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4)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晚上,我和戴佩瑶准备去火车站,我谨慎地问她:“……可不可以……先去旱冰场?”

“去那儿干啥呀?”

“……雪飞说,她晚上去滑旱冰……我想最后看看她……”

“好吧!去!咱们现在就去!”戴佩瑶很理解我的心情。

那是个露天的旱冰场,妹妹穿着旱冰鞋,正小心并开心地滑着,我们躲在暗处看着她。在白河,这是一项刚刚兴起的运动,妹妹总是愿意尝试新的事物。

戴佩瑶说:“要不然咱们上去跟她说会儿话吧?”

“不不!不去了,我怕我受不了……”我的眼睛湿润了。

戴佩瑶也要流泪,但她很快甩了甩头,故作轻松地说:“嗨——没什么,走吧!”

这是我们呆在家乡的最后一个晚上了……

再见——我们的家乡!

离别远行 示意图(图片:pixabay)

再见——我们的亲人!

买了车票,才觉得钱少了。我们才意识到,这点钱,真的不是巨款!我们得小心着花,节省着花。

坐了一夜的火车,我们到达了这趟列车的终点站——通化。

通化是这里的一个大站,也是我们去往外省的必经之地,但我们还不知道下一站该去哪里。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安全,事实却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戴佩瑶见我也没主意,就说:“我的老家是山东的,要不,咱们上山东吧?”

“行。”

只要去一个地方就行,离那帮流氓远一点,离家里远一点。

我问她:“去山东哪儿呀?”

“不知道……先到了济南再说……”

路标 示意图(图片:pixabay)

买完了票后,我们的钱更少了,我们还没有想这些钱花完怎么办,我们渐渐感觉到了危机。

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同样的不幸——被另一帮流氓跟踪了,也是个团伙。他们想把我们挤出等待检票的长长的队列中。我们用了同样的办法,迅速跑到另外的队,挤到了中间,戴上了羽绒服的帽子,半蹲了下来。旁边的乘客对我们夹塞儿稍有不满,戴佩瑶慌忙地解释说:“对不起,有人跟踪我们……”

这时,那帮流氓发现了我们,也挤了过来。我们周围的乘客暗中在保护着我们,他们不出声,使劲围起了人墙,把那帮人挡在了外面。

这些默默给予我们帮助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我们一生都记住了他们。

我俩挤进了检票口,上了火车,又连着跑了几个车厢,选在了靠窗户的座位坐下。

我慌得不行,“快点!把外衣脱下来!藏在边上!咱俩全趴在桌子上面,把脸朝向车窗!”戴佩瑶也按照我说的,快速地动作着。

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跟过来,我们得尽快改变装扮,即使他们上来了,也不能让他们认出我们。

旁边的人露出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们,甚至还有鄙夷。

顾不上这许多了!我们必须为我们自己的安全负责!

就这样,我们趴了将近半个小时,感觉没有人来骚扰了,才敢缓缓地把头抬了起来,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扫旁边——没有我们不想见到的人!我们两个相互看了看,舒心地笑了起来,直起腰来,聊上了。

快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另一种忧虑笼罩了上来:到了济南怎么办?我们还去哪里?所带的钱已经不能支持我们靠买车票去更远的地方了。最主要的是,我们接下来的生活怎么办?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里?……这一系列的问题,一个又一个地往出冒。

我们离开了家,麻烦更大了……

“佩瑶,我……饿了……”我小声说。

“……我也饿……咱们那点儿钱,能省就省。忍一忍,睡吧,睡一觉,天就亮了……”

我听了她的话,在忐忑不安中,在饥饿中睡去……

迷迷糊糊到了济南火车站。

这个地方,我头一次来,根本不知道哪儿是哪儿。下了火车,我问戴佩瑶:“咱们上哪儿去呀?”

“不知道……”

“你知道你亲戚家吗?”

“我只知道他们在山东,具体在哪儿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哪?”

“咱俩只剩下一点儿钱了,不能再坐火车了。咱们先走吧,顺着火车道走,走哪儿算哪儿。”

也只能这样了。

我们买了一些吃的,按顿分配好。现在的每一分钱都得精打细算!

沿着铁轨走的中途,一个中年男人跟上了我们。他上来搭话,说他跟他的妻子关系不好,让我们去他家里等等。我们知道他不是个好人,一直不理他。因为是大白天,这个路段不是很偏,他也不敢怎么样。他跟了两个多小时,觉得无趣,便自动走开了。

吃的没有了,我们开始饿了起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再花钱了!

我们来到了一个村子,一些民房中的烟筒在冒着烟儿……

我们能不能向他们要点吃的呢?……不……不,算了吧!没干过这种事儿,多丢人哪!

饥饿和自尊在我们的内心交织着,要饭还是不要饭,就像生存还是死亡一样较量着。我们考虑着,犹豫着……

饥饿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5)...
views 6
林生家,是他爸爸一个人上班。林生的妈妈是家属,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年只有在春、夏、秋季才能找点活儿,在家属队,种地、收割,零星加起来,只有大概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就又没活儿了。林生家跟那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人口多,收入少。他们家跟一些家庭不一样的是,他们穿像穿的,戴像戴的,吃的也有模有样,从来没有见...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4)...
views 9
我给林生讲了一些我守寡的特殊经历以及心里感受,他很不理解,“我周围也有很多离婚的单身女性,她们不是那样啊!跟正常人一样啊!为什么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呢?” “二十多年前和现在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啊!我丧偶的时候,咱们同龄人中,有几个是这样的?少见哪!现在,离婚的多了,大家也都看得开了。再者说,并不是每一...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3)...
views 10
林生说:“他们没错,是咱们成熟的太早了!谁家父母不管哪!你想想,假如咱俩是夫妻,咱们也有一个女儿,那么早处对象了,咱也担心,咱也得管哪!是不是?所以,别恨他们了,你要恨,就恨我吧!” 林生永远是这个样子,他做什么事情都是尽量为别人着想,这是我们两个非常相像的地方。正因为他是这样一个人,他才不会伤害...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2)...
views 12
我又想起来一件事,“林生,我只记得你第一次跟我约会,给我送的礼物是两样东西,好像有一只笔,你记得还有什么吗?因为我记不清了。” “我也不记得有什么了……另一件礼物……应该是檀香扇,因为你在给我的信中提起过。我当时可能觉得那个扇子挺香的,就送给了你。” 我查了一下书信,除了扇子,还有手绢儿。所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