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三十章 林生的简历(1)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你能给我讲讲你简单的经历吗?因为我对你的一生了解的不连贯,以前咱们也没细聊过。”

“从哪儿讲啊?”

“从头,从你出生。”

“行啊!我是1966年3月15日(阴历2月24日)出生在敦化林业局。”

“我以为你是在山东出生的呢!”

“不是,我大姐和二姐在山东出生的。”

“你家是在山东哪儿的啊?”

“平度,我父母是在那儿结婚的。”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呀?”

“他们原来是住在两个村子。我大姨嫁到了我爸所在的村子,她生完孩子后,让我妈去帮着看孩子。我妈去了,我大姨就把我妈介绍给了我爸,他们就处上了。”

“你们家是因为什么去的白河呀?”

“支援边疆建设。”

“跟我父母去的名义一样。”

19世纪末的东北铁路工程(公有领域)

对于大批山东人去东北的这段历史,我在比利时跟一个来自山东的在读博士生交流时,她说她知道这段历史,他们叫“闯关东”。当时,因为闹饥荒,山东饿死了很多人,他们家族中也有饿死的。听说东北的土地肥沃,有一线生机,只要你肯干,就不至于饿死。所以,很多山东人才举家迁徙,到了东北,他们称之为“逃荒”,逃避饥荒。二三十年后,又有一些同学和家人搬回到了山东。生存条件和经济发展的考量,是移民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林生的解释是:“那时,中国建设特别需要木材,咱们那儿是大森林,到处是树。1959年,我爸从山东自愿报的名。他们这批人,统称为‘支边青年’。去了几百人,都变成部队编制了。我爸是营长,当时叫王营长。”

“你爸那么年轻就当营长了?”

“嗯,他是进步青年。”

“他们一个营是多少人啊?”

“三百人。”

“哎呦——你爸管不少人呢!”

“嗯。我爸他们是坐火车皮来的,就是那种拉货的火车,带盖的,闷罐。那时这里一个住户也没有。只住着一个炮兵营,所以,咱们那儿也叫炮营。”

“对!对!是叫炮营!你不提,我都忘了。小的时候,是那么叫过。”

“双桥那儿住着零三部队,所以那地方也叫‘零三’。”

“对!是叫‘零三’!我想起来了!”

“后来的八大家,就是部队的原地址。那时的林业局的局址在老局,就是后来的头道林场。我爸他们在这儿呆了一年,赶上了大跃进,1961至1962年,闹灾荒,国家穷,没钱建设白河局,林业局就下马了。把所有全国来的人全部分散到了延边地区和黄泥河、敦化、大石头、八家子、和龙、天桥岭、大兴沟、汪清林业局,我家被分到敦化林业局。在敦化住了十二年,三姐和我就在敦化出生的。到了1971年,国家有钱了,白河重新上马。把分散在各地的职工都找回来了。我家从敦化搬来时,原来的老房子还在呢,没扒!”

“你对敦化有什么记忆吗?”

“嗯……我记得,我妈不离开我,我也不离开我妈。有一天我睡着了,妈妈走了,上街买东西,路过天桥,下边是火车道,人从天桥上过。我妈想趁我睡觉的功夫,快去快回。我醒来后,一看我妈没了!我感觉我知道她干啥,也知道那个方向。我穿上鞋,找她去了,在天桥上还真碰到我妈了。”

“你出‘遥视功能’了!”

“哈哈……看见她,我撅着嘴,生气,不理她,我妈就来哄我。”

“你和你妈的感情一直很好。”

“嗯,我妈最疼我。我家是1971年10月24日搬来的。我现在开车去敦化,一天能往返,还能办挺多事儿。当年不行啊!路不好,车也不好,路途遥远。从早晨早起,到晚上黑天才到。路上顶着大雪,一边下,一边化。我爸开车,我妈和我在驾驶室里。三个姐姐都在车上外边的大箱板里,没有盖儿,她们的头发,衣服都湿了。我就觉得,从敦化到白河,咋这么远哪!干走也不到地方,那个时候就觉得那是我走得最远的路了!

“1972年开始统一盖房子。我最先跟熊伟晨的大儿子熊继德玩,我们搬来的早。你们是后来的,盖好了房子,都搬了进去,四周还没夹杖子。”

林生说,他进小学的时间安排,跟他大姐有关。

“我大姐是七岁上的学。她上的早,十六岁就初中毕业了,正赶上上山下乡。她比别的同学小啊,干活也干不动。就是因为这个,我爸才让我晚上学的。毕业后,如果再赶上山下乡的话,我爸考虑我能干动、能走动啊!所以,1974年我才上学。

“在上学之前,就是1974年的正月初四,我妈领着我回关里了,就是山东。那时的火车已经修到二道白河了,客车也通了。我们坐的慢车,经过六七个小时,到了通化。从通化再倒车,到青岛的火车是一零八号,我还记着呢!我们在山东的高密火车站下的车,坐汽车再到平度。那时候,生活苦啊,油条是非常高档的东西啊!我妈买了半斤油条,我头一句就问她:‘今天爱吃多少,就吃多少吗?’我妈说:‘对,不控制数量!’小孩,小啊,以为能吃老多了!实际上,吃一根就顶住了。

“我和我妈在关里住了四个月,在我大姨家。我大舅已经去世了,我们见到了大舅妈和她的孩子,以及二舅全家。我三姨那时也在吉林省,和龙林业局,跟我们常见,他们全家后来也回山东了。四个月后,妈妈和我回白河了,我上学。

“咱们林业局的贮木场是1971年上马的,经过筹建,1974年建成,投入使用。拉的第一车原木,妈妈带着我去看的,火车上挂着花,还剪彩了。

拉的第一车原木,妈妈带着我去看的。(图片:pixabay)

“后来就是咱们在一起上学,一起长大,一起谈恋爱,你都知道,就不用介绍了。

“你在1984年去松江河以后,9月份,我在胶合板厂上班,那时叫削片厂,我走‘五七’。”

关于走“五七”,我查了资料。

1966年5月7日,毛泽东给林彪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后来被称为“五•七指示”。在这个指示中,毛泽东要求全国各行各业都要办成一个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既能从事农副业生产,又能办一些中小工厂,生产自己需要的和与国家等价交换的产品,同时也要批判资产阶级。该指示也成为“文化大革命”中办学的方针,造成了教育制度和教学秩序的混乱。

以上资料选自百度百科。

林生:“1985年开春,我爸让我去了房二公司(建筑公司),当材料员。这期间,我家找媒人上你家提的亲,你家不同意。

“1986年1月8日,曾一旋给我一张纸条,约我当天晚上见面,我拒绝了。但我跟项哲说了,他说:‘行啊,去吧!’我俩去找她了,我就和她处上了。那时,没有固定工作,没有招工,不能结婚。到1989年招工了,1990年结婚,1991年有了孩子。

“在1987年,我还在房二时,我爸说我那工作没有前途,不让我干了,让我去练车。交了一千零一十六块钱,那时候很贵了,我考车票去了。12月份,拿到驾驶证了,爸爸说给我找个活儿。1988年开春,我去上班了,在烧柴站,开运送烧柴的小车。”

“1991年的7月份,我调到了兴华木材公司,我爸在那儿。让我开新车,一四一车,米黄色的,也有叫驼色的。可好了!我对那台车有感情,喜欢,爱护,用它。我老丈人家的烧柴都是我给拉的,我全包了,他家院子的柴禾垛得老高了!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