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三十三章 带我去遛弯儿(2)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一中也扒了是吗?”

“扒了!一中后边的那片小树林子,两边都是美人松。咱俩在这条道上,搞过对象。我记得那时我上班了,有一天,咱俩约会,在去往一中的那条道上,往双桥走的那片小树林里。我穿了一套工作服,新的,我挺喜欢的,挺精神的。那条道上就咱俩,人也少,车也少……”

“你上班了还这么跟我约会了?”

“绝对有!”

“我怎么感觉从那天晚上咱们分开之后,除了分手那次,再也没约呢……”

“在那条路上,咱俩百分之百约过!那天究竟怎么约的,我也忘了。反正肯定是有!”

他那么肯定是我,就当是我了!什么新衣服,什么工作呀,次要情节忽略不计了。我们这一大把年纪了,能记住一生中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就已经不易了,没法儿抠细节了!

林生:“昨天,我开车路过这,车上拉着孙雪松、慧淑贤,还有夏春梅……”

“你拉着谁?”

“白露、慧淑贤、还有夏春梅……”

林生真像他所说的,张口就容易把我的名字说出来。如果不刻意板住自己,就等于把他心里的秘密暴露出来了。

林生继续说:“我还拉了一个人,谁呢?是谁呢……”

“廖雨莎?”

“不是。

“苗彩铃?”

“对,苗彩铃!我问她们,‘记不记得咱们上学时,穿过的这片小树林?’白露说,‘对!我也是从这儿走的!’我说,‘我的初恋就在这儿!’她说,‘是吗?哎——呀!’我说,‘原来不敢让人知道哇,现在都拿出来炫耀了,得瑟来了!’白露说,‘三年不打自招哇!’呵呵呵……不打自招……

“夏春梅问我,‘咱班这些女生中,你最喜欢谁?’我说,‘说实在的,我谁也不惦记,就挺惦记孙雪松的!’她们都笑了,说:‘是吗?可不咋地!’夏春梅说:‘对呀!有孙雪松啊!’怎么怎么地的……”

“哈哈哈……”

林生:“再往前走啊……一中学后面的美人松园子,就是那个小树林,现在里面修上了栈道、小凉亭,晚上还有灯光。池北大街一直延伸到一中围墙外边。原来的房二公司的整个场院,让一个集团买去了,花了三百万,建起了五星级大酒店。”

“房二公司怎么样了?”

“房二搬到原来的安全科位置了,就是基建科,在检察院下边,有个小拐角房,不大点儿,搬这儿来了。”

“我记得那个房子,原来是安全科,或者可能叫‘安全处’,我忘了准确的名字了……”

“对!那旁边的两个楼,也都给房二公司了。股份制了,局里给它的正策,它就在这儿准备盖起来一个五星级大酒店,刚搭完架子,七千万元给卖了。他们还有个地方,就是在外环,是我现在干活儿的酒店,原来就是一个浮石矿,这个地方给房二了,房二又在这儿盖个五星级酒店。当时是跟我们这个老板合伙干的,盖起来之后,就独资了。”

“白河怎么开那么多宾馆哪?我听雪飞说,她回去过老家,白河的宾馆,只有夏天长白山旅游旺季时,生意才好。平时,大部分是空着的。但是你们还在上班,有顾客吗?”

“有,现在人还挺多呢!开发了冬季旅游项目,上长白山免费,不要门票,用这个办法吸引人。把局面打开了以后,可能就得收钱了。”

“车上不去山顶吧?那么陡的坡,多危险哪!滑……”

“能上去!下雪后,用铲车把路上的雪都给推开了。开车上去,跟平时一样。”

除了夏天,平时长白山都被大雪盖着(图片:pixabay)

“除了夏天,平时长白山都被大雪盖着,上去看啥呀?”

“看雪呀!像他们南方的,有些人还没看过雪呢!长白山的雪景可好看了!冬天来旅游的人也挺多。比如说我们单位,今天去洗澡的人就有一千多人。山上的更多,我以前的同事说的。”

“那么多人洗澡去呀?旅店的房间里没有淋浴吗?”

“有啊!但是在池子里的是泡温泉浴,有治病、保健的作用。”

我查了一下长白山温泉疗效的一些资料,因为温泉水里含有大量硫化氢和多种微量元素,所以,具有非常高的医疗价值,特别是对肠胃病、皮肤病、高血压、心脏病和妇科病疗效尤其显著——参考互动百科。

“林生,你们单位也有温泉浴呀?”

“有,每天从山上把温泉的水拉下来,用大的三十吨的水罐车拉,带拖挂的。把温泉水兑在自来水里。山顶上的温泉浴全是真的,而且水是流动的。在咱们这儿,就没那个条件了,没有那么多温泉水。温泉浴是露天的,泡着温泉,喝着啤酒,天上再飘着小雪,可美了!”

“天呀!还在外边?不冷吗?冻死了!”

“不冷,温泉水是热的呀!”

“噢,是这样的啊……”

真有一番景致!离家久了,离家远了,那个家,还有那么多我所不熟悉的事情!

“阿南,咱们继续说啊。现在,二道白河修得四通八达!从医院下来,过了加油站之后,往右拐就上场区了。咱顺场区这条道走,这儿有二十米宽的道,一直到场区。场区原来有个水塔,现在也扒了……”

“我记得那个水塔。”

“嗯,它的前后左右的房子都扒了,全开发成楼盘了,里面全是住宅,沿街的都是门市,一直到场区小市场。对那儿,你有没有印象?”

“没印象,我不熟悉那里。”

“过了小市场之后,原来往城建去,有一条小道,也是水泥道,坑坑洼洼的。往左一拐,就是城建;往右一拐就是材料科方向。现在这条小道,全加宽了!全都是二十米宽的道。我们开车,不用倒车,原地掉头,一把就能把轮儿打过来了。你说得多宽吧,这道!

“原来的城建这个地方全卖了!扒了!”

“你等一下……”

“什么?”

“我记得城建那楼建得也没多少年啊,差不多有……二十五年吧,因为我当时怀着巴赫的时候,在城建工作,刚搬到那里,那时是新的,刚盖的。怎么现在又拆了呢?”
“因为城建也归管委会了,这个地方就不需要征求白河局的意见了,管委会可以随便开发。”

“比利时这边的房子,上百年的民房很多,没看他们总在拆房子。城建的房子,怎么那么短的时间就拆了?”

“质量也不行了呗。”

“啊……”

“城建分开了几个单位:一个是环卫的,就是打扫卫生、扫垃圾的;还有一个是园林绿化,专门管栽树、栽草、栽花儿的;还有个城市建设,就是哪个地方的道坏了,哪个路灯不亮了,修补修补啊,这都归他们管;再有一个是排污,本地区的排污,都得统一的排,不能随便往河里排了。排到一个垃圾场之后,他们开始处理,最后达标了,才能排放。城建老地方盖起楼了……”

“干啥呀?”

“盖的好像宾馆似的。现在还没装修呢,大框儿起来了。它的后边,楼盘都盖起来了,都是住宅。还没卖呢,卖完了才能搬进去。

“挨着城建,就是宝马林场,有没有印象?”

“宝马林场不在山上吗?怎么在那儿呀?”

“哎呀,好多年前宝马林场就全搬下来了,跟头道林场合并了。头道林场黄了,名字还是叫宝马林场,一边挨着城建,一边挨着原来的白河林业局公安局。

“他们的对面就是汽运处和工厂。现在,汽运处卖了。工厂还是工厂,材料科还是材料科,但是,你一看哪,破破烂烂的……就好像是……就不行了!荒无人烟! ”

“也要黄了吗?”

“这些单位都实行股份制了,林业局不管了,跟白河局没关系了。其实,股份制,就是把单位的一把手给成全了,他们富了,老百姓一点儿实惠没得着!

“挨着服装厂,这个拐角,就是原来的林业局的服务楼,住着单身的职工,知道吗?”

“我不太清楚那儿。”

“服务楼没扒,二层小楼变成个人的了,加高、加宽,改成酒店了。

“到了体育馆了,改建和扩建了。对面是长兴小区,原来的民俗办、制材厂办公室,还有我原来的单位兴华木材公司都在这儿,现在已经全扒了!再往这边,就是原来的电视台、职工浴池的位置,平房不在了,扒了,后来又盖的楼,是饭店。这个楼的对面,就是胶合板厂。

“服务楼现在变成个人的了,林业局里有钱、有能力、有路子的,在管委会来之前就已经经营了。现在这个楼开发成宾馆了。再往下,就是烧柴站,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烧柴站也变成个人的了,全部都扒了,原来烧柴站的一草、一木、一块砖都没有了,全部溜平的,就等着开发呢!明年一开春,可能就盖楼。再往下,就是贮木场了。原贮木场可大了,有两道铁路专用线,一段,二段,贮木场工人得有五、六百人哪!整个贮木场的院里,卖给韩国的公司了,听说是卖了两个亿,具体的咱也不知道,建了一个矿泉水厂了。只有一个贮木场的原办公大楼还在这儿立着呢,剩下其它的,原来贮木场的厂房,还有锯房子,所有的检修等等,全扒了!全没了!重新盖的楼房,有厂房,有办公室,还有宽敞的道。人家修的草坪啊,一夜之间,全修上了,可带劲了!有钱!现在林业局的好多职工都在那儿上班,我的一个朋友许睿就在那儿。

“原贮木场再往下,夹着这么点儿小地方,就是我原来刚毕业、走五七时的削片厂,后改成胶合板厂。但是胶合板厂已经黄了,这个名字没有了。胶合板厂和宏图合并了,现在叫宏图,大门紧闭,地上的草能有一人高。往院里一看,一个人没有!青黄不接,带死不拉活儿地了!胶合板厂挨着五星级酒店,过了酒店,再往前,就到转盘了。往左边一拐,上二道了;往右一拐,上火车站,你有没有印象?”

“有。”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点阅【《我的第一位恋人》全部文章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