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九章 生病

15
分享
我的第一位恋人(图片:pixabay)

林生给我介绍他家里的情况,走到柜子那儿,他指着旁边的一个架子说:“这是挂吊瓶的,前几天在家挂了……”他还想继续往下走。

我赶紧说:“等等!你……生病了,是吗?”

“是……我得的是脑血栓。今年4月7日犯的病。”

“没多久啊!”

“嗯。”

“当时犯病时,是什么症状啊?”

“一开始是左手大拇指发麻,左侧嘴唇麻,又到了嘴的周围,连带着腮帮子和牙也麻,再后来到了耳朵,半个脑袋,都麻。我怀疑是颈椎压迫神经,有点害怕了,去了医院。咱们同学凌香在医院上班,我找了她给看,做脑CT后,发现右脑有栓塞。她说,‘不用怕,发病期是这样的。’”

“凌香问我还想工作吗?我说想。这个工作挺好的,我不想丢掉。她说没事儿,在家通过保守治疗,可以治好,也不影响我工作。她给开的药,我自己在家打的点滴……”

“你自己打?!”

“啊,我会打针。我爸后期生病的时候,我学的,是我给我爸打针。前一阵,我自己还做了个挂点滴的架子。我自己给自己扎针,就没去医院。”

“现在好了吗?”

“好了。用药七八天后,得到了缓解。到4月23日,疗程结束,恢复得挺好。半个月,一点儿症状也没有,上班也没事儿了。病好后,要少吃肉,多锻炼。我每天吃一把药,有扩张血管的,软化血管的,血塞通,阿司匹林,降血糖的。我以前工伤时,做的是大手术,必须用止血药。所有打过止血针的,都容易得脑血栓。这种病,怕情绪激动,怕再犯。如果还犯病,就一次比一次严重。”

我每天吃一把药。示意图。(图片:pixabay)

“那你自己控制一点儿吧,别生气,别太情绪激动了。”

“啊。”

5月16日,星期一,我收到了林生发过来的十四张照片,是他和朋友们刚刚去看梨花的春游照。

凌晨,我睡不着,想起来他问过我的几个关于这边物价的问题,他想知道跟中国物价的对比情况。我当时没有确切地给他答复,刚刚在网上搜索到了答案,写给了他。

“林生:关于燃油价格,以布鲁塞尔为例,95号汽油1.184欧元/升,98号汽油1.267欧元/升,柴油1.008欧元/升。另外,LPG(液化石油气)0.342欧元/升。油价也因地段的不同,价格不同。泰国大米20斤20欧元。1升的饮用矿泉水,各个商场价格不同,从0.45到0.79欧元不等。”

林生也发过来一条:“怎么还不睡呀?”

“睡不着。”

“睡吧。拜拜!”

下午,我和他预约明天视频聊天的时间,有写作上的事要问他。

很久才收到他的回复,他写道:“我不能和你说话。”

“没关系,忙吧。”

但是,他是什么意思呢?是以后也不能和我说话了吗?

又收到他的一条留言:“在去往长春的路上。”

“开车吗?有事了吗?”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坐车呢,我又犯病了。”

“天哪!怎么办哪?”

“有时间我会给你留言的,”又写道: “不要紧。”

“好的。希望你一切都好起来。”

“能治好。”

“上帝保佑你!”

“上帝保佑你!”示意图。(图片:pixabay)

“谢谢!”

“林生,你安下心来,什么也别想。好好治病,会好起来的。我不多打扰你了……”

像个魔咒一样,我的第一任丈夫,我的第二任丈夫,林生,我不能给他们带来好运,我只能给他们带来厄运。我真的不希望那一切的不好别发生在林生的身上……我已经忍了那些年,还有什么不能忍的呢?

我能做什么呢?我只能尽快把作品整理出来,让他能看到。

我们活着就已经很幸运了。活着就行!

这个下午和晚上,对于我,真的是很难熬,我没有收到他的任何消息。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就是突发脑血栓,住医院做手术,将近两个月才出院。住院期间,行动完全需要人照顾,甚至包括上厕所。她的记忆力突然衰退,不认识人,不会使用手机,忘记怎么操作了,教也教不会。视力明显下降,看不清手机上写的是什么。

还有,我的妈妈也是脑血栓。

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林生和我的联络可能就会中断。

凌晨两点,担心和牵挂,使我又控制不住地给他发了一条:

“王帅你好:我们大家都期待着你早日康复!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会有助于治疗。需要什么帮助,请尽管说。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发完后,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到他的消息……

四十分钟后,我收到了他的留言:“谢谢你的祝福!我的病情没有继续发展,和昨晚来时一样,不用惦记我!”

“需要做手术吗?情况怎么样啊?你在中国银行那儿有帐号吗?我给你打点钱过去,因为外汇只能从中国银行转。”

“谢谢阿南了!我哪能用你的钱呢!真心的谢谢了!”

“你住院也要花很多钱的。”

“真的真的不能用你的钱!你的真心实意,我能感受到,真的谢谢阿南!”

“你太客气了!我能帮上你什么,你就尽管说,我愿意为你做。我回去睡觉了,上午上班。有事你就留言,每天我都看。你会好起来的!”

林生又发过来一条:“我能够得到你今天的理解、原谅,此生无憾!别无他求。我们还要一起写书呢,写我们的爱情故事,把它讲给更多的人听,好吗?”

“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地回家。”

“你赶快睡觉,不聊了,拜拜。”

“好的,现在已经整理出两万五千多字了。拜拜!”

一看表,已是比利时的时间凌晨三点多了。

林生曾跟我说,他第一次犯脑血栓,虽然没有住院,但医药费花了两千多元,费用是个人掏的。这次去长春,肯定得住院,不知道住多久?需不需要手术?等等,这些是需要钱来平衡的。

我给林生发了留言:“怎么样了?”

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不知道他是在做手术还是在检查身体。也不知道他的头脑是否清醒?他的手能不能按住手机上的键?能否给我发留言?这一切我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他好了以后,我一定要让他带我进入他的朋友圈,其中包括我们共同的圈子——同学。因为我发现这太重要了!我走进他的圈子,就不只是和他单线联系了,一旦我找不到他,我可以通过他的另外的圈子找他,找到他认识的人,知道他的消息。过去我一直在回避这些交往的事。

我得到了林生发来的消息,“病情得到了控制,感觉胳膊的功能有点好转。”

“太好了!”

(未完待续)
作者:大森林,阿南
(欧洲希望之声授权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违者必究)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七章 整个人全变了...
views 8
妹妹雪飞记起了我留给她的一段印象,她说:“你从松江河回来以后,整个人全变了!你的脸色变黄了,变暗了;你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它们不再明亮、美丽了!后来你上班那个阶段,工作很顺利的时候,好了很多。但是,你再也没有恢复到以前了!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水灵灵的美丽了……那几年,你不愿意出去玩,我们叫你,也叫不动。...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六章 父母逼我考大学...
views 6
父母逼我考大学,这跟他们自身的经历有关。 我对林生讲起了我父母的历史。 我的爷爷奶奶在一次传染病中,双双去世,我的爸爸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和少年的颠沛流离生活,他只跟我提了一次。那一次,他刚刚说他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鼻子一酸,他就再也说不下去,我也就再也不知道他以前的生活了。如果是现在,我可以...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五章 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views 6
林生问我:“阿南,你知道吗?1985年的三十儿晚上,我去了咱们的见证树那里,等你……” 我们的见证树和见证林。(作者提供) “是吗?我不知道哇……”我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咱们以前约好过,每年的三十儿晚上,咱们俩都到见证树下约会。” “我不记得了!真的不记得了!也可能是父母看管的严,我出不...
【独家】小说连载:《我的第一位恋人》第十四章 十二封信(2)...
views 13
第七封信: 哥: 收到你的信时,我真不知怎么说你好。你真像那个卖矛又卖盾的人。想想看,前面的称呼与叠信的方式,有点牛马不相符。何必呢?我再低贱也不致于到那样地步吧!为它,我哭了整整一天。每当我提笔想回信的时候,“它”就闯了进来,我无法写下去,只好作罢。为了摆脱“它”,我尽量把时间安排得紧紧的,不...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