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港版國安法威脅下 外籍人士...

港版國安法威脅下 外籍人士紛紛離開香港

38
港版國安法帶來威脅,外籍人士紛紛離港(美聯社)

【希望之聲2020年8月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在香港強行實施國安法之後,原本在香港工作外籍人士正在離開這座城市。

《華爾街日報》8月7日報導,中共在香港強制實施港版國安法,香港的言論和政治活動遭到新的限制,導致香港社會動盪不安,削弱了在香港這個亞洲金融中心生活和工作的吸引力。

最近幾個月來,在香港工作的外籍人員和家屬加快了離港節奏。負責行政招聘的人士說,中共政府最近在香港實施的港版國安法使他們更難說服西方求職者移居香港工作,因為人們都不願搬到一座動盪不安的城市生活。

香港一些國際學校也預計即將開始的新學年將遭遇入學率下降的情況,因為相比離開的家庭,搬到香港來的家庭越來越少。

米利肯一家今年年初前往加拿大度假,隨後決定不再返回生活了六年的家。

她說,「我是一名接受過憲法權力教育的律師,我不認同《國家安全法》中的條款。」

她認為,「香港的生活將變得很不一樣。」

今年1至6月,香港移民部門簽發的專業人士工作簽證減少了60%以上,降至7,717個,而2019年同期的簽證數量為19,756個,其中也可能有中共病毒疫情方面的原因。

即便是在香港近期陷入動蕩之前,一些西方銀行和企業也已經將一些全球高管派駐到了新加坡。

一位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 AG)發言人說,德銀新任亞太地區首席執行官最近從法蘭克福調任至新加坡。瑞士信貸集團(Credit Suisse Group AG)和瑞銀集團(UBS Group AG)目前也有亞洲區高層管理人員駐紮新加坡。

今年49歲的加拿大公民約翰(John)2016年從紐約移居香港,在香港一家投資公司工作。

約翰說,他打算在9月份之前與妻子和1歲的兒子移居新加坡或北美。 2019年香港抗議者與警察之間發生的暴力衝突,其中一些衝突就發生在他們公寓附近,這促使他做出這樣決定。

他說,「汽油彈,催淚瓦斯,暴力,這種環境不適合養育子女。」

他表示,今年夏天出台的《國家安全法》是擊垮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他擔心這部法律會阻礙分析師的研究,並增加中共政府對香港本地管理的資金的審查。

他說,港版國安法在金融界引起了很多關注,其中使用的那些說法,比如顛覆、分裂國家和恐怖主義,含義非常寬泛,可以指代很多事情,「如果人們開始擔心自己寫了什麼,說了什麼,對香港來說將是非常不利的。」

普拉特(Jon Pratt)在香港的多家跨國銀行工作了近15年。

他說,在和中國大陸客戶交流時,必須小心說話,「在香港可以暢所欲言的想法很可能要改變了,而且這種變化會很快到來」。

從事金融招聘工作已經19年的貝說,「很明顯,安全法出台後,外籍專業人士正在重新考慮長期居住在香港的可能性。」

她說,一些客戶甚至搶在他們公司做出這樣的決定前就離開香港。

香港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7月份的一項調查顯示,在作出回复的183個會員中,有超過一半因為新國安法而考慮離開這座城市。

 

推荐阅读  【中文字幕】美國國會《香港民主人權法案》聽證會完整版
責任編輯: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