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1)

19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第五章 离家出走

我与戴佩瑶的交情,算起来是很深的。我们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一直要好。两家挨着很近,特别是在高中,上学放学,我们多是一起走的。我去松江河复读时,她打了一段时间的零工,在餐馆当服务员。一年之后,我们又到了一起,不免谈起了未来。

 

按照规定,我们同届的初中同学被分配在地区,高中毕业生都被分配到林场。地区和林场的区别是:在地区,就像在城市里一样,还可以跟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在林场,就像是被发配到偏远山区,离开家里,独自生活。本该分配到林场的高中生,除非家庭中的人有“关系”,通过特殊的渠道,才能留在地区,说得直白些,就是走后门。高中生和初中生的分配去向,上边答复的理由是:初中生还小,独立生活有困难;高中生大些了,可以上山沟子里生活。分配是分配了,有没有活儿就难说了。总体上讲,初中生的比例远远多于高中生,在地区安置的范围比林场广,就业的机会多,条件也好于林场。有些林场,被分配去的,长期没活儿,有的一年只干两三个月。就是说,我们读到了高中,赶上了点儿背的时候,个人命运远不及初中毕业生。即使是这样,也都是临时的。在有了固定工作之前,一个特定的词汇是属于我们的:待业青年。

林场 示意图(图片:pixabay)

由于体制的原因,我们的工作基本上是等待国家统一分配的,有一个固定工作,铁饭碗、金饭碗被看作是一生的保障。那么,我们的未来是什么?讨论来讨论去,好像只有读书,上大学,对于我们平民家庭的孩子来讲,才是更好的路子。不仅有固定饭碗,还被人看得起。说实在的,除了上学,也没什么好干的。

我和戴佩瑶约好,与家里的父母说出想继续复读这件事。

她的父母没给她任何阻力,顺利通过。

我的爸爸却是很生气,“你还想上学呀?!就知道搞对象……”与万海棠的家人说的一样。

爸爸看到我被触痛,心马上变软,“想上就上去吧……”

我们两个如愿入学。

这次,我坐在了最前排,就在老师的讲台前,能看清楚黑板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的成绩不再打狼了,排到了全学年前五名,我的作文更是常被老师夸奖。看起来,顺风顺水的。

但乏味的教学,还是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我们又要面临着考试的问题,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添堵的事情!怎么办?我和戴佩瑶一筹莫展……

我忘记了是我们中的谁提起来了:老师讲过,在泉阳林业局书店,可以买到一本比较好的汉语词典。我们去买词典吧!反正也是老师推荐的!我们的“聪明”在于我们把买词典的时间选在了考试的时间,我们想通过这个方式来躲避考试,我们两个都想躲。假如我们中有一个人端正了学习态度,我们就走不成了。

我们跟父母说了要买词典,关于考试,则是只字未提,双方家长全力支持。

拿到了钱,我们便乘了火车,去了泉阳。

买完了词典,赶晚上的火车回去,还有一个下午的等待时间。

我们开始在火车站附近的街上逛。逛着逛着,便发现了不妙——我们被人跟踪了!一开始是两个人,后来越来越多,我们赶紧往火车站走。到了大厅,以为是安全了,岂不知,他们来的人更多了,发展到七八个人,他们的年纪大概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几岁不等。他们像发现了猎物,目标非常明确,用挑衅的眼光看着我们,那种语言就是:你们跑不了了!

狼群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们遇上了一个流氓团伙!

火车站及周边地区,当时普遍被人认为是很乱的地方。

再后来,他们的重要人物出场了!那个人比这些人的年纪都大,大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戴着墨镜,穿着一套呢子料的黑色中山装,手里还柱着一根文明棍,走路略微昂着头,一副江湖老大的做派。他一进来,他们中就有一个像二把手的人上前跟他耳语了几句。老大看着我们,略微地点着头,嘴角微微一笑。他的笑容,使我们感到更加惊悚!

在他的授意下,二把手过来跟我们搭讪,“怎么样?跟我们出去玩玩吧?!”

“我们不认识你们,凭什么跟你们出去呀!”戴佩瑶答道。

二把手被顶了回去,但他甩下了一句话:“咱们走着瞧!”

这就更确定他们是奔我们来的了!

我小声对佩瑶说:“你刚才跟他说话那个样,也像个流氓……”

佩瑶像触了电一样,“啊?!我咋像流氓了?!”

“你看你,用傲慢的眼神儿,一条腿还在那儿摇晃着,他们该以为咱俩也是流氓了……”

“是吗?我真不知道!我是不服他们,才那样的!我怎么能像流氓呢!” 她调整了姿势,一副正气凌然的样子。

“咱俩咋办?咱俩咋办哪?……”我小声囔囔着。

我们担惊受怕。

他们来的全部人员,都堵在了门口,那是唯一通往外面的敞开的出口。我们却在大厅的最里面,我们与他们对峙着……

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八章 抑郁症(1)...
views 5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也许在我结婚之前,也许在结婚之后,我在翻妈妈的书柜时,无意中看到了一张诊断书,上面写着妈妈的名字,还有几个大字:“神经官能症”。那张诊断书的日期也是多年前的了。但是,我没有听妈妈提过,也没有听她说去治疗过。我当时还不知道这个病是怎么回事,以为是跟精神病有关。我不知所措,又把那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七章 整个人全变了...
views 8
妹妹雪飞记起了我留给她的一段印象,她说:“你从松江河回来以后,整个人全变了!你的脸色变黄了,变暗了;你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它们不再明亮、美丽了!后来你上班那个阶段,工作很顺利的时候,好了很多。但是,你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了!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水灵灵的美丽了……那几年,你不愿意出去玩,我们叫你,也叫不动。...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六章 父母逼我考大学...
views 6
父母逼我考大学,这跟他们自身的经历有关。 我对林生讲起了我父母的历史。 我的爷爷奶奶在一次传染病中,双双去世,我的爸爸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和少年的颠沛流离生活,他只跟我提了一次。那一次,他刚刚说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鼻子一酸,他就再也说不下去,我也就再也不知道他以前的生活了。如果是现在,我可以...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五章 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views 6
林生问我:“阿南,你知道吗?1985年的三十儿晚上,我去了咱们的见证树那里,等你……” 我们的见证树和见证林。(作者提供) “是吗?我不知道哇……”我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咱们以前约好过,每年的三十儿晚上,咱们俩都到见证树下约会。”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父母看管的严,我出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