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五章 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问我:“阿南,你知道吗?1985年的三十儿晚上,我去了咱们的见证树那里,等你……”

我们的见证树和见证林。(作者提供)

“是吗?我不知道哇……”我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咱们以前约好过,每年的三十儿晚上,咱们俩都到见证树下约会。”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父母看管的严,我出不去?我不知道,想不起来,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我以为你记得。其实,三十儿的前几天,我刚刚摔过,胳膊摔折了,打着石膏,缠着绷带。按理,我是应该在家休息的。但我和我妈说要出去走走,我妈问我:‘都三十儿了,你出去走啥呀?!’我还是说,要出去走。我妈也就不管我了,让我早点回来。我去了那里,一直等你,你没来……”

“对不起,林生,我不知道……”

“我就想,咱们俩的关系完了,结束了……”林生用力抿着嘴,不往下说了。

那个晚上,对他,是伤心的记忆,是无法向人述说的记忆,是满世界下雪的记忆……

我们的错过,像是命里注定。

那么,那个三十晚上,我在哪儿?我在干嘛呢……

想回忆起三十多年前某一天的细节,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尽管这个细节很重要,我还是想不起来……

1985年的三十晚上,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

从1984年的秋天到1985年的夏天,是我去松江河读书的阶段,除了我回去找林生那次,我记不起这期间我还有没有回去过。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是,每个月的生活费是怎么到我手里的?当然是来自于父母,但是怎么转到我这儿的呢?我没有存折,肯定不是上银行取的!那么,是我自己回家取的吗?但是,我没有这样的记忆呀……

我在干嘛?我在干嘛……我想了很久,也没想起来。

几个月后的一天夜里,我还在想着这个问题:我在干嘛?我在干嘛……

我想啊想啊想……

终于想起来了!

我记起一个人来:余航。她是我妈妈单位的一位医生的女儿,也在松江河复读。

我把记起来的这些,写给了林生。

“我只记得在松江河的那段时间里,回家取过一次生活费。我一到家,手里刚拿到钱,炕头儿还没坐热乎,我妈就撵我走,让我马上回松江河,她说是别耽误学习。我当时真想哭,但是,我妈妈的态度坚决,一刻也不让我在家!

“我看出我爸很难受,他的眼睛有点湿润,他说:‘就让阿南在家住一宿呗……’‘住什么住!回松江河去!’我妈坚持让我走,因为余航也是马上走,妈妈让我跟余航赶同一班火车。实际上,妈妈是想让余航对我起到一种监视的作用,使我没时间、没有机会跟你联系。我妈还说:‘以后,你的生活费都是由余航给捎去,你就别回家了!’我就那么走了……

“余航两个月回家一次,顺便也把我的生活费捎来。整个一年,我就在那里了。春节之前,父母也给我捎话,不让我回去。他们担心我回家后,再与你接触,使他们的心血化为泡影。同学们一个一个地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我就那么眼巴巴地看着他们。有人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我还有点事要办,晚一天走。没有任何人对我说的这个慌产生怀疑。他们都在兴奋地盼着跟家人团聚,跟家人一起过节。我不像我妈那么刚强,她什么都能扛。我不是,我有的时候,心里非常脆弱。

“等到他们都走了,整个学校,只有我一个学生在那儿。我害怕,用几个椅子把门顶住。我并没有学习,而是悲伤。我非常孤独,见不到我的家人,见不到我的恋人……我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我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哭,默默地哭……但是,没有人能帮我。整个春节假期,我都是在悲伤中度过的。从学校到家,坐火车连一个小时的路程都不到,但是,对于我,就那么难!我回不去……直到同学们回来了,学校才变得热闹起来,我的心情才渐渐转好。

我只能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哭,默默地哭……(图片:pixabay)

“这就是那个春节你在见证树那儿没有见到我的原因,你和我,咱们两个各自过着如此伤感的春节,谁对谁都没有讲,谁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过的。这次你不提,我根本都想不起来这些事了!那种记忆太深刻,太伤情!不愿意回忆,宁可忘记!

“我在松江河期间,我的家人没有人给我写过一封信,更不用说交流。收到你的信,就是最大的安慰了!从松江河回白河后,我的家人,也没有一个人问我:你在那儿是怎么过的?春节的时候开不开心?一句也没有人提。他们不在乎这个点,所以也就不关心。父母关心的,是他们想要的那个上大学的结果。”

随着一点点的挖掘,以及林生的帮助,我的记忆慢慢地被打开了,当年的一些事情,又重现了。

我继续写道:“八年后,我通过成人高考,也考上了一个大专,这也是全国出名的院校,很多地方有分校,咱们那儿也有。当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回家时,最高兴的是我的爸爸,他激动得哭了,他说:‘我早就知道我大宝能考上!我早就知道!’我的妈妈看了一眼通知书,说了一句:‘考上了啊。’然后,她就忙别的去了,她每天太忙了!这张通知书来得太迟了!它没有在它应该来的最好时候来,没有在最合适的时机把父母的面子挣回来。所以,它,就不那么重要了。

“我在高中那个阶段,也不知道为什么,理科就是学不好,就是不开窍,学不懂,觉得自己很笨很笨。最后这次参加成人考试前,我自己复习了整个高中的课程。并不像我想的那么难,特别是理科,公式背下来,等于就掌握了纲领。

“我考上的这个大专,我称它为‘烂大专’。因为参加考试,是那个分校的校长的女儿告诉我的,她叫周宇凡,她说这是内部招生,不对外,只有少数人知道。她告诉我,说是觉得我行,应该能考上。还一再嘱咐我,‘不要告诉别人!’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能帮她考上。也确实是这样的,考试时,她在我前面,几乎抄袭了我卷子的全部答案。考场秩序只是走走过场,不是很严格,我们两个都考上了。我们单位的同事得知她也考上了后,很不服气。说,‘怎么没人告诉招生啊!要是知道招生,咱也去考了!周宇凡那样的都考上了,咱咋考不上?!’但是,外人并不知道内幕,就是‘猫腻’。周宇凡和我,我们都没有对外讲这件事的真相,因为我俩都是获益者。

“虽然考上了,但是,我一天也没念。紧接着,我就去北京工作了,不可能经常回来上课、考试,等于放弃了。我的妹妹雪莲觉得可惜,她就自己做主,给我把这个大专读下来了,读了三年。她是初中毕业,读下来这个大专,还写着我的名字。她的心太好,自愿帮忙。我问她是怎么考下来的?她说,平时上课,老师就带着大家在书上划重点。考试时,跟开卷考试差不多,拿着书打小抄,就考下来了。拿到大专文凭后,不用考试,可以直接升到大学本科。因为是要到延边州里去读,去考,我又去不了,妹妹也有了她的家庭,就完全放弃了。

“这个文凭,在中国好使,哪儿都承认。但是到了国外,这边经过评估,不承认,废纸一张。这也公平,我根本也没念哪!

“好多事已经忘记了,这次再重写,你提出来问题,我也对当时的一些事情产生了疑问,这样,才记起来。一个个问题解开了,我似乎是找到了每一种行为背后的原因。这部作品,真是咱们两个用心、用半生的经历写出来的!咱们的命运是悲剧,我父母的命运又何尝不是?他们被各自不幸的命运以及不公平的社会现象给害了。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是,我承担了这个后果。他们后来才明白,你才是我最合适的人选,我嫁给你,才会拥有相守一辈子的爱。巴赫一岁时,凌子坤出轨,我提出离婚,我爸马上同意,他早就看出来我的婚姻没有希望,他宁可让我离婚。”

林生:“过去的往事,现在想想,都是遗憾、都是泪呀!”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四章 爷爷的影响(1)...
views 7
对林生的爷爷,我只记得他在他们家前屋住,别的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我没有见过我自己的爷爷,因为他很早就去世了,所以,“爷爷”这个亲切的称呼对于我是一种缺失,爷爷也从未在我的身边,让我围着他,“爷爷、爷爷……”这样一声一声地叫着。我对林生谈起他爷爷的时候,就像在叫着我自己的爷爷一样,就像跟我有着某种亲...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三章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views 9
“阿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你回来,今生咱们能再见上一面……”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呀? …… 林生一遍又一遍地问…… 我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真相。 “我……这几年都回不去了……” “为啥回不来呀?你不想这里吗?不想你的家人吗?” “...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5)...
views 7
林生家,是他爸爸一个人上班。林生的妈妈是家属,没有固定的工作,一年只有在春、夏、秋季才能找点活儿,在家属队,种地、收割,零星加起来,只有大概两个月的工作时间,就又没活儿了。林生家跟那时大多数的中国家庭一样,人口多,收入少。他们家跟一些家庭不一样的是,他们穿像穿的,戴像戴的,吃的也有模有样,从来没有见...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二十二章 你还记得吗?(4)...
views 12
我给林生讲了一些我守寡的特殊经历以及心里感受,他很不理解,“我周围也有很多离婚的单身女性,她们不是那样啊!跟正常人一样啊!为什么你受到那么大的伤害呢?” “二十多年前和现在的社会环境不一样啊!我丧偶的时候,咱们同龄人中,有几个是这样的?少见哪!现在,离婚的多了,大家也都看得开了。再者说,并不是每一...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