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俄罗斯研制“末日武器” ...

俄罗斯研制“末日武器” 五位核专家死于非命

分享
图中为8月12日参加五位核科学家葬礼的人们(AP图片)

俄罗斯核能源公司Rosatom于8月12日在萨罗夫镇安葬了8日在白海的海军基地死于测试故障的5名核专家,并将他们称为英雄,而海外专家估计,这5位核专家死于普京正在研制、开发类似于9M730 Burevestnik 巡航导弹和Poseidon 无人机等这种末日性的全面战争武器。

Rostaom 为五位科学家举行葬礼

俄罗斯能源公司Rostaom 于8月12日,在距离莫斯科373公里的小镇萨罗夫(Sarov)为8日死于发动机爆炸的5位俄罗斯核专家举行了葬礼,萨罗夫镇是Rostaom公司总部所在地,此镇在冷战期间负责生产俄罗斯的氢弹,现在是俄罗斯核弹头的主要生产地。

该公司的Valentin Kostyukov在葬礼上宣布了五位核专家的身份,其中Alexei Vyushin 是一位软件专家和设计师, Yevgeny Korotayev是一位高级电气工程师,Vyacheslav Lipshev 是该测试团队的负责人, Sergei Pichugin是测试工程师, Vladislav Yanovsky是该公司 测试部的副主任。他介绍说这些核专家一直负责测试核动力发动机,他们明知道这些核测试的危险性,但是仍然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进行了多次测试,因此将他们称为英雄。

虽然该公司未详细介绍这些工程师死于何种武器的研制,但表示该公司将继续研制该款武器直到研制成功。

自从位于白海的俄阿尔汉格尔斯克海军基地于8日发生爆炸之后,俄罗斯国防部最初表示爆炸时由于一个液体燃料发动机起火造成的,事故导致2人受伤, Rosatom 公司随后表示,当时这些研究人员正在一个海上平台上测试一款放射性同位素动力源,事故发生时这些工程师已经结束了实验,但发动机突然起火爆炸并将这些工作人员甩入海中,造成5名工程师死亡,其中两名工程师的尸体失踪,还有另外3位工程师在事故中受伤,目前正在医院中接受治疗。

事故发生之后, 距离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30公里的北德文斯克(Severodvinsk)市出现长达30分钟的,比正常水平高出20倍的核辐射激增,导致该市的居民涌入药店抢购据称可以放核辐射的碘片,该市药店的食用碘片被抢购一空。 在1986年的切尔贝里核泄漏事故中,俄罗斯也曾经出现过碘供应紧缺现象。

而且俄罗斯国防部在8日的测试之前就封锁了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和白海海域,在事故发生后又表示将继续封锁该地区至9月初,在此期间禁止在该地区进行商业捕鱼工作。

挪威媒体则报导,俄罗斯专门负责运输核燃料的船只Serebryanka从8月9日开始,一直留驻在禁区之中, 他们估计该船只可能一直在事故现场收集8日爆炸中飞散的核废料。

海外专家:这些工程师或死于研制“末日武器”之中

英国核信息局(the Nuclear Information Service )局长David Cullen 12日表示,很多独立专家都估计, 俄罗斯8日的爆炸是在测试核动力的9M730 Burevestnik 巡航导弹时发生的,这款武器由于其“无限制”的射程而被视为是用于全面战争的末日武器。

普京曾经于2018年3月在俄罗斯议会上介绍过这款武器,他当时介绍说,俄罗斯军方正在研制一款可以在其携带的核动力能源下无限期飞行,因此射程无限的新型武器,俄罗斯军方还曾鼓吹这款武器能够穿破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

对此英国皇家联合研究所的俄罗斯专家Mark Gleotti 表示,俄罗斯早在前苏联时期就曾经想过要研制这款武器,但是这种核动力推动的导弹目前还有很多技术挑战,因为这款武器在飞行进程中可能会随处发散放射性废气,因此可能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

Gleotti 认为,这五位核专家也可能死于普京在2018年议会上承诺的另外两款武器的测试过程之中,普京在那次会议上还介绍了一款名为Zircon 的、可携带核弹头的超音速远程反舰巡航导弹和名为Poseidon 的,可以从潜水艇上发射的、可携带核弹头的新型远程水下无人机。

他表示Poseidon 和Burevestnik 都是末日性武器,只适用于全面战争,其中水下无人机Poseidon已经初具雏形。

俄罗斯报(rossiyskaya gazeta)曾经将Burevestnik 称为复仇武器,西方人对于“复仇武器”这种说法并不陌生,因为德国纳粹曾经在二战期间曾将其V-2 短程弹道导称作复仇武器, 并在二战后期在英国使过这种武器。

Galeotti认为,8日的事故表明,随着中导条约的破裂,俄罗斯军方目前在专注于开发新型核导弹,而俄罗斯开发这些导弹的目的,并非仅仅防备美国,也在防备中共。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