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四章 一年复读(3)

17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我的心像掉进了冰窟窿里:怎么搬了呢?怎么就走了呢?怎么跟我连一个招呼都没打……

伤心的女孩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对张彩霞说了林生与我的故事,并说我去跟林生约会。彩霞说,她也想见见林生。我不是很情愿带她去,因为毕竟是两个恋人的约会,我们又分开了那么久。但她一定要坚持去,我也不好拒绝,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了西山。

林生也不是自己来的,项哲陪他,他们先到的。

我们都带了各自的朋友,好像有什么预兆……

林生先开的口,他问我:“你收到我的信了吗?”

“收到了。”

“我们两个不合适,还是分开吧。”

“怎……怎么不合适呀?”开场白就是这个,我着实承受不住。

“就是不合适……”

“……你说出个原因啊!哪儿不合适了?”

“我不耽误你,咱们分开吧!”

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了,林生是动真格的了。

我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没发生什么。”

“没发生什么,怎么突然就……”

“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分开,对你我都好!”林生变得不耐烦,并暴躁起来,以前他没这样对我过。

我从未想过跟他分开。

我等了一年,盼了一年,就是这个结果……

我再也控制不住,痛哭起来……

林生低着头,眉头紧锁,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雕塑。

他是铁了心要跟我分手了。

“不合适”,这是分手的一个很礼貌的借口,给自己和别人都留有余地;这也是一个很模糊不请的分手原因。各种各样不方便说出口的真正原因,能用这三个字体面地应付过去吗?

我们没吵过,没闹过,他为什么那么坚决要分手?是不是觉得我一旦考上了大学,就把他甩了?是不是他有别的女朋友了?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你肯定有人了!”

“你血口喷人!”他被气得脸快变了形。

林生的凶相,使我惊呆!这就是我熟悉的那个人吗?这就是我一直爱的那个人吗?这就是我想要见的那个人吗?悲伤、失望、无助……他让我伤透了心!

项哲看不下去了,让林生来劝劝我,帮我擦擦眼泪。林生执拗地说:“我不去!”项哲深叹了一口气。

林生在项哲耳边低语了几句,项哲面露难色。在林生的催逼下,项哲不得不对我说:“林生……已经……有对象了……”

我立刻像决了堤一样,崩溃地哭着:“我就知道是这样!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林生一字一顿地说:“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将来,我偿还!一定偿还!”

“我不想让你偿还什么,我只想要一份简简单单的、彼此相守的爱……”声嘶力竭已不足以形容我的悲哀了。

林生见我哭成那个样子,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绢,对项哲说:“你把这个给她吧,是她的。”

项哲接过手绢,走过来,递给我。

“我不要!我不要!是他的!不是我的!……”

那是林生给我的礼物,没有他,我要那手绢干什么……

“走吧……走吧……走——走——”张彩霞拉着我,硬把我拽走。

我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呆下去了,一刻也不能呆了!

我是哭着从西山回家的。

伤心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和林生正式谈恋爱,加上我去松江河的时间,一共才一年半。如今我回来了,我没有别的杂念,就是找他的,就是奔他来的!将来,我就是要嫁给他的。原本,他也就是要娶我的。我们太了解彼此了,我们就是奔着结婚去的,本该是水到渠成的事,这有什么可怀疑的呢?虽然爸爸妈妈反对,但是我找到了林生,我就应该有快乐啊……

结果,满满的希望破灭了!所有的努力,都化为泡影……

一个和我玩了那些年的小伙伴,一个给了我初恋的人,就这样和我分开了。我们彼此的生活中,不再有对方了。

不管我多么习惯有他的那种生活,我的这个习惯没人再惯了!

一年的分别,什么都能改变!

我不必再为此怕着、伤着了……

他成了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的人!我永远也不要和他说话!永远也不见他!

破碎的心情 示意图(图片:pixabay)

到了家,我想着想着,就哭。张彩霞看我没完没了,突然,她扔下手中正在做馒头的面,“哭哭哭!你就知道哭!你哭啥呀?!他那么对你,真是的,你还哭!”我被她吓得立刻停止了哭,突然间又被她逗笑了。

我擦了擦眼泪,“你怎么这么说他呀……他挺好的,我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长大的怎么样啊?!他不跟你处了,你还不跟他处了呢!天涯何处无芳草!别哭了!来,我教你做馒头!”她的语气放缓了,耐心地给我解释做馒头的过程,“这个馒头吧,你得掺着面,一层一层地揉。蒸出来后,吃的时候,也是一层一层的。我们山东馒头,可好吃了……”

有这个好朋友在,我不那么悲伤了,认真地和她学起了做馒头。

最悲伤的日子,是她陪伴了我,她用她的方式开导了我。

张彩霞并没有久留,便回去了,她也没有再回来。

佟文清考到了一所好学校,理工科,这是后话了。我至今都认为,她是一个很好的文科料子,性情中人,又有如此的才华!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2)...
views 5
我们的眼前突然一亮,有一位拎着大包、穿着军装的人走过来了,我和戴佩瑶的眼神愉快地交流着:也许他能帮上我们。 戴佩瑶走上前去,急匆匆地对他说:“你好!我们现在被一帮流氓跟踪了,你能帮我们吗?” 他一愣,紧接着四处张望着,“谁呀?!谁敢这样?!啊?!……”声音还挺大。 “那边……”戴佩瑶给他使了个...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五章 离家出走(1)...
views 11
第五章 离家出走 我与戴佩瑶的交情,算起来是很深的。我们从初中到高中,一直是同班同学,一直要好。两家挨着很近,特别是在高中,上学放学,我们多是一起走的。我去松江河复读时,她打了一段时间的零工,在餐馆当服务员。一年之后,我们又到了一起,不免谈起了未来。   按照规定,我们同届的初中同学...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四章 一年复读(2)...
views 14
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他有这样的想法。我哭了一阵子,就没把这事儿当真了,因为我回去是要找他的,我相信他和我还会在一起的。 在这一年中,我遇到过三个很特别的男生。 一个是王鹤。 他是我在白河上小学时的同学,也是同桌。我忘记是小学几年级了,他是后转来的,他的山东口音常被同学们笑话,我却从来没有为...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四章 一年复读(1)...
views 12
第四章 一年复读 松江河,这里是另外的一个地方。 我被安排在一所重点高中的一个班里。我们的班级,是一个大教室,共有八十多名学生。我的座位在倒数第二排。拥有座位的规则是:占着哪个算哪个。 教室 示意图(图片:pixabay) 我住的是学校的宿舍,八个人一个房间。万海棠也来了这里复读,跟我一起...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