

香港國際機場發起「726和你飛」集會活動中,身穿黑色制服的示威者擠滿了機場的到達大廳,與航空工作人員會合。黑色是香港抗議活動的標誌性顏色。

當震驚的旅客們走在航站大樓時,他們坐在地上高喊“香港自由”、「林鄭月娥下臺」口號。抗議者舉著看起來像海關通知的標牌,播放著類似飛行安全指示的半開玩笑的音訊資訊。顯示航班的螢幕也變成「香港飛往自由」。

香港航空公司國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一名飛行員在飛機著陸時提醒乘客,到達大廳裡正在進行“非常和平有序的示威”,飛行員說,“所以不要被這些穿著黑襯衫的人嚇到……如果你想瞭解香港,請隨時與他們交流。最後但最重要的是,去香港吧!”

29歲的空姐梅麗楊(音譯,Meryl Yeung)才剛下飛機就參加抗議活動,她受訪表示,「在機場告訴外國人香港發生甚麼事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確保中國人民也知道此事。

另一名空姐曾優可(音譯,Yoko Tsang)說,在環遊世界時,她愈發感到香港的自由逐漸受到威脅,「無論我們走到哪裡,香港永遠是我們的家園和根源,無論是在工作之前還是下班後,我們都必須爭取時間來支持集會」。

另一名28歲的溫先生在機場到達大廳舉著英文標語,向路過的旅客說明近期香港發生甚麼事。他表示,「數不清過去參加過幾次活動,但香港政府依然沒回應,未來還會出來。」

溫先生說,元朗事件將香港黑社會與政府千絲萬縷的關係浮上檯面,還有老人和小孩都被打,這已經超越所有的「立場」,身邊許多不太關心政治的朋友,都對這件事無法容忍。

對於大批香港年輕世代先後投入反送中活動,溫先生認為,年輕人看對錯是非比較單純,但港府做的事越來越過分,元朗「恐怖攻擊事件」,已經沒有任何顧慮與避諱。看到這些,年輕人感到憤怒,覺得要挺身而出。

來自智利的24歲旅客杜蔻(Margarita Duco)看到抗議活動時感嘆,香港的抗議活動讓她想起了她自己的國家,「當人民有和平表現時警方過度使用暴力,這在我的國家非常普遍,所以我可以感同身受香港人正在經歷的事情」。

據瞭解,當日機場抗議人士呼籲機場同業加入,並要求香港政府立即採取行動,起訴元朗涉事暴徒,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方對抗爭者使用的不當暴力行為。

到了下午接近3點時,參與抗議人數增加至約700人,還有小朋友在現場領唱Do you hear people sing,令人動容。下午4時多,活動發起人公布約2,500人參加集會,已收到約14,600個聯署,其中逾5,000人為機場員工。

許多抗議人士手持中英文標語,警告「香港並不安全」,也抗議警方默許暴徒襲擊市民。有集會人士向旅客派發簡體字、英文及韓文等不同語言的傳單。

一群學生舉著英文、日文和韓文的標語,呼籲“國際友人挺身對抗香港政府”。許多人舉著紅白相間的標語,看起來像是員警在向示威者開槍前升起的警示旗,上面寫著:“警告遊客:不要相信警方或政府。”

當局正在為連續幾天的抗議活動做準備,公眾對員警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政府的憤怒達到了新的高度。

21日,涉嫌有組織犯罪團夥對通勤者發動襲擊,導致45人住院治療。隨後,數十個團體策劃了集會,並發表了公開請願書。

示威者不顧警方的禁令,計畫27日在香港新界元朗舉行集會。抗議者呼籲居民來“散步”或“刺激元朗經濟”。

機場的抗議者呼籲中國大陸遊客到元朗享受化妝品、名牌貨和奶粉的“大折扣”,這些商品深受來港購物的中國內地消費者的歡迎。

反對派議員、活動人士和居民呼籲對警方為何花了半個多小時才對緊急電話做出反應,以及為何沒有制定保護公民的計畫進行獨立調查。

來自44個部門的400多名公務員簽署了一封公開信,威脅如果政府繼續無視公眾要求,將採取“具體的行業行動”。公務員們貼出了政府工作人員證件照片,作為他們職位的證明,並附上了要求調查警方的說明。

26日,發生元朗襲擊事件的鐵路線上工作的77名售票員也威脅要採取“進一步行動”。一所大學的醫科學生和一家醫院的工作人員也在26日下午舉行示威。

到目前為止,政府鎮壓示威活動的努力收效甚微。林鄭月娥最後一次向公眾發表講話是在22日,當時她譴責了發生在元朗的襲擊事件,但她接著批評抗議者在抗議活動中破壞了中聯辦的大樓。

香港上訴法院(Hong Kong appeal court)26日推翻了對兩名員警的判決。此前,這兩名員警被判在2014年親民主示威期間在一條小巷毆打一名抗議者。

 

中聯辦部長被指“動員”元朗暴力

路透社(Reuters)的報導稱,從中聯辦的一名官員那裡獲得了一份錄音,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在為新界村民舉行的宴會上表示:“我們不會允許他們來元朗製造麻煩。”中共官員否認了有關其策劃或鼓勵攻擊的指控,香港政府中親北京的人士稱此類報導是“惡意謠言”。

但元朗區議員黃偉賢23日出席NOW電視台一個時事新聞節目時點名李薊貽在7月11日在元朗的會議上發言之後,當地的反送中活動即遭到地方人士敵意及暴力對付。

黃偉賢說:“11日當晚,是十八郷鄉事委員會就職禮,我有被邀請出席,當時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先生發言,他本來有稿讀,在中途他放下了稿,開始講反送中條例,然後就說希望愛國愛港的村民,不讓這些他形容為暴徒的人,進來元朗生事,進來就一定要趕他們走,我形容當時是中聯辦動員暴力。”

針對元朗黑幫橫行警方視若無睹,民間發起7.27光復元朗,反擊黑勢力和追究警黑勾結。組織者23日到元朗警署就遊行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計畫下午4時半在水邊村遊樂場起步,經元朗大馬路遊行至元朗西鐵站集會,但有十多名鄉頭(即村民的所謂代表)到警署請願,要求警方拒發不反對通知書。

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元朗居民鍾健平表示並非遊行發起人,只是代網民申請,強調遊行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手段反對恐怖主義,要求政府回應“7.21元朗恐襲”是否有大陸人參與的“跨境恐怖襲擊”,又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強調反對“跨境恐怖主義”,以及堅持五大訴求等。

 

2019年香港爭自由時間表

4月3日-香港政府向立法機關提出修改香港引渡法的建議,允許將犯罪嫌疑人引渡到中國大陸。

6月9日-100萬人在香港中環遊行。

6月12日-員警向抗議者發射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和豆袋彈,這是該市幾十年來發生的最嚴重暴力事件。

6月15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無限期推遲該法案,這是一個戲劇性的逆轉。

6月16日—儘管如此,仍有200萬人走上街頭,要求徹底撤銷該法案,對員警暴力進行調查,並要求林鄭月娥辭職。

6月21日-由於對員警的憤怒加劇,抗議活動封鎖員警總部達15個小時。他們希望被逮捕的抗議者無罪釋放。

7月1日——在香港移交中國週年之際,55萬人舉行和平遊行,同時香港立法會大樓遭到抗議者的襲擊和闖入。

7月21日-抗議者醜化中聯辦大樓。當天晚上,在中國大陸附近的元朗站,一群身穿白衫的暴徒襲擊了抗議者和通勤者,暴力活動進一步升級。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