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 风涛飘入乌衣国:来年春天你...

风涛飘入乌衣国:来年春天你纵寄来相思字,阳春三月天南已无燕子飞

唐代人王榭,为金陵人氏,家业巨富,祖辈以航海为业。一天,王榭准备好了一艘大船,准备航海到大食国。航行了一个多月,忽然间海风大作,惊涛齐天,阴云如泼墨..........

24
分享
古籍中记载的不为人知的乌衣国 (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很多古代文献中记载了很多让现代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用现代的科学更是无法解释。因此,人们也就把这一类的故事当作是古人的幻想。人们不理解,那是因为现代人和古人不是站在一个基点上看世界,其实古人的文化包含的内涵是很深的。

《青琐高议》别集卷之四记载著一个乌衣国的凄美传奇故事。

唐代人王榭,为金陵人氏,家业巨富,祖辈以航海为业。一天,王榭准备好了一艘大船,准备航海到大食国。航行了一个多月,忽然间海风大作,惊涛齐天,阴云如泼墨,巨浪像奔山,鲸龟出没不定,鱼龙时隐时现,吹动波涛,鼓起海浪,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船航行了一个多月,忽然间海风大作,惊涛齐天(图片: pixabay)

风势越来越大,巨浪推来,船上人就像飞上九天之高,大浪退回,船只犹如堕于海底。全船的人被抛起而又落下,落下而又跌倒。不久,船被毁坏了,独独王榭附在一块木板上,随着风涛飘荡。睁开眼,只见鱼怪在他左边出没,海兽在他右边浮动,它们瞠目张口,像要把他一口吞吃下去。王榭只有闭目等死而已。

三天之后,王榭漂流到一块陆地边。他舍板登岸,才走一百多步,便看见一对老公公和老婆婆,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年龄有七十多岁。看见王榭,他们高兴地说:“这是我们的小主人呀,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王榭以实相告,两位老人便引他到他们家。坐下没有多久,说:“主人远道而来,必定饿坏了。”便给王榭进上食物,菜肴全都是海鲜。

一个多月过去了,王榭体力方才恢复,饮食如同往常一样。老公公说:“凡是来到我们国家的人,一定要先去拜见我们的国君。前些日子因你身体疲困,不可能前往,现在可以了。”王榭答应了。老公公在前带着他,走了三里多路,经过的市区百姓居处,也非常热闹。又走过一座长桥,才看见了宫室、亭台连续相接,就像是王公贵族的居处。

来到大殿门口,守门人进去通报。不一会儿,一位妇人出来,服饰很漂亮,传话说:“国王召君入见。”国王坐在大殿上,左右站立的都是女人。国王穿着黑色的袍子,头戴一顶鸟形的王冠。王榭来到殿阶前,国王说:“你是从北边海上来的人,不受我的统制,不用叩拜了。”王榭说:“既然来到您的国家,岂有不拜之理?”国王也弯腰答谢。

国王很高兴,召王榭上殿,赐坐,说:“这里是僻远的小国,您因为什么到的这里?”王榭便将风大涛怒,船只毁坏,无意中到了这里的事说了一遍,恳求国王怜惜。国王说:“您住在何处?”王榭说:“现在居住在一位老公公家。”国王命令赶快把这老公公召来。老公公到了后,对国王说:“他是我家乡的主人,凡事我都不会不让他如意的。”国王说:“有所需要的,尽管奏来。”于是老公公将王榭带走,还是居住在这老公公家。

老公公有一女儿,非常美丽 (授权图片)

老公公有一女儿,非常美丽。有时进茶进饭,常在帘帷窗户间偷看顾视,没有什么避忌之意。老公公一天请王榭饮酒,喝到一半时,王榭对老公公说:“我现身居异乡,赖你二老存活下来,使我虽在旅行中而又不失有家庭的温暖,你老的德行确是非常的深厚。但我离乡万里,孤独一身,自怜孤苦,寝不成寐,食不成甘,让人觉得郁闷不乐。只怕染成疾病,卧床不起,给你老招来负累。”

老公公说:“我正想给你说一件事,又怕轻率而冒犯了你。我有一小女,年方十七,是在主人家时出生的。我想把她许配于你,以结秦晋之好,多少能宽解你羁旅异乡的愁怀,不知你认为怎么样?”王榭回答说:“这好极了。”老公公便选择了吉日,备办好婚礼之物,国王也送了酒肴彩礼祝贺他们结成百年之好。

成亲之日,王榭仔细地打量这女子,只见她有双美丽的眼睛,细细的腰,杏脸青发,体态轻盈,飘然欲飞。王榭询问她们的国名,女子回答说:“这是乌衣国。”王榭道:“老公公常把我看作是他的小主人,我却不认得他,也不曾差遣他办事,为何称呼为主人呢?”女子说:“时间久了,你自然知道。”

之后,他们常在一起宴饮欢乐,但在枕席间,这女子却常常眼含泪水,依偎着王榭,愁眉紧锁。王榭问道:“你这是为什么?”女子说:“恐怕不久我们就要分别了。”王榭说:“我虽飘泊寄居此地,但得到你后,也已忘了归去。你为何说我们将要离别?”女子说:“凡事总由命数所定,半点由不得人。”

一天,国王在宝墨殿宴请王榭,各种器皿、摆设都是黑色的,安置在亭下的乐工也是如此。酒过数巡,音乐声起,乐音非常清丽委婉,只是不知是何曲子。国王命取来玄玉杯劝酒,说:“到过我们国家的,古今只有两人,一是汉代的梅成,再就是现今的足下。希望能得到你的一篇诗,成为以后的一段佳话。”国王令人拿出诗笺,王榭作诗道:

兴建船泊是祖辈基业,万里航行已惯常为客。

今年不知时运见衰微,途中偶然遭遇此险厄。

巨大风浪急急如追兵,千重乌云沉沉像墨色。

鱼龙吹浪洒来满面腥,全舟之人尽葬鱼龙宅。

地狱阴火连天紫焰飞,让人疑是浪天相打拍。

长鲸目光连映半海红,大龟巨头抛浪同天白。

桅樯倒折迅刻沉海底,声音如雷霆把天地别。

我随神力相助不沉沦,一块木板漂来此岸侧。

虽是君王恩重频赐宴,无奈漂泊之人自凄恻。

抬头望乡原涕泪如雨,恨不得此身长出羽翼。

国王看完诗,心中很是欣喜,说:“您的诗写得很好,只是不要苦苦怀念家乡,不久,当让你归去。虽然我不能让你身上长出羽翼,但我可以让你乘着烟雾回去。”宴罢回来,各人都作了诗歌相和。这女子说:“你在诗歌中的末句为什么要讥嘲我呢?”王榭也不明白其中道理。

不久,海上风和日暖。女子哭着说:“你归去的日子快到了”(图片: pixabay)

不久,海上风和日暖。女子哭着说:“你归去的日子快到了。”此时国王派人对王榭说:“您某日就可以回去,现在可以同家人道道别情了。”女子安排下酒宴,但却只是悲泣,说不出话来,那神态就像雨水冲洗后的娇花,露水沾湿的弱柳,真个是绿惨红愁,香消体瘦。王榭也觉得非常地悲伤。女子作了首告别诗:从来欢乐聚会只怕少,自古男女恩爱最终希,今夜孤帐留下千年恨,梦魂牵绕应逐北风飞。

女子又说:“我从此不再渡海到北边去了。如果使你看见我不再是今天的样子,你将会憎恶我,哪有时间来怜爱我。我见你也会生出嫉妒之情。现今我不再北渡,愿老死在我的故乡。这里所有的东西,你都不能拿走,这不是我舍不得。”女子令侍女取来一丸灵丹,说:“这灵丹可以召还人的神魂,死去还未超过一个月的人,都可以使他复活。方法是用一块明镜放在死者胸上,把灵丹安放在颈项上,再用东南方的艾枝作柱来灸烧,死者立刻活过来。这灵丹是海神秘藏而珍惜之物,若是不用昆仑玉盒装上,就不能渡越大海。”

刚好女子有玉盒,女子交给王榭并把它拴在王榭的左臂上。然后两人大哭而别。国王说:“我国没有什么东西可赠送你的。”便取来纸笺,作诗道:

当初乘大船向南海航来,漂流至此偶然作我乡客。

从此你我相见不再有期,万里风烟迷漫云水相隔。

王榭告辞拜谢。国王命人取来飞云轩。飞云轩送到,原来是一鸟形的毡兜子。让王榭进入毡兜后,国王又命取来化羽池中的水,洒在王榭乘坐的毡兜上。又召来老公公、老婆婆两人,让他们扶助王榭归去。国王告诫王榭说:“你应当紧闭双目,很快就到了你家。不这样,即会堕入大海。”王榭闭上了眼睛,只听得风声、怒涛声在耳边掠过。

王榭向四周看去,不见一人,只见屋梁上有双燕子在呢喃私语(图片: pixabay)

过了一段时间,王榭睁开眼睛,已然回到了自己的家,坐在家中堂上,王榭向四周看去,不见一人,只见屋梁上有双燕子在呢喃私语。王榭向上看去,才知自己曾经居住过的国家是那燕子国。不一会儿,家人出来慰问,都说:“听说你的船被大风狂涛毁坏,已经死了。为什么又突然归来了呢?”王榭说:“只有我一人抓住一块木板而活下来。”王榭也不告诉他们自己曾居住过的那一国家。

王榭只有一个儿子,他离家时才三岁。此时不见儿子,问家人,家人说:“死去已经半个月了。”王榭伤感哭泣不已,忽然想到女子所说的有关灵丹的话,命人打开棺材,取出尸体,按照女子所授的方法烧灸,儿子果然又活了过来。

到了秋天,二只燕子即将离去,它们悲鸣在庭户之间。王榭用手一招,它们飞来停站在王榭的手臂上。王榭取来纸笔,用小字写了一首绝句,系在燕子尾巴上,诗中说:

误到华胥神奇国里来,娇美的人终日特怜才。

飞毡飘去从此无消息,临风洒泪不知几百回。

来春燕子归来,直接落在王榭的手臂上,燕子尾巴上有一小纸柬。取来一看,上面写有一首诗,是一首绝句。诗说:

从前的相逢真是命数相合,而今的两地隔绝却是生离。

来年春天你纵寄来相思字,阳春三月天南已无燕子飞。

王榭深自感到怨恨不已。第二年,燕子果真不再飞来,这件事也便流传在众人的口中,因此把王榭居住的地方称为乌衣巷。

(本篇文章和图片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