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章 谢谢你的陪伴(1)

16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2016年5月18日,星期三,整个一天,没有林生的任何消息。

我给林生发了留言:“你的情况怎么样了?你还好吗?用做手术吗?”

我没有得到回答。

第二天,林生给我发了一张挂点滴瓶的照片,没有他的一点儿影子。

“林生你好:

“我想,你这次的病,和我有直接关系,因为我说得太多我的经历了,导致你的情绪起伏比较大,睡眠不规律,以致于病情加重。我无法原谅自己!林生,我觉得你在回避向我讲述你的真实病情。你对我讲实话,总比我在这儿乱猜要好。不管病情怎么样,请讲出来。为了我的事情,我知道你真的是尽了全力。但是,你能不能让我为你做点什么?你的左腿可以走吗?说话没问题吧……噢,对不起,我说得太多了,希望你好起来。”

“阿南你好:我这次的病情和你没关系,都是我自身的原因,向你说说我现在的情况。自从16号我发病后,当天就转到了长春医大三院,到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病情得到了控制,没有继续恶化,我现在语言功能没有丧失,说话非常流利,只是左侧的肢体不太灵便,左手麻木没有力量,肌肉无力。左腿能动,左脚有感觉,但不能动。教授昨天跟我说,不用着急,才三天,应该能恢复,我的情况就这样。过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的。有啥事想问我,就留言。”

“好的,谢谢你能告诉我实情。否则,我会整天瞎猜,也得血栓了!真的别着急,就当休息了,休假了,不用忙活了。”

很久,林生回复道:“‘也得血栓了?’啥意思呀?和我详细说说!”

“和你一样……”

“我的天呀!咋回事呀?严重吗?”

“没事儿,开玩笑呢。”

“老天保佑呀!”

“你我!”

“好长时间没联系你了。刚才看见你的留言了,你可千万千万保重啊!”

“我就是一遇到事儿,脑袋不太好使,记忆力明显下降。我的家族中有脑血栓遗传,我姥姥,我的几个舅舅,我妈,都是这种病。”

“一定要注意脑血栓的危险因素!”

“啥危险因素呀?”

“降血脂、降血糖、降血压,锻炼身体,要遵医嘱。”

“噢。”

“这次我也不知道能恢复到啥样。如果一直是这样了,就见不到你了……”

“别那么悲观。”

“我住院这个地方,很多都是得脑血栓的,我还是轻的呢!”

林生挨着个儿向那些病友们了解了他们得病的原因,两个普遍的直接的原因是晚睡和喝酒。这两样,林生在那个阶段都占了。我们联络的时间,通常是他的下半夜,因为那个阶段是我们都在家的时间。而且,他的各种聚会、应酬又赶在一起了,就多喝了些。本来,他不是一个嗜酒的人。

两个普遍的直接的原因是晚睡和喝酒(图片:pixabay)

林生说:“我认识一个病友,他叫梁长君,脑神经出了问题,就是保护层坏了,导致脑神经裸露。只知道有一种药对这种病有效,但是副作用很大,用药后,智商下降,就像七八岁的孩子,并且人也好动,无法和他正常交流。他是某银行长春地区电脑后台维护的高手,银行系统白天要正常营业,后台维护只能在夜间进行。病发前,他连续工作了七个通宵,直至发病。总行的领导非常重视他,他病了三年了,还是工资照发,一分不少。因为他当年非常非常优秀,老婆也年轻漂亮。但是他得病后,老婆坚持离婚,婆婆家也没办法,他们就离了。一切一切都不是自己的,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

“林生,恢复啥样是啥样,好歹咱不还活着。咱还有退休金呢是不是?不工作,也饿不死呀!”

“嗯……我脑血管先天发育不良。”

“是真的吗?才发现的吗?”

“是,这次做核磁共振才发现的,有一侧非常狭窄。”

“那有什么后果呢?它能导致什么?”

“容易血栓,容易堵塞。”

“噢……早点睡吧。”

晚上,我给林生发了留言:“林生你好:你当时发病时是什么时候哇?怎么个情况?你开车吗?因为你说你要上班的。是突然发生的,还是怎么?在家吗?我都不知道。你的眼睛视力有影响吗?这几天有没有好一点儿?你用手机也有影响吧?在长春还需要治疗多久?如果不方便,不回答也可以。你发病的原因是事情太多了,更主要的是我的事儿,我命不好……”

林生:“阿南你好!我这次发病是5月15号(星期日),中午。一开始只是左手肌无力,就好像肌肉拉伤了一样,当时我也没重视,下午又上班了。半夜时,感觉加重了。16号早上,走路姿势不能控制了,就没上班,直接去了医院,中午就转院了。现在感觉有明显好转,教授说我这次一定能治好,不会留下后遗症的。

“阿南,你不用难过,我的发病是我自身潜伏的病因,和我不良的饮食、作息习惯有关,和你没关系的。你不必自责,我会慢慢好起来的,你放心吧。”

“教授说了,肯定是对的。你自己也要有信心。”

林生想让我开心一点,发来了两个特搞笑的笑话。

“林生,谢谢你的两则笑话,够笑半天的了,心情也好多了。别太在意我,你打这么多字也是很累的。

“林生,记得那张我给你的黑白照片的来历吗?当时你向我要照片,我说没有现成的单人照。你说,那你就去照相馆照一张给我吧。我就去照了,送给你了。后来,凌子坤也喜欢这张,他非要拿去洗,我抢过来,不给他。我以‘不好看’为由,不让他洗,因为那是为你而照的。最后,凌子坤还是偷着把照片拿出去洗了几张,但是远不如原版的,很暗。

“那张照片,我没有化任何妆,就是一个非常纯情的少女,带着一颗纯净的心和纯朴的装扮,上镜了。照相时,我就想,我把镜头当作你,我要对着你笑,就像你站在我的对面一样。然后,就定格了。它也确实是为你而准备的,而且也确实是只有你最珍惜它。没有人比你更珍惜它!那个时候我就是想,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成熟,一起走入迟暮,恩恩爱爱地走完这一生。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生活也过得去,我们有满满的快乐和幸福。后者并不是每一对恋人都有的,但是,我们却有,而且非常富裕。

这是当年阿南送给林生的照片(作者提供)

“从打和你分手后,我不愿意看和你有关的所有东西,包括这张照片。因为我一看,心就疼。现在不一样了,觉得照片上的我也很美,也愿意看了。你给我做的那两个版的影集都漂亮,谁看了都说好,因为你用心做了。这是我永远的记忆!谢谢你!想起以前的事了,就给你写了这么多。

“我也感觉很奇怪,和你分开那么些年,我们再接触,真的就像亲人。我和你这段时间说了很多话,你一直问我:过得开不开心?快不快乐?你关心的是这个,你想让我开心,想让我快乐。但是,我接触过的一些人中,好像极少有人关心我内心的真正感受是什么,也少有人在乎。以最近聊天记录算,我和别人聊天的所有记录加起来,也没有跟你一个人的多。所以,我们最近相处这么短的时间,我在你这儿流的眼泪,比在别人面前流的总和还多,我在你面前笑的也多。这个才是真实的我自己,卸掉了多年的包袱。

“林生,大概是你刚刚发病的头两、三天吧,在梦里,我仿佛被一个人的声音唤醒:‘阿南……阿南……阿南……’我睁开眼睛,分明记得,清清楚楚是你的声音,那个声音就像你趴在我的耳边说的,并且仿佛能看见你的脸上的笑容。我幸福地笑了,如真实的存在。我自己也好像化成了一个天使,飞到了你的床前,叫你,让你别害怕自己的病……”

“阿南,今生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在阻碍着我们。如有来世,我一定去找你,你也要记得我哟!千万不要再错过了!来世,我们恩恩爱爱地一起生活吧!你现在身在异国他乡,巴赫就是你的依靠,你一定要疼爱他。但是千万记住,真有万不得已的那一天,一定回来,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管你的。只要你需要我,我为你做什么都行,甚至付出我的生命!”

“林生,你的病好了很多,我非常高兴。所以,继续努力!你管我,真的不用付出生命,我的命没有那么贵重。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也就不用你管了。你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你送给我的歌,我都先看歌词,因为那里有你想要对我说的话,我就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了。旋律也很美,它们是你精挑细选的。谢谢你!”

“谢谢阿南!我也没做啥,你不必把我想象的那么好,我有很多缺点,要是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好吧,我把你当成一个大坏蛋!”

我躺在被窝里,眼泪从眼角处流了下来……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七章 整个人全变了...
views 8
妹妹雪飞记起了我留给她的一段印象,她说:“你从松江河回来以后,整个人全变了!你的脸色变黄了,变暗了;你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它们不再明亮、美丽了!后来你上班那个阶段,工作很顺利的时候,好了很多。但是,你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了!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水灵灵的美丽了……那几年,你不愿意出去玩,我们叫你,也叫不动。...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六章 父母逼我考大学...
views 6
父母逼我考大学,这跟他们自身的经历有关。 我对林生讲起了我父母的历史。 我的爷爷奶奶在一次传染病中,双双去世,我的爸爸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和少年的颠沛流离生活,他只跟我提了一次。那一次,他刚刚说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鼻子一酸,他就再也说不下去,我也就再也不知道他以前的生活了。如果是现在,我可以...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五章 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views 6
林生问我:“阿南,你知道吗?1985年的三十儿晚上,我去了咱们的见证树那里,等你……” 我们的见证树和见证林。(作者提供) “是吗?我不知道哇……”我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咱们以前约好过,每年的三十儿晚上,咱们俩都到见证树下约会。”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父母看管的严,我出不...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四章 十二封信(2)...
views 13
第七封信: 哥: 收到你的信时,我真不知怎么说你好。你真像那个卖矛又卖盾的人。想想看,前面的称呼与叠信的方式,有点牛马不相符。何必呢?我再低贱也不致于到那样地步吧!为它,我哭了整整一天。每当我提笔想回信的时候,“它”就闯了进来,我无法写下去,只好作罢。为了摆脱“它”,我尽量把时间安排得紧紧的,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