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弗林和麦金纳尼将军:叛国级...

弗林和麦金纳尼将军:叛国级选举舞弊的背后故事(二)

71
麦金纳尼将军(Gen.Thomas McInerney)(图:TheAmericanReport.org)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1日】(本臺記者赵丹綜合報道)《世界观报道》广播11月28日播出了主持人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的一个采访,采访的主人公是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将军,这是自川普总统赦免他以来的首次公开采访。这个采访还包括网络战争专家托马斯.麦金纳尼(Gen.Thomas McInerney)将军以及TheAmericanReport.org的作者玛丽.范宁(Mary Fanning)。

本台翻译了完整的采访记录。在第二集中,您将了解“大海怪”的真实身份,同时明确确认在为夺取中央情报局位于法兰克福的服务器的交火行动中有美军人员被杀,这些服务器上有通过远程修改投票表等选举舞弊的关键证据。

下面是完整的采访记录(二):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麦金纳尼将军,您愿意评论一下您的朋友说的话吗?还有,感谢您帮忙安排这次采访。

General Mclnerney(麦金纳尼将军):对,这绝对是至关重要重要的,这应该是第一次弗林将军能够公开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话,所以我想感谢您安排这个采访,我知道玛丽也跟您说过,您今晚所做的采访非常重要,因为这是一列飞驰的列车,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您要做这些,因为我们看到的是美国历史上最空前的局面。这是历史上自维护国家完整的那场内战以来的最危险时刻,我为什么这么讲?内战,那不过是战争,今天你和弗林将军谈到的是网络战。网络战是隐蔽的,是神秘的。你没有看到它的到来,但是它却发生了。突然间,13.8万张选票或15万张选票,突然间就出现了,因为我们看到的是电脑,我们以为它们都是合法的,但对这次的情况,它们却是不合法的。这归功于西德尼-鲍威尔与弗林将军的律师一起所做的一切,以及她在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周三晚上提交的内容,感恩节的前一天晚上,我们还得到了一个来自一位医生的诉讼文档。

59岁的加州居民Navid Keshavarez-Nia,是一位情报界专家,他曾在华盛顿首都情报界工作了近40年。我不多说他的背景,他的这篇声明引用了我的话,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点。

Kurt Weeby库尔特-威比,前国家安全局官员,我们的好朋友,和我、玛丽和丹尼斯-蒙哥马利一起工作。丹尼斯-蒙哥马利,前中情局分析师,是锤子系统和记分卡系统的真正创造者、发明者。我们提醒大家,我们提醒大家了这个东西,在周日和周一选举前,我们告诉大家,选举舞弊这一切将会发生。而这确实也发生了,玛丽在让我意识到这件事情的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突然间,在11月3日投票开始前的两天半,也就是11月1日,我开始参与对投票门的揭露。

我的背景是军事分析,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担任军事分析专家已有16年半。我曾是空军第三号人物,所以我有很深厚的背景,但是Brannon,对这个事情让我如此轻车熟路的原因是我运营了一家云公司,一家先进的云公司。我立刻对这种技术就非常熟悉,因为它贯穿在我的军事生涯中。大家可能记得1986年袭击黎巴嫩的黎波里时,当时我是司令官,他们从我管辖的英格兰的基地发起攻击。

现在,我也从英国和其它来源获得了情报,但是我的一生都在从事这个领域,而我现在看到的是这些技术正在被用于对付美国人民。他们正试图通过技术和网络战来夺取对这个国家的控制权。他们已经招募了背叛我们的福克斯新闻。他们招募了主流媒体并滥用第一修正案为其掩护。弗林将军谈到了审查封口制度。例如,Twitter推特所做的,这家公司可以决定川普总统该说些什么。这太荒谬了,这必须被制止。拥有这些资源,它们滥用美国宪法,使我们处于一个困境,因为我们的建国先父们在订立宪法时,并不知晓网络战争,他们订立了选举过程以及通过选举人团的过程,12月14日的选举人会议,宣布总统将是谁,然后在1月20日举行就职典礼,这些选举规程并没有考虑到网络战而制定的,所以我们的时间非常紧迫,我要在这里把这些讲给听众们听。

我们有时间截止限制,我们又必须走法律系统。这些选举规程不是为在当前的网络世界中运作而设计的,因此我们有些法官并且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拒绝了案件。这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今晚想表达的观点。我们是否在12月14日之前做出决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获得充分听证之前,总统不应该离开白宫。

我们美国人民将要求对这些事实进行分析和研究,而我将介绍其中的一些基本事实,这些是我深信不疑的事实。首先,我们在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乔治亚州的投票计数分布并不来源于正常的系统操作。它们是由对特定投票机的欺诈性电子操纵造成的。例如,在11月4日凌晨2:30,电视报道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乔治亚州决定暂停点票工作,并将在第二天继续进行。故意停止所有五个摇摆州计票的这种一致决定是非常不寻常的。事实上,这是史无前例的,它显示了摇摆州选举官员的事先协调行为。弗林将军提到了那五个州,这对了解投票程序的人来说都是像大闪电一样的信号,马上都会意识到出事了。

我们开始查看这些州中的每个州,因为它们没有停止计数。突然早上四点在密歇根州出现了138,000张选票,猜猜全部是给谁的?拜登(Biden)。他在所有决定停止计票的州都处于落后地位。在那里他们采用了网络战,锤子系统和记分卡系统(hammer and scorecard,),dominion投票机以及其中的软件。他们就是在那里应用这些程序(就像您的iPhone一样),结果获得了无缝的投票。

现在,当这些数字公布时,就是在这五个州出现的,它们是不同的数字。大致是密歇根州的138,000,亚利桑那州的90,000,这是表面上的数字。在内华达州,乔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则有不同的数字。重要的是它们的百分比完全相同。这在数学上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意味着使用了某种算法,并且该算法的设计旨在保证数据在一定范围之内,以便当组合的数字放在一起时,这些被掺入的投票数不会很明显的被看出来。这是一个巨大闪烁的红灯,人们必须了解我们所看到的这类数据到底是什么,这非常重要。

西德尼在佐治亚州指出,他们在富尔顿县无视96,000张缺席选票,因为漏水的缘故。在宾夕法尼亚,宾夕法尼亚州向他们的公民邮寄了180万张选票。该州确实做了,而这些都不是缺席选票。这些都没有防范和监控环节,然后大家瞧瞧,布兰农Brannon,有250万选票回来了。如果要说某人在印刷选票,要仿冒的话,这只是酒驾测试那么简单就能看到真相。邮寄了180万选票但收回来250万张,这并不需要一个天才就能意识到这是有问题的。

现在,我相信西德尼Sidney和总统团队,弗林将军,找到了对方组织上的破绽。305军事情报营与他们进行了合作,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联邦调查局司法部或中央情报局里面相对友好的那些部门在这事件中的参与。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将军,让我们先在此打住,因为您刚才说了一个有趣的事。您刚刚说谁打开了大海怪,然后您描述了大海怪是什么。我们都知道这个词是因为悉尼.鲍威尔(Sydney Powell)用了,但您刚刚讲了它是什么。您能有更多佐证吗?

Mclnerney将军:是的。悉尼(Sidney)用了这个词“大海怪”。实际上,这是第305军事情报营的绰号,这是她的消息来源,以及我和玛丽知道的其它消息来源,但我们还不想细谈。我们得到了不同消息来源都传递了这一点,但重要的是他们确定了,现在,他们确认了中国,伊朗和俄罗斯参与了这一过程并操纵了投票。

此外,美国特种部队司令部在德国法兰克福占领了一个服务器中心,因为它们是通过互联网将这六个州的数据从互联网发送到西班牙,然后再发送到德国法兰克福。特种作战部队获得了那些设施,得到了这些服务器,并且他们知道了服务器提供的所有数据。

布兰农.豪斯:那没有发生意外吗?得到服务器的过程中没有发生意外吗?

麦克里内尼将军:嗯,我听说发生了意外,但还没有得到证实。对此我说话要谨慎。这事刚刚发生,我知道最初的报告提到在该行动中有美国士兵被杀。这是中情局的行动,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事情。发生这种情况是否是因为玛丽,我以及艾伦(Allen)在周日和周一都通过不同的渠道宣告他们正在使用锤子系统和记分卡系统,所以他们决定将其送到海外。因此我们在美国本土的锤子系统和计分卡系统不能使用了?我不知道。无论如何,这使它变得更加脆弱,因为当你将数据移到海外时,别人会注意到它。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但是,您说那是CIA中情局的设施,特种部队从那里带走的服务器,是设在德国的CIA中情局设施。

麦可林将军:是的。德国法兰克福。我们掌握了所有这些信息,弗林将军当然是最能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他是美国高级军事情报官,是国防情报机构的指挥部里的人。他是职业情报官员,对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了解的很清楚。从我在云业务的经验来看,相对而言,这本来是一个很小的行动,但之所以影响如此巨大,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参与了这件事,Brannon。像弗林将军提到的一样,这么多人参与了,民主党人知道这是即将发生的事,但是我们正在做的是,我们正在与宪法和选举团的12月14日投票日在竞争。为什么?因为我们掌握了这些信息,而且我们知道,特朗普总统不仅必须与深层政府和行政机构抗争。在立法会还得对付亚当.希夫,南希.佩洛西和舒默,所有这些人都卷入其中。他们都卷入了通俄门闹剧。他们参与了这次政变,我们还要面对司法机构里面审判弗林将军的法官苏利文这种人,对这个事也是不遗余力。你在面对这么多的违规,这就是为什我们选定第305营,大海怪,因为总统可以信任他们。这就是为什么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现任的代理国防部长,以前是特种作战英雄,这就是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担任国防部长的原因。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他说所有特种作战部队直接向他汇告的这件事,被传的沸沸扬扬,您怎么看?

Mclnerney将军:嗯,这会让你了解一些事情。它告诉您我们已经在收紧网了,有些人正是这个阴谋的一部分。这是我们所说的叛国罪。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哦,这只是政治”。

不是的,绝对不是。

奥巴马总统在2012年用它赢得选举,拜登用它在佛罗里达赢得选举。民主党在初选中使用了它,所以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会输,以及拜登(Biden)会赢。您知道这不过是政治,我们就是一直骗。不,这可不是政治,这是叛国罪。阿诺(Arnold)不是因为要出卖西点军校(West Point)而在独立战争期间被判叛国么。在我们的历史上,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叛国罪,那些政客,像网络战基础设施安全机构的负责人克里斯.克雷布斯(Chris Krebs)这样的人,直到几周前总统才解雇了他。因为他居然声称这是一次完美的选举。他犯了叛国罪。他肯定是同谋,人们必须理解这一点。

你们这样做的人犯有叛国罪,我们会要求总统,坚持要求总统直到美国人民完全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后才能离开办公室。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您的意思是,特朗普总统必须履行他的誓言,他发誓捍卫美国免受国内外敌人的侵害,而且他绝不能让所谓最后期限阻止他履行这一誓言。您说的是我听到的这个意思吗?

麦克莱纳尼将军:我说的就是这个意思,Brannon。总统曾宣誓捍卫宪法,捍卫国家免受外国和国内所有敌人的侵害,我们不应该让我这种明显存在问题的安排阻止他履行誓言,仅凭我给我们今晚的听众讲的这些事情,任何人就可以理解这些。当您有数十万张被伪造的选票时,我们知道它们被伪造了。我相信这些服务器会证明这一点,并且我相信他将证明这一点。这可能必须在最高法院进行,因为象其中一些法官,为了保护自己,他们的手指将开始指责所有人。“嗯,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觉着他们会使用纽伦堡式审判。

“哦,我是因为害怕才这样做的”。他们会这么说:“你看,奥巴马总统知道我做的这个,因为是他叫我做的”,或者是副总统拜登。“拜登是候选人。他告诉我去做那个。”。他们会推卸责任。当有人开着一辆装满选票的车,有些选票甚至还没有被折起来,他们将这些车开到那五、六个摇摆州。绝对有人会开口的,因为他们不想参与叛国罪,所以人们将开口讲出这件事的巨大规模和真相。我感觉总统是拿到了压倒性的优势的选票。是的,我知道总统做到了,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做这些事情,但是这些人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的手法并不熟练。

他们试图将选票与他们想要的选票数字相匹配从而决定作假的规模,这一切都是实时进行。现在有一个数字,并需要相应数目的选票。那么数字化是很容易的。你可以随便改个数字就行,我不说出他的名字,但是昨晚电视上的一位共和党人说,为什么佐治亚州的共和党人出来投票是如此的重要?布兰尼Brannon,我们在佐治亚州有多少人出来投票都没有用,他们将会停止计数。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电子投票数字。我们不能让他们使用hammer系统和scorecard计数系统,我认为,我们在佐治亚州不能使用邮寄选票。他们应该开放投票站,必须有一个监管机制。我们不能像这样完全无视法律,包括法官和立法机关,他们必须控制好这些。是有办法面对这些的。但是我相信民主党人会认为这是政治,并且他们将试图关掉那些投票站。那么,如果他们这样做了,美国人民必须要求总统继续留在白宫直到这些都被清除,因为这是叛国罪。这是针对美国政府的政变,我们不会接受这个。

布兰尼・豪斯(Brannon Howse):这是三星上将麦金尼将军,有空大家自己去查一下他的简历,他不是一个说大话的人。

另外,玛丽・范宁(Mary Fanning)和艾伦・琼斯(Alan Jones)曾在2015年12月爆料了这个事。麦金纳尼将军在2017年3月的戴夫(Dave)的节目中谈到了这一点。

Mclnerney将军:戴夫.简达Dave Janda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对,是戴夫・詹达(Dave Janda)的节目,第二天,科米就提出了通俄门,我猜是一个烟雾弹,是吧?事实上,他们已经策划了很长时间。另外,几周前我接到了来自三个不同人的三个电话,这些电话都与情报领域有关,试图警告我,如果我不停止谈论这个问题的话,我在让自己处于尴尬的境地。他们说这全都是阴谋论,是假的。现在人们发现,我猜想这些电话是企图让我停止使用我们的新闻网络,我们的平台,来告诉美国人民真相,因为现在我们才刚刚开始弄清楚一些诸如大海怪之类的词,以及他们的含义。这些全都揭露出来了。情报领域内有一些人试图将其掩盖住。现在,我认为情报领域内有一些人想要掩盖和控制这件事。难道不是吗?

Mclnerney将军:是的,他们犯有叛国罪。

布兰农・豪斯:玛丽,您想评论一下吗?您和艾伦・琼斯(Alan Jones)于2015年12月爆出了这件事,哇,你们应该得到一个很大的文学和研究奖,但先请讲一讲关于今晚听到的这些。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在这个国家,我们有出色的领导人,但没有比麦金纳尼将军和迈克・弗林将军更好。我会告诉你,国内外的坏人都在用中间代理人来掩盖他们的行为。不仅试图窃取选举,而且试图窃取美国。

国父们可能对网络战一无所知,但他们在思考时当然是考虑到了专制问题。特朗普总统不能卸任。当我们让中国和伊朗参与我们的选举时,我们不能让他们通过非法的叛国行为和战争行为偷走美国。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战争行为,我想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伊朗,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参与进来了。现在,俄罗斯用导弹对我们构成威胁。他们还谈论撞毁船只的计划。伊朗在谈论报复行为。他们的核计划之父已经在一天前被杀掉了。我们看到伊朗在吹嘘将导弹发射器安装在其货船上。这些都意味着什么?

麦克莱纳尼将军:嗯,如果我们让犯有叛国罪和欺诈罪的人掌控了美国的话,那就意味着社会的巨大动荡。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大家知道,民主党获胜利的策略是,各种新闻发布会都没有尖锐的问题。他最大的一次集会是14辆车上的14个人在鸣喇叭。而他只需要呆在地下室。这是成功的美国总统的榜样吗?不,但是他知道一些内幕。

所有那些都事先知道这个选举结果的人都应该告诉公众。有一篇很棒的文章,在拉斯维加斯赌博的人中,赌场里的人应该研究一下这次赌赢选举结果的人们,他们肯定掌握了内部信息,但是他们没有告知当局,他们犯了叛国罪。在我看来,任何同谋,包括福克斯新闻,其中一些人都犯了叛国罪,不管是总裁,还是谁,他们改变立场之快,他们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提前宣布了这个结果。因此如果他们没有告诉并提醒美国总统及相关的官员,参与其中的任何人都是同谋。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您是否觉着这件事情要对南希.佩洛西,亚当.希夫,巴拉克.奥巴马,乔.拜登追查到底?

Mclnerney将军:是的,必须这样做!他们的行为,做事的方式,以及所做的一切,和通俄门骗局。现在,我们要知道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要知道约翰.达勒姆(John Durham)和司法部长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他们的工作进展如何了,他们做了哪些?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Mclnerney将军,在我们时间结束前,我们还能多花10分钟左右的时间。假如到时候我们的“牌”也用完了,我们希望保留所有这些信息,我们希望保留所有这些信息,以便向美国人民公开。在2018年9月12日,总统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在外国干预美国大选的情况下实施某些制裁,川普总统的行政命令将对现在的形势起到多大作用呢?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有大量证据表明,乔.拜登从川普总统手中偷走了2020年总统大选,因为乔.拜登(Joe Biden)表示过,他拥有历史上最大的选举欺诈组织,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成功。这将是对美国的盗窃,美国人民必须站起来。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Mary,我面前有一篇2017年6月7日的文章。您在这里讨论的是一个程序,它好像叫火鸡之类的名字?狂野的火鸡还是什么?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是关于狂野的火鸡或一些利用锤子系统,计分卡系统和美杜莎系统发挥的作用。丹尼斯.蒙哥马利(Dennis Montgomery)还没有创建开发火鸡系统的时候所发挥的作用,那时但美杜莎(Medusa)和计分卡系统已被锤子系统取代了。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您在2017年,就此撰写文章。同样,您和您的合作者艾伦.琼斯(Alan Jones)。顺便说一下,你们的书可以在亚马逊上找到,《锤子系统是政变的关键》,这是四星海军上将里昂跟他的朋友Mclnerney麦金纳尼将军的最后一些话,因为他们正在研究和讨论这一问题。请记住他们,是里昂海军上将,四星级,麦金纳尼将军,三星级在2017年一起在广播采访中提出了警告,然后才是开始了真正的披露。但早在2015年,玛丽.范宁(Mary Fanning)和艾伦.琼斯(Alan Jones)就进行了所有研究,并开始在TheAmericanReport.org网站上发布相关信息。

玛丽,我们现在有几个人,受到与情报界有联系的三个人的压力,要求我们停止制作相关广播和电视节目。我不会这样做,因为我相信您,艾伦和将军,我绝不会退缩。我看到了足够的信息和足够的证据。我知道将军的长久以来的个人良好声誉。因此我不会退缩。

仅仅因为我接到了三个跟情报领域相关人员的电话,我就停止谈论此类事情时,那看起来会比较愚蠢和无知。现在所有这些都得到了证实,但是有趣的是,现在居然有人就此在写文章反驳这些,我想,现在有人想控制对此的话语权和并接受采访。

现在他们在尝试控制话语权,现在他们尝试用同类人来捍卫CIA和FBI的负责人。看着这种行为其实是有点趣的,不是吗?我这个假设是对还是错?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我认为你是完全正确的,就像前中情局特工拉里(Larry)一样,在头版中,人们可以读到。事实上当他挑头声称Gina没掺和这事时,Wray也没掺和的时候,这是非常让人生疑的说法,表明这是要让这些人继续参与干下去。

任何卷入其中并叛国的人。无论与哪个机构合作,当暗示自己参与了这场已经旷日持久的反叛活动时,都必须三思而后行。

当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非法指挥称为“锤子系统”的外国监视工具时,这都曾直接来自奥巴马政府。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它是由Genesis Montgomery于2003年设计的,就像您写的那样,目的是确保美国的安全。奥巴马宣誓就职两周后被军事征用并开始安装在服务器上。您写的是FBI的功劳,那时穆勒是主管,对吗?

玛丽.范宁:是的。根据丹尼斯.蒙哥马利的说法,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

提供了“锤子”系统的计算机。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当然,他们试图抹掉丹尼斯・蒙哥马利(Dennis Montgomery)的功劳,现在知道是为什么了,但是正如我们在过去节目中所讨论的那样,在接受采访和录制后,他拿到两个豁免权力。显然,他没有撒谎,否则他已经被关入狱了。他保留着,他拿到了豁免权,使得他的一些安全检查能通过而没有被捕入狱。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很多那些试图抹黑他的人的信息。

玛丽,你知道,我知道,一直有人要川普走人认输。我认为最应认输的人是乔・拜登。我认为美国人民应该大规模崛起。我认为保守派应该大规模崛起,发推文,发Facebook脸书,发送电子邮件,并要求乔・拜登认输。您说呢?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当他以作弊窃取选举时,你不能将我们的国家交给乔・拜登(Joe Biden)。就这么简单。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你是否相信美国人民会要求以叛国罪惩治这些里的一些人?你认为会走到多高层?还是那种老套的推责任做法,在下层找几个替罪羊?

玛丽・范宁(Mary Fanning):这事超出了选举范围、超出了选票被盗的范围。必须看看乔・拜登和他的家人。他的儿子亨特(Hunter)、他神智不清吸毒的儿子。他收了来自中国的数十亿美元,来自乌克兰的数十亿美元。换个时刻,你可以想象这种事么?可事实是媒体一直保持沉默,中国,伊朗和俄罗斯正在收买我们的官员通过假新闻媒体来灌输给我们一切。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更不用说玛丽,正如在您出色报告中所讲的那样,一场完美的风暴,Jafar贾法尔一家,海湾人Gulftainer家族。贾法尔医生,正如你们所报道的,他曾经是萨达姆・侯赛因核计划的负责人,他曾尝试制作海滩皮球大小的小型核装置。我认为在战争期间他在暗杀名单上,可他的家人和他的企业却获得了在佛罗里达州和特拉华州威尔明顿港Canaveral港口的经营权,经营货柜生意,还有一些生意是同100%俄罗斯拥有的出口公司有关,他们有Club KCargo货柜发射系统,这个系统有四个巡航导弹发射井,可以发射巡航导弹,生物武器,核武器,正如您翻译了《珍珠港2.0》的俄文手册,知道它可以很容易地将其攻击美国。有人也呼吁俄罗斯制定这个战略。您知道,几年前在我们直播节目中,前国土安全部吹哨人Phil Haney在我们节目中透露说:“嘿,Brannon,你想要更多关于有趣的信息吗?”看看委内瑞拉的Citco公司,他们正处于金融危机中,通货膨胀率很高。猜猜谁进来并收购了大部分的公司?俄罗斯。看看他们在东部沿海地区上下所有的石油码头。

现在,俄罗斯可以通过油码头的引入,借助Jafar博士和Gulftainer的关系,货运站可以将Club KCargo导弹发射系统引进美国,搞定东海岸上下所有炼油厂,这就是个特洛伊木马,这也就是您一直在警告的完美版珍珠港2.0,而菲尔・海尼(Phil Haney)在我们直播节目上直接就揭露了这些,而您恰好在那天晚上看到了。所以,这远远超过了选举。我们谈的是本土上的敌对人士,而拜登、奥巴马、希拉里和其中一些敌对人员都有密切联系,对吗?

玛丽・范宁:是,对的。另外,贾法尔是在五角大楼的黑名单上的,这意味着他们是曾想抓到或杀掉他的。他是萨达姆・侯赛因核计划的负责人。为了夺回我们的国家,我们必须拿回这次选举,即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公正的赢得选举。防止这些人与外国势力,俄罗斯,中国,伊朗作弊之前纠正一切,这些敌对国家的手已经伸这里了。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必须站起来,就像唐纳德・川普总统必须遵守他的誓言来保护这个国家一样。在这场选举得到公正、合法的解决之前,他不能下台。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玛丽,我为什么提起这些的原因是众所周知,作为情报、国家安全情报的作者研究员,所有这些都涉及大量的国家情报问题。

玛丽・范宁:绝对。

布兰农・豪斯(Brannon Howse):让我重申一下。今晚的消息,弗林将军打进来了采访电话,我们也刚刚从麦金尼将军那里得知,大海怪实际上是一个军事部门。您说过第305师是大海怪吗?那是军事部门,它是大海怪?

Mclnerney将军:不,它是一个营,一个杰出的营。布兰农,我在可以在结尾说另一件事吗?

布兰农・豪斯:可以。

Mclnerney将军:现在,我说的一切都会直接传达到那些想要操控这个国家的人那里,他们已经骇入我的手机,所以我在这个公开的频道上要说,一切都来了。他们是认真的。他们对这些都很感兴趣,现在他们知道了因为您今晚所做的事和我们所做的事,他们将面临更大的麻烦。我们会抓到你们,美国人民将找出你们,这位总统已经赢得了大选,他将在未来四年连任总统,我们会找出你们。你不会占有这个国家因为这将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连任选举。我同意您和玛丽的看法,拜登应该立即走人。

布兰农・豪斯:乔・拜登需要认输。这些都是美国的英雄,弗林将军,麦金纳尼将军,玛丽・范宁。很抱歉,我们还有一位英雄,就是和她一起写这本书的艾伦・琼斯(Alan Jones)。这些伟大的美国人承受着无法想象的不许开口的压力,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公开了。一个替代的媒体今晚不得不做这件事情,这不是很有趣吗?

我要感谢所有的观众。我要感谢各位的参与。我们将立即以编辑此高清视频以供美国人民传播。同样,我们能够这样做是由于您在WVWFoundation.com上的支持。谢谢您的支持。谢谢麦金纳尼将军,谢谢弗林将军,谢谢玛丽・范宁,并感谢大家的观看。

相关报道:

弗林和麦金纳尼将军:叛国级选举舞弊的背后故事(一)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