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2)

14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我们的眼前突然一亮,有一位拎着大包、穿着军装的人走过来了,我和戴佩瑶的眼神愉快地交流着:也许他能帮上我们。

戴佩瑶走上前去,急匆匆地对他说:“你好!我们现在被一帮流氓跟踪了,你能帮我们吗?”

他一愣,紧接着四处张望着,“谁呀?!谁敢这样?!啊?!……”声音还挺大。

“那边……”戴佩瑶给他使了个眼色。

他看到了,说:“没事儿!你们跟着我!我看谁敢动你们!”

有了他的保护,我们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不用再怕那些人了!

他去了售票口,掏出了钱,准备买票。这时,另一个人出现了——那个老大!只见他迈着方步,傲慢地从我们身边走过,走向了那个军人,对他低声说了几句什么,又反身向我们这边走来,到了我们眼前,他停顿了一下,嘴角的笑微微泛起,但含着冷酷和杀气。他迈着方步,走了回去。

我们转向那个被我们当作救星的军人,只见他的脸色已经变了,他很慌张,往钱包里放零钱的手微颤着。他在放慢着动作,像在思考。突然,他拿起包,快速地向外走着。路过我们时,急促并低声地说:“你们可以去后边的办公室,他们能帮你们!”然后,他就走掉了。

噢……噢……不!老大对他说了什么?说出了多狠的话,把这个军人给也吓跑了?

几十年后,我想起了这段经历,渐渐地联想到了一些事情。文革结束后,部分历史事实慢慢地可以说了,可以写了,可以通过艺术作品再现了,使我们也能了解到某些真实的情况。十年浩劫,是一个疯狂的年代,学校乱,军队乱,社会也乱,被蛊惑的红卫兵小将们,打、砸、抢成为他们身上最明显的标签之一,无法无天的程度令中国人恐惧和战粟,也令世界惊愕。那个老大,以他的年龄,文革的整个阶段,他都经历过。那么,他在其中曾经扮演过什么角色?他会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造反派的一员吗?他有过什么样的历史,使他这么凶狠毒辣……

1967年的红卫兵在天安门广场(公有领域)

我不置可否。

眼前,我和佩瑶正处于危险之中,谁能帮我们?谁能帮我们啊?……

我忽然变得清醒了,低声对佩瑶说:“刚才,那个军人不是说让咱们到后边吗?”

戴佩瑶也低着声答着:“对呀!咱们怎么办呢?……快点儿跑,让他们反应不过来。越快越好!”

“好!”

她迅速地拉起了我的手说:“快跑!”

我们俩没命似地往外跑。

由于我们的计划先于他们一步,行动也先于他们一步,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没等他们做出决定呢,我们已经跑出去了。

绕过房子,却遇到了铁栅栏。我一看,完了……

“翻过去!”戴佩瑶果断地发出口令。

我们刚翻了过去,“哗——”那帮人也到了。这时我们已经跑到了办公室的门口,再怎么着,他们也不敢进来明目张胆地拦劫了。二把手气急败坏地用拳头狠狠地砸着栅栏。

办公室里有一位穿着铁路制服的中年妇女,我们向她说明了情况,她一边浇花,一边见怪不怪地说:“你们就在这儿呆着吧。上火车之前,不用走检票口,从这里直接走,他们不能把你们怎么样。”

我们安全了!安全了!终于安全了!

我想起了家人,想起了学校的老师,想起了同学……因为躲避考试,我们竟遇到了这样的事!早知道如此,就考去呗!考好、考孬怎么样呢?至少比这样安全吧!唉……

过了两个多小时,我在屋里呆得闷了,想上外面站站。刚一出门,就看见栅栏那儿仍然有他们的两个人在“站岗”。他们看见了我,我也看见了他们。他们仍然很气恨,我吓得退了回来。

“他们还在那儿……”我对那个工作人员说。

“你放心,他们不敢进来!”她胸有成竹地说。

她下班时,把我们交接给了她的另一位同事。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外边也很安静了。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图片:pixabay)

他们走了吧?他们能有耐心在外边等几个小时吗……

我们这样猜测着,胆子也变得大了。我们两个走出外面,站了一会儿,真的没有人来。

我看见夕阳西下,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林生!我想他,非常想他……如果他和我在一起,我不会遇到这样的事!如果他和我在一起……

我们不会在一起了,再也不会了……

“你想家了吧?”佩瑶问我。

“嗯……”我擦了擦眼泪,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

“我也想了……”

到上车的时间了,工作人员也正履行着他们对我们的承诺,想把我们送上车。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帮流氓一窝蜂地赶来了!因为这里没有完全封锁的围墙,他们从站台旁绕了过来,想把我们从队伍中挤出去。那个工作人员用力地保护着我们,她严厉地斥责了他们,并把我们推上了火车。

我们真得感谢那个工作人员!不可想象,没有她,我们恐怕连家也回不了了……

如此惊险的下午和晚上!

可以回家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啊……家!

我俩各自靠着窗户,放松地坐下。

火车内座位 示意图(图片:pixabay)

列车上的广播已经开始了,欢快的歌曲在播放着。

这时,有两个乘客坐在了我们的旁边,我们自动地往里挪了挪。再一看……我的天哪!他们是二把手和他的另一个帮手!戴佩瑶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们惊呆得说不出话来。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七章 整个人全变了...
views 8
妹妹雪飞记起了我留给她的一段印象,她说:“你从松江河回来以后,整个人全变了!你的脸色变黄了,变暗了;你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它们不再明亮、美丽了!后来你上班那个阶段,工作很顺利的时候,好了很多。但是,你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了!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水灵灵的美丽了……那几年,你不愿意出去玩,我们叫你,也叫不动。...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六章 父母逼我考大学...
views 6
父母逼我考大学,这跟他们自身的经历有关。 我对林生讲起了我父母的历史。 我的爷爷奶奶在一次传染病中,双双去世,我的爸爸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和少年的颠沛流离生活,他只跟我提了一次。那一次,他刚刚说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鼻子一酸,他就再也说不下去,我也就再也不知道他以前的生活了。如果是现在,我可以...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五章 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views 6
林生问我:“阿南,你知道吗?1985年的三十儿晚上,我去了咱们的见证树那里,等你……” 我们的见证树和见证林。(作者提供) “是吗?我不知道哇……”我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咱们以前约好过,每年的三十儿晚上,咱们俩都到见证树下约会。”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父母看管的严,我出不...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四章 十二封信(2)...
views 13
第七封信: 哥: 收到你的信时,我真不知怎么说你好。你真像那个卖矛又卖盾的人。想想看,前面的称呼与叠信的方式,有点牛马不相符。何必呢?我再低贱也不致于到那样地步吧!为它,我哭了整整一天。每当我提笔想回信的时候,“它”就闯了进来,我无法写下去,只好作罢。为了摆脱“它”,我尽量把时间安排得紧紧的,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