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二章 入群(5)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给我发了一条留言:“阿南,今天是你的生日,林生在遥远的故乡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你第一时间的祝福!你是唯一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送给我祝福的人。谢谢你能记得这个日子!更谢谢你制作的那个美丽而特别的生日礼物!藏在心里,永久的记忆!它会一直陪着我的,我也愿意向别人推荐它。林生,请问我可不可以把这个礼物推荐给同学看?”

“阿南你好:

“你问我能不能向别人推荐我给你的生日祝福,我告诉你,当然是可以了,现在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不仅不会反对,而且还会以你为自豪!”

我在群里发了留言:“今天是我的生日,下面是班长给我做的生日礼物,与大家分享。”

礼物是林生给做的又一版的有声生日影集,名字是:“送给阿南,祝你生日快乐!”还配了一首很好听的歌曲。

纷纷收到了大家的祝福。

白露写道:“班长真是太有心了!点赞!”

林玉翠:“别忘了,阿南是班长的梦中情人,有心是一定的。”

白露:“是吗?我还真不知道,班长称呼雪松叫阿南,还真挺甜心的。”

我:“谢谢大家满满的祝福、满满的爱!感激、感恩、感谢!给大家推荐一下班长。他是一个喜欢什么,知道如何珍惜和爱护的人。”

我给白露留言:“我想起你小时候的一件事儿。在课堂上,你和周向东脸对脸地睡着了,把老师气个半死。老师叫醒你们,你睁开眼睛就笑个没完,你心里咋就那么美呀?能说说为啥不?你和周向东老铁啦!”

周向东在我们学年中,是绘画最好的,而且,高富帅那几样,他也全占了,家庭也是很有权势。但是,他得了脑血栓,生病很多年,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同学们在分享学校期间的趣事,我也给大家写了一个故事。

列位,写回忆录呢?给你们提供一个线索:上学第一天。记得不啦?我补充点儿记忆啊。

我对王帅的第一个记忆,就是上学的第一天。以前也玩得很久,但是没有记忆了。

那天,老师分班,点名。点二班时,“王帅!”“到!”他的声音清脆、洪亮,好像已经上过N年学一样,特熟悉学校那套业务。这可能跟他有几个姐姐有关,想必她们已经传授给他一些“上学第一天”的各式秘籍了!

老师继续点名,点点点……

“孙雪松!”

我哪儿上过学呀!哪儿知道在学校还得“到”哇!我到了,他们没看见吗?

我紧张,手心出汗,脚心也出汗。我拽着自己的衣服角儿,连搓带拧的,大眼睛四处搜着,寻找着救星。

“孙雪松!”

妈呀!没完了!老师还在点!

我看见了王帅,他也在看着我,我想让他帮我喊“到”,但是,他像根本没收到我发过去的心理感应,还极其过分地把头扭向了一边。这个整天跟我玩的邻居小伙伴,竟是这样的无情!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

我的眼睛继续转,继续寻找着救星。

后门那儿挤着很多家长,幸福地抻着脖子往里看。突然,我从那里发现了妈妈,我的妈妈!她今天是该上班的,怎么来这儿了呢?噢,妈妈是特意来看我的!

妈妈掂起脚,兴奋地往高抬了抬,以使自己看得更清楚些。她朝我做着口型:“快喊‘到’哇!喊‘到’……”

看着妈妈,我的眼里立刻盈满了泪,我怯怯地、委屈地说:“妈——我想拉粑粑……”

“哈哈哈……”

全笑了!妈妈也笑,她赶紧对老师说:“她叫孙雪松!”

“她就是孙雪松啊!”

我一举成名!

“快让你妈领着,上厕所去吧!别憋坏了啊!”老师替我着急。

我泣极而喜,抓住了妈妈的手,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到了外面,我也不松开,心里那个美呀!

妈妈笑着说:“阿南哪,你上学了,以后在学校,不能说‘拉粑粑’了,得说‘上厕所’。上课时,想上厕所啊,得举手,跟老师说,同意了,你才能去。记住了吗?”

记住了,这辈子没忘。

囧事一桩!

(图片:pixabay)

那天,我的表现在班里是最差的。王帅的表现在班里是最好的,响亮的一声“到”,一嗓子定了乾坤——老师让他当了班长,一当,就当到了小学毕业。

颜雨纯:“笑死了!是真的吗?”

我:“这是我一生中做的最丢人的事之一!但是,同学们好像都忘了,谢谢!”

颜雨纯:“侠女呀!佩服佩服!”

任小强:“孙雪松,你会说那个国家的话吗?”

“只会说一些,自己的生活可以解决。因为他们是多语种国家,我们外国人很难达到那种水平。我翻译过一些荷兰语的文章,并且发表过。”

苗彩铃:“孙雪松,你要好好地休息啊!把我们儿时的回忆写进你的小说里,就是给大家最好的礼物了!多注意身体。”

我:“谢谢!你也多保重啊!”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