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恶俗维基案 广东警方为将牛...

恶俗维基案 广东警方为将牛腾宇定为主犯 逼他人做假供

78
“恶俗维基”网站管理员牛腾宇被构陷为主犯重判14年。(图片来源:新唐人)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日】(本台记者杨正采访报导)因习近平女儿个人资讯泄露而引发的“恶俗维基案”,导致24个年轻人身陷囹圄。家长们纷纷指出,这些年轻人实际上是广东警方为向上邀功抓来的“替罪羊”。其中年仅20岁的电脑天才牛腾宇的母亲近日告诉《希望之声》,警方为将牛腾宇定为“主犯”,逼迫同案一个与牛腾宇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做假供,指控牛腾宇非法经营。警方为罗织罪名甚至还到牛腾宇儿时就读的小学去调查。

牛腾宇的母亲近日告诉本台记者,警方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抓了十几个孩子,逼其中一个姓王的孩子做假供,“说牛腾宇写什么游戏外挂了,其实他根本就没写,他(警方)为了给他编织非法经营罪,专门给他造一个罪,但是又没有证据呀,根本就证明不了他确实写这个东西了,就逼着姓王的孩子说,如果你不说的话,就不放你。就这么一个人证,根本没有其它证据,根本就不成立。”

牛腾宇的母亲转述这个王姓孩子的话说,“其实我就没见过牛腾宇,我都不知道他叫牛腾宇,只知道网名,他们抓了我之后,打我,必须让我说,如果我不说、不签字就不让我出来,我签了字,把我给放了。”

牛腾宇的律师在辩护词中也指出,起诉书指控牛腾宇有倒卖外挂行为,仅有口供是远远不够的,双方交易的物品究竟是不是法定意义的“外挂”,外挂一般指通过修改游戏数据而为玩家谋取利益的作弊程序或软件,这是要通过专业鉴定部门出具司法鉴定来确认的,但是本案中,没有这一关键证据的情况下,所谓非法经营罪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牛腾宇的母亲提供给本台记者的公安内部人士的微信聊天记录也显示,警方明知此案有问题,但为了给牛腾宇定罪,还是想办法搜罗罪证。

公安内部人士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警方明知此案有问题,但为了给牛腾宇定罪,还是想办法搜罗罪证。(图片来源:牛腾宇母亲提供)
公安内部人士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警方明知此案有问题,但为了给牛腾宇定罪,还是想办法搜罗罪证。(图片来源:牛腾宇母亲提供)

牛腾宇的母亲怒斥警方,“他们就这样罗织他的罪名。”她表示,“警方所指认的那款游戏,是国外的,中国是没有权利管的。他们说牛腾宇在里边赚10元差价,我们家孩子请他的单位,包括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那年薪都是几十万上百万的,他都不去,挣你10元差价?简直造假都造得不像。”

据悉,牛腾宇是个电脑天才,13岁跟随母亲搬迁到河南焦作生活,因学籍问题辍学,其后自学计算机知识,于2014年获得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他在全国的获奖证书达二十多个,他还曾在各大省会城市、政府部门,以及几个大学讲过课。虽然获多所大学招揽,但为了照顾家人,牛腾宇选择放弃进入大学的机会,靠编写软件为生。

牛腾宇的母亲告诉记者,警方为了搜罗所谓的罪证,跑遍了和牛腾宇合作过的单位,其中包括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那教授说他这人非常好呀,他跟我们合作,又没偷税漏税、又没啥的,非常之好,品德可好了。然后他不是有获奖吗?他们说这些证书是不是真的,结果去了确认都是真的。想给他找罪名,说他是不是造假,是不是偷税漏税,找不到证据,结果是一无所获。”

“还去我们老家小学调查,查他小时候有没有什么恶行。别说孩子品德好,就是孩子小时候,比如说7、8岁的时候,有个什么恶行,你调查他有啥用呀?结果人学校评价很高,就说孩子特别好,他没招儿了,……最后气急败坏抓一帮孩子,非让指认他干了啥。”

牛腾宇的母亲质疑广东警方,“为了造个‘主犯’,不惜跋山涉水远赴千里,拿着国家的钱,这么多钱,就干这种事,真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有钱权交易,收受巨额贿赂,或者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可能会这样干吗?明明知道牵扯了习近平、牵扯了他女儿,你们还敢这么造假,是谁干的就是谁干的,你们造假肯定有目的,不可能没目的这么做。”

此案源于2019年上半年,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化名资讯、照片、个人身份证及习近平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被境外网站“红岸基金”、“支纳维基”发布到网上。因广东公安对境外网站无能为力,于是将目标锁定国内分享了以上两个网站连结的“恶俗维基”网站。

2019年8月,当时年纪不满20岁的“恶俗维基”网站运维员牛腾宇被当局抓捕,后还依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广东茂名市公安局侦查终结时,罪名则成了“寻衅滋事罪”、“侮辱国旗罪”及“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最后,在2020年12月30日,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宣判时, 定牛腾宇为“主犯”,罪名则改成了“寻衅滋事”、“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犯”罪,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另外23名“恶俗维基”网站相关人员或会员也获不等刑期。

牛腾宇的母亲说:“案子已经到了法院了,给他强加了一个寻衅滋事罪,本来后边那两个罪没有,马上要开庭了,快速给他加了两个(罪名),就是怕他出来曝光。”

四个月前,牛腾宇设法带出一张字条,表示自己遭到禁止睡觉,吊起殴打等折磨,被迫在数百页A4纸上写了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此事被多家媒体广泛报导,本台获悉,这令广东公安厅大为恼火,派纪检人员到关押牛腾宇等人的广东茂名第一看守所调查。

随着该案不断发酵,案件中,官方威胁律师、家长,警方提交阴阳报告等丑闻也不断被曝光。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